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百年,再问中国向何处去?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孔孟之乡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5
摘要:五四百年,从现代文明的视角去反思这段历史,仍有迫切、重大的意义:文明为何在中国屡屡迟到?新文化运动的启蒙,为何夭折?

  1919年5月4日,以北大青年学生为首,北京爆发了大规模的爱国游行示威活动。学生要求北洋政府“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并纵火焚烧了赵家楼。数日内,运动迅速扩散到全国,各行各业瘫痪,政治形势高度紧张。

  运动起因

  运动的导火索,是一连串的屈辱和流言:中国是一战的战胜国,却无法讨回被战败国德国强占的领土;日本趁火打劫,再次逼迫中国接受《二十一条》;巴黎和会后,曹汝霖、陆宗舆、章宗详等“卖国贼”受到重用……

  历史的分水岭:救亡压倒启蒙

  “五四”对国人观念的影响是巨大的。“五四”前的新文化运动,知识精英主要以“德先生、赛先生”(民主、科学)为口号,以自由、开放、包容推动启蒙。

  “五四”以后,知识精英转向“爱国救亡”,激进主义成为主流,北洋政府被当作“帝国主义的军阀附庸”,成为革命的对象。此后,中国滑向了暴力革命、盲目排外的深渊。

  新文化启蒙为何失败?

  从新文化运动到五四运动,被史学家称为中国近代史上的“大五四”。五四百年,从现代文明的视角去反思这段历史,仍有迫切、重大的意义:文明为何在中国屡屡迟到?新文化运动的启蒙,为何夭折?

  先天不足、后天路径选择错误

  两千年历史塑造的传统观念,重集体轻个人;重实用轻商业;推崇道德却迷信人治。这与追求个体自由,保护私有产权,崇尚法治的现代文明发生冲突,却与兴起于西方的民粹主义、激进主义思潮天然契合。

  五四前后,西方文明正处于堕落期,种族主义、实用主义、唯物质主义、反基督运动、弱肉强食的国际秩序……

  知识精英转向激进

  知识分子是一个国家的大脑,他们的观念和认知,直接影响着其他群体。

  20世纪初,民族国家的利益争端空前激烈,崛起的日本对中国虎视眈眈。闻一多等留学精英,几乎都曾遭受种族歧视。这让他们对“人类正义”失去信心,对“亡国灭种”的危机和屈辱却感受至深。激进主义恰好为他们提供了最诱人的想象。

  启蒙应直指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

  人的独立、自由、平等,是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民主、法治、共和、人权等,是核心价值衍生出来的理念或制度;启蒙应直指文明的核心价值,忽视核心价值而追求其他的理念或制度,很容易走向个体自由的反面。

  剥离掉自由的民主,往往变成“多数人的暴政”,最终滑向民粹。

  误用科学

  “赛先生”源自古希腊,是为了实现个人自由,追求确定性的一种思维方式。自由为理想人性,而科学是人文教化的手段,因此具有非实用性和内在演绎两大特性。

  但是,从洋务运动到五四运动,科学一直被当作富国强兵、“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工具。“人文、怀疑、批判”等科学精神,却被长期忽视。

  敌视基督教

  误读科学的另一结果,是将科学与宗教对立起来。从1920年代开始,华夏大地上演了一场场声势浩大的反基督运动。一大批由教会创建的、世界一流的学校和医院,财产被没收,教学研究被拦腰斩断。

  事实上,科学是理性的产物,而理性与信仰,同为西方文明的两大基石,绝非对立关系。

  后五四时代:激进的余波

  长期以来,国人对20世纪激进革命的反思不断,然而否定激进革命理念的,往往是更激进的理念,于是灾难陷入了恶性循环。

  历史除了教给我们足够深刻的教训,还应该给未来的方向提供有益的启示。最近40年,中国知识精英,开始有了触及“文明本质”与“普世人性”的深度反思。

  中国需要新启蒙!

  毫无疑问,中国亟需一场新启蒙:1.以理性取代利益 2.以人权重建自由 3.抛弃狭隘的文化自大,以开放的姿态拥抱普世文明。

  启蒙,绝不是知识精英高高在上、民众拜服领受,而是各种价值观自由、公平的竞争;任何人都要保持谦卑、审慎和宽容,更要尊重公民的思想、信仰、言论自由。

  杨小凯:反思激进的典范

  宽容:杨小凯是深受“五四”浸染的一代人,早年狂热追求乌托邦,遭人告发后,身陷牢狱、家破人亡。但他却能超越仇恨,走出革命叙事。

  理性:杨小凯以最天才的大脑、最无畏的科学精神重建了经济学大厦,晚年研究政治哲学,以保守主义的政治智慧,阐释了英美宪政理论。

  科学与信仰的见证

  谦卑:杨小凯是诺奖级别的数理经济学家,最终却成为一名谦卑的基督徒。他以知识证明了人的珍贵和无知,以生命见证了科学与信仰的和谐。

  悲悯:即便身处海外、罹患肺癌,他仍未放弃对中国的关怀。他56岁英年早逝,却预见了今日中国的困局。所幸,他天才的预见、沉痛的反思,在历经艰难后终于悉数出版。

  要改变一个一个的人

  今天的中国,已没有“亡国灭种”的危机;今天的世界,也不再是乌托邦革命的热土。依靠民族主义、乌托邦主义,既不能实现长治久安,也无法让中国获得世界尊重。

  在全球化时代的今天,自由、宪政、市场经济等现代文明理念,越发显现其价值和威力。那些继续无视观念力量的个人、固守错误观念的族群,他们的未来必然充满凶险和悲哀。

  (文章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