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境内汉碑考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苓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20
摘要:目前流传下来的汉代碑刻,主要集中在山东曲阜、济宁、邹县、泰安、河南安阳、偃师、南阳及西安碑林。近几年,山东枣庄、巨野、济宁、金乡、微山、曲阜、临沂、苍山、临淄、高密、平度等地,陆续又有新的碑刻出土,包括传世作品在内,山东现存汉代碑刻92种,这个数字,几

 


 

    由于山东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使这里的远古文化一开始就带有浓烈的个性色彩,流传至今的碑刻、摩崖、墓志、画像等就是这宗文化的载体与表现。
    西汉初期,国家采用'与民休息'这一有利于医治战争创伤、促进恢复生产的基本国策,从而将社会经济、文化和艺术大大地向前推进一步。目前,西汉遗存下来的刻石在山东出土的约占三分之二。这些刻石的文字,皆是早期隶书的风貌,有较强的篆书遗风,反映出篆书向隶书转化过程中亦篆亦隶的特点。近年来出土的大量战国、西汉初期的木牍、竹简,同石刻书法一样,无不说明最初的隶书乃是在战国后期的民间开始萌生的。秦始皇以小篆统一天下文字的诏令,事实上仅仅约束了官方文书,民间文字的使用,依旧存在着很大的随意性。西汉初期,篆隶完成了体势上本质性的转变,篆书的骨架被彻底拆散。武帝以后,笔划形态的丰富被提到重要日程上来,然而,直到西汉末,隶书笔划形态没有太大的改观。
    东汉时期,生产力有了飞速发展,社会政治和经济的进步,使得文化、艺术揭开了全新的一页。各类碑刻文字大量出现,推出中国石刻艺术的第一个高峰。梁元帝撰《碑英》120卷收录了大量汉碑资料,郦道元撰《水经注》,也曾无意间提到汉碑一百多种,宋代洪适作《隶释》,收录汉碑115件,在清代人的着录里,汉碑约有200种左右,但很多仅是存目而未见原物。目前流传下来的汉代碑刻,主要集中在山东曲阜、济宁、邹县、泰安、河南安阳、偃师、南阳及西安碑林。近几年,山东枣庄、巨野、济宁、金乡、微山、曲阜、临沂、苍山、临淄、高密、平度等地,陆续又有新的碑刻出土,包括传世作品在内,山东现存汉代碑刻92种,这个数字,几乎占全国现存汉代碑刻总量的一半。它们在功用上,可分为神道碑、庙堂碑、记事碑。书法风格一碑一奇,各领风范,神道、庙堂碑上常见典型隶书,或朴厚、或娟秀、或典雅,蚕头雁尾的波笔是其突出的特征性笔划,记事题刻、志墓文字多为笔划劲直、无波挑的通俗隶书,这是汉代民间最常见的实用性文字,它们是楷书的母体,虽或缺乏某些艺术性,然而却是文字演变链条上最直接重要的一环。
    山东境内的汉碑概况:
    孝禹碑,刻于西汉成帝河平三年,清同治九年出土于平邑,今藏山东省博物馆。属隶书,其书法遒劲苍古,为古隶佳品。
    景君碑,济宁原有景氏三碑,此为之一,东汉汉安二年刻,今藏济宁市博物馆。碑正文、碑阴文皆隶书。结体易方为长,开峭拔一派,极有特点。
    武班碑,东汉桓帝建和元年刻,今在嘉祥武氏祠保管所。碑首圭形,隶书20行,今已磨灭。
    乙瑛碑,东汉桓帝元兴元年刻,今藏曲阜孔庙东庑,隶书,内容记汉鲁相乙瑛请于孔庙置百石卒史执掌祭祀之事。书风朴素中不失秀美,是汉碑中的佼佼者。
    孔谦碑,东汉桓帝永兴二年刻,原在孔林内孔谦墓前,清初移入孔庙内,今藏东庑。隶书,其书风淳厚。
    孔君碑,东汉永寿元年刻,原在孔林内,后佚失,清干隆五十八年重又发现于孔林墙外,移入孔庙。隶书,书风苍劲敦厚。
    礼器碑,东汉桓帝永寿二年刻,现藏曲阜孔庙东庑。书风精妙峻逸,为隶书极则。
    郑固碑,东汉桓帝延熹元年刻,原在济宁孔庙,现藏济宁市博物馆。书风古健雅洁。
    孔宙碑,东汉桓帝延熹七年刻,现藏曲阜孔庙东庑。隶书,书风于规矩中见飞动。
    武荣碑,东汉桓帝永康元年刻,原在嘉祥武宅山武荣墓前,干隆五十一年黄易移于济宁,今藏济宁市博物馆。隶书,书风峭健圆活。
    衡方碑,东汉灵帝建宁元年刻,原在汶上县次邱乡中店村,1953年移入泰安岱庙。正文隶书,书风遒劲拙朴,古健丰腴。
    史晨碑,东汉灵帝建宁二年刻,现藏曲阜孔庙东庑。前、后碑均为隶书,笔风朴厚遒劲,为汉隶佳品。
    孔彪碑,东汉灵帝建宁四年刻,今藏曲阜孔庙东庑。正文隶书,用笔精到,结体严谨。
    杨叔恭碑,东汉灵帝建宁四年刻,清代出土于巨野县昌邑集,今藏故宫博物院。隶书,书法古雅秀劲。
    鲁峻碑,东汉灵帝熹平二年刻,今藏济宁博物馆。正文隶书,笔风丰腴雄伟,汉隶中自成一家。
    熹平残碑,东汉灵帝熹平二年刻,清干隆五十八年黄易在曲阜东关访得,今藏曲阜孔庙东庑。隶书,书风淳朴敦实。
    孔褒碑,清雍正三年出土于曲阜周公庙旁废田中,后移置孔庙,今在东庑。碑文隶书,书风严谨峻厚。
    郑季宣碑,东汉灵帝中平二年刻,今藏济宁博物馆。碑文隶书,多已磨灭。
    南薄残碑,1982年出土于微山县两城镇南薄麻风病院内,今藏济宁市博物馆。额阳文篆书,正文及碑阴隶书,体势方整,笔划丰厚,与《熹平石经》相似,但较之活泼。
    陶洛残碑,1957年出土于曲阜书院公社陶落村南,今藏曲阜文管会。出土时即已破为碎石,后经对合,隶书,用笔圆融精熟,平正中充满奇崛,为汉隶精品。
    竹叶残碑,今藏曲阜孔庙东庑。隶书。
    汉谒孔子庙残碑,早存孔庙,今在孔庙东庑。残去上段,多已漫漶。隶书,结体丰肥。
    张迁碑,东汉灵帝中平三年刻,明代出土于东平县归县乡,1965年入藏泰安岱庙内。碑额篆书,正文隶书,书风朴茂雄厚,独树一帜,为汉碑佳品。
    王舍人碑,东汉灵帝光和六年刻,1982年出土于平度县灰卜乡候家村西,今藏平度市博物馆。碑早年残为二,今存下半截和碑首碑趺。额题阳文篆书,碑文隶书,书风婉转峭丽,挑笔明显。
    伯兴妻残碑,东汉灵帝熹平三年刻,1980年出土于枣庄市台儿庄张山子公社官牧村,今藏枣庄市博物馆。隶书,用笔劲健,结体略长,变化较大,在汉碑中自成风貌。
    张寿残碑,东汉灵帝建宁元年刻,早年出土于成武县,明代截作碑趺,今藏成武县文管所。隶书,书风方整古雅。
    延光残碑,又称'都官是吾碑',东汉延光四年刻,康熙时出土于诸城超然台故址。书体篆隶结合,风格茂密朴厚。
    阳嘉残碑,东汉阳嘉二年刻,清光绪元年出土于曲阜,碑阳存10行,碑阴存3列。用笔精到,波笔突出。
    除此之外,还有:乐安住照先碑、吴子兰碑等数十种汉代碑,散布在全省各地。其中,尤以鲁西南一带为多。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