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始祖吗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林辰 人气: 发布时间:2006-05-02
摘要:
    随着中华民族的振兴和民族意识的觉醒,旅居世界各地的华裔回国寻根时,总是要谒拜黄帝陵,虔诚祭祖;而且祭祀黄帝早已成为我国政府例行的一种礼仪。这当然是水源木本的盛事。然而,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始祖吗?
    以黄帝为中华民族的始祖,是司马迁《史记》两千年来的巨大影响肇成的。此事要从孔子删书说起。
    《尚书》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史书,唐尧以前的远古洪荒史,被孔子删掉了,但洪荒之迹并未因此而消逝,《尚书》之外的典籍仍在,中华大地上的史迹和传说仍在。所以,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针对孔子的删削,纷纷补述远古史。例如:《列子》和《吕氏春秋》对远古人的生活方式曾作这样的描述:“男女杂游,不媒不聘”,“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
    那么谁是最早的帝王呢?
    《管子》说:“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七十二代帝王,我们只知道十分之二,于是《管子》列举出五家:“昔,无怀封泰山禅云云,宓羲封泰山禅云云,神农封泰山禅云云,黄帝封泰山禅云云。”《庄子》说:“古之人,在混茫之中……当是之时也,莫之为而常自然……及燧人、伏牺始为天下,故顺而不一……及神农、黄帝始为天下,是故安而不顺。”纵观如上诸子之说,至少在黄帝以前有燧人、无怀、伏牺、神农四代帝王。《论衡》中又说:“女娲之前,齿为人者,人皇最先。”
    谁是人皇?
    有“三皇五帝”说。《周礼·春官》:“掌三皇五帝之书。”《吕氏春秋·孝行·贵公·用众·禁塞》四篇中,都提到了三皇五帝:“夫孝,三皇五帝之本务”、“此三皇五帝之德也”、“此三皇五帝之所以立大功名也”、“上称三皇五帝之业以愉其意”。这里的三皇,具体指何人虽有四种不同说法,但黄帝之前有先皇,这是无疑的。
    从战国时期开始,对中华民族远古史的认识,便分成三大派。一派是坚执孔子的“尧以来”,不承认尧以前;对立的一派是坚信尧以前有着很多帝系,并且明确表示反对孔子滥删《尚书》,如韩婴说:“自古封禅者万有余家,仲尼观之不能尽识,”所以他就把尧以前的远古史一笔勾销了;另一派未必反孔,但取折中,如司马迁的始于黄帝说,以司马贞为代表的始于包牺氏说,他们既不赞成孔子的武断,也怀疑传说中渺芒的洪荒史。
    司马迁是第一位突破孔子的“尧以前”说而部分采纳先秦诸子说的史学家,撰《史记》时,亲自考察史迹,躬身访问传说,证实了“他说”“其所表见皆不虚”,于是在尧以前补入了黄帝、颛顼、帝喾三代帝纪,与尧、舜并称为五帝,放弃了三皇说。
 司马迁虽然比孔子进步了,但还是遭到了很多批评。如后汉的大科学家张衡就认为,司马迁不应该“独载五帝不记三皇。”唐代的司马贞批评道:“《史记》宜应上自开辟,下迄当代。”宋人刘恕说“包牺神农缺漏不录”,使后世“莫知是从”。所以《史记》问世未久,后汉、三国、魏晋的史学家们便广搜古事,稽验史迹,纷纷补撰黄帝以前的远古史,如班固等人的《白虎通义》、皇甫谧的《帝王世纪》、徐整的《三五历纪》、项峻的《始学篇》等,对于远古史都有新的构建。至隋唐时期,中华民族远古洪荒史的蓝图已经绘制出来了。《艺文类聚》《初学记》这两部官修类书,汇集了唐以前历代史学家的古史研究成果,这说明《帝王世纪》等书中的远古史已被广泛地认同了。于是,唐人司马贞作《三皇本纪》,以包牺、女娲、神农为三皇,补入《史记·五帝本纪》之前。宋人刘恕撰《通鉴外纪》,拓展了司马贞的三皇说。稍后,宋人罗泌著《路史》,明人陈士元辑《荒史》。至此,上自天皇地皇人皇开辟以来的远古洪荒史,由于代代相继的发掘、梳理,终于得以完整地传世了。远古洪荒史的代表作是罗泌的《路史》,在明清两代虽然有几种版本,但流传不广——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卷帙繁冗芜杂,一是多引谶纬之书,采道家之言。尤其是后者,受到清人和近人的批评,因之现当代史学家也漠漠视之。例如:《四库全书总目》说:“皇古之事,本为茫昧。泌多采纬书,已不足据”,又“皆道家依托之言”,“殊不免庞杂之讥”。又如清人崔述的《考信录提要》说:“谶纬之学,学者所斥而不肖道者也”,“始祖之前,复别有一祖在,岂非因纬书而误乎”。近人甚而一笔抹掉自战国以来述远古史的一切,认为全是“累层地造成的”伪古史。未免过于偏颇。
    现知的关于开辟之言和述远古史之书,确有渺茫恍惚、无稽无征的内容。但是,依据现代的科学发现,也确有可信的史迹。例如,人类由巢居到穴居,由洛阳涧西孙旗屯遗址的袋穴居式,到山西太谷白燕遗址的坑穴居式,再到河南密县遗址的半地穴式土坑房……有巢氏的存在,是不容怀疑吧。再如,云南元谋遗址的炭屑,山西芮城遗址中火烧过的兽骨,据此而说180万年前有个燧人氏,不能说是荒诞吧。至于驯禽兽,造舟车,播谷蔬,教渔畋,都有一个创始时代,把这些时代的创始者加以姓氏而称呼之,能说是无稽无征吗?若说这一切全都不是信史而是传说,难道黄帝不是传说吗?
    黄帝的时代标志着中华民族发展的新阶段,以其为始祖之一的代表者而祭祀之,理所当然。我们不必为每一位始祖都建陵墓,但我们的史书却不可弃而不述;我们不能无视近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著作疏于撰述远古史的事实,我们不能只给子孙保存那越来越难看懂的古籍。所以,要提倡研究民族的远古洪荒史,运用现代的科学发现,写一部新的科学的远古史,以使传说史和信史完整地接轨。这是我们这一代人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开天辟地史》,林辰主编,春风文艺出版社2005年9月出版。)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