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北陛刻石的传奇经历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钱欢青 人气: 发布时间:2012-04-24
摘要:

  济宁曲阜历代碑刻多达6000余块,是中国三大碑林之一,为了保护其中的精品,同时将原散落于孔庙、孔林等处的部分重要碑刻进行集中保存和展示,1998年,曲阜汉魏碑刻陈列馆建成。

  曲阜汉魏碑刻陈列馆汇集了曲阜碑刻的精华,现存碑刻131块,石雕6尊,历西汉、东汉至明、清、民国,贯穿整个中国碑刻史。其中有西汉碑刻6块,东汉碑18块,汉碑数量居全国之首。在这些碑刻中,五凤刻石是我国著名的西汉石刻之一,乙瑛碑、礼器碑、孔宙碑、史晨碑是汉代隶书的代表碑,张猛龙碑则代表了魏体书法艺术的最高水平,这些举世罕见的石碑是研究历代政治、思想、文化、汉字书体演变的珍贵资料,也是中国书法艺术的瑰宝。

  其中,尤为珍贵的是我国迄今发现的非常稀有的西汉早期刻石———北陛石。北陛石不仅是中国最早的石刻文字之一,全国罕见,它在抗战时期被日本人盗挖又被爱国人士截获的曲折故事,更是充满传奇。

  屈辱现身———1942年,被日本侵略者盗挖出土

  曲阜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课题研究组组长孟继新告诉记者,日本侵略者占领曲阜之后,知道曲阜历史悠久、文物丰富,在进行一番考察之后,关野雄等人组成的所谓“考古队”于1942年对曲阜城东周公庙的东侧高地进行“考古发掘”,当时发掘的这一区域便是西汉初年鲁国灵光殿的遗址,“当时日本人在灵光殿遗址开了探沟,正儿八经进行以掠夺为目的的考古发掘,结果就在灵光殿遗址中发现了北陛石。”

  所谓北陛石,就是灵光殿北侧台阶的石头。孟继新说,“日本人知道这是中国的珍贵文物,于是就想把它运回日本。他们想先将北陛石从兖州通过火车运到北京,然后再运往日本,结果这一消息被国内众多爱国人士和文化名流得知,他们联合起来,想尽办法,将北陛石给截了下来。后来,北陛石被收藏在北京大学图书馆,改革开放之后,才又重新回到了它的故乡曲阜。可惜的是,由于战乱,当年北陛石究竟是如何被爱国人士截获的,这一过程中有哪些感人细节等问题现在都无法一一考证了。”

  关野雄对灵光殿遗址的盗挖持续到1943年,而早在1941年,他就曾盗掘齐国临淄故城和滕州的滕国、薛国故城。

  其实日本人盗掘中国文物由来已久,倪方六在新近出版的《民国盗墓史》中记述,从清末开始,日本人就有计划地在中国境内进行盗掘活动,成批有双重身份的日本考古专家、历史学者进入中国,在学术研究的旗号下,对中国境内,特别是东北境内的古墓、古遗址进行盗掘。倪方六这样写道:1937年“卢沟桥事变”之后,中国所有被占领区都能见到日本盗墓贼的身影,中国成为日本盗墓贼的天堂,他们在行盗时,手段和名义很多:或以“探险”为名,如大谷中国探险队;或以“学术考察”为名,如鸟居龙藏在中国境内的活动;或以中日“联合考察”为名,如1927年滨田耕作等人在中国旅顺大连地区的盗掘活动……其中,更多的是直接以“考古”的名义进行公开的盗掘活动。如1935年,南满医科大学教授黑田源次、竹岛卓一以日满文化学会的名义“调查”辽庆陵;1938年,“奉天国立中央博物馆”馆长三宅悦宗、斋藤武一带领考古队盗掘抚顺辽金时代土城遗址……

  地位重要———已经“2161岁”,是中国现存稀有的西汉早期刻石

  在曲阜汉魏碑刻陈列馆,记者一睹了这块珍贵的北陛石的真容。

  北陛石呈长方形,长95厘米,宽42厘米,高19.5厘米,石灰石质。正面刻浅浮雕璧纹,侧刻几何纹。文刻于一端,写的是“鲁六年九月所造北陛”。

  那么“鲁六年”究竟是哪一年呢?

  孟继新说,西汉之初,曲阜一地曾两度置鲁国。《汉书》载:“惠帝七年初置鲁国”,“高后元年四月王张偃始”。高后元年(公元前187年),太后吕雉临朝称制,封其长女鲁元公主之子张偃为鲁王,立鲁国,属徐州郡,辖鲁、卞、汶阳、蕃、驺、薛6县。后因张偃获罪废为侯,鲁国亦废除。

  根据《曲阜县志·通编》记载,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汉景帝刘启改封皇子、淮阳王刘余为鲁恭王,复置鲁国,仍然下辖鲁、卞、汶阳、蕃、驺、薛6县。

  孟继新分析,“鲁北陛刻石”应是刘余封鲁时的遗物,而非张偃之时。因为张偃立国时,尚在年少,且立国较短,当时战乱初息,民穷财匮,似无力兴建宫殿。而刘余时则国力恢复更兼好治宫室,而且史载刘余“好治宫室苑囿狗马”,他喜欢建造宫殿。因此,“鲁六年”,即刘余封鲁后的第6年,也就是汉景帝中元元年(公元前149年)。刘余在赴鲁就国后,在鲁南宫泮水以北、周鲁故宫废址上,陆续兴建了规模庞大、雄伟壮丽的鲁王宫建筑群。

  著名的灵光殿,应该是刘余王宫的主体建筑。刻石中的“北”,是指方位。“陛”是指宫殿的台阶。所以“鲁六年九月所造北陛”中的“北陛”指的就是灵光殿北面的台阶。

  从公元前149年算起,这块北陛石,2161年前被用来砌成灵光殿的台阶,2161年之后依然在橱窗里静静躺卧,见证曲阜悠久的历史,它是曲阜最早的刻石,是“中国现存的稀有的西汉早期刻石”,同时也是《石鼓文》、《泰山石刻》之外中国最早的石刻文字之一。

  价值很高———研究我国汉字书体变化的重要资料

  大家都知道,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行“书同文”,以小篆推行全国,与此同时产生了在小篆基础上化曲笔为直笔、更简易快捷的隶书,隶书的发展日渐成熟,在东汉之际定型。西汉初年的北陛石正好处在由篆变隶这一古今文字大转折中,北陛石上的刻字,虽有隶书,但仍带有篆字,这些石刻字,是秦篆过渡到汉篆、汉隶的重大发展,是研究我国汉字书体的重要实物材料,其书法艺术成就也相当之高。

  历代以来,曲阜的汉碑吸引了无数书法家前往曲阜临习,同时也受到了文人学者的极大重视,宋代著名文学家欧阳修、金石学家赵明诚都曾亲临曲阜探访研究汉碑,并将这些汉碑收入自己的著作。

  身世荣耀———西汉最著名的三大宫殿群之一

  孟继新介绍,灵光殿是西汉时期最著名的三大宫殿建筑群之一,规模庞大,气势恢宏,与当时国都长安的皇家宫苑未央、建章二宫齐名,享誉我国建筑史,史籍中多有记载。

  古文献中对于灵光殿的描述,以东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的叙述最早和最为真实。作为东汉辞赋家的王延寿有一次游至曲阜,亲见灵光殿之壮丽,为其气势所感,发诗人之兴,而作赋记之。词句华丽,相当精彩:“连阁承宫,驰道周环,阳榭外望,高楼飞观,长途升降,轩槛曼延。渐台临池,层曲九成,屹然特立,的尔殊形。高径华盖,仰看天庭,飞陛揭孽,缘云上征。中坐垂景,仰视流星,千门相似,万户如一,岩出洞出,逶迤诘屈,周行数里,仰不见日。”

  从这些华丽的辞藻中,我们不难看出灵光殿内亭台楼阁、轩榭花池的华丽,也不难看出其建设规模的宏大。《鲁灵光殿赋》还记录了大殿里精美的壁画,壁画内容有太古时期的山神海灵、神话人物,衣裳冠冕的黄帝、尧、舜及夏、商、周三代的兴亡,历史上的忠臣、孝子、烈士、贞女的事迹等等,这些壁画都色彩鲜明,形态生动,可以想象,灵光殿在这些精美绝伦的壁画衬托下,是多么富丽堂皇。

  存世400年左右———灵光殿魏晋时期即已被毁

  《鲁灵光殿赋》在开头写道:“鲁灵光殿者,盖景帝程姬之子恭王余之所立也。初,恭王始都下国,好治宫室,遂因鲁僖基兆而营焉。”《论衡·正说》记载:“至孝景帝时,鲁恭王坏孔子教授堂以为殿,得百篇《尚书》于墙壁中。”

  这些史料都是鲁恭王建造灵光殿起始时间的记述。东汉时的王延寿所看到的灵光殿,距始建已过300年左右,保存完好。王延寿赋中写道:“遭汉中微,盗贼奔突,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见隳坏,而灵光岿然独存。”这说明至少到东汉中期,灵光殿完好无损,且规模宏大。

  孟继新说,根据史料推测,灵光殿应被毁于魏晋时期,即公元220年—317年,灵光殿存世时间应该在400年左右。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莱子侯刻石:从幽谷到红尘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