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姓氏势力地图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郑子宁 邓阳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8-12
摘要:

中国人的姓往往蕴藏着丰富的信息。有时,能从中猜出他的籍贯。比如“林”,见到一个姓“林”的中国人,很多人都会猜测他是福建人;“黄”,很可能是广东/广西人。

这样的猜测有着统计数据支撑——中国林姓人口中57%分布于福建、广东、台湾三省。这三省中又以福建的林姓占比最高。

▍林姓的分布图

福建有句俗话:陈林半天下,黄郑排满街。排满街,可见有多么常见。福建省会福州,“林”贵为福州第一大姓,户籍人口中共有970138人姓林,占总人口的16.08%。而陈姓也不甘落后,以15.78%排行老二。两姓相加即已占到福州近三分之一人口。如果加上黄郑以及第五大姓王,可占总人口46.06%。

中国的不同地区,占优势的姓氏不同。总体而言,以中原地区较为多样,相对统一。各边缘省区,则各有优势明显的特色大姓。

回到福建的例子。“陈林黄郑”,只有陈、黄属全国性的大姓。但陈姓全国排名也不过第5位,约占总人口5%不到,黄姓位列全国第8,林姓则不过是第16大姓,郑姓更是排位在20名以后。

中国姓氏地图

和福建一样,不少地区的优势大姓,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占优。尤其是南方地区。

▍AndrewStokols发布在《大西洋月刊》上的中国姓氏图与中国姓氏地图

而全国范围内最主要的姓氏,也存在地区分布的不平衡。以王、黄为例。众所周知,王姓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姓,有统计认为乃全国第一姓氏。

北方范围内,王姓毫无争议占优,它是华北和东北16个省区的第一大姓。东北的吉林(11.0%)和辽宁(10.7%),王姓更是能占到十分之一以上的人口。王姓在北方的巨大优势,保证了它在全国统计中的地位。

到了南方,王姓的势力明显衰落。与之相比,在华北和东北则明显落后的黄性,开始占优。

黄姓贵为广西第一大姓,占人口7.62%。在广东也有6.94%,是广东第二大姓。在这些地方,黄姓的势力远远超过王姓。

广东人口基数庞大,广东黄姓人口占全国黄姓的21.65%。粤桂闽湘川赣六省区的黄姓占全国黄姓总人口的60.75%。这些南方省份共同发力,将黄姓挤入全国十大姓。

为什么姓氏的分布有如此明显的区域差别?这些当地大姓是如何在各地崭露头角,攻城掠池的?

当然,这和姓氏的起源地区不同相关。每个姓氏都有祖先的传说,至今,姓氏总数尚无精确统计,其数量有说是4000多的,也有说是5730的,甚至有认为超过10000个的。一个个考证其起源发展的传说、历史难以操作,也并不能解释总体的现象。

中国姓氏总量的绝大多数为罕见姓氏。大姓数量非常有限且高度集中(详见大象公会往期文章《李王张刘陈姓为什么那么多》),它们能获得优势地位,和迁徙过程、社会地位等等因素有关。

奠基者效应的影响

除了入赘、改姓等特殊情况外,中国姓总体而言由父系传承,因此,姓氏的传递也遵循基因传递的一些规律。

《李王张刘陈姓为什么那么多》一文中曾提及,由于概率关系,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一个地区的姓氏在代际传递时会逐渐减少——在妇女生育两个孩子的情况下,最终会有大约五分之一的姓氏逃过绝嗣的命运而保留下来。因为其他姓氏的衰亡,剩下的姓氏就自然成为当地大姓。

因此,传统中国社会跨地区人员流动较小,不同地区最终发展壮大的姓氏略有不同,形成了初步的姓氏势力地图。

然而,现实毕竟不能简化为纯粹的概率事件,不少其他因素也左右了一个地区姓氏竞争的状况。

如“奠基者效应”。这是基因传递的一条重要规律,即当一个种群中的部分个体由于种种原因和原来的种群隔离,形成新种群时,其内部的基因多样性往往会降低。

举例来说,假如原始种群内有五个不相关个体,甲乙丙丁戊,其中的两位:丙、丁,离开原有种群,到新的地方发展新种群,则这个新种群中就只有丙丁的基因了,而缺乏另外三个个体的,其多样性自然会降低。反映到姓氏上,就往往会出现少数几种姓氏独大的现象。

最经典的奠基者效应莫过于法国殖民魁北克。在1608-1760年长达150多年的殖民史中,只有8500名左右法国殖民者迁居魁北克并结婚生育。1760年,英国占领魁北克,法国移民几乎停止。但是由于魁北克居民的高生育率,魁北克的法裔人口迅速膨胀,现今魁北克八百万居民六百万母语是法语,其中绝大多数是法裔。

魁北克的奠基者效应尤其明显,其姓氏分布和法国大相径庭,且相当集中。其第一大姓Tremblay在法国本是排行1000名以后的小姓,在魁北克能占1%以上人口,第二大姓Gagnon和第三大姓Roy分别也占人口0.79%和0.75%。相比而言,法国本土最大的姓Martin占总人口比例连0.5%都不到,第二大姓Bernard和第三大姓Dubois则连人口0.2%都没有。

▍各个时期魁北克排名前15的姓氏

中国没有像魁北克这样和本土隔离了数百年的殖民地,但福建林姓的发展壮大,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奠基者效应。

福建的林氏自称源自中原。一般认为源出春秋时期周平王姬宜臼的小儿子姬开。西晋末年,中原汉人大举南下,是为“衣冠南渡”。林姓跟随众多中原移民进入福建,当时入闽的主要姓氏有林、陈、黄、郑、詹、丘、何、胡,史称“八姓入闽”。

八姓入闽的真实时间段尚存疑问,但无论如何,衣冠南渡后,它产生了奠基者效应,八姓中前四姓林、陈、黄、郑,在福建这块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取得优势,导致福州地区的姓氏惊人地集中。

不过,奠基者效应不能套用于中国其他地区。如黑龙江省十大姓,王、张、李、刘、赵、孙、杨、陈、于、徐,与其主要移民山东省十大姓王、张、李、刘、孙、赵、杨、陈、徐、马相比,基本重合,排序也几乎一致。

为什么会这样?

一方面,山东向黑龙江的移民时间短,分化还不明显,另一方面,“闯关东”的人数巨大——仅在1927-1929年,官方统计山东流入东北的移民就分别有716621、603870、567809——如此巨量的移民,奠基者效应比起福建自是弱得多了。只是山东的部分地方性罕见姓氏,如上“彡”下“且”、昃等可能在黑龙江变得少见,或消失。

江浙地区则是另外一种情况。和福建一样,江浙自古就是接收北方移民的重要地区。不同的是,江浙距离中原距离更近,更加容易通达,经济也更为发达。因此来自各地移民持续不断进入,移民时间、地域跨度更大,这导致江浙——尤其是江浙北部——奠基者效应远远没有福建明显。

杭州排行前五的大姓分别是王、陈、张、徐、李,基本都是全国大姓。杭州的姓氏集中度也相当低,第一大姓王姓不过占人口4.8%、陈姓4.5%、张姓3.2%、徐姓2.9%、李姓2.6%。五大姓相加还不到五分之一,与福州五个大姓占去一半截然不同。

地方家族的势力

姓氏依附于家族存在,占据巨大优势的姓,往往有尤其有利的因素使得该姓家族人丁兴旺。

曲阜的孔氏就是一例。孔氏在全国乃至全山东,都不算大姓。但在曲阜,孔子直系后代衍圣公家族备受优待,有着更多的财力精力投身于繁殖后代。天长日久,曲阜的孔氏相对当地其他姓氏形成了巨大的竞争优势,导致孔姓成为曲阜的第一大姓。

更有趣的是“改姓”。中国的老话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但是在强大的现实利益下,改姓为当地豪族也并不罕见。

仍以曲阜孔氏为例,进入曲阜孔府的仆役无论原本姓,一般都跟着改姓孔。现存曲阜孔氏的族谱中,最晚共祖是中古时代的,但根据《曲阜地区孔姓人群17个Y-STR基因遗传多样性分析》研究,曲阜孔氏Y染单倍群C3(46.06%)和Q1a1(27.01%)均高频——这意味着曲阜现今的孔氏中,相当部分为攀附孔子从而获得朝廷优待的后裔。

▍孔姓Y染色体单倍群频率

外家改姓,是中国的常见现象。不少全国大姓都通过这种方式吸纳了新的成员,壮大势力。尤其是其他民族汉化,起汉名时,最近的例子是满族、蒙古族民众转用汉姓“张”“郭”等,壮大了这两姓在北方地区的势力。

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唐朝安史之乱后大批来自康国(今撒马尔罕)的粟特人谎称自己是江南会稽山阴著姓康氏,导致了会稽康氏大部分反而在北方的滑稽局面;贵为李唐国姓的“李”姓,则吸纳了大量千奇百怪的成员,从安国(今布哈拉)的粟特人,到于阗的胡人,再到漠北的突厥人、以及西夏党项人和西南诸多民族,都在唐朝及其后大批采用李姓,乃至冒称是李唐皇室的亲戚。

然而,影响最深远的恐怕还是北方穆斯林普遍使用马姓。伊斯兰文化本不用姓,迁居中国的回回往往以名取音近的姓。穆斯林最常见的名字穆罕默德(Mohammad)中ma,最容易让人联想到汉族已有的马姓,因此特别受回族欢迎。在大批用了马姓的回族的支撑下,马姓在北方的势力不可小觑,其在青海、甘肃以及宁夏分别占人口2.62%、2.57%和2.09%。而在京津冀疆陕晋豫蒙鲁占全省人口的比例也都超过1.5%。回族在马姓中占比之高以致北方姓马人士往往会被当成回民。

▍马姓在中国的分布

到了今天,人口流动的速度、规模都远远超过之前,地方家族的影响力逐步降低,那些导致姓氏地方割据的因素都在减弱。

在可预见的将来,地方著姓的优势会越来越低,而全国姓的大姓,如李王张刘陈则有望继续扩大优势。说不定,这五个姓中会有一个在中国取得超然地位,正如越南占全国四成人口的阮姓那样。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