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汉观伏羲女娲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刘真灵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28
摘要:伏羲、女娲的传说,至少可追溯自春秋之际,而流行于两汉时期。山东省汶泗流域的邹鲁地区汉代墓葬出土了大量的伏羲女娲的石刻画像,为佐证邹鲁凫山一带伏羲女娲信仰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伏羲女娲画像石

  伏羲和女娲是华夏先民的始祖夫妇,伏羲是华夏先民脱离神界的始祖,不光有传说故事,而且流传地域极为广泛,全国集中分布在四个区域:即山东和苏北地区、河南地区、四川地区、陕北晋西地区。特别是在山东省汶泗流域的邹鲁地区,汉代墓葬出土了大量的伏羲女娲的石刻画像,为佐证邹鲁凫山一带伏羲女娲信仰提供了珍贵的资料。伏羲女娲人首蛇身,有阴阳谐和之意,在二祖众多德政中,因有始配夫妇之举,视为生育之神,家庭保护之神。由于伏羲女娲在汉画中是一个惯常表现的题材,考古发现的相关图像也就特别丰富。这也在全国各地出土的汉代画像图像上得到证实。现仅列举山东邹鲁凫山一带伏羲女娲画像石以飨读者。

  伏羲、女娲的传说,至少可追溯自春秋之际,而流行于两汉时期。其伏羲、女娲形象是先王庙宇、祠堂和墓室装饰的重要题材之一,各处都发现有刻画伏羲、女娲形象的墓室。

  汉赋名篇《鲁灵光殿赋》,是东汉赋家王延寿在看了西汉鲁恭王的灵光殿之后作的,他笔下的伏羲女娲是“伏羲鳞身,女娲蛇躯”,这表明西汉景帝时,人们已将女娲作人面蛇身看,汉画像石沿用这个看法。在汉画像石中,人面蛇身的女娲一般以三类构图形式出现,一是单独出现,一是和伏羲共同出现,一是与伏羲相伴在西王母身边的形式出现。《玄中记》也说伏羲的形象是“龙身”。出现大量伏羲、女娲图像,西汉早期长沙马王堆一号墓出土的帛书中,也有见及。东汉以后则出现了伏羲、女娲“上身相拥,蛇尾相绕”的组合形式。伏羲女娲或在相对位置分立左右,或作翻飞腾挪状,或相拥纠缠在一起,一般都与日月同在,或者与西王母、东王公同在,但都是人面蛇身的造型,极少见到人面鸟身形状。

  a.伏羲女娲与东王公

  汉画上多见到的是伏羲女娲形影不离的构图,有的图旁还刻有他们的大名。虽然他出现的频率较低,但并不难见。

金鸟、伏羲女娲、太一画像

  山东邹城郭里黄路屯一块《金鸟、伏羲女娲、太一画像》,为浅浮雕,伏羲、女娲与东王公在一起。画面中间的东王公头顶有一轮太阳金鸟,其左侧为伏羲,右侧为女娲,皆人首蛇身,交尾。画面正下方为双鹤啄鱼。

汉画伏羲女娲与东王公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东王公图(山东滕州)

  上图山东滕州一石,最上层刻画的东王公,戴着山形冠,他坐在中央位置,伏羲、女娲分立两侧稍远的位置,附近该有一些神兽与仙人。

  另一幅滕州的汉画上也描绘的是伏羲女娲与东王公在一起的画面,二位侍候着端坐在中间的东王公,手里还拿着便面,表现了一种主仆关系。

汉画伏羲女娲与东王公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东王公图(山东滕州)

  B.伏羲、女娲与西王母

  在汉画上常常有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同在的画面,西王母居中间位置,伏羲女娲在左右两侧,画面下方见双尾交合在一起如合欢结。山东滕州汉画中的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就是表现了这样一种其乐融融的场景。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山东滕州)

    上图山东滕州汉画,画面中心为西王母,左右有两对人面蛇身神,应当有一对是伏羲女娲,另一对身份不明。伏羲女娲又与西王母同在,更是喻意永生世界欢乐无限。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山东滕州)

  又如上图山东滕州的一幅汉画,画面中间是端坐的西王母,两旁是打扇侍立的伏羲女娲,伏羲女娲作交尾状。而下图中,西王母坐在画面中心,近旁伏羲女娲,下方是蟾和玉兔。在左右稍远处还有一对蛇身人面像。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山东滕州)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山东滕州)

  上图中的西王母端坐中间,伏羲女娲在左右两侧,其长尾如麻绳一般紧紧纠缠在一起,更远处有蟾、玉兔和九尾狐。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山东微山)

  汉画中也见有一些蛇身人面神像带有飞翅,如(上图)山东微山汉画西王母与伏羲女娲图,伏羲女娲的蛇身纠缠成了合欢结,同时他们又长有翅膀,成了飞蛇。西王母端坐正中上方,伏羲女娲执便面,人面蛇身,蛇身作交尾状,蛇尾交盘于西王母之下,蛇尾末处为两只朱雀。这样的构图中,以对偶神形式出现的女娲,在图像中显然是配角,至上神是西王母,造人的女娲只能是西王母之下的一个生育神。从生育的角度看,女娲为西王母信仰增加了人类繁衍的内容,但同时,她作为大神的地位不仅有所降低,而且还失去了部分独立神的内容。

  滕州还有类似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让人觉得西王母的地位显然要高得多,如家长一般。而山东嘉祥汉画中的人面蛇身众神像,都环绕在西王母身边,更是象征子孙蕃昌。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

汉画伏羲女娲与西王母图(山东滕州)

汉画人面蛇身众神图

汉画人面蛇身众神图(山东嘉祥)

    山东嘉祥武梁祠的一幅汉画,画面上出现三对人面蛇身神像,除了分别手执规矩的伏羲女娲以外,另两对飞舞着的不知是什么身份,其中有一对同伏羲女娲一样表现为交尾的造型,显然也是对偶神,这让我们更加相信传说中的人面蛇身神并不只有伏羲女娲这么一对。

汉画伏羲女娲图

汉画伏羲女娲图(山东嘉祥武梁祠)

  山东嘉祥武梁祠西壁的伏羲女娲图,人首蛇身的伏羲和女娲尾巴缠在一起,伏羲拿着矩尺,女娲拿着圆规。旁边还刻着一行字:“伏戏仓精,初造王业,画卦结绳,以理海内。”的榜题。

  这和传世文献对伏羲记载也吻合,《易传·系辞下》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可见,伏羲一直被视为人文始祖没有什么疑问。

汉画伏羲女娲图

汉画伏羲女娲图(山东嘉祥武梁祠)

  汉代,这本来可能是两个氏族部落的首领被附会为夫妻了,为了增加神秘的色彩,他们的出现都是蛇的躯体紧紧交缠,有的画面的下方,还画出两个小人,象征着他们创造出的后代。伏羲、女娲是古人心目中最崇拜的偶像。如作者在野外考察时,在凫山中段的染山山前伏羲庙后发现了西汉中晚期伏羲女娲石刻画像,在石墙镇南部济枣公落西凤凰山东麓下的一个村落,有一闲置的院落,发现了一块伏羲女娲交尾图,图的下方有一小人,右有女娲蛇尾钓鱼,预示生育与富贵。推测可能是一祠堂的正面。

西汉中晚期伏羲女娲石刻画像

山东邹城《西汉中晚期伏羲女娲石刻画像》

东汉时期的伏羲女娲石刻画像

山东邹城《东汉时期的伏羲女娲石刻画像》

  伏羲、女娲的形象,早先被描述为奇特的“人首蛇身”,在史籍和传说中都有所载。至于吐鲁番出土的伏羲、女娲图,乃是汉代以来伏羲、女娲崇拜信仰之风的延续和发展,说明此种风尚从中原传到河西,一直盛行不衰。

  《诗含神雾》中将伏羲说成是雷神之子,是其母华胥氏踩踏了雷神在雷泽留下的“大迹”而孕生的。《系辞》下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纹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淮南子•览冥训》称当年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杀黑龙以济冀州”。

  女娲“乘雷车,服驾应龙……”,雷车也就是龙车;《帝王世纪》讲女娲氏“蛇身人首”,在古代,龙与蛇同,龙是蛇的升华。两龙成亲,造就和繁衍了古老的华夏民族。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上一篇:活着的石头——走访山东武氏祠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