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桥命一个美丽的名字

来源:济宁日报 作者:高永 刘利民 李冬梅 人气: 发布时间:2006-11-10
摘要:访济宁市民政局地名办主任张培安

  河与桥的历史,就是人类文明的历史。河与桥的现在,却能通达辉煌的未来。为了更好地配合城区古运河景观改造工程,提升运河的文化品位,使城区运河成为一道旅游河、休闲河、文化河、景观河,打造济宁“北方水乡、运河之都”的城市形象,日前,就我市首批统一命名的城区古运河桥梁名称的文化背景

  和当今意

义,记者采访了市民政局地名办主任张培安。

  小桥流水历来是诗人的钟情之物。杜甫说,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刘禹锡说,明日长桥上,倾城看斩蛟。骆宾王说,云气横开八阵形,桥形遥分七星势。温庭筠说,宜城酒熟花覆桥,沙晴绿鸭鸣咬咬。其实,河与桥不只是文人笔下的专利,也是广大百姓钟情与喜爱的对象。

  桥是一种载体。承载着一条人类生命的河。桥是凝固的生命,又是流动的生命。桥与水的交叉,是流动的生命之河的交织。无论横向还是纵向,都是一种勃勃的生机。

  张培安介绍说,按照地名管理条例有关规定,这次命名遵循的总原则是:尊重历史,照顾习惯,体现特色,打造品牌。一是对已有桥梁尽量保持地名的稳定性、延续性,可改可不改的坚决不改。二是对新建桥梁名称突出本地特点,反映本地的历史地理文化风俗习惯等特征。济宁是文化名市,是全省文化名胜古迹最多的地级市,地名命名主要从济宁的地方特点挖掘名称,特别注意使用反映儒家文化运河文化和民间传说特色的地名。三是力求桥梁名称丰富多彩,既要类型多样,又要个性鲜明,既有历史文化内涵,还要反映现代气息,提升运河的景观功能,打造运河文化品牌。四是要做到雅俗共赏,突出大众化审美特色。五是名地相符,好找好记,既可派生命名,也可移植地名。六是不用时尚性过强、政治色彩过浓的词语命名地名,不用含有外国地名、人名和外来语的企业名称命名地名。

  这次桥梁名称命名有关部门进行认真而细致的工作。一是拟定了命名方案。我市这次古运河景观改造涉及16座桥梁,为使这些桥梁名称更具有文化内涵,突出运河的文化品牌,市民政局地名办公室逐一对这些桥梁的历史资料、现行设计进行了调查,查阅了历史典籍和档案,观摩了现行桥梁设计效果图,访问了济宁的部分市民,对每一个桥梁提出了三个名称,拟定了命名方案。二是召开了专家论证会。地名办与治河办联合邀请市建委、市规划局、市园林局、市运河文化研究会、济宁师专、民俗研究等有关方面的20多位专家、学者,对城区古运河正在进行景观改造的16座桥梁名称进行了论证。会上,治河办通报了运河景观改造桥梁建设情况,地名办通报了16座新建改建桥梁的命名方案,介绍了每个桥梁的位置、沿革变迁、名称来历和含义,与会专家各抒己见,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初步确定了方案。三是向社会进行了公示。通过《济宁日报》、《齐鲁晚报》今日运河栏目,将初步确定的方案全文向社会公示,问计于民,倾听群众的意见。共收到建议电话5个,来信2封。根据社会各界和市民对桥梁名称提出的意见和建议,经与有关部门负责人和部分专家协商,对个别名称进行了调整,确定了最终方案。

  但一个地名的确存在着见仁见智的问题,争议最大的是解放桥和胜利桥,5个电话和2封人民来信都对这两个名称提出了看法,最令张培安主任感动的是有两位老同志非常热心,一是鲁抗辰欣药业公司的马彪同志,一个是《济宁市交通志》的主编耿仲超同志,他们专门来信,逐一对这些桥名提出了意见。这两座桥梁是上世纪70年代建造的,两个名称自然有那个时代的社会烙印,政治色彩浓了些,与今天我们要打造的运河文化以及整个运河桥梁上的名称不协调,但也有的同志认为,虽然这两个名称政治色彩浓了些,但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历史社会变迁,而且又叫了几十年了,在人们心中已经约定俗成。地名办权衡各方面的意见,决定保留解放桥这个名称,对胜利桥进行更名,但改成什么名称,意见不一致,命名方案中地名办拟定了三个名称和命名由来供大家选定:

  大闸口桥。此桥稍西历史上建有天井闸,又称会源闸,俗称大闸口桥,可移用此名命名为大闸口桥。

  金斗桥。此地运河弯曲形状如斗,相传大闸口下有藏金石,故命名为金斗桥。清平桥。此桥南通清平巷,因此地有伊斯兰教顺河东大寺,取“清直平安”之义命名。

  对城区带有“口”字的地名,张培安曾经对这些带“口”字的地名编过一个顺口溜:过了南门口,就是吉市口,吉市口,向西走,不远就是草桥口,草桥口,阜桥口,过去阜桥是坝口,大坝口……。可以说,一说大闸口济宁人都知道,的确这个名称比较合适,虽然大闸口没有了,但济宁人一直对这个地名有感情,可凑巧的是这次运河扩建改造中元代大闸口的部分建筑遗迹正好发掘了出来,那里恰恰就是大闸口,并且建设部门非常珍惜重视大闸口遗迹的发现,决定将这些遗迹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整体保留下来,有了大闸口遗迹的发现,胜利桥就不便更名大闸口桥了,因此最后决定将胜利桥更名为清平桥,在发现大闸口遗迹的地方仍然保留大闸口这个地名。同时为了照顾济宁人对这些老地名的情感,运河南岸、西岸的道路分别命名为大闸口南岸街和小闸口河西街,以体现大闸口小闸口的地名方位特征,也算满足了人们钟情这些老地名的心愿。谈到社会各界包括本报对地名工作的关心和支持,张培安感慨良久。但他也承认工作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下一步将对一些地名尤其是居民区名称、大型建筑物名称加大监管力度,现在居民区名称命名存在大洋古怪和名不副实的现象。有些开发商不进行申报自行命名的某某花园、某某广场、某某商城,却是花园少花,广场不广,商城非城,夸大了地名的内涵,夸大了绿化率,误导了消费者。有的使用了国家不提倡的全国的名山大川和行政区域名称或大城市名称命名路和街道,这种名称固然响亮、大气,但名不副实,没有当地特色,在口语和书信交往中容易混淆,给邮电通讯部门带来错觉和麻烦。有的未经地名部门许可自行命名地名,舍弃了反映了我们城市特征,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的老地名,失去了地名的延续性,不符合“尊重历史、照顾习惯,体现特色,好找好记”的地名命名原则。下一步将出台《济宁市城区地名管理实施意见》。对今后的地名管理实施政府领导,民政主管,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统一协调管理机制,使地名工作走向规范化、科学化、法制化,社会化。

  济宁城市的发展与运河息息相关,而济宁地名也深深地反映着运河文化,地名是一定地域的语言文字标志,是各个时代人类活动的产物,记录着历史环境的沧桑变化,有着丰富的政治经济历史地理文化风俗民族语言宗教特征,是人类历史的活化石和宝贵财富。拿我们济宁来说,城区林林总总的地名,呈现出绚丽多姿的文化色彩:有以济宁的寺观庙堂得名的,如文昌阁街、财神阁街、半截阁街、观音阁街、玄帝庙街、关帝庙街、西大寺街等。有以名人胜迹得名的,如皇棚湾街,相传康熙皇帝沿运河南巡,曾于此地靠船登岸扎皇棚驻跸。龙行路原名龙行胡同,传说乾隆皇帝沿运河南巡,曾于坝口登岸,经龙行路西首至土地庙祭祀。有以管理运河的官署衙门命名的,明清王朝在济宁设置了河道总督衙门和河道督察院之类的管理机构,专事运河堤防,督催漕运事务,这些官署机关现今成为济宁街巷地名的遗迹,如察院街,因明代抚按察院驻本街,厅门口街、厅西街、以运河厅官署得名。道门口街,以清代运河道署(俗称道衙门)得名。院门口、院前街、院后街,以清代总督河院署得名。鼓手营街,以清代河院、河道两署设官用乐队驻此而得名。这些都印证了济宁历史上有三塔七寺十八阁七十二衙门之称。有以桥梁、涵闸码头命名的,如济安桥,以旧济安门得名,南门桥,以旧城南门而得名,大闸口,即南门的天井闸(元代称会源闸),俗称大闸。小闸口,元代称任城闸,俗称小闸。反映了济宁临河滨湖的水乡特点。这些不同时期命名的不同名称,包含着城市发展变迁的历史信息,蕴藏着丰富的城市历史文化宝藏,是城市历史文化深厚的表现,在我市强调建立文化名市的今天,保留地名文化遗产非常重要,对于可改可不改的地名坚决不改,我市去年至今市地名办设置的地名标牌中,老城区的地名基本保留下来。虽然一些老建筑和历史文化风貌区在拆迁中消失了,但保留下这些地名就可以触摸到我们这个城市的历史文脉,勾起人们对我们城市历史的回忆和联想,便于港澳台同胞和天南海北的济宁人寻根问祖,使我们的城市具有立体感、纵深感。因此,在城镇建设中应注重对具有历史文化内涵的老地名的保护和利用,以弘扬优秀历史文化。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