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探秘之旅,寻找中国金字塔(众帝之台)行动策划书

来源:山海文化 作者:王红旗 人气: 发布时间:2006-05-10
摘要:

    金字塔是人类文明早期建造的大型建筑物,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其外观造型主要有两种形式,即阶梯台型和正四面体型,两者的外轮廓均为锥形,仿佛人造的山峰。金字塔的主要功能,一是帝王陵墓,二是祭祀台,三是天文观测台。
众所周知,埃及金字塔举世闻名。早期埃及金字塔为阶梯台型,后改为四面体型,其功能是安置保存帝王的木乃伊,以便帝王的灵魂在天上获得再生或永生。
    在美洲(主要集中在中美洲地区),古代印地安人特别是玛雅人,曾经建造过成千上万的大大小小的金字塔,其结构通常都是两层或多层的四方台,其功能主要是举行祭祀活动,例如位于墨西哥的太阳金字塔、危地马拉的巨豹金字塔,其规模不亚于埃及的金字塔。
    中国是一个历史特别悠久的文明古国,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在我们民族的古老记忆里,我们的祖先同样建造过大量的金字塔。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古代的金字塔几乎已经完全被历史的尘埃掩埋,似乎已经完全被无情的岁月遗忘。
中国有金字塔吗?对待这个问题,有人当作笑谈,有人半信半疑,有人坚决否定。对此,我们的态度是不争论,而是行动。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出发!寻找中国的金字塔!

一 、中国金字塔(祭台、天文台、帝王陵)知多少?

    中华民族有一部文明宝典,它就是千古奇书《山海经》。许多学者经过长期深入的研究后,一致指出,《山海经》是远古人类文明与文化信息、自然环境信息的真实记录。例如,中国科学院动物所研究员郭郛先生,在《中国古代动物学史》(即李约瑟主编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七卷,科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一书中认为,《山海经》记载的290种动物,都是古代真实生存过的动物。山海经研究专家王红旗进一步指出,《山海经》一书是由四个时代的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文献资料合辑而成的,它们分别是大禹时代的《五藏山经》、夏代的《海外四经》、商代的《大荒四经》和周代的《海内五经》,正是在《山海经》里记载了中国古代的金字塔群。
    1 、众帝之台
    《山海经》记有众帝之台,其中《海外北经》记有:“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厥为泽溪。禹杀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禹厥之,三仞三沮,乃以为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柔利之东。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而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台。台在其东。台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冲南方。”
    《大荒北经》记有:“共工之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呕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因是以为台,在昆仑之北。”
    《海内北经》称:“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
根据上述记载,大禹治水时,曾经建造有多座四方台型金字塔建筑物,它们被命名为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所谓“各二台”的“台”字,可能是“重”字之误(两个字的繁体字形相近),即众帝之台它们均为两层结构,属于阶梯型金字塔,与埃及早期的金字塔和美洲金字塔相似。
    此外,《大荒北经》还记有共工台:“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大荒西经》则记有轩辕台:“有轩辕之台,射者不敢西乡射,畏轩辕之台。”它们建造的时间,可能早于大禹治水时建造的众帝之台。
    2 、积石山
    在古史传说里,大禹治水的一项重大工程是建造积石山,《山海经》的《海外北经》称:“禹所积石之山,在其(博父国)东,河水所入。”《大荒北经》称:“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积石。”《海内西经》称:“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又出海外,即西而北,入禹所导积石山。”
所谓积石山,当是一种石头坝,用以拦截水流,或调节水位。这是我国先民的伟大发明,其最成功的范例就是今天仍然在发挥作用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如果大禹治水时曾经在黄河上修建过石头坝,那么最可能的地方是在黄河的中上游,而且可能会在多处修建规模不等的石头坝水利工程。由于石头坝即使坍塌后,仍然会保存有遗物和遗迹,因此我们今天有希望找到帝禹时代的积石山。
    3 、圣坛、天文观测台、帝王陵墓
    古代地中海周边地区有著名的七大建筑物(包括塑像),它们被欧洲人称为世界七大奇迹(实际上欧洲人所谓的世界,在很长的时间都仅仅是指地中海及其周边地区,因为他们对太平洋的知识来得太迟太少)。其实,中国古代也有许多大型建筑物,其中不少建筑物的规模都堪称世界奇迹,其中不乏金字塔式的建筑物,例如《山海经》记载的先夏时期的圣坛、天文台、帝王陵。
    《海内经》:“有九丘,以水络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有九 ,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昊爰过,黄帝所为。”其中以人名为丘名的地方,可能与昆仑丘一样都有大型人造建筑物。
    《山海经》记有若干处圣坛、圣殿,其中最著名的是帝俊台和大人之堂。《大荒东经》:“有五采之鸟,相乡弃沙。惟帝俊下友。帝下两坛,采鸟是司。”显然,帝俊台就是一处圣坛,根据笔者的研究(参阅《全本绘图山海经》),这里的歌舞活动与“玄鸟降商”的生殖崇拜及其婚姻习俗有关。《大荒东经》:“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有一大人竣其上,张其两耳。”所谓大人之堂应是一处圣殿,里面供奉着一尊“大人”神像。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山海经》记有众多天文学家及其天文巫术活动场所。例如著名的十二座日月出入山,其中《大荒东经》记有六座日月所出之山,它们依次是(自东南向东北)大言山、合虚山、明星山、鞠陵于天山、猗天苏门山、壑明俊疾山。与之对应的是,《大荒西经》记述有六座日月所入之山,它们依次是(自西北向西南)丰沮玉门山、龙山、日月山、鏖鏊钜山、常阳山、大荒山。此外,《大荒西经》还记述有一座日月所出入之山,即方山,山上有柜格之松(最早的圭表),它们共同构成了蔚为壮观的天文观测台阵。
    与此同时,《山海经》还记有许多先夏时期的帝王陵墓及其丰富的随葬品,其中以帝颛顼暨九嫔之墓的规模最为壮观。《海外北经》:“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一曰爰有熊、罴、文虎、离朱、邱久、视肉。”《大荒北经》:“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爰有邱久、文贝、离俞、鸾鸟、皇鸟、大物、小物。有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熊、罴、黄蛇、视肉、璇瑰、瑶碧,皆出卫于山。丘方圆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
    《大荒南经》:“有阿山者。南海之中,有泛天之山,赤水穷焉。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爰有文贝、离俞、邱久、鹰、贾、委维、熊、罴、象、虎、豹、狼、视肉。”“帝尧、帝喾、帝舜葬于岳山。爰有文贝、离俞、邱久、鹰、延维、视肉、熊、罴、虎、豹;朱木,赤枝,青华,玄实。有申山者。”《海内经》:“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海内经》:“北海之内,有蛇山者,蛇水出焉,东入于海。有五采之鸟,飞蔽一乡,名曰翳鸟。又有不距之山,巧垂葬其西。”
    此外,《五藏山经》在记述26条山脉的祭祀风俗时,往往要指出在某某山祭祀山神(当有祭坛),某某山有祖先或神灵的冢墓,例如,西次一经的华山,中次一经的历儿山,中次五经的升山,中次七经的苦山、少室山、太室山,中次八经的骄山,中次九经的文(岷)山、勾尔山、风雨山、隗山,中次十经的堵山,中次十一经的堵山、玉山,中次十二经的夫夫山、即公山、尧山、阳帝山,均有陵墓。
    根据上述记载可知,我国古代(这里主要指先夏时期)的众帝之台、天文观测台、帝王陵墓等等,都有可能是金字塔式建筑物。在这种情况下,显然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全面铺开,一个个地都去寻找和验证,而是必须突出重点,首先去寻找那些最有可能留有遗迹、而且其地理范围和方位相对准确的金字塔。
    经过认真的反复的对比研究,我们建议,寻找中国金字塔行动的第一个突破点,应当是寻找众帝之台。这是因为,众帝之台是我国古代典籍记载最明确的金字塔群,而且这些众帝之台金字塔群,不但有名称(以各个帝王或部落首领之名来命名),有结构(两层四方台,台前有巨型雕塑),还有建造的事因(大禹治水,主要当事人有禹、共工之臣相柳),及其所在的地理方位(昆仑之北、柔利之东)。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