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南旺分水枢纽工程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李广芳 发布时间:2020-10-21
摘要:大运河保护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让更多的人感悟了济宁,记忆了南旺,惊叹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

  “漕路三千里,南旺居其高”,大运河因南旺分水枢纽工程而南北贯通。该工程位于汶上县南旺镇,至今已有600年历史。南旺分水枢纽工程为济宁运河区域重要的治运方略和成就,是京杭运河全线科技含量最高的工程,也是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运河保护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让更多的人感悟了济宁,记忆了南旺,更多是惊叹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

  元朝开挖的京杭大运河,济宁到临清的会通河是重点河段。由于会通河不断遭到黄河水的淤垫,加之水源不足,使漕运大受影响。明代宋礼重开会通河后,河道水源不足,乃“布衣微服,至汶上城东北,访白英与彩山之阳”。白英见其态度虔诚,便根据自己十多年时间掌握的汶上、东平、宁阳、兖州、泰安等20多个县州的地形水势,提出了“借水行舟、引汶济运、挖诸泉、修水柜”的建议。宋礼欣然采纳,并邀请白英共建这一工程。

建戴村坝

  戴村坝是我国水利史上的一个重要工程,位于汶上县城东北的汶河上,此坝建于永乐九年,白英主持修建,长“五里十三步”,约2883米(右岸老汇河口至左岸的小汶河口)截汶河水流入小汶河。初为土坝,遇汶河洪水时易被冲毁。明神宗万历元年(1573年)总理河道万恭在土坝南段垒石为滩,以防土坝冲刷。明万历十七年(1589年),总理河道潘季驯主持改石滩为砌石溢流坝。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汶水大发,尚书舒应龙主持,又在此坝两端各接修一石坝。至此溢流石坝有三处,北名“玲珑坝”,中称“乱石坝”,南为“滚水坝”。此后,清朝又屡加整修和改建。新中国成立后也进行了三次大整修。

戴村坝

疏通小汶河

  小汶河原属汶河下游的一个岔流,最早记载见于《永经访》“汶水向桃乡四分,当其瓯别之处谓之四河口。”“其左二水双流西南至无盐县之邱乡城南,又南入茂都淀”(四河口即今汶上四汶集)这条岔流后唐以来逐渐淤塞。从戴村坝至南旺直线距离38公里,为减缓河水流速,增加河床储水量,故把河道变的非常弯曲,全河大小湾80多个,湾曲后的河床总长达70公里。当地老百姓说:“三湾不离温口”,“三湾不离高路店”,“三湾不离孙口”都是形容河道弯曲的。宋礼、白英引汶济运时,疏通这些废河加以连通并引至南旺。由于引汶口门上无建筑物控制,而汶河又是一条大河,所以小汶河分流水量很大。初时,没有大堤,洪水到处外溢形成水灾。直到明朝中后期才配套设置了防洪排洪工程,包括小汶河两岸的东西大堤及泄水斗门等。

南旺分水龙王庙

建南旺分水口

  南旺镇一带号称“水脊”,是运河全线的制高点。戴村坝截拦汶河水,经小汶河达南旺而流入运河。为调节入运之水的南北流量,便于此制高点建造了一个科学而合理的分水口,被后人称为“龙王分水”。该分水的建造,先是在小汶河与运河交汇处的丁字口的对岸,筑砌了一道近300米的石护坡,以抵挡汶水的冲击。还在河底部设了一个像鱼脊形状的“石拨”,由石拨将顶冲下来的汶水分流南北,改变石拨的形状、方向和位置即可调整南北分流比例将汶水分流南北。

设置水柜、修建水闸

  《明史·河渠志》载:“宋礼、白英议设水柜,乃于汶上、东平、济宁、沛县并湖地设水柜、斗门。在漕河西岸者曰水柜,东者曰斗门,柜以蓄泉,门以泄涨”。宋礼在重浚会通河时,利用安山洼建成了第一个水柜,后又修建南旺湖、蜀山湖、马踏湖三湖围堤,使之变成三个水柜。另把济宁城西一片洼地也辟为水柜,名为马场湖。这样在济宁以北就有马场、南旺、蜀山、马踏、安山五个水柜。

  建筑水闸,调节水量,便通舟楫。据《明实录》记载:“(永乐九年六月已卯)会通河成,河以汶、泗为源……自济宁至临清置闸十五,闸置官,立水则,以时启闭,舟行便之”。南旺分水口建成后,为节用水源,在其南北各相距5里处,分别设置了十里闸和柳林闸,控制着南旺分水。当北水不足时开启十里闸,柳林闸严闭,开诸湖放水斗门,水随船北去。如南水紧缺,则闭十里闸,开柳林闸,放水南下,保障运河畅通。往复循环,当时船队少则有几十艘,多时上百艘,首尾相连,蔚为壮观。

南旺分水枢纽工程

导泉补源

  自明永乐十三年(1415年)漕运直达通州而罢海运之后,京杭运河成为朝廷唯一的运输动脉,因此,解决运河水源尤其是枯水期水源成为一项主要任务。为解决水源,白英又主张在兖州、青州、济宁州三府境内挖泉水汇入运河,科学地解决了水运的水源问题。白英在各地寻找泉源,收集和疏导各山泉济运,并将各地山泉登记注册绘制成泉水分布签,每一个泉派1至4名泉夫看守,为加强山泉的管理,明时还设了一个管泉分司。

建筑南旺分水龙王庙

  “功莫大于治河,政莫重于漕运”。明朝工部尚书宋礼、水利专家白英疏浚运河,使其成为明清两代南北唯一的水路交通大动脉。其品质高尚、为国利民。宋礼能“上体国忧、下悯民困,劳心集思,广询博采”,白英则“身处岩穴而心在天下,行在一时而及万世”。为纪念“引汶济运”的功臣,明正德年间建宋公祠、白公祠、分水龙王庙于南旺汶运交汇处的运河右岸。在正对建筑群四个大门的地方修有四处台阶,南来北往的行人可在此下船,步入建筑群。在四处台阶的两侧,八个巨石水兽作盘卧状,栩栩如生。整个建筑群包括龙王庙大殿、牌坊、戏楼、禹王庙、水明楼、宋礼尚书祠、白英大王祠、观音阁、莫公祠、文公祠、蚂蚱庙以及和尚禅室等建筑共十余院落。古建筑群内有塑像、祭文碑、画像、壁镶石碣等文物。

南旺分水枢纽工程

名人评价南旺分水枢纽工程

  南旺分水枢纽在运河史上是一成功典型工程,其结构、技术处理和工艺水平,堪称世界水利史上的一大范例,具有永恒的研究和借鉴价值。它以漕运为中心,因势造物相继修建的疏河济运,挖泉济流,蓄水济运,防河保运,增闸结流等一系列结构缜密的系统配套工程,受到历代中外名人的交口赞誉。

  清朝皇帝康熙下江南时,途径南旺分水处,对该工程给予了高度评价:“白英积十年精思,确有所见,定为此议,宋礼从之。因势利导,南得三分,北得七分,增修水闸,以时启闭,漕运遂通,此何等胆识,后人时所不及,亦不能得水平如此之准也。”清朝乾隆皇帝南巡时,在南旺分水处则留下了赞美的诗篇:“清汶滔滔来大东,自然水脊脉潜洪。横川僢注势非午,济运分流惠莫穷”;“原山溯遥本,达兖济鸿功。分水南而北,崇祠西向东。天然因地利,神贶藉人工。昔弱今流壮,蒙休感莫穷”。民国初年,美国水利专家方维因,看过南旺分水工程后,亦十分敬佩地说:“此种工任,当十四、十五世纪工程学胚胎时代,必视为绝大事业,彼古人之综其事,主其谋,而遂如许完善结果者,今我后人见之,焉得不敬而且崇也!”1965年11月3日,毛泽东同志来山东视察,在接见山东省负责人讲话时说:“汶上分流南北,北会黄河,南入江苏,七分朝天子,三分下江南”。

南旺分水枢纽工程重放异彩

  清朝末期,随着大运河漕运的逐渐衰落,南旺分水工程被历史无情地尘封,河道干涸,分水口损坏殆尽,失去了往日的风采。时至2006年大运河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大运河纳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南旺分水枢纽工程被列入重要申遗节点。与此同时,南旺枢纽考古遗址公园列入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使南旺分水枢纽工程获得新生。

南旺分水枢纽工程

  大运河济宁段保护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办公室、汶上县文物部门紧紧抓住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重大机遇,先后编制完成了《山东汶上县南旺分水龙王庙修缮保护方案》、《汶上分水龙王庙建筑群保护规划》及《中国大运河南旺枢纽遗产保护规划暨南旺枢纽考古遗址公园规划》,扎实推进南旺枢纽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山东省考古研究院先后两次对分水龙王庙建筑群古遗址和小汶河与大运河交汇处进行考古发掘。清理出分水龙王庙建筑群古遗址7000平方米、小汶河与大运河交汇处河道6万平方米,使分水龙王庙建筑群古遗址、运河北岸砖堤、分水口和邢通斗门、徐建口斗门遗址等重新面世得到充分的展示;精心做好古建筑维修与保护,对禹王殿、禅堂、蚂蚱神庙、宋公祠、文公祠、关帝庙、观音阁共7处31间濒临倒塌的古建筑进行了修缮保护,恢复了其原有的历史风貌;再就是完成了中国大运河科技馆建设。科技馆占地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400余平方米,该馆以展示南旺枢纽科技成就为主题,全方位、多角度地收藏、保护、研究大运河南旺枢纽水工科技,反映和展现大运河自然风貌与历史文化。馆内的南旺枢纽水工模型由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设计制作,运用声、光、电三维科技,充分展示南旺枢纽工程的科技水平和乾隆时期大运河南旺段的繁荣景象。

  南旺分水枢纽工程的技术水平和施工工艺可以与都江堰相媲美,是劳动人民以聪明才智和艰苦劳动创造的令世人瞩目的科技文明。我有幸参与到大运河济宁段保护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尤其是对南旺分水枢纽工程始终感到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回旋于心中,是一种感动,是对大运河文化一种情怀。大运河保护和申遗是赋予我们的历时使命,弘扬大运河文化是我们的共同责任,保护好、利用好、传承好大运河这份厚重文化遗产,是我们这代人应有的担当。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