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哲长老(明哲法师)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刘文华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1-29
摘要:

     明哲长老即释明哲(1925.3——2012.9.16),字日晶,俗名张玉祥,号云祥。1925年3月出生,山东济宁市人,7岁开始读私塾,跟母亲吃素学佛,通读四书五经。因家境贫寒,15岁辍学,曾想出家未遂,到万盛祥玻璃店学徒。1948年23岁拜上海圆明讲堂圆瑛老法师座前剃度出家。1950年在福州市舍利院慈舟老法师门下,受三坛具足大戒,学戒律,学华严教义。戒腊六十二夏。2012年9月16日往生,终年87岁。1932年由近代高僧倓虚法师创建的青岛湛山寺被列为中国最年轻的佛寺,当数近代名刹。1982年,湛山寺被国家列为全国重点寺庙。他往生前曾任中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山东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山东湛山佛学院院长、青岛市佛教协会会长、北京广济寺首座、青岛湛山寺方丈、龙口南山禅寺方丈、北海普渡寺方丈等职。

    明哲大和尚,天台宗弟5代法嗣(倓虚为佛教天台教观第44代传人,湛山寺开山祖师),精研佛学八大宗派,台贤并重,是集显密佛学精髓于一身的般若禅行者和佛学教育泰斗,一生戒德庄严,解行相应,致力并献身于佛教教育事业。为中兴湛山寺,呕心沥血,为法忘躯,丕振宗风,功德巍危。

明哲法师偈语

万缘放下一身轻,一念不生万境融,
灵明寂照耀今古,生死涅槃皆假名。
身正心静气细匀,缘境无住不染尘,
一无所有观自在,灵明寂照耀古今。
禅即是心心即禅,禅心不二是真禅,
真禅本来无觅处,觉来无处不是禅。

明哲法师生平

儿时

1925年3月,明哲法师出生于山东省济宁市市中区八里营一户耕读农家。外婆、父母亲是忠实的佛教徒。父亲为人忠厚、心地善良,一生勤於耕作、种菜、种瓜、建造房屋。深得乡亲们的尊敬。40岁那年喜得一子,取学名张玉祥(明哲法师的俗家姓名),号云浩。为了保玉祥一生健康、平安,外婆、母亲二人抱他到寺庙中,请老方丈为他取乳名,老方丈摸着他的头说:"这孩子将与佛家有缘,就取名叫大和尚吧!"

时至两岁玉祥一穿贴身点的衣服就哭闹不止,外婆和母亲问他要穿什么?他用小手比划着穿宽大的衣服。母亲就为他做了一套小和尚服,玉祥穿上後欢天喜地的不肯再脱下来。母亲不由说:"难道这孩子长大了要当和尚?"父母亲老来得子,对玉祥虽是宠爱有加但也决不溺爱,尤其是母亲对玉祥家教甚严,平日里总是给他讲"孔融四岁让梨"、"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使玉祥幼小的心中就有了要孝顺父母、爱国、报国的思想。

玉祥自小聪慧尤其是记忆力惊人,四五岁时,《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书熟背如流。7岁上了本村的私塾,因为他的聪明伶俐,私塾先生对他更是倍加喜爱。给他留的功课要比别的同学多和难,而玉祥每次总是完成得最早最好。被称为"8岁小神童"的张玉祥在八里营一带远近闻名。

9岁那年玉祥的母亲染上了重病卧床不起,父亲勤於耕作积蓄下的钱几乎全部用於给母亲治病上,但病情仍不见好,而玉祥上学要交一斗麦子、一斗高梁做学费。母亲一生知书达理,修养极好,宁可自己挨饿不治病也要让儿子继续读书。於是她拖着有病的身体从娘家要了一斗麦子为儿子交上学费。时至今日,明哲法师谈到此处时仍流露出对母亲的无限崇敬和感激之情。家中经济的拮据、上学的不易,使玉祥更加勤奋读书,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走两里路到学校读书,因此成绩始终名列前茅,成为父母、亲人们的骄傲。

10岁那年,玉祥到寺庙为重病的母亲求药,不料方丈给他一个签筒,让他至诚求得一签。签上写道:"无药可愈。"玉祥不解,见签背面又解释道:儿为大和尚,不治可自愈。玉祥更是大惑不解,但从那以後母亲不再吃药,母子两人念大悲咒、喝悲水。3个月後,卧病两年的母亲无药自愈,并且可以下地劳作。玉祥越加虔诚地信佛。为感激佛恩,他在佛前许下了今生"只吃素食、决不沾荤"的诺言。

13岁时的一天他与同族老居士张宝常爷爷(佛教徒)及其孙子张玉珍(玉祥的同学)一同去普济寺参加法会,受到印古方丈的热情招待。方丈拿出一本《劝修念佛法门》给玉祥看,当玉祥翻开第一页,一个法相慈祥可亲的法师画像映入他的眼帘。他立刻觉得与他很亲近,并充满对这个法师的崇敬和羡慕之情,同时也牢牢地记住了他的名字:圆瑛法师(当时中国学识最高深、最有名望的法师)。约40多分钟後,玉祥将书还给方丈并说能将此书背下。印古方丈一试,果真一字不差,大为惊异,连称倘若入佛门必成大器,是佛门龙象奇才。此时玉祥向印古方丈说出埋藏在心中已久的心愿,想出家拜圆瑛法师为师。印古方丈欣然应允将玉祥和玉珍的名字记下来,寄给圆瑛法师集体皈依。

回家的路上玉祥就与张玉珍商议要一同出家去找圆瑛法师,两人决定好第二天一早就出发,谁也不许告诉家人。不料玉珍当晚被家人发现,痛打一顿,不能走动,派妹妹去告诉玉祥去不成了,劝他也不要去了。生性倔犟的玉祥没有听。第二天一早拿些干粮和平时积攒下的零钱上路了。他来到当地的丛林玉露寺求见徵贤法师问圆瑛法师现在何处?法师说在北京讲经。玉祥又问:"北京怎么去?"法师说:"一直往北走就到了。"言谈中徵贤法师得知玉祥是偷偷瞒着家人跑出来的,一边留他住下,一边找人去通知他家里人。第二日一早父亲及时赶到,焦急中打了玉祥两记耳光,带回家中。为此玉祥闷闷不乐,但并未就此放下出家的念头。母亲看出他的心思後就开导他说:"要先好好上学、读书,没有知识圆瑛法师是不会收你做徒弟的。"玉祥听後便暂且放下此事去安心读书了。不久圆瑛法师来信赐玉祥法名为慧然,张玉珍法名为慧海。

青年时期

14岁那年因家境不好实在交不起4斗麦子、2斗高梁做学费。玉祥就到济宁城里表叔家的百货店帮工同时坚持自学。这期间玉祥每天繁忙地工作着,为客人送货、扛箱子,寒冷的冬天只穿着一身单薄的冬衣,饭也吃不饱,手上裂开的口子直淌血。一年下来,要回家过年时,表婶就只给他一双袜子和一块钱,但玉祥心中没有一丝怨言。而他深感自豪和骄傲的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他顺利地通过了济宁市中学的高中毕业考试。

玉祥决心自食其力,离开家乡到济南白马山做苦力,每天扛麻袋、从地窖中往外拖酒箱子。一次地窖塌方,他险些被砸死在裏面,他之前已有许多中国苦力因塌方命丧地窖。玉祥後来考入了一家"糕饼店"做技工,一天工资一圆五角钱,但当他知道这是日本人开的店後,毅然放弃这高收入的工作,因为他早已下决心不再为日本人做事。不久玉祥又考入济宁市的"诚济西药房"学西医。由於玉祥勤奋好学,医术和业务进步都很快,赢得同事们的赞赏。当时的院长是个天主教徒,曾因为玉祥不吃肉而罚他下跪,玉祥宁肯下跪也决不破坏心中向佛许下的愿。那时正值"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急需药材,而日本人对济宁市的各大药店封锁及其严密,严禁卖给八路军药材,违者抓到就枪毙。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下玉祥不但偷着卖给八路军药材,还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为八路军送药材,为抗日救国做出巨大的贡献。

此时的玉祥可谓经历了人世间无数的艰辛和苦难,心中深感自己犹如一叶扁舟飘荡在狂风骇浪之中,生命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世事无常的变化不由激起了茹素年佛、离尘脱俗、出家修行的思想。

求佛之路

千辛万苦来到上海圆明讲堂终于找到了自己崇拜的圆瑛老法师,但明阳师兄说:“法师年岁已高,不再收徒弟了。”玉祥听後焦急万分,就一再诉说从小就有出家的心愿,13岁时就皈依圆老,并有所赐法名为证,只因因缘所然今日才见到圆老。圆瑛法师被玉祥的诚心和才华所感动,就收下他作关门弟子。

1948年12月,张玉祥正式在上海圆明讲堂出家,圆瑛法师为他取法名明哲,法号日晶。随後师父拿出一本画册,上面印有中国各地寺院,让明哲选择在哪裹学习、修持。明哲选择了福州鼓山的涌泉寺,师父异常喜悦,後来从明阳师兄口中得知,那是师父、师兄出家并且修行的地方,是师父现任方丈之道场。明洁师兄是该寺的教务长。

1949年,明哲与明洁师兄去雪峰崇圣禅寺参加禅七,学习“丛林制度”、唱念槌键、坐惮行香。

1950年明哲前往福州合利院向戒律净严的慈舟老法师学习戒律并求授“三坛大戒”。老法师见他虔诚好学,悟性高,破例提前为他圆满三坛大戒,使他成为一个真正的比丘僧人。受戒後,在慈老座前学习了3年佛学,并且详听《阿弥陀经》等尤其是《楞严经》。圆瑛法师是楞严座主,明哲前後背出八卷,也逐日悟明真性,在佛学的解与行方面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52年明哲任厦门南普陀寺寺务委员,并担任该寺僧伽学习班教师。随後,他接到明阳师兄电函:“告知师父患重病。”他告假慈舟法师,便急速赴上海探望师父。圆瑛法师见到明哲後,不顾身有重病对他问长问短,关心他参学修行的情况,听後很高兴。明哲对师父说:“师父之病是代众生受苦。”师父莞尔一笑。

一日师父精神好些,召集众弟子到他床前说:“我今天要考考大家,我问题一说你们马上回答,不要思考。”师父接着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随後大吼一声,“念佛声音落在何处?快答快答!”师父声音之洪亮、仪态之庄严大有祖师风范。义明师兄第一个回答:“落在佛心。”明阳师兄回答:“落在闻性。”明哲是最小的弟子站在最後排,不料师父点名叫他答。他说:“落在耳根处。”师父高声说:“门外汉。”明哲立刻感觉师父声音震得他两耳发琐,浑身冒汗。此後几日,明哲昼夜不安,一心参究“念佛声音落在何处”。

几日後,师父精神好些,又问明哲:“你这几日参得怎么样?”明哲说:“还没有参悟明白。”师父说:“你问?”明哲说:“不敢,还是师父自问自答吧!”只听见师父大吼一声:“念佛声落在何处?”自答:“不离当初。”自问:“当初是什么?”自答:“不可说,不可说。”明哲得到病中师父亲自的悲切教导,恍然大悟,并恭敬的向师父顶礼谢恩。师父又教导他:“发菩提心、严持净戒、弘宗演教、利乐人天。”

1953年师父圆寂後,明哲受明畅师兄的关照在上海向静权法师学习《弥陀要解》、《天台教官》,并向应慈老法师学习《华严大教》。当时他对禅、净、律、密、天台、华严诸宗都有较深的研究。

1954年明哲为进一步成就自我,放弃北京三时学会法相研究室的入学通知,决心去五台山瞻礼“文殊菩萨”锤炼自己。在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寺能海上师亲授明哲《密宗五大论》之一《现观壮严观》藏传佛教的教义和修法。1955年在五台山广济寺茅蓬住持净如方丈再三之邀下,明哲担任五台山华严法会的副讲。法会期间明哲广结各地宗教大师,相互切磋交流。最难忘的是在朝礼五台山在北台顶拜中台佛舍利塔,看到舍利放光,内心喜悦异常,更增添了修法弘法的信念。

明哲为加深修行的功底,独自在清凉国师纪念堂继续打了十个禅七。由根通法师护七,前後共100天。每天早上一瓢油面汤,中午一碗土豆,窗户一张纸,炕上一领席,身穿一棉衣躺下当被窝。100天的禅七後,明哲明显感到道业有了突破性的长进,身心更轻安、喜悦,修行上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深感一生受用不尽。

1956年明哲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佛学院。他刻苦精进,八宗并重,有学有修,并提高了爱国爱教思想。一喜一怒最足见人之真,但在明哲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大喜大悲。1959年毕业,并分配回原籍 。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