伏羲、女娲传说与凫山羲皇庙

来源:孔孟之乡网 作者:张延龄 人气: 发布时间:2006-10-24
摘要:

“黄水干了立人烟”
——关于伏羲、女娲传说与凫山羲皇庙

    邹县南境与微山县、滕州市交界的地方,有五纵列南北走向的低山。向东去山势逶迤,颠连而接整个鲁南丘陵,向西山势渐缓,至微山县两城镇的鲁村山头为止,进入太平原。主峰有二:东峰叫东凫山,西峰叫西凫山,总称凫山,海拔都在350公尺左右。由于地壳运动褶皱而成。山石为石灰质沉积岩。从半山至山顶有好几道水平的迹痕,从山下往上看清晰可见。据说在遥远的地质年代,此处一片水泽。两山顶冒出水面如卧凫状,所以叫凫山。
    凫山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是《诗经•鲁颂•悶宫》。这首诗在提到鲁国的山川形胜及强大国势的时候,继“泰山岩石”和“奄有龟蒙”之后,其第七章说:“保有凫绎,遂荒徐宅|……”从这里可以看出,春秋时期它在鲁国是与泰岱、龟、蒙、峄山等并列的大山,并且是鲁国的南部屏障,是鲁国与淮河流域的另一大国——徐国划分势力范围并进而窥伺徐国的地方。
    提到凫山,自然地要说到羲皇庙。庙在东凫山西麓,又名人祖庙,俗称爷娘庙,是古代祭祀伏羲的地方。始建于何时已无法考知。最早的碑石记载在五代后唐明宗长兴二年(公元931年),也是重修。元朝于钦《齐乘》云:“凫山……古有伏羲庙。”究竟“古”到什么程度呢?《齐乘》接着上文说:“按《左传》,颛臾风胜,伏羲之后,实司太吴之祀,邹鲁有庙是也。”于钦这个说法错了。凫山与颛臾无涉。据《论语》:“季氏将伐颛臾。”孔子反对说:“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参与其事的季氏家臣同时又是孔子弟子的冉有辩解说:“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两人的话都提到了它的地理位置。今考证其地当在现在山东费县西北,离此处远得很。于氏此说盖本《左传•僖公二十一年》:“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吴有济之祀。”可是他光注意到这句话最后的颛臾,把以上的三个忽略了。我们考察这四个风姓小国,颛臾已如上述,任国在今济宁,宿在今东平以东10公里处,均与凫山风马牛不相及。惟须句要特别下一番考证工夫。《左传•杜预注》说:“须句在东平须昌县西北。”又《水经注》说须句在东平寿张县西北,理由是其地有朐城。又说:“一国两城,盖后都须昌。”无论在哪里,似乎比以上三国都远,何以倒要特别提起呢?原来春秋鲁僖公二十一年(公元前639年),邾国灭掉须句。因为鲁僖公的母亲成风是须句人,须句是鲁僖公的外家,因此鲁国出兵干涉,第二年春取须句,帮助其国君返国。当年八月邾国出师对鲁国进行报复。鲁僖公轻视邾国,放松了战备,结果在升陉被邾国打败,再度灭亡须句。《左传》载成风为之言于公曰:“崇明祀,保小寡,周礼也。蛮夷猾夏周祸也。若封须句,是崇昊济而修祀纾祸也。”命僖公建庙,以存太昊有济氏的祭祀。元朝嘉议大夫、大都路达鲁花赤岳出谋《重修伏羲庙碑记》说:“当时庙斯山麓,亘古今存。”这就是凫山羲皇庙的前身。为什么不建在别处偏偏建在凫山之麓,说明这片地方与须句古国有关系。
    按邾国迁峄以前在今东南的南陬村。如须句在东平以西,则邾灭须句要越过鲁、任、宿三国。研究先秦古国历史的专家王献唐先生在其所著《邾国疆邑考》中对这种“越境而灭人国”就持怀疑态度,认为是古代国家“迁徒流转不定”所致。这是有道理的。宿国可以一下子由山东东以东迁到江苏宿迁县境就是明证。我以为须句原来当在凫山附近一带,亡国后向西北迁徒。当地同姓国本着“兴灭国,继绝世”的惯例,让它在那里维持下来。上面述及《水经注》谓一国有两城,显系寄人篱下不得安居而辗转迁移的缘故。后人胶柱鼓瑟,执定须句在东平西北这说。无法解释“越境而灭人国”的疑问,遂附会邾国迁峄由西来之说,云在济宁以南某地。即令按此说,灭须句尚隔任、宿二国。从来远交近攻,“越境而灭人国”仍是既无必要也不可能的。原来作为鲁国附庸的邾国,与鲁国的鄹邑(在今曲阜东南西陬),邾、鄹、陬三字,音同形近,也当有某种联系,必不能离得太远。邾迁峄前在今曲阜东南为是。
    况且邾文公卜迁于峄在公元前614年,在此以前六年,即鲁文公七年,“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置文公子焉。”所置的是鲁文公的儿子呢,还是邾文公的儿子,《左传》的作者没有交待清楚。总之邾鲁两国围绕着须句问题的斗争一直持续着。那么邾文公的卜迁于峄,也必然与此斗争形势有关,是向有争议地区的推进。据此则须句古国原来当在凫山及其附近一带。对此,笔者另有,《须句寻踪》一文详细论列,文附后。
    此处盛传着伏羲的传说。凫山上有伏羲画八封处,所以凫山又有八卦山的称法。附近有女娲炼石台,光伏羲墓就有两处。一处在凫山东北,另一处在东北,另一处在独山以北。后来独山以北的“双墓谷堆”被认作伏羲帝后墓,经发掘其一,证明是西晋刘宝墓。
    古籍记载下来的伏羲传说,其主要“事迹”是创制了一种象征方法的记事符号―――八卦,其次是结网罟教民渔猎。但在这里流传的却侧重了他始立人伦的一面。一切故事和由故事产生的风俗习惯,莫不与人类的繁衍有关。传说他是人类的始祖。像基督教《圣经》中的亚当、夏娃一样。但他和他的配偶女娲氏却不像《圣经》中一样,是上帝用黄土造的一男一女。汉民族的先民们重人事而对上帝的想象不太丰富。中国的上帝因为有多神存在,所以不须事必躬亲,自己动手和泥操作。满可以发挥一下大家的力量。这里传说的伏羲女祸是由天神所生的一对亲兄妹。那里的情况也与《圣经•创世纪》上一样,有一次洪水灭世,茫茫大水把他们兄妹二人隔在两个山头上。他们与水中的巨鳌、大龟还有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在山上留下了“龟头石”、“老龙沟”等景观。按这与《淮南子•览冥训》上所记女娲“积芦灰以湮淫//*水”,“断鳌足以立四极”不能无关。他们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并且还应和着唱歌:“东凫山,西凫山,天连水来水连天。多咱哭到黄水干,黄水干了立人烟……”黄水终于干了,他们聚在一处。为了繁衍后代,伏羲要和他的妹妹女娲结为夫妇。但是他们却不希望后代们继续这种近亲缘的结合。于是就采取了一个奇特的占卜方法,实际上是对后代的限制办法,就是“滚磨成亲”。伏羲在东山,女娲在西山,两人相对着各把一扇石磨滚下来,两磨合在一起了,表示可以结为夫妇。合磨的地点在村庄以南,那片地的名字便叫“老磨台”。既然有这传说,便应当有附会的石磨存在。但是询问老人,谁也不记得也未曾听说那么两扇石磨。那片地方是一片山间谷地,石磨也许淤沉泥底了吧?这一传说反映了初民由对偶婚向一夫一妻制的过渡,反映了族内婚向族外婚的过渡。
    按伏羲女娲传说反映的历史时代,当是旧石器过渡的时代,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时代。这与附近所发现的古文化遗存又是合榫的。代表旧石器时期的北辛文化遗址在其南,代表大汶口文化全过程并迭压山东龙山文化的野店遗址在其北,都不过一、二十公里或近百里。在这周围一带,旧、新石器时代的大大小小的文化遗址不下一、二十处。表明在原始时代漫长的时期内,有先民在这个范围内生息繁衍。这一带应是东夷族人聚居的地方。而伏羲正是传说中东夷族人的领袖。他所代表的部族是以龙(鱼或其他水族)为图腾崇拜的部族。又与凫山地貌和“黄水干了立人烟”的传说符合。在郭里附近出土的汉画像石刻有一块“伏羲女娲”图,都是人首鱼身,说明还是当神话传说表现的,还没有把他们“人化”和“历史化”。
    总之,历史记载、有文字记载的传说、仍在民间流传的传说、以及地下发掘的文物资料证明,无不吻合。伏羲女娲传说所代表的那一阶段的原始人类,比较集中地生活在这一带。唐朝司马贞《补史记•三皇记》称伏羲都陈。假定伏羲实有其人,都陈也确有其事。但是“都陈”并不一定说他的事迹都在陈,死后也不一定葬陈。与这里的传说并无牾。

[NextPage]


    伏羲作为东夷族的领袖,风姓四小国的始祖,在他的“领土”上有庙祀三处。除凫山羲皇庙创建最早、规制最大以外,以南在滕州的染山有一处,以北在邹县南关有一处,都较凫山羲皇庙创建最早、规制最大以外,以南在滕州的染山有一处,以北在邹县南关有一处,都较凫山的小。于钦《齐乘》记载前二处,后一处没有记载,可能创建更晚。在济水流哉以至整个山东,别处未闻有伏羲或女祸的古庙。伏羲庙集中地建在这一带,也是此处系伏羲代表的部族生活地带的一个旁证。
    凫山羲皇庙宏大。中轴线上,正门南向。向北越二门,即到人祖殿。这是羲皇庙的主体建筑。五楹三进,歇山转角飞檐斗拱式结构。廊下六根蟠龙石柱,鬣髯多处镂空,雕工精细,造型威严。柱头、柱础还雕刻着神仙鬼怪的道教故事。石雕艺术很有特色。殿顶上覆碧色琉璃瓦,椽檩皆饰以彩绘。殿内神龛中金像巍峨,着帝王冕旒。殿前两侧有东西庑各10间,大抵供奉各种道教神祗。人祖殿后院中有寝殿供奉人祖及“人祖奶奶”像,仿原始社会的样子,全体赤裸着,仅腰间遮树叶短裙,恣态生动。据说中国古代雕塑,裸体者屈指可数。但此处男女塑像却都赫然赤裸。“人祖奶奶”体型丰腴,一对硕乳下垂于胸腹之间。与西方维纳斯身段颀长而富曲线、两乳高耸者迥异。这反映了当时塑像的艺术家们的审美观念,是崇尚实际的、写实的,不务虚饰的。这些塑像如保存至今,其艺术价值弥足珍贵。寝殿以北稍偏西有三楹小楼,俗称人祖奶奶梳洗楼,也有人说是三清阁。两个概念的距离很大,没有文字资料确定它究竟是什么,总之有那么三间两层砖木结构的楼房就是了。
    中轴线两侧有东西跨院。东院随山势渐高,只一进院子,主建筑为玉皇殿,另一有些门、庑等附属建筑。西跨院二进,后为关圣殿,前有送生娘娘庙,俗称娃娃殿,是过去每年上已、重九日祷庙求子的地方。娃娃殿院内有南屋三间,叫做卧奶奶庙。神像覆被仰面而卧,只露头足。头为女相,年可三十许。居然螓首峨眉,楚楚动人。足为一双弯弯的莲钩,令人堪发一粲,此神不知有何出典。
    中央二门以外有金水桥,桥外有一条东西向的大路,越过东西两跨院,各开一门通庙外。东名东华门,西名西华门。形式与名称都模仿皇宫。因为供奉的是“皇帝”。所谓“三皇”,历来说法不一。按司马贞《补三皇纪》的说法,伏羲、女祸都在内,便占了三分之二。
    从伏羲庙的体制庞杂上,一方面可以看出陆续增修的痕迹,另一方面也可看出古代中国人崇信多神的特点。
    庙中碑碣如林。最早的有后唐国长兴二年的,前已述及。其次是宋乾德二年(公元964年)的,以上两幢字迹早已不能辩认,皆是重修碑记。其他重修碑记,有金章宗明昌七年(公元1196年)知县张某重修,田肇碑记;元武宗至大二年(公元1309年)薄梁遗民杨茂重修,岳出谋碑记;明英宗正统四年(公元1439年)县令房岩重修,知县李凤翔碑记等等。从这些碑记可以大体断定此庙创建最迟也不能晚于唐朝。以上是有资料记载的。至于笔者当明看过留有印象的,与资料记载的往往对不上号来。如人祖殿前有一巨碑,碑阴上刻有从盘古以下的帝王世系和纪元表。正面不知什么内容,所以也不知立石年代及立石人名字。玉皇殿以南有一方碑,也是正面内容不详,背面镌面草体七言诗一首,诗句是:
    鸟几山头不计年,鸿蒙未分始占先。古松盘桓千载秀,万株风声月满川。
    西望鹤轩转清幽,东临晴光景色鲜。且看山色绿犹旷,免叫花落惹心嫌。

    款署“虚昌道人题”,按“虚昌”是个“吕”字,所以传说是吕洞宾乩笔。诗中平仄、对仗多有不协,或辗转传抄有误。也或者是“神仙”临坛即兴之作,未经推敲的缘故。听人说这块碑的一角如果有水迹下注如线,便是将有大雨的腾兆。西华门外偏北有一碑,当时老百姓说是全国最大的碑。虽此说未必有据,但它确实硕大无朋。光是那个巨大的贔屃座高度就有1.67米。大凡巨型碑刻,上端两旁都有供牵曳的突出部分。这座碑却没有。相传修庙立碑时,刻制成了却无法把它立起来。主修人夜梦神人告诉他的:“土拥脖!”于是采用了在一端陆续垫土的办法,安全稳妥地把碑立了起来。可见劳动人民之中蕴含着无穷的智慧。庙前后院内古柏近三百棵,其粗都在合抱以上,枝干夭矫,如虬如龙。其中最大的两株,要好几个人才能搂过来。据笔者印象,其直径当在3米左右。传说有一个盲人,听说这个树很粗,便想亲自去量一量。他把问路的竹马竖在树上,从此处开始,伸直双臂一搂一搂地量起来。
    旁边一个游人轻轻把他的竹马拿到一边。盲人摸不到竹马,便一直搂下去。过了一会,那人又把竹马竖上。盲人摸到了竹马,叹道:“哎呀,原来这树这么粗,硬是叫我量了半天!”虽是笑话,但能引动一个瞎子去量,再退一步讲,即使实在没有瞎子量树这件事,能依这棵树编出笑话来,也可见其粗是有名的。树不知栽植于何年,反正明代已成为千年老树。“凫岭老树”曾是古邹十二景之一。明嘉靖间曾任邹县儒学教谕的永嘉人刘浚有咏凫岭老树的一首七律,诗句是:
    凫岭苍苍雨乍收,庙前双树倚云浮。枝分落日红将敛。叶带飞岚翠欲流。
    偃蹇障空擎雨盖,峥嵘出涧走龙虬。可人最是西风后,天籁声含万壑秋。

    又有同时代曾任邹县儒学训导的池阳人胡选,有咏“凫岭老树”的七绝一首是:
    廖枝苍柏势崔巍,千古何人向此栽。工匠不来山路杳。可怜空老栋梁陈。
    西华门外大路东侧,地崖中嵌一石碣,上面有10公分见方的大字四个:“盘古遗迹”,楷书,魏体,不知何人书于何代。据说原来埋在土中,农家修地堰时控出立起来的。
    以上都是羲皇庙遭到大规模破坏以前的情况。

[NextPage]


    羲皇庙有古老的庙会,会期是每年的夏历三月初三和十月初一。地点就在庙内及附近陂陀的山路上。届期有数百里的香客,专程前来祈福求子。人祖殿及其他各殿堂俱皆香烟缭绕。常常有许多发鬓蟠然的老太太们在香气氤氲中亲切地寒暄着:“姐姐,你也来看咱娘?”“我来看咱娘。妹妹,你也来了吗”好像她们真是一母所生的亲姐妹,一齐聚会在母亲膝前,来共享天伦的乐趣。其实他们却认认真真,虔虔诚诚。从这些老太太们身上,看到了我国人民友爱、纯朴、笃重人伦的善良本性。
    爷娘庙村民非常好客,每到会期,预先准备酒和油炸食品招待赶会的亲龙。以谁家到的客多为荣。要是哪一家没有客人,会感到很不好意思。
    会上客商云集,买卖兴旺。上市货物有两个特点。第一是耍货市(卖儿童玩具的地方)五彩缤纷,争奇斗巧。染成黄色的小蓝,镌刻着各式图案的蝤葫芦最引人注目,销量也大。当地称蝈蝈儿为“蝤子”,就是《尔雅》、《诗经》上所载的螽斯。过冬的蝈蝈儿可以饲养在这种葫芦里,揣在怀里鸣声切切、非常可爱。《诗》云:“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还是离不开“人祖”,“爷娘”惠爱子孙的主题。第二特点更与人类繁衍有关。那就是药材市上血山根堆积如山,人们整筐整篮的购买。此物学名丹参,理血调经,活中有补,是妇科良药。《本草》上说丹参一味可代替“四物汤”。(当归、川芎、地黄、杭芍)民间验治血虚宫冷不孕的病例,水煎丹参长期服用,往往可以奏效。
    以上关于人祖的传说,关于祷庙求子的风俗,以及前述庙会上贸易特点,都反映了我国人民热爱生活,寄希望于未来,关心下一代的精神。
    人祖庙第一次遭到大规模破坏,是在1929年。先是巨野人李广炎创立“无极道”。爷娘庙村人王传仁入道,关在邹、滕、鱼、济边境积极发展道众,成为那一带的道首。1928年,无极道起事,纠集几个县的道众攻济宁,被西北军阀部队梁冠英部击溃。梁部追剿王传仁至爷娘庙村,向当地百姓询问王的住处。老百姓光知道掩护活人,不懂得保护名胜,竟指着羲皇庙说那便是王传仁的家庙。军阀部队一看林木蓊郁,也疑为盗贼巢穴,遂放了一把火。可怜人祖殿画栋雕梁都成灰烬。从此当地流传着一句歇后语:“王传仁的家庙——没谱。”本不是家庙,哪里有家谱呢?在这里补充一点题外的话。该村无极道道首王传仁躲过军阀部队追捕后,在群众掩护下隐居了十多年时间。日寇侵华时,他又起而组织道众号召抗日。他们造木筒的大炮,说是作起法来砂砾、石块都能当炮弹打出去。试验失败,道徒涣散,以后就渐渐地销声匿迹了。有人编出歌谣来揶揄地说:“爷娘庙,瞎胡闹,伐了杨树造大炮……。”不过此人民族气节和正义感还是可敬的。晚年施茶舍药,多行善事,于1948年卒于家。
    羲皇庙被烧后,当地群众草草搭盖了个殿顶,香火旺盛如初。“大跃进”时,拆除了包括梳洗楼在人的砖木结构的建筑物,木料和砖运去炼了钢铁。60年代初,又拆除了其他所有建筑,并伐倒了所有树株(包括那两株老树)运到郭里集村东建了一片房子,先作公社,后改高中,最后作了一处乡办工厂的厂址。胡选诗句“可怜空老栋梁材”的慨叹可以不发了,因为老树解了方木,终于派上了用场。剩下拆不掉烧不了的一幢幢石碑,在“史无前例”中碎为齑粉。据说漏掉了三块没砸碎,没有做到完全彻底。
    现在人祖庙废址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它的断碑残碣向人们讲述着我们的祖先创造的灿烂的古代文化,讲述着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往事,也讲述着极左路线造成的十年浩劫的往事。所幸那一页页怵目惊心的历史已经掀过去了!永远地掀过去了。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文化素养的提高,人们必将忆起这笔珍贵文化遗产。它反映的历史早在原始社会,它创修的年代应早于孔庙、孟庙及其他有名的古建筑。修复这批文化珍品之事,必将在明天提上议事日程。
    人们切盼着。

:《须句寻踪》一文。

须 句 寻 踪

    须句是鲁南地区春秋时古国,在《春秋》经传中有多处记载。它与当时的鲁、邾三国的纠葛和反复兼并,对于邾娄文化融入鲁文化的形成,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弄清须句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助于对这段史实的了解。
    鲁僖公二十一年至二十二年(公元前639―――638年),鲁、邾两个邻国发生了第一场纠纷。先是邾国灭掉了风姓国须句,须句的国君逃奔到鲁国去。鲁僖公的母亲是须句族人,号成风。成风命僖公封须句,以“崇明祀,保小寡”、“修祀纾祸”。于是僖公二十一年冬伐邾,至次年春天打败了邾国,帮助须句复了国。当年八月,邾国对鲁报复。鲁国疏于防备,在升陉被打败,连僖公的甲胄都被邾人缴获,县在鱼门夸示威武。邾国再度灭亡。
    那么,须句窨在什么地方?它与鲁、邾二国处于怎样的方位呢?《左传•僖公二十一年》说:“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  有济之祀。”杜预注云:“任,任城县也;须句,在东北须昌县西北……”《水经注》说须句,在东平寿张县西北,理由是其地有朐城。(按,《公羊传》须句作“须朐”)又说“一国两城,盖后都须昌。”邾国迁绎前在东南的南陬。如须句在东平以西,则邾灭须句要越过鲁、任、宿三国境地。为此研究山东古国史的学者王献唐德行在其所著《邾分三国疆邑考》中对这种“越境而灭人国”就持怀疑态度。今人胶柱鼓瑟,执定须句在东平西北之说,无法解释“越境而灭人国”的疑问,遂附会邾国迁绎由西来之说。说是邾国故地在济宁以南。即便按此说,邾灭须句还是隔着任、宿两国。从来远交近攻,隔着两个国家去打须句,仍然是既无必要也不可能的事情。
    对这个疑问,王献唐德行以为是古国“迁徒流转不定”所致,这是有道理的。便是邾建国以前的邾娄人也是迁徒来的。王献唐《炎共氏族文化考》一书引《拾遗记》说“轩辕  尤之凶,迁其民善者一邹屠之地,迁恶者于有北之乡。”古代有族迁名随的惯例。即迁徒民族到了新居地,往往仍袭用旧居地的地名。此处所说的“邹屠”,以及惯用的“邾娄”,实际都是  尤旧居地琢鹿的音转。据此,可以认为东平以西的须句,是被灭后迁徒,被当地同姓的任、宿两国收留,本着“兴灭国、继绝世”的惯例,让它在那里维持祭祀的。依族迁名随的老例子,迁后的新居地仍称须句。前述《水经注》谓一国而有两城,显系寄人篱下不得安居面辗转迁移的结果。
    既然可以认定邾国所灭的须句不会远在东平以西,那么肱句的故地该在哪里呢?

[NextPage]


    首先,从大的方向上来判断,它应当在鲁国以南或偏东,而不会在以西或以北。这理由有《春秋》为证。
    鲁、邾两国围绕须句的斗争一直持续着。升陉之役以后,鲁国曾在僖公三十三年(公元前627年)一年内两次伐邾,取訾娄。王献唐《三邾疆邑图考》谓“訾娄”即邾国迁驿以前的旧地,占领后即成为鲁国的鄹邑,也就是孔子之父叔梁纥曾任邑丈夫的那个地方。又过了七年,文公七年即公元前620年,鲁国第三次向邾报复。《春秋•文公七年》:“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遂城郚。”《左传》作者认为“非礼”。也正因此之故,《春秋》从此没有再提须句没有兴灭继绝。或者须句族人早已远迁,要兴灭继续也没有对象了。于是便把自己的一个儿子封在这里,统治这片地方,致被《左传》作者认为“非礼”。也正因此之故,《春秋》从此没有再提须句,须句是最终灭邙了,地为鲁国所并。
    这里透露出须句大体方向的线索是“遂城郚”三个字。这里“城”是名词动用,修筑城邑的意思。“遂”,《谷梁传》解释说:“继事也。”按春秋时名叫“郚”的城邑有两处。一是齐国邑名,当在今安丘西南。见于《春秋•庄元元年》:“齐师迁纪、  、郚。”郑玄注:“郚,在朱虚县东南。”按朱虚是西汉时县名相传是帝尧之子丹朱之墟,所以叫“朱虚”。故地在今临朐东南,应与鲁国所城之郚遥远而无涉。另一处“郚”是鲁国邑名,在今泗水东南、费县西北、滕州东北的地方。既然鲁国这次军事行动于占领须句以后,接着又进军郚地,并在新占领区筑城,则两地必然在同一方向,即须句应在鲁国以东或以南方向,而不会在以西以北。否则,班师之后再次东南去“成郚”,便不能算是“继事”,不能谓之“遂”了。
    大体方向明确以后,便可以进一步缩小范围,寻找被灭的须句故地了。
    《论语•子罕》:“子欲居九夷。”又《尔雅•释地》:“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郭璞注:“九夷在东。”邢  疏引《后汉书•东夷传》:“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以上各种对夷的解释,其中“凫臾”值得注意。一般说就是“扶馀”,是松花江流域居住的民族建立的政权。那里唐时属黑水靺鞨,五代时名女真。直到十二世纪完颜部统一各部建立金国时,仍被看作边荒之地。试想早于此时一千七八百年前的孔子,能把地理眼光投向这样的远处吗?说“凫臾”为“扶馀”,不过因音近而附会罢了。
    按“夷”是对古代东方各族的称呼。“九夷”也是从夏到周就有的古老说法。传说中的太昊、少昊都是东夷首领。太昊都陈(在河南),少昊陵在曲阜,他的后代建立郯国(今山东郯城),都不在边远地区。事实上那时凡不属周民族的其他民族都被称为蛮、夷、裔。据《左传》记载,公元前550年,孔子相鲁定公参与齐鲁夹谷之会,齐人使莱人出兵动鲁侯,孔子便指斥“裔不谋夏,夷不乱华。”夹谷地在山东莱鞠。莱人即莱夷,是山不的土著。可见那时的“华夷之辩”范围比后来的要小得多。邾人本来也是东夷族,但因为封了个黄帝后裔曹侠做国君,因而不当夷人看待。其馀太昊后裔诸国,即前文所提到的任、宿、须句、颛臾、是被当作东夷看待的。
    据上所述,“凫臾”不必附会遥远的“扶馀”。“凫”、“须”二字,或再加上“风夷”的“风”字都是轻唇音,古音相近。文字产生以前的历史,文字产生以后予以记载,不同的记载用字岐异的现象并不少见。我以为“须句”就是《论语正义》中说的“凫臾”和《尔雅疏》中说的“风夷”。(或者“风夷”所指范围更宽一些,包括上述那些风姓小国)
    既然假定“凫臾”就是须句,而鲁国以南与邾地相连的地方恰巧就有个凫山。山在山东邹城市以南,包括五条纵列的几十座山峰。它们是邹城南境与滕州和微山县的界山,东西两个主峰都在邹城境内。
    有个有趣的现象可作旁证。太昊(伏羲)作为东夷人的首领,在他活动的东部地区,他处少见上规模的伏羲庙。但是凫山山脉范围内,却有三处规模宏大的伏羲庙,而且都很古老。一在邹城郭里,一在滕州染山,一在微山陈庄。三庙呈三角形相对,各距二三十里路。其中尤以邹城郭里的最为宏大。此庙在凫山东主峰的西麓。创修时间最晚也应在唐代。因为有记载的最早的碑刻在后唐长兴二年(公元931年),就已经是重修的碑刻了。此外山上还有许多传说与伏羲有关的地名和景点。如凫山西峰有伏羲画八卦的“画卦台”,山下有传说伏羲、女娲“滚磨成亲”的“遗址”―――老磨台,山前有传说中的伏羲、女娲墓等。这不会是偶然的。三个伏羲庙及其周围地区,约略显示出须句故地的大体范围。
    如果此说可以成立,则凫臾(须句)与颛臾(在今山东费县西北)一东一西,两两相对,同为风姓族中的两个国家。按此方位,不但邾灭须句不再是“越境而灭人国”,而且鲁文公七年“取须句,遂城郚”也可以解释了。特提出这一说法以作引玉之砖,希望有兴趣的同道进一步探讨。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