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恢复邹城老城区神圣空间的建议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董伟 孙明秋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02
摘要:建议复建老邹县城区及其周边的各类礼制暨神圣空间,再现古城雄姿,承载邹城的古老记忆

关于恢复邹城老城区神圣空间的建议

  邹城是一个千年古县,地处曲阜传统文化建设示范区南部主战场。从目前的大市行政区划看,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文化旅游资源极为丰富,特别是邹鲁文化、孟子文化资源,更是得天独厚。但作为目前老城城来讲,现有的少量景观,与历史名城传统文化示范区的历史渊源极不相称,我们在邹城城内几乎看不到旅游团队,这一直是邹城人内心的的痛。经过实地考察可行性论证,建议复建老邹县城区及其周边的各类礼制暨神圣空间,既可再现古城雄姿、弥补城内历史文化旅游资源之不足,又可承载邹城的古老记忆,作为古城的标志性文化空间,进一步充实传统文化建设内涵。

  一、丰厚的历史内涵

  邹城市老城区,是由古邾国城演变而来,北齐年间迁至今址。除现有的孟庙、孟府、古塔、清真寺,复建的子思祠建筑群外,老县城内还有近圣书院、城隍庙、粮仓、文庙、子张祠、关公庙、南坛、历坛、先农坛、老县衙、人祖庙、山西会馆,各类牌坊以及辖区内的南宫适墓等古代的神圣空间、礼制空间。这些古代建筑空间作为老城区的文化承载空间,具有独特性、唯一性。

  二、复建文化空间的意义及必要性

  在国家新型城镇化形势下,城市更新的速度不断加快,对遗产保护和文化传承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

  (一)这项工程项目的开发,将改变邹城市文化厚重荟萃,城内古迹稀少的局面,既发扬发掘古代传统文化历史资源,又促进了当地文化、经济旅游等各项事业的发展!将它再现出来,作为古城的一个标志性景点,尤其是作为文化载体的神圣空间、礼制空间,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将来必将成为宝贵的文化遗产,成为具有身份标记的城市面貌,成为邹城人乡思乡情的寄托之所,为我市旅游和文化产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二)重现古城雄姿,不可能全部复建旧城城墙,只能以局部工程项目来集中体现悠久的历史文化。而这些空间及其原有布局是古城的标志性建筑,承载着当地人的古老记忆,例如北京拆除原有的各类城门及其他建筑后,已经意识到复建古代建筑,是多么有意义的时情。

  (三)复建不同于人工造景,古代即有复建,复建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文化承载方式。济宁的太白楼即是复建。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狄崇在元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的基础上重建的一座太白楼;若斯楼尚存,当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单位毋庸置疑。

  (四)现在复建成功的例子很多。不说武汉黄鹤楼、北京大前门古街,复建的洛阳丽正门成为已洛阳人气最旺的是在,是到洛阳的必去之地。相对于济宁准备几十个亿建设“济州古城”,邹城市老城区恢复建设这些文化空间,相对容易的多。

  (五)充分发挥老城区文化旅游功能,呈现浓郁的邹城本土特色和文化意义,打造老邹县民俗、非遗的展示区和交易区,辐射带动周边商业游览,摆脱原来看完两孟就离开的尴尬格局。比如与孟庙孟府最近的“子张祠”,从邹城历史街区的空间意义上来说,子张祠对两孟景区起到很好的烘托作用。古人在给子张祠的碑文中提到“一圣一贤,何其若合符节耶?”这是古人对子张祠和孟庙关系的评价,古人对其意义的定位是极高的,上升到一种礼制的高度。子张祠的位置处在孟府和古县城的这块核心地段,因此,从景区的角度来看,它作为遗产缓冲区的教育意义也很强。

  注:

  神圣空间,英文名称 sacred space,是与世俗空间profane space相对应的文化名词。

  宗教学视域在将“物的空间”塑造为“人的空间”的基础上,进一步将“人的空间”塑造为“神圣/世俗的空间”。所谓神圣空间,指在具有超越性精神属性的空间与物体。

  礼制空间:古代中国是一个礼制的社会,建筑的伦理化、秩序化成了建筑设计追求的目标,反过来,其效应又因建筑的礼制化而加强,二者互为因果,互相促进,使等级化和礼制化了的建筑成为了中国古代建筑的鲜明特色之一。

  本提案中“近圣书院”类属于礼制空间,人祖庙、城隍庙类属于神圣空间。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