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济宁的记忆之——“获麟晚渡”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仲琛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0-12
摘要:

  在济宁市任城城北四十华里处,有这样一处别具一格的风景,这里自古就被称为“二济宁”,现为济宁任城长沟镇。据济宁方志记载,在任城区长沟镇至今尚有一获麟谐音的回林村,当地曾有这样一段传说:

  春秋时期,孔子时任中都(现在汶上县)宰时,到长沟附近狩猎,捕获麒麟一对,因此,该地得名“获麟村”,现在名叫“回林街”。元代至元二十年(公元1283年),兵部尚书李奥鲁赤主持开挖济州运河,长沟便成为有名的重镇。到了明朝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白英“南旺分水”借水济运,使汶水“三分下江南,七分朝天子”,又在南旺南北建节水制闸,十里一闸,共38道。长沟获麟村亦建了节制水闸,名为“获麟闸”,也称“获麟古渡”,这里一闸担京杭万里水运,内引外联,地位突显。“获麟古渡”就位于蜀山湖滚水大坝旁。滚水大坝不仅是调节水运的枢纽,而且还是护卫济宁州数万生灵的生命闸。

  因为白英修“水柜”蓄水调节水运,开挖南旺湖、蜀山湖以济春运。其中蜀山湖就压在回林薛海一带。由于长沟地势比济宁古城墙还要高,因此,蜀山湖就像挂济宁州肩头的一袋水,一旦水大堤决,顺流而下,就会出现“一瓢湖水覆济州,数万生灵漂水中”的灾难。正因如此蜀山湖堤坝建设和“获麟闸”的维护就变的至关重要。到了明、清两朝均在此设闸官衙门,修河护堤,经营水运,从而使长沟成为水旱两路最繁华的商埠码头,河内百舸争流,樯桅如林,浆声纷纷,南言北语之声不绝,东声西音连绵不断,岸上车水马龙,商贾云集,市喧人嚣,茶坊酒肆,灯光流转,街中夜半更深,行人不断。当时人借此便对“获麟古渡”这一历史典故做了改动,称之曰“获麟晚渡”。并有明代郡人潘呈念为“获麟晚渡”题诗一首:

计程千里赴幽燕,一片征帆带远天。

枫叶芦花秋色里,舟人指点获麟川。

  “获麟晚渡”不仅景色优美,后来还因“两山夹一庙”、“掉龙碑”、“黑风口”等说法,更使其名噪一时。

  所谓“两山夹一庙”,其中“两山”指的是获麟村内两个古老破屋的残垣断壁的山墙,中间野草丛生,槐柳争荫,狐兔争穴,鸟雀穿梭。自有一番天然野趣。“一庙”是指在两堵山墙间的“获麟观音庙”,明代兴建,清代重修,正殿三楹,硬山式建筑,殿内壁画辉煌,彩绘斑斓,外墙有明清石刻四块。(现在此庙还存在,但已破烂不堪,残垣断壁,殿内的壁画依稀可辨)。庙前有明代获麟修河碑和掉龙碑斜矗(现残存在村内)。当年“获麟观音庙”香火炽盛,四方商贾叩神焚香以求发财;善男信女云集拜佛以求平安;达官贵人捐资香火以求富贵。据说,明清皇帝路过这里时,也都来参拜观音娘娘。

  “掉龙碑”相传是西天一青龙经蜀山湖,低头一看,碧波万顷,荷菱争艳,青苇浩荡,水衔蜀山,银鳞青螺……,它看得目瞪口呆,竟自天而坠,变为“掉龙碑”。

  而“黑风口”传得更是神乎其神,它其实就是一条南北走向狭长的喇叭状胡同,在获麟古渡东侧,站在北口,放眼便是水波荡漾的蜀山湖。也就是在这个胡同里狂风阵阵,风速极大,胡同北头,蜀山湖岸边,不敢站人。对着胡同的蜀山湖水面,菱荷不生,芦苇不存,昼夜水惊浪慌,飞鸟不向北来。夜半时分更是阴风嗖嗖,向南举脚难放,向北风拉衣拽,物流风转,两侧住户门窗吱呀咣当。胡同北头湖边,草鹭惊飞,野狐悲鸣,水哭苇嚎,绿光幽幽,鬼影憧憧。身处奇境,不寒而栗……,由此,黑风口传遍南北。

  据说,清末年间,有一济宁人在南方做官,一日,一位长沟商人在济宁辖地犯了法,被捕入狱。堂审时,听说犯人老家在济宁长沟,与自己是老乡,不觉动了恻隐之心,于是提笔判道:“流放到两山夹一庙,掉龙碑,黑风口,永不赦免”。别人一听感觉以为判得不轻,其实是放他偷偷回了老家。

  时光荏苒,虽然这处著名的名胜风景“获麟晚渡”不存在了,但其因当年的盛景和美丽的传说故事,仍一代代流传至今。相信在老济宁的记忆里这段难忘的篇章依然会让人回味无穷。

获麟晚渡 

吉祥的瑞兽——麒麟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