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阙里文献看“优渥圣裔”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孟继新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03
摘要:山东曲阜的“圣人家”,由于受到历代封建帝王的扶植,逐渐成为了世袭罔替的贵族。阙里文献中,记载了孔氏后裔受田、占有田产的情况。

  山东曲阜的“圣人家”,由于受到历代封建帝王的扶植,逐渐成为了世袭罔替的贵族。阙里文献中,记载了孔氏后裔受田、占有田产的情况。孔氏拥有田产土地,是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曾伴随着时代变革,社会动荡,朝代更迭,而有所变动和增减。朝廷对孔子后裔的优渥,还渗透进了教育等相关领域,这对孔氏家族的传承与兴盛产生了重要影响。

 

 

  孔氏获封田地,由来已久,如窥其本源,应追溯到汉代。《阙里文献考·户田》卷二十六说:“土田之制,自汉元帝初元元年,诏关内侯霸,以食邑八百户祀孔子。”这是汉元帝刘奭对孔霸的封赐,也是刘奭对儒学的一种姿态。孔霸是孔子的第十三代嫡孙,生在元帝时代,可谓正逢其主,因为刘奭是一位好儒的皇帝。这时期的孔氏家族,是一段健康发展的时期,这一时期在孔族发展史上,留下了诸多耀眼炫目的闪光点。

 

  赐食邑八百户祀孔子,这是孔子子孙封户食邑的开始。食邑,是中国古代诸侯封赐所属卿、大夫作为世禄的田邑,包括土地上的劳动者在内。盛行于周。分封是以宗法制度为根据,大小按封爵等级而定。卿、大夫在采邑内享有统治权利并对诸侯承担义务。《汉书·刑法志》曰:“一同百里,提封万井,除山川、沈斥、城池、邑居、园圃、术路三千六百井,定出赋六千四百井,戎马四百匹,兵车百乘,此卿、大夫采地之大者也,是谓百乘之家。”

 

  食邑原为世袭。卿、大夫世代以采邑为食禄。战国时的采邑主相互兼并,世袭制度废弛。秦汉行郡县制,承受封爵者在其封邑内渐无统治权利,食禄已改为征敛封邑内民产赋税拨充,其多少按民户计算。孔霸所食邑的八百户,就属于这种情况。

 

  自从汉元帝刘奭赐孔霸八百户,以所采邑祀孔子后,孔子的后人们,爵为列侯,又晋上公,其封户或加至一千户、二千户,或减至五百户、二百户、一百户,并以子孙之岁入充宗庙之祭祀。至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始诏以邹鲁百户,为隆道公采邑,后逢唐季时局动荡,廪给不时。宣宗大中元年(847年),从宰相白敏中奏请:“给文宣公岁绢百匹,以充享祀,而采邑复废。”(《阙里文献考·户田》)

 

  然而,时局的变化,总是令人无法预料。正是在唐代,孔氏享有的食邑制度,被废止了。对此《阙里文献考·户田》解释说:“土田之制,自汉元帝初元元年诏关内侯霸,以食邑八百户祀孔子始,嗣后爵为列侯,又晋上公,其封户或加至一千户、二千户,或减至五百户、二百户、一百户,并以子孙之岁入充宗庙之祭祀。至唐中宗神龙元年,始诏以邹鲁百户为隆道公采邑,寻以唐季丧乱,廪给不时,宣宗大中元年,从宰相白敏中奏,给文宣公岁绢百匹,以充享祀,而采邑复废。”《宋书·儒林》也予以证实:“自策自昭俭,三世岁给封绢,以供享祀。”自汉元帝初元元年(前48年),到唐宣宗大中元年(847年),行使了895年的食邑制度,就这样废止了。

 

  宋代,对阙里孔氏而言,值得铭记的事实在太多了,别的且不说,仅就赐田一项,就有五次,达330顷之多。这时候的孔氏,才开始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田产。据《曲阜县志·通编》卷二十四记:

 

  大中祥符元年丙辰,帝幸兖州,以州为大都督府。十一月戊午,幸阙里,谒孔子庙,加谥元圣文宣王,拜其墓。赐祭田百顷及孔氏钱帛。

 

  乾兴元年春二月,知兖州孙奭修葺庙学,以杨光辅为讲书奉礼郎,召孔道辅为左正言,始给学田。判国子监孙奭上言,知兖州日,建立学舍以延请诸生至数百人,臣虽以俸赡之,然常不给也,乞给田十顷为学粮,从之诸州。给学田始此。

 

  宝元三年春,文宣公立尼山庙学学舍,置祭田。周显德中,兖守赵某,以尼山为孔子发祥之地,始创庙祀,至是始即庙为学。

 

  元祐元年,改建三氏学于庙之东南隅,初置庙学教授一员。令于举到文官内差,或委本路监司举有义行者为之,令教本家子弟,其乡邻愿入学者,听寻,添入颜、孟二氏子孙。又拨近尼山田二十顷,充庙学生员供膳,赐经史书各一部。

 

  元祐元年,增赐孔子祭田一百大顷。

 

  元祐八年春三月,新赐孔氏祭田一百大顷。敕将旧赐田一百顷均给族人。新赐田一百顷,以二十顷赡庙学生员;二十顷充岁时祭祀;十顷置殿庭簾幕;五十顷岁收出租修葺祠宇。是年又赐田一百大顷,令以供祭之余,均诸族属,以乡例自招佃种,而罢制禄之法。有佃户自此始。

 

  以上就是北宋时赐田的大概情况,自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以祀孔子的名义,始专赐祭田百顷,于是,采邑食户一变而为赐田领有。哲宗元祐元年(1086年),增赐田一百大顷,八年三月,敕将旧赐田一百顷均给族人,新赐田一百顷,以二十顷赡庙学生员,二十顷充岁时祭祀,十顷置殿庭帘幕,五十顷岁收出粜,修葺祠宇。同年,又添赐田一百顷,使其家依乡原例,自招人耕种,更不用职田制犦之法。有一点是需要说明的:孔氏在宋代所获得的这些土地,是赐租而并不赐赋,孔氏收取地租以供祭祀用度之外,必须与民田一体向国家输纳赋税。

 

  金朝,是以北方女真族,取代辽国后建立起来的政权。女真贵族统治北方后,充分认识到尊孔崇儒的重要性,于是,吸收了汉族以儒学为主的思想文化,推行汉法,承继和发展了儒家思想。在优礼孔子后裔方面,金朝统治者,也是频出新规。比如在田产问题上,宋是赐租不赐赋,孔氏在收取地租以供祭祀用度之外,必须与民田一体向国家输纳赋税。金太宗为了表示更崇儒重道,于天会八年(1130年),诏免前朝赐田税课,对孔子的后裔显得更加优礼了,从此开了赐田免赋之例。《曲阜县志·通编》卷二十六记:

 

  金太宗天会八年,免衍圣公赐田税课。从主簿孔若鑑之请也。

 

  天德二年冬十二月,定衍圣公俸格加于常品,晋承直郎。

 

  章宗明昌元年,拨补祭田。以兵革后,旧赐田二百大顷内失地四十八顷十六亩,户部札于徐州丰县地六所拨补,曰区村,曰张村,曰新村,官亩一百二十三顷有奇。

 

  章宗明昌五年,增孔子庙祭田六十五顷,屋四百间。

 

  泰和元年秋七月,诏拨给地助释奠费。林庙东南泮宫地,六十四亩有奇。

 

  通过以上记载可知,有金一朝,不但诏免了孔氏的赋税,而且还又有新拨赐的田地。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因宋、金南北战争,佃户离乱逃亡,田地荒芜,旧赐二百大顷土地,失额四十八顷余,报部核查,户部札付徐州,于丰县之区村、张村、新村、潘村、李村、慕义六处贴补足数。明昌五年(1194年),续给地六十余顷,房屋四百间。泰和元年(1201年),又拨给地六十四亩余,以助释奠之费。

 

  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是一个出身平民的皇帝,他为了笼络士大夫以巩固其新王朝,而着意进行尊孔和优礼圣裔。明太祖洪武元年(1368年),单是祭田,衍圣公一次性就获赐二千大顷,分为五屯四厂十八官庄,拨佃户承种,供庙祭及属官廪给,余为衍圣公禄俸。五屯是:郓城屯、巨野屯、平阳屯、东阿屯和独山屯;四厂除东阿屯无附设外,其他四屯各附一厂。十八官庄,在曲阜者十二:即张阳、南池、春亭、红庙、安基、颜孟、齐王庄、齐王坡、马草坡、下地屯、胡二窑、城西大庄;在泗水者四:即西岩庄、安宁庄、魏庄和戈山厂;在邹县者二:即鲁源庄和黄家庄。

 

  成祖朱棣永乐五年(1407年)春二月,又赐衍圣公滋阳县田七十三大顷。据《阙里志》解释,此为拨赐的赡庙田,共有四段,“袁家庄一段,计地五十大顷,坐落兖州西,即今滋阳县;杏林庄一段,计地二十大顷,坐落任城县东北,即今济宁州;颜村店一段,计地二大顷;故县村一段,计地一大顷,俱坐落滋阳县西,俱四至碑记。”这七十余顷土地,以其地段毗连复置一屯,因洸河环绕,名曰“洸河屯”。

 

  到了明末万历年间,在曲阜和泗水还有几起官置的“四氏学田”,计地十一顷八十八亩,具体的坐落位置是: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巡盐御史吴达可置曲阜县蔡庄地三顷,泗水县城西临泗地四顷五十四亩。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巡盐御史毕懋康增置曲阜春亭庄地三顷二十六亩。万历四十年(1612年),兖州府知府陈良材增置曲阜贺庄地五十八亩。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兖州府知府张铨增置曲阜大庙庄地五十亩。

 

  明代的赐田,可以说是空前的,其坐落位置,也不仅仅限于曲阜及周边,而是分布在山东、江苏、河南、河北、安徽五省三十七个州县内。这些田地有的阡陌连亘,跨州越县;有的却是零星片段。

 

  大面积的土地占有,以及众多在这片土地上耕种劳作的佃民,可想而知,孔府必须设立一套缜密有效的管理系统和组织系统,进行管理,才能使其正常运转。其管理机构包括:百户、管勾、典籍、司乐、知印、掌书六厅,等等。另外,频繁的祭祀活动和大面积土地的耕种,以及为了朝贡、迎接皇帝“巡幸”、供府所需等,孔府设置了许多供役的户人。专供徭役的户人,称当差户;供纳特定产品的户人,称贡纳户。孔府有大面积的祭田,也有常年在这大片土地上劳作耕种的佃户。朝廷在赐予孔府祀田的同时也赐佃户,赐予的佃户,叫“钦拨佃户”或“实在户”,还有一类佃户是农民租种祀田的,叫“寄生佃户”或“寄庄户”。孔府佃户耕种的是免赋和优免差徭的祭田,因此在向孔府交租以外,得以“身免丁、地免粮”。明正统四年(1439年)八月,正式确定为五百户二千丁。钦拨佃户之外的寄庄佃户,也得以优免差徭。《阙里文献考·户田》卷二十六曰:

 

  明太祖洪武元年,赐祭田二千大顷,分为五屯四厂十八官庄,拨佃户承种,供庙祭及属官廪给,余者为衍圣公禄俸。七年,以岁久田荒诏添拨佃户承种。成祖永乐五年二月,又赐赡庙田七十三大顷。英宗正统四年秋八月,户部奏准存佃户五百户,凑人二千丁,专以办纳籽粒,以供祭祀。

 

  佃户承种的是祭田,在向孔府交租外,还享有“一应杂泛差役”均予以免除的待遇。和一般佃农比较,他们的负担相对要轻。孔府利用历史上沿袭下来的特权,给予佃户若干经济上的好处,这无疑是对佃户的发展,起到了某种程度上的保护作用,也是对孔府整体经济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同时,在维护佃户对孔府的隶属关系上更是有利。《孔府档案》OO七九中明确记者:

 

  佃户,凡孔庙郓城、钜野、平阳、东阿、独山五屯佃户,系洪武二年钦拨民间无过俊秀五百户,凑人二千丁。见丁百亩,佃种五屯祭田,办纳籽粒,以供本庙祭祀等项支用。其民间一应杂泛差役,俱行蠲免。

 

  为了证明孔府佃户身份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孔府给佃户都发放了户帖,类似于现在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地方官主要是依此帖来验证其身份,而给予优免差徭的。康熙十三年(1674年)五月,邹县佃户头张应时,因没有收到孔府的户帖,而向孔府讨要:“邹县户人户头张应时等启为讨户帖事。蒙示给发户帖,优免差徭,遵将本户丁名逐一开报,恳乞老爷恩准颁发,感恩上启。”(《孔府档案》五O四七)孔府为了杜绝假冒等弊端事情的发生,还经常更换佃户的户帖。清康熙时,在一次换帖时,崇圣社佃户王进虎,为了换帖,向孔府启请:“崇圣社户王进虎等启讨领户帖事。蒙示更换户帖,遵将本户丁名逐列,伏乞老爷恩准颁给印,备照上启。”(同上)

 

  孔府开始获得大量祭田的时间是北宋。现存档案中,没有关于宋代佃户情况的资料,就当时全国的情形来看,佃田农民对田主的隶属关系是很深的。在这种条件下发展起来的孔氏贵族,佃农的地位应当是低下的从属关系。明朝初年,佃户的人身依附关系,仍然相当突出。如《明实录》记:“佃见田主,不论齿序,并如少事长之礼。”说白了,佃户与田主之间,就是一种主仆间的关系。

 

 

  朝廷对对孔子后裔的优渥,不但体现在田产上,而且还体现在教育上。孔氏家学有一个不断发展递进的过程。从家学、到庙学、再到三氏学,直到明神宗万历十五年(1587年),由于曾氏的添入,又有了“四氏学”之名。从此“四氏学”之名固定了下来,一直到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相沿未变。自从四氏学设立后,朝廷和官府大大加强了对四氏学的扶持力度。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