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与聊城(上)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张静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4-11
摘要:聊城曾经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昆吾

  黄帝出生地问题,一直是未解之谜,黄帝的血源关系是属西,还是属东,史学界专家学者各执一词。过去我曾认为黄帝是来自祖国的大西北,但是去年读了张长城同志关于黄帝生于桃丘的考证文章后,被他的论点深深吸引,进而想到难道聊城真的有可能是黄帝最初的活动区域?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开始查找与黄帝部落相关的材料,研究黄帝族是怎么发展变化的。近期深入分析后,认识到黄帝可能来自东方,黄帝系正统华族后裔,伏羲后人,也是太昊、少昊后代,他最初的重点活动区域极有可能就在鲁西北。由于,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省不少相关市地均称自已是黄帝部落的发源地,那么详细论证黄帝的出生地与活动地点就非常必要,只有正本清源,才能知道中华古史真实的发展历程。此文仅供史学爱好者研究之用,不为定论。

黄帝像

  一、黄帝是华夏共祖伏羲的后裔,聊城是伏羲、神农、太昊、少昊经营过的地方,有可能是最早的“陈留”故地

  一提起黄帝,大家肯定就会想到有熊氏,想到祖国的大西北,想到那个活跃在黄河上游的英雄。《三坟·地皇轩辕氏政典》称黄帝为地皇。他的排名在伏羲、神农氏之后,这个排列顺序应当是相对合理的。《山海经》中说,“轩辕之国,在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年,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穷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不难看出,人面蛇身,尾交首上,是伏羲的标志之一,显然暗指黄帝是伏羲之后。那么,伏羲又是什么样的人物呢?从古至今提到伏羲的古籍有70多种,最初记载伏羲的书是《庄子》,书中关于伏羲的记载有5处,“内篇”2处,“外篇”3处,据研究者分析,内篇才是庄子的真篇。由于庄子其人长于编故事,就有研究者认为出处极不可靠。《庄子·人间世》中说,“是万物所化也,禹、舜应物之所纽也,伏羲、几蘧之所行终,而况散焉者乎!”这是对伏羲的较早记载。伏羲在古史中的地位时升时降,他的位次有不同版本,早期地位不太高,越往后地位越高,于是有人认为是历史虚构累加现象,于是此人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太史公对伏羲的记述少之又少。那么,伏羲究竟是人文初祖,历史塔尖上的人物,还是臆造的神话人物?是部落首领,还是定四时、创八卦的部落臣子呢?随着文物考古的逐步深入,我们渐渐看清一个相对真实的伏羲,但历史谜团远未解开:有人说伏羲原是鸟鸡的意思,伏羲族的图腾是华虫锦鸡,是凤凰。也有人根据双蛇相盘、伏羲女娲的合体形象,认为是伏羲的图腾是蛇。还有人说,伏羲的图腾应是龙,认为龙是由蛇变的——“南蛇变龙”。还有人认为龙就是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某种水里的如蛇身躯的长角的大鱼。但民间年画中却显示伏羲是白虎,民间有相当普遍的崇虎习俗。在考古方面,在荆楚旧地彭山头遗址中发掘出土八、九千年前的祭天禳灾的蛇图腾柱,用以观测日月星辰,陶盆环周刻下了日月纹,用砾石雕成有双眼双鼻的饕餮神、刻画S形蛇纹,还特别制造出球形圆腹釜,并饰S形绳纹置于三尖足之上(《文物》1992年8月)。可见,这暗合太极八卦的要义。伏羲的图腾既是凤凰图腾,又是龙图腾,又是虎图腾,伏羲是华夏民族的共祖。我们已基本可以确定,伏羲不仅存在,而且真的是远古塔尖上人文初祖。伏羲部落产生时间相对较早,距今可能早达一万年左右。《氏族典》中说,中华民族的远古祖先燧人氏、女娲氏、伏羲氏、神农氏“皆人面蛇身”。《伪列子·黄帝篇》中说,“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轩辕氏皆是蛇身人面、牛头虎鼻”。根据《历代帝王年表》载,伏羲“在位百十五年崩,葬于陈。或曰传十五世”。也就是说伏羲不只一代。对于它的起源地,众说纷纭,比较流行的有荆楚说、河南说、山东说、甘肃说等,南方荆楚之地时间相对较早,可能距今一万年,但是是否对应的就是伏羲不好说。而从人类遗传角度分析,早期母系氏族部落可能从南方分路北上,分别到达江苏、山东、河南、甘肃等地,南方女子与北方汉族男子结合,形成最初的华夏族群,于是北方汉族的父系遗传95%属于黄白人种(北方型),但母系却有70%属于亚太棕种人(南方型),所以北方汉族的外貌明显的偏离了黄白人种原有的类型。至于南方女性部落是何时北上的,是一次,还是数次,暂不可考。黄帝应当属于北方汉族类型,从他胜利后使用龙图腾来看,也应当是伏羲的后代、少昊部落首领,因为根据现代学者研究,太昊的嫡系子孙才能任少昊首领之位。太昊与少昊之间不是父子关系,就是兄终弟及的关系。就聊城市境远古遗存来看,聊城是伏羲早期活动的地区。伏羲曾在聊城教民种谷,孔广海修光绪时期的《阳谷县志》载,“阳谷北境有宓城,太皓伏羲氏之城也”。因阳谷在伏羲城以南为阳,乃伏羲教民种谷之地,故名阳谷。宓城在东昌府区境内,其中朱老庄乡(曾有神秘的白马寺,白马寺内有唐僧徒弟传教处)有宓庄、宓韩庄、宓城集、新城海均居住着伏羲密姓后人。而在阳谷也有宓姓聚集村落。市境宓姓后代均认为自已是伏羲正宗后裔。《中山经》中说,“又东十里,曰青要之山。实维帝之密都,……是山也,宜女子。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有鸟焉,名曰鴢,其状如凫,青身而朱目赤尾,食之宜子。有草焉,其状如葌,而方茎、黄华、赤实,其本如藁本,名曰荀草,服之美人色。”这个青要山与女儿国一直没有人知道在哪儿,我感到,堂邑镇清阳集往东十里处,还有一个村叫陈庄村,山海经中所述神似。伏羲姓宓,又姓陈。谁能确定不是那个陈留的“陈”与伏羲陈姓的“陈”呢?可知,青为青阳之意,而“要”与“姚”,古韵都属宵韵,声母相类。二字尽管在文字学家眼中,还是差别很大的,但我直觉认为,这个“要”就是“姚”,也就是帝尧的姓。而且,唐尧被人联用,他为什么这么叫呢,没人去考证。古代流传下来,就这么认为顺利当然了,它可能,是两个地方的合称,即一个是青要之“姚”(尧),一个是高唐之“唐”。另外,聊城志书载有凤凰集,并专列词条,聊城自古有凤凰台的传说,聊城还曾被称为凤凰城,东昌湖曾名凤城湖,现今还有凤凰这个地名,并建有凤凰广场、凤凰苑为人游览记怀。我虽然不能就此说,这儿就是帝俊的凤凰总坛,但可能是有些联系的。由于伏羲的图腾是凤鸟与虎,故而凤凰台与伏羲图腾正相吻合,也与帝俊的五彩凤总坛暗合。《路史·后纪一》引,“天皇伏羲都陈留”。司马贞《补三皇本纪》谓,“太皞庖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都于陈,东卦太山”。可见,伏羲的陈地距泰山不远,在河南以东的位置。传说中,伏羲作八卦、定四时,聊城古遗迹中有伏羲八卦的痕迹,比如在茌平尚庄遗址中发现有非常罕见的卜骨。《尚书·尧典》中言,“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根据张长城的推论,旸谷就在现在的东阿鱼山,羲仲在旸谷确定的四时。除此,东阿县境之王宗汤村还是创造中国文字的鼻祖仓颉居住之地,王宗汤村至今还有仓颉墓。许慎《说文·序》中这样评价仓颉,“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相别异也,初造书契,百工以乂,万品以察”。仓颉是伏羲之后,把守着夷门帝都之人。又知,伏羲都于陈,“陈”地广义概念,一般认为是河南以东地区,聊城市境按传统说法,也算是陈地之列,但这个说法是否科学有待考量。陈字,从阜,从东,东亦生,“东”本义为“生长之方”,转义为“生长五谷”——在东方土丘上种植五谷,这是最早本义。而东阿鱼山上的柳舒城(又称留舒城),柳、留上古音韵通,故二名通用。而“留”字与“聊”字上古音是同属幽部,来声纽,不同声调。故“聊-留-柳”可以通假。那么,聊城的“留”地居于鲁西北之西,而留舒城的“留”居于鲁西北之东,两地框起来,恰是“陈留”旧地。由于历史的原因,鱼山一直作为分界线与济水之中神祀之地存在,故而,聊城地域范围,恰恰是“古留地”的传统承继关系的延续。聊城处于远古文明的居中位置,留字又含有“居中”之意——中兾,可以从金文中看出来,“卯” 如对开河水状,田地上方流过两条河流,河上日出东方状。于是留字本义可以解为:两条河流中间的土地,日照大地——音通流水之流。留舒城的“舒”字,既有舍我即去之意。意思是到了留舒城就可以舍掉小我,而放之天下。再往东,即非留地也……也有伏羲子孙之意——古人以伏羲为三皇之首,华夏第一帝,中国人自称“吾”、“我”、“余(予)”,其义皆近乎于“伏羲子孙”之义。“聊、柳、留”之所以混用,因远古人类口头相传,其早期尚无文字之故(此聊城“陈留”新考系在张静、张长城、吕品三人共同切磋议论中找到的答案,特此说明)。

  再专门说一下阳谷之虎与伏羲的关系。“伏羲”远古写法为虎字头, “羲”上古音读作“虎”,“羲”、“虎”声部同属晓母,韵部属支、鱼, “羲”从“兮”得声。“伏”,记作“包”、“炮”、“苞”、“雹”等,伏羲为氏羌戎之祖,其遗裔仍呼白色为“跑”或“伏”音。 “伏羲”读为“白虎”;为“黑文白虎”驹虞省称,彝、纳西、景颇等所祀的伏羲图腾是黑虎。 “验虞”又作“验吾”,又衍变 “陆吾(肩吾)”、“白泽”之类,是虎的神化。“皋” 像白额虎形,义为虎,皋门即虎门。如虎皮古代称皋比,泽兰称玉皋,又名虎兰。外门曰皋门,也称虎门。苏州西门外之山为虎丘,西门内之桥名皋桥。河南荣阳为古之成皋有虎牢关,虎牢亦谓之皋落。精锐之师谓虎貌称皋辘。唬,虎声也,“或作‘皋号’”。而民间也是让小孩子戴虎头帽,穿虎头靴。虎图腾出现在不少古文化中,甚至被刻在盛器上。可见虎文化在中华传播之广之久之深。阳谷自古多猛虎。《阳谷县志》记载,当年这里冈阜起伏,草密林茂,有野兽出没。虎字更在阳谷的地名中多有出现,石门宋乡龙虎村、闫楼镇石虎村、阳谷镇龙虎寨村、石佛镇前睡虎村、石佛镇后睡虎村、寿张原来有斗虎店、刘虎山等。这些村庄的名称说明阳谷县历史上确有老虎。直到宋代,还有猛虎被武松打死在景阳冈,随着《水浒传》的广泛传播可谓家喻户晓。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阳谷的虎恰恰是伏羲部落虎图腾的源发地。阳谷还有不少以“皋”为名的地名,均与阳谷的虎文化有关,当然也与伏羲有关。

  再说一下威名赫赫的有虞氏,虞也是虎形,“吴”通“昊”,如“出昊门,望堤群”。这里的昊门即吴门。“昊”即娱、虞本字。不过,它是黑虎,是远古女儿国部落名称,她们的原始居住区域就在东阿一带。《山海经·海外北经》,“北海内有兽,……有青兽焉,状如虎,名日罗罗”。“鹿鹿”、“卢鹿”、“罗罗”均指老虎。东阿卢县的“卢”应是鹿卢的简写,远古应为鹿卢,因古代有鹿卢宝剑,应当是以地名命剑,或以虎声命剑,此剑系远古三大名剑之一。而东阿鱼山又为伏羲之吾的核心山脉,余、吾、鱼、玉、虞上古音韵相近。故与伏羲一脉相承的有虞氏在东阿成立。而东阿吾山上的留舒城,不仅让人联想到最久的陈地之陈留,并于聊城的“聊”(留)呼应,还让人看到伏羲的昆吾之地。所以,可以比较肯定的说,聊城市境就是伏羲较早的源发地之一,或者说是最早。

  就目前聊城市境远古文化遗存来看,表现出的大汶口文化器物、龙山文化器物具有鸟型特点,时间大约在公元前3500年左右。聊城还有部分仰韶文化,聊城应当曾属于伏羲、太昊与少昊部落管辖范围,聊城市是几种不同文化的交汇处。由于大汶口文化早期与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有相近处,暂不确定其间的转承关系。由于聊城黄河下游的黄泛区,许多古文化被黄河冲决而走,可能深埋黄土之下,较难确知真相,就算曾有较早文明恐也被黄河埋葬。故而,聊城市文化遗存暂不能支撑起历史应反映出的时间。尽管如此,北辛文化被认为是黄河下游时代最早的古文化,早于北辛文化的遗址不在北辛文化发现地洙泗之滨,而是在泰沂山北部淄潍平原。据此有专家分析,泰沂以北平原地带也应有相应时期的文化,但恐已被洪水冲走。也有史学界的人说,伏羲的时间并没有那么久远。我只能存疑待考。

  二、神农、炎帝、黄帝、蚩尤、帝俊族属关系之辨及太昊少昊迁移特点

  目前比较难于确定的是,黄帝部落究竟是属于太昊、少昊,还是少典,是西北游牧民族,还是东北辽宁过来的部落,由于远古之事乱而无定,我目前只对表现出的资料简要分析。

  聊城可能是太昊与少昊名称的原发地,最早的太昊与少昊。太昊、少昊之名,用字颇为复杂,太又作大,少又作小,昊字又作白皋、皓等,可知其古无定书,也无确解。“敖”、“昊”古音疑匣旁纽双声、宵幽旁转叠韵,音近而假。“敖”是楚语,古代楚人称其帝王或首领为“敖”。前文已说,“精锐之师谓虎貌称皋辘。唬,虎声也,或作皋号”。“皋”、“昊”、“敖”音通。那么,它们其实都是虎声的文字化。不管是太昊还是少昊都是源自虎的啸声,归结为阳谷伏羲的虎文化,又可见日形,那是对太阳的崇拜,综合起来就形成了太昊、少昊的概念。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