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关鹁鸽楼:掩在深巷里的南阳世家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路建锋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1-28
摘要:

  阅尽了两孟建筑的雍容古朴,我独想说说沿街即能相望的鹁鸽楼。

  在今日的邹城市南关社区,一条叫因利河南二巷的巷子东首,便是鹁鸽楼的旧址了。自韩姓后人几十年前移居新居,鹁鸽楼在风吹雨淋中岌岌挺立,一晃又是三十多年过去了。三十年峥嵘岁月,一切已是物事沧桑 、面貌全非。幸好,三间正堂倒是还在,当年鹁鸽栖居的鹁鸽罐还悬在屋门前的沿壁间,只是由于时光久隔,当年的繁华已经不在,处处显出颓废的景况。正值暮秋,稀疏的阳光透过一重重屋檐,艰难地投射到院子里,更增添了几许萧索的景象。而谁又能想到,三百多年前,就在这一片区域,曾有过一家身世显赫、名扬大半个山东省的名望贵族,这便是流传至今的“董半城,徐到边,韩家占了整南关”的韩家。又被尊为“南阳世家”。

  说起韩家,当然要说起韩苞九。在中国清代极为鼎盛的乾隆时期,就是他一手创建起了流芳数世的鹁鸽楼。话至此,有人可能不禁要问,这韩苞九是何许人也,他又凭什么能建起鹁鸽楼,又是什么能让他名扬大半个山东省呢?既然提出了这一系列的疑问,我觉得,作为韩家后人的韩西平同志,是揭开这些谜底最为合适的人。韩西平是南关社区的一名工作人员,是现今鹁鸽楼的继承人,《韩氏宗谱》的持有者,上文提到的韩苞九,就是他的祖爷爷。据韩西平讲,祖爷爷韩苞九号翔羽公,又名韩士威,是当时的武秀才。韩家这一支大约是明末清初时迁移到邹城的,韩苞九的父亲叫韩宏义,又名宜万公,是当时的太学士。韩宏义弟兄四个,他排行老三,其他兄弟依次为宏训公、宏猷公、宏道公。其中,宏道公是举世公认的武学的始祖,当然,这要另辟文以概之。韩家自宏义公起,家族开始起步、发家,以后几辈,皆有功名。苞九公的父亲宏义公在世时,全南关曾流传这样一个说法,只要是锣声一响,大大小小韩家的子弟去鹁鸽楼吃饭的,有三百余众。由此可见当时鹁鸽楼的规模和韩家的家底子该有多么厚!

  现在回过头来,我还想再说说韩苞九。作为一名考中府、县学的武童生,韩苞九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清代的武秀才,也就进入了有功名人的序列中。在当时,这是极为关键的一步。我们不知道韩苞九参没参加过在省城举办的乡试(《韩氏家谱》里也未作说明,是记载家谱的后辈避讳,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已无从知晓了),因为按照清代的科考制度,只要考中武举人,即可接受朝廷任命。韩苞九就此停留在了武秀才的功名上,没有再往前迈上一大步。但这并不妨碍韩苞九成为一位大儒的障碍,因为我们知道,韩苞九在乾隆三十二年左右和孟府的一位小姐成亲(关于成亲的时间,一说是在乾隆二十六年,而依据《韩氏宗谱》的记载,苞九公生于乾隆十一年,苞九公的长子方左公,出生于乾隆三十三年,按照这些记载推断,韩苞九成亲的时间为乾隆三十二年左右是最合乎情理的)。此后,韩孟两家姻缘不断,孟家的女婿这一层关系,使韩苞九倾于儒学的观念更深了几分,韩孟两家的关系由此走得更近了几层。再一个,我们也不能否定韩苞九的商业禀赋,因为在韩西平同志的手里,就有这么两枚珍贵的印章。一曰“瑞祥店记”,另一枚则刻有“裕兴号”的标记。从这两枚雕刻精美、包浆自然浑熟的印章上,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当时韩家的家大业大。一位奇人一旦拥有了这两种内外兼修的本事,再加上乐善好施,他的名声远扬省内外,也就不足为奇了。私下里交流时,韩西平同志的一些记忆片段似乎也正印证了以上的一些推测。据韩西平同志回忆,小时候常听老奶奶说,苞九公当时名气很大,远的如济南府、蓬莱、莱阳、聊城等,近的济宁、曲阜、兖州等地方的人,没有不知道韩苞九的,来鹁鸽楼拜见的乡绅名士则络绎不绝,许多人多有题词相赠,多是褒扬苞九公的。老奶奶还说,相传当时韩家的土地有两千余亩,牲口农具不计其数,大部分土地远到南屯大部分区域。苞九公老人家每去孟府,孟家总会打开正门,以宾客之礼待之。

  当年鹁鸽楼选址兴建,大约也颇费了心思。鹁鸽楼北面紧挨着的,便是如玉带相绕的因利河,东望,则是子思祠和孟母祠。关于这一地域的景致,明万历年间子思书院、孟母祠修复后,曾任汝阳令,后迁庐州知府、山西按察副使的我们的邹城老乡潘榛,曾有这样的记载,“余出廓门东顾,则见其道,有柳荫斯干,与子思、孟母两祠俨然列而为三。登堂,则爽垲轩豁、巨丽可观。退以慎独名室、顿觉心旷神怡,而尘虑顿洗。登曝书台上,则山势东来,排闼送青,极目远眺,隐隐隆隆、峄峰出焉。下临因利河,环抱如带、风水成文、清澈可人。南则烟火相接、千家井市、松柏郁苍,孟子之祠巍然在望。背则重城百雉、如列屏然。俄而万色入冥,弦歌杂诵读之声,时断时续、不绝于耳……”。“南则烟火相接,千家井市”,说的就是日后鹁鸽楼的位置。明清以来,历朝都非常重视对文物古迹的修缮,及至苞九公时代,鹁鸽楼周围的境况大约便是如此吧?鹁鸽楼在韩苞九的一手操持下,在因利河南岸一下子拔地而起。据韩西平描述,大约是正堂三间,配有东西厢房,在正堂的后面,则是一座绣花楼,据说是韩家的大小姐居住的,是不是大小姐专门居住的,由于年月久远,已无从考证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年的鹁鸽楼规模肯定大而气派,再加上鳞次栉比相连的数间沿街商铺,韩家的财富和地位可谓达到极盛。写至此,我还想增添上这样一段与鹁鸽楼相关的小插曲,据说韩家建起的楼是不养鹁鸽的,只是鹁鸽楼特殊的地理位置,加之前有大沙河后有因利渠水,就引来成群结队的鹁鸽来鹁鸽楼栖息,这才让鹁鸽楼声名在外,岂不正应了那句“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诗句?而可以肯定的是,青砖小瓦、花格窗棂的鹁鸽楼已然屹立在因利河的南面,寒来暑往,岁岁年年,当悦耳的蛙鸣声透过屋檐的瓦楞传进鹁鸽楼时,可以想象院内青竹正随风摇晃,更有兰花、菊花、梅花相互映衬,无不显出楼主人的闲情雅致。而三三两两的孩童,嬉戏于院内的假山鱼池处,他们银铃般的笑声,定让这古朴的大院内生气勃勃。夜晚,如有一轮明月当空,不知道斜躺在藤椅上的院主人又会想起什么。他的脸上会浮起一片笑意吗?他会在靠椅的小憩中,梦见趵突泉的晶莹泉水吗?门口的那对气宇轩昂、威风八面的石狮子,那夜里,又会走进谁的梦境?

邹城南关鹁鸽楼

 

  韩家在鹁鸽楼繁衍生息,子嗣兴旺,富贵有余。当然,其间肯定跌宕起伏,但最终总是波澜不惊。你想那如白驹过隙的岁月,谁又能抵挡岁枯岁荣,生老病死;“富不过三代”的警言,肯定时时刻刻警醒着韩家这艘大船的掌舵者。给鹁鸽楼加上浓重一笔的应该是韩协垒,韩氏家谱中说,韩协垒号爱山公,又字韩星垣,峄峰先生,是韩苞九的孙子。大清同治元年岁次,就是这位爱山公,主持修订了韩氏家谱。在韩西平同志的家里,我有幸看到了一张弥足珍贵的考牒,这张道光十九年的考牒上,详细记载了韩协垒赴省参加乡试时所登记的个人及家庭的基本情况。作为苞九公的孙子,韩协垒最为光宗耀祖的一面,当是和曲阜孔家姻亲。现今,鹁鸽楼供奉的牌位上,还隐隐述说着这段珍贵的历史由来。鹁鸽楼自韩苞九建立始,历代享受着惊人的财富和显赫的地位,据说,直至光绪年后期,每年向济宁府缴纳的税银,仍有四五万两,家大业大,并能传承久远,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历史的发展总有着惊人的相似,任何显赫贵族都不会脱离社会发展的荣衰。韩家也不会例外。清代后期,韩家家境已渐向没落,加之民国时期社会腐败、匪患横行,民不聊生,这一些加速了鹁鸽楼的衰落。解放前,鹁鸽楼除剩下三间正房,其余的均不复存在。韩家后人也流离失所,除了留在南关的,一部分迁移到了北京、上海、东北、乌鲁木齐等大城市,还有一部分人漂洋过海,远涉美国、加拿大等海外国家地区。至于流散在邹城各个乡镇的,则更多了,石墙,石庄,程沟等镇村,都有韩家后人的身影。解放后直至近年来,韩家后人特别是居住在老南关这一片的,休养生息,默默耕耘,大都过上了闲适、坦然的市民生活。某一天的某个时候,当你和一位上了年纪的韩家后人搭讪,没准他会给你讲讲老韩家发迹时的那些陈年往事。而在我的心目中,最记忆犹新的,还是韩西平同志领我在那三间正堂里所看到、听到的一切,也就是在那里,我知道了韩家最为神圣的祭祖仪式,级别极高的点祖的牌位,被祭拜的孔、颜、曾三圣图,甚至一根悬挂在正堂的竹竿,也是上百年前悬挂先人字画的工具。

  所有的这些,让人惊叹之余,无不为当年韩家谨严的治家之风所折服,无不为其最终败落而唏嘘。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韩家后人春节时家里贴的对联,上联是“祖起南阳灵秀地”、下联为“家居东鲁圣贤邦”,门芯是“昌黎先世泽、邹鲁旧家风”,横批“南阳世家”,意明韩家的老祖是由河南南阳迁居而来,韩昌黎韩愈为其先祖。韩愈,字退之,邓州南阳(今河南南阳人),是唐代著名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曾任刑部侍郎、吏部侍郎等职,为儒家道统的坚定拥护者和继承者。韩愈的一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古文运动,在其任上,多次兴水利,减赋税,体恤民情,忠于职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栋梁人才。不知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冥冥中的安排,韩家后人择居南关并在这一片区域繁衍生息,无形中把尊崇孟子学说的韩家与孟家的距离拉得如此之近。而南阳世家的韩家和亚圣后裔的孟家的姻亲关系,在以帝王为尊的清代社会,看起来应当是天作之合,当然也不会少了门当户对。不管你相不相信。

  而鹁鸽楼在经历一次一次的悲喜哀乐中,一如既往地挺直了胸膛。尽管容颜尽改,但是它还会听到因利河水一年四季的汩汩流动声;从孟府那边飞过来的鹁鸽,这会儿,肯定在屋檐下的某个角落梳理着羽毛;谁家孩童的朗朗读书声,正划破几条街巷的宁静隐约传来。这到底让人感叹起人生的繁复和无常。一座历经数百年风雨的鹁鸽楼,此刻,承载的又何止只是人世的沧桑呢。

  韶华易逝,百舸争流。我们欣喜地看到,2014年6月,作为清代极具代表的遗留建筑,鹁鸽楼被邹城市政府命名为“邹城市优秀历史建筑”。

  我们同样相信,鹁鸽楼里的“南阳世家”,也将被众多人关注。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