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帝故里在山东泗水姚墟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郎兴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对舜帝故里记载较早的有孟子的舜生东夷说:《孟子·离娄下》:“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

舜帝故里在泗水姚墟

  舜帝是我国上古五帝之一,载于《尚书》《春秋•左传》《孟子》《史记》等多种典籍。关于舜帝故里历来说法分歧。从大的地域看,主要有东夷说、冀州说;出生的地区则有山东濮州说、山西永济说、山东诸城说、浙江余姚说、山东泗水说等;出生的聚落又有诸冯说、姚墟说、妫汭说等。长期以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笔者经过反复探索求证,认为舜帝故里即位于济宁市泗水县古雷泽之滨的姚墟。兹不揣冒昧,论证于下,恳请方家批评指正。

  一、舜生东夷说比冀州说更具可信性

  对舜帝故里记载较早的有孟子的舜生东夷说:《孟子·离娄下》:“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其后有司马迁的舜生冀州说:《史记•五帝本纪》:“舜,冀州之人也。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於寿丘,就时於负夏。”近世学者多从东夷说。

  孟子生活于前372年至前289年间,比司马迁早了二百多年。夏商周断代工程定夏代约始于公元前2070年。由此推算,舜应生活于公元前2100年前后。据此则孟子距舜约1700多年,比起晚了二百多年的司马迁,其记载当更接近于舜的时代,因而更具信实性。且孟子为邹人,也是东夷之人,与舜同乡,父老相传,对舜帝故里的了解当比远居西土的司马迁更加确切。杨向奎《夏民族起于东方考》认为:“《史记·五帝本纪》之误说舜为冀州人,其说不知所本。就《史记》以前书籍记舜事者言,知其不可靠也。”显而易见,探寻舜帝故里,应该采信的是孟子的舜生东夷说。

  虞夏时期的东夷,王钟翰《中国民族史》指出:“泰山周围及其以东至海、以南至淮的诸部落,仍按其固有文化传统发展,即夏商周三代的东夷。”王国维《殷周制度论》云:“以地理言之,则虞、夏、商皆居东土。”泰沂山区的汶泗流域,古为穷桑之域,两昊之墟,乃东夷族群的大本营,东夷文化的发祥地。《管子·封禅》云:“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舜封泰山,禅云云。”这些古帝王的封禅活动实为上古东夷族部落联盟首领在崇祀故乡的名山大岳。舜巡守五岳,而特特封泰山,禅云云,恰恰证明泰山、云云山所在的东夷地区即是舜的祖居之地。孟子云舜为东夷之人,其言至确。

  二、从古地理气候变迁判断舜生之地在泗水雷泽

  即在东夷地区内,史传舜帝故里也有多处,如濮州说、济南说、诸城说、泗水说等,以往认同度较高的为濮州说。但是濮地势低洼,尧舜时洪水泛滥,先民难以安居生息。《尚书•尧典》载:尧时“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孟子•滕文公上》:“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中科院地理科学与环境研究所吴文祥、葛全胜《夏朝前夕洪水发生的可能性及大禹治水真相》论文认为夏朝建立前夕的史前大洪水是真实发生过的。濮州地处黄河下游低洼地区,受洪水侵害当更为严重。历史学家王献唐先生说:“濮州地在鲁西,鲁西一带,在山东各处最称洼下,历代类为水区。”故舜生濮州说难以成立。

  据清代孙星衍《岱南阁集·历山虞帝庙碑铭》文:濮州的历山“山高平地止两丈许,或言石为土掩。”清叶圭绶《续山东考古录·山考》中,更将濮州历山列为“古有今无之山”。今遗址只略高于四周。这与孟子所言“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的“深山”显然不符,称其为舜耕之山难以置信。

  与濮州不同,位于东夷腹地的泗水上源泗水县与平邑县交界处,地处泰沂蒙山余脉之上,古有碧波万顷的雷泽湖。湖南四里有历山,海拔221米,自古居民耕稼其上,至今犹稼禾葱茏。此处古有“舜耕历山处”石碑以及元代即称“未详所始”的舜帝庙,附近又有诸冯、姚墟等众多舜迹,自古称为“帝里”。其地势高耸可避洪灾,且有雷泽、泗河丰富的水源,泽可渔,山可耕,河滨可陶,乃宜居宜业的风水宝地。多种证据表明,此处才是舜发迹之地。

  三、舜的生居地点分布可证舜生泗水雷泽之滨

  史籍对舜的出生、活动地点多有记载。《尚书•虞书》载:舜“帝初于历山,往于田。”《孟子·离娄下》载:“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史记.五帝本纪》载:“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於寿丘,就时於负夏。”宋司马贞《史记·索隐》载:“舜母握登,于姚墟生舜,因姓姚氏,姚墟又作陶墟。”

  今考舜的生居地点大多分布于泗水上源一带,且相距甚近。

  历山、雷泽位于泗水县与平邑县交界处,山在泽南,相去咫尺。

  诸冯位于历山东南五里,古名诸冯村,清末改名凤凰庄,现属平邑县。明泗水知县贺逢吉《帝舜历山辨》有云:“今考本县历山之东有费县诸冯村,是舜所生处也。”明泗水知县尤应鲁《历山考》亦载:“余考费县有诸冯村,离泗十里。”皆指此村而言。

  姚墟位于陪尾山东南部。《水经注》:“杜预曰:鲁国卞县东南有桃墟。世谓之曰陶墟,舜所陶处也。”陶墟即姚墟,俗讹为桃墟。

  寿丘在曲阜。晋皇甫谧《帝王世纪》:“黄帝生于寿丘,寿丘在鲁东门之北。”唐张守节《史记正义》:“寿丘在鲁东门之北,今在兖州曲阜县东北六里。”

  负夏亦称负瑕,春秋鲁邑。《左传·哀公七年》杜注:“负瑕,鲁邑。高平南平阳县西北有瑕丘城。”《辞海》:“负夏,古邑名。又作负瑕,在今山东兖州市北。”王献唐认为负夏在泗水:”历山之下,既有诸冯,境内又有负夏,与《孟子》所述亦悉相合。”安作璋主编《山东通史》也认为:“负夏,在今山东泗水县境内。”

  至于河滨,联系以上各处,当即泗河之滨。雷泽以西约六七十里的泗河之滨有著称于世的陶乡柘沟,已有五六千年的制陶史。

  举凡历山、雷泽、诸冯,姚墟、河滨、寿丘、负夏等地点,密集分布于泗河上游沿岸一带,相距不过百余里,东西相望,耕稼、陶、渔、作什器、就时,可就近取便,且其劳作地点与出生地相近。这些地点间近联成片,串联成线,完整显示了舜的活动轨迹。

  泗水之外,他地也有历山、雷泽,诸冯、姚墟等地名,由此引起“舜帝故里”之争。不过对于舜作什器的寿丘在曲阜,却争议不大。我们即以寿丘作为地理坐标,据以推断舜帝的真正故里所在。古时交通闭塞,出行艰难,其生居地点距寿丘当不太远。山西永济、浙江余姚远在东夷之外,距寿丘千里之遥,山水相隔,无由远徙寿丘作什器,舜帝故里之说难以成立。济南、濮州、诸城皆距寿丘数百里,古时徒步出行,往返寿丘也并非易事。况濮州地势低洼,非宜居之地;济南有历山无雷泽,无诸冯;诸城有诸冯,无历山雷泽;三地虽都在东夷域内,但作为舜帝故里的证据链显然不足。而泗水上源的雷泽、历山距寿丘不过百余里,可朝发夕至,节时省力,这符合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和交通状况。故王献唐先生云:“若历山,若雷泽,若服泽,若寿丘,若河,无一不在泗水一方。知舜亦当时泗水之人。”

  四、舜的先祖地望可证舜生泗水雷泽之滨

  探寻舜帝故里应联系其先祖的地望。《史记·五帝本纪》载舜帝世系:“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舜的祖居之地又在何处呢?

  《吕氏春秋》曰:“帝颛顼生于若水,实处空桑,乃登为帝。”《左传•召公十七年》服虔注云:“穷桑,颛顼所居。” 穷桑、空桑究在何处?张守节《史记正义》曰:“穷桑在鲁北,或云穷桑即曲阜也。”王献唐《炎黄氏族文化考》云:“高阳居处颛臾,因以地名呼之,字作颛顼。颛顼与穷桑同在一方,故曰‘实处穷桑’。”颛臾古国即位于雷泽以东平邑县治东部三十里处的固城村北面,至今古城遗址犹存。

  颛顼以下舜祖居地,清末泗人学者王子襄《泗志钩沉》云:“颛顼封其庶子穷蝉於姑幕,徙封少典氏于颛臾,而以故地益姑幕。”又云:“姑幕传子敬康,至孙句望浸衰,帝乃封白马于其地,而以一都之地徙封句望于郚”。姑幕即姑蔑,春秋时因避鲁隐公息姑之讳而简称蔑。《春秋•隐公元年》“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即此。泗水县泗张镇天齐庙村北、安驾峪村东有姑幕山,俗名谷垛山,下有古姑蔑城。郚,音yú。王子襄云:“郚与虞通。”《左传·文七年》:“取须句,遂城郚。”杜注:“郚,鲁邑。卞县南有郚城”即此。汉于此建郚乡县。位于今泗张镇汉舒村一带。

  由上可知,舜祖颛顼始居曲阜,后处颛臾,其子孙穷蝉、敬康居姑幕,句望居郚。曲阜、颛臾、姑幕、郚,均处穷桑域内,距雷泽不远。可知雷泽之滨曾为舜祖生息繁衍之故乡。自穷蝉以至舜父瞽叟,五世微为庶人,于此过着平民百姓的生活。作为其后裔的舜生于斯,长于斯,耕稼陶渔于斯,后又举于斯,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五、雷泽亦名伏泽可证舜生泗水雷泽之滨

  墨子名翟,早于孟子100多年。在《墨子•尚贤》篇中反复言及尧举舜之地:“古者尧举舜于伏泽之阳,授之政,天下平。”“古者舜耕历山,陶河濒,渔雷泽,尧得之服泽之阳,举为天子,与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 墨子既云舜渔雷泽,又云尧举舜于伏泽、服泽之阳,说明雷泽、伏泽、服泽实为一泽。考一泽三名,目前仅见泗水雷泽一例。王献唐先生说:“泗水之雷泽,亦名服泽,服即伏山之伏,伏族所居,故有伏山,又有伏泽。伏服同音,故伏山亦作服山,伏泽亦作服泽。”舜渔雷泽,尧举舜伏泽实为一地。舜渔之雷泽亦即伏羲发迹之雷泽,二帝同出一地。唐司马贞也认为华胥履迹之雷泽亦即舜所渔之雷泽。《三皇本纪》载:“太皞庖犧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然雷泽,泽名,即舜所渔之地。” 由上可证,雷泽、伏泽实为一泽,舜帝、伏羲同出泗水雷泽之滨。

  六、 泗水雷泽之桃墟即舜生之姚墟

  既知舜生泗水雷泽地区,其聚落又在何处?《竹书纪年》曰:“生舜于姚墟。”《史记·索隐》记:“舜母握登,于姚墟生舜,因姓姚氏,姚墟又作陶墟。”晋周处《风土记》亦云:“舜东夷之人,生姚丘。”那么姚墟(丘)又在何处 ?《汉书•地理志》应劭注:“姚墟与雷泽近,后世称为姚城。”

  郦道元《水经注》:“杜预曰:鲁国卞县东南有桃墟。世谓之曰陶墟,舜所陶处也。”其实,泗水桃墟正是舜生地姚墟。古代陶、姚音同通用,如皋陶音gāo yáo , 故姚墟亦称陶墟,讹为桃墟。王子襄云:“姚墟俗讹桃墟。”

  《水经注》云:“墟有漏泽,方十五里”。漏泽即雷泽。说明雷泽在姚墟内或其附近。《泗水县地名志》载:"雷泽湖西岸有河,名曰泽沟河,在河东岸有一古代遗址,名曰陶墟(周称陶邑,演化为桃邑和桃墟),相传为舜所陶处。”王子襄《泗志钩沉》亦云:(香山)"山北有桃墟,实姚墟之讹。”据此则姚墟即位于古卞城东南,香山以北,历山、雷泽周围,与应劭“姚墟与雷泽近”相符。

  姚墟一名姚丘。墟字的本字为虚,意为山丘。《说文》:“虚,大丘也。”唐虞时代,洪水肆虐,先民择高而居,居地多以墟、丘为名。泗水姚墟亦处冈丘高耸之地。泗地呈东高西低走势。姚墟即位于县境东南部冈丘高地之上,其面积约为100平方公里。

  姚墟又称陶墟,必与制陶有关。近年从姚墟南部妫亭山东麓天齐庙遗址以及姚墟北部地下发现了不少古陶片和红烧土块,据专家分析此为龙山文化的遗存。姚墟北部地下三至五米处埋藏有大量的优质瓷土,加之水源充足,具备了制陶基本条件,颇疑此处即为舜族的制陶基地之一,故有陶墟之称。

  七、诸冯与姚墟同在雷泽之滨可证舜生泗水姚墟

  舜出生的聚落,主要有姚墟说和诸冯说两种观点。今观各地的“舜出生地”,虽争相自圆其说,但往往其地有诸冯则无姚墟,有姚墟则无诸冯。那么,舜究竟生于诸冯还是姚墟,实难定论。然而只要来泗水考察一下,疑惑就豁然冰释了。

  历山东南五里古有诸冯村。周围地带为上古风姓伏族散居之地,南邻邾地之邾族亦曾杂居于此,地为邾、风二族所居,故名之为诸冯。王献唐先生云:“诸冯即邾、风,为二族合名。邾族固尝散布泗水,以羼居而名族,犹风莱也。”诸冯村位于历山东南五里处,但诸冯当不限于一村之地,亦应包括诸冯村以西的泗水县东南部和平邑县西一部区域,而此区域恰恰就是舜生之地及耕渔之所的姚墟所在。

  由于姚墟恰处古代邾、风二族杂居的诸冯区域、故姚墟亦即诸冯,诸冯亦即姚墟,二者实为一地。因此,说舜生于诸冯亦可,生于姚墟亦可。诸冯、姚墟二名一地,同处雷泽之滨为泗水所特有,由此可证舜帝故里在泗水雷泽之滨。

  八、泗水的妫水妫亭山亦为舜生居之地

  史传舜父瞽瞍居于妫汭,故姓妫。《史记•五帝本纪》正义云:“瞽瞍姓妫,妻曰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故姓姚”“舜居妫汭,内行弥谨”。东汉王符《潜夫论·志氏姓》载:“帝舜姓虞,又为姚,居妫汭。”《左传》杜预注:“水之隈曲曰汭。”妫汭即妫水弯曲之处。对妫水所在说法分歧,但泗水姚墟正有妫水。王子襄《泗志钩沉》云:(香山)“东有妫水,循伏山西麓至陪尾东南折而西流,与潘波河合,北入泗。西有潘波河。出香山西北涧,北流合潘波泉,妫水入泗。”妫水既折而西流与潘波河合而北入泗,此地名为妫汭当无疑义。

  雷泽之滨不仅有妫水,而且有妫亭山。宋罗泌《路史·卷二十七·国名纪四》“有虞氏后”条载:“泗水亦有妫亭(妫亭山在兖之泗水)。”妫亭山位于何处?《水经注》以泉林陪尾山

  为妫亭山。而乾隆《泗水县志》却以县治东南五十里处的龟山为妫亭山:“龟山,在城东南五十里,其山最小,俗名龟山。非奄有龟蒙之龟山。即《水经注》妫亭山。”笔者认同县志说法。原因之一是妫、龟同音,妫讹变为龟。原因之二,妫水自南来,经妫亭山东麓流过,妫水、妫亭山相接,山水同名。

  上古多以地名氏,此地既有妫亭山,又位于妫汭,舜族居此,故有“瞽瞍姓妫”、“舜生妫汭”之说。《史记·陈世家》:“舜为庶人,尧妻之二女,居于妫汭,后因为氏。”妫水东近处、历山村南正有娥皇女英台,居民俗称“大古坟”,为一高台地,上世纪六十年代才被整平变为耕地。

  何光岳《东夷源流史》云:“舜帝都潘,即《帝王世纪》的妫墟……有虞氏后分布于妫水而建根据地于潘。”巧合的是,此处的妫水、妫亭山恰在潘地。妫水西流汇入潘波河,水为潘波,地为潘坡,即潘地也。姚墟、妫汭与潘地同在一地,与史载“舜帝都潘”相符绝非偶然。其实潘、卞古音相同,皆为伏、风之音转。潘、卞为伏羲故地,后舜又居此,"舜帝居潘“盖由此而来。

  九、皋陶钓于雷泽与舜相亲可证舜生泗水姚墟

  皋陶是舜同时代人,史上与尧、舜、禹齐名,被后人尊为“上古四圣”。东汉冯衍《显志赋》云:“皋陶钓于雷泽兮,赖虞舜而后亲。”皋陶垂钓于雷泽而与舜亲近友好,则其居地当距雷泽不远。皋陶所居何地?杨向奎《夏民族起于东方考》云:“《帝王世纪》曰:‘皋陶生于曲阜,曲阜偃地。故帝因之而以赐姓曰偃’,是皋陶亦东夷人,与舜居处相同。”王献唐先生亦指出:“偃即奄,古之奄,位于今泗水县南奄山一带。其东南十二里有东西皋里,相传为皋陶故乡。”皋陶既为奄人,其故乡皋里(后讹为高里),距雷泽不过五六十里,皋陶正可就近往来垂钓于雷泽之滨,而与耕历山渔雷泽的舜结为好友。以《显志赋》诗句证之,舜生雷泽姚墟又无疑惑也。

  十、悠久的传说及众多的遗迹也是舜生泗水姚墟力证

  舜生泗水的传说由来已久。孟子首提舜生诸冯。孟子为战国邹人,邹鲁壤地相接,诸冯姚墟南邻邹境,乡人朝夕口传,孟子亦当有所耳闻,其所言诸冯,显然是指故乡近处泗水姚墟的诸冯。

  据《左传》杜注及《水经注》引杜预注,魏晋南北朝时世传泗水有桃墟(陶墟、姚墟)、舜井、妫亭山等舜迹。其后传说愈盛,地方史志记载颇多。

  当地古有舜帝庙,官民以时致祭。乾隆《山东通志·秩祀志》载:“虞帝庙,在县东南七十里历山。”元孟从仕《重修舜宫记》载:历“山之东里许,有祠有石刻,金大安元年重修碑也。其营始之日则莫可考矣。”金大安元年(1209年)为南宋嘉定二年。其时舜庙重修已不知其次数,足见其历史之悠久。后世经多次重修,直至文革期间圮废,近年又部分重修。

  雷泽之滨舜迹众多。明尤应鲁《历山考》云:“舜庙、舜井、妫亭山、娥皇女英台、皆在泗。历山遗迹尚在。自宋而金而元俱有遗碑,称帝里云。”

  舜桥在历山东舜帝庙前。舜井在历山村,雷泽西畔也有一口舜井,即《水经注》所说的“井曰舜井”(俗名驸马井)。桥、井至今尚存。

  综上所述,舜帝故里在泗水姚墟是真实可信的。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