泗水河畔衍生出最早的“水文化”鸿论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冯彬 人气: 发布时间:2009-10-21
摘要:

  发源于泰沂山区的泗水河流域,孕育了上古中国最早的东夷文化和鲁文化等。尤其是百家争鸣的先秦时期中,智慧的先人对水便有更多生命的感悟.并情有独钟。这个“情有独钟”,不仅认为水是生命的源泉,而且赋予水以美学、道德、悦心等等内涵。

  俗话所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饮水思源”、“滴水之恩,涌泉以报”、“美不美,乡中水”“从善如流”等谚语千古流传,全国三十个省区市有半数以上以水命名,全国地、县、乡、镇以水命名者更多,这就是明证。当然,这种水文化观念还不是很自觉,同时也还是与山文化观念并列或结为一体的。孔子说“近山则诚,近水则灵”,老子说“天人合一”,就是其佐证和道理。

  孔子应该是系统地创造“水文化”的第一人。

智者乐水 

  孔子是如何从审美学高度出发创造水文化的呢?

  在孔子看来,美的根据不在于物,而在于人;在人的精神、人格;在于人格,又不在任何一种人格,而只在人的伦理人格。当这种伦理人格具有了一定的感性形式,就给人以一定的感性体验。伦理人格的感性体现,则是孔子心目中所审慎过的美,即“仁”。

  孔子确实很少直接论述什么是美。但是,他关于一些自然景物的欣赏,则可看作是他的美学观,或者说是他对水文化的发仞:

  这里,请看他对泗水河流域的水等自然景物的欣赏与感慨吧: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其实,这不只是欣赏自然景物的本身,而更是欣赏自然景物所体现某种属于人的精神与品质,亦即是人的人格品质。他还有两句很出名的话,已经不是谈自己对自然景物的欣赏,而是论述一般人对自然景物的欣赏了。即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智者之所以乐水,仁者之所以乐山,在于水与山分别和智者仁者的人格有关。后来,写“胜日寻芳泗水滨”的朱熹曾对这两句话作出了解释。他说:

  智者达于事理而周流无滞,有似于水,故乐水;仁者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有似于山,故乐山。

  这是完全合乎孔子原意的。

孔子观水 

  孔子之后,孟子更充分地讨论了“观水”的问题。他说: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观水有术,必观其澜。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

  徐子亦曰:仲尼亟称于水,曰水哉!水哉!何取于水也?孟子曰: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苟为无本,七八月之间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故声闻过情,君子耻之。

  这里本孔子“逝者如斯,不舍昼夜”之说继续作了发展。所谓“观水”,并不是观测水文、水质,而是要从水的形态中获得某种人生的心理体验,因而属于审美。所谓“观水有术”,就是讲究对水的审美方式。不过,孟子这里所说的,主要是指有源的活水。他强调了活水的清明,活水的奔流不息的毅力,以及日积月累、盈科而后进的踏实作风。而所有这些,都是人所应该具有的精神。这样的“观水”之“术”,就是把水的某些形态特征,同人的某些精神特征联系起来,从而获得一定的人格体验。后来,朱熹按照孟子提出的“观水”之“术”写了一首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其实,这就是观《孟子》上述言论有感而发的。虽是观水,实则观书;虽是咏水,实则咏德。这是朱熹此诗的妙处,亦是儒家审美的妙处。足见,孟子把儒家的审美方式说得更清楚了。也更强调了有源之水的重要性.

龙湾落霞 

泗水十景之龙湾落霞(济宁市泗水县)

  汉代刘向又作了淋漓尽致的阐发:

  子贡问曰:“君子见大水必观焉,何也?”

  孔子曰:“夫水者,君子比德焉。遍予而无私,似德。所及者生,似仁。其流卑下句倨,皆循其理,似义。浅者流行,深者不测,似智。其赴百仞之谷不疑,似勇。绵弱而微达,似察。受恶不让,似包蒙。不清以入,鲜洁以出,似善化。至量必平,似正。盈不求概,似度。其万折必东,似意。是以君子见大水观焉尔也。”

  “夫智者何以乐水也?”

  曰:“泉源溃溃,不释昼夜,其似力者。循理而行,不遗小间,其似持平者。动而之下,其似有礼者。赴千仞之壑而不疑,其似勇者。障防而清,其似知命者。不清以入,鲜洁而出,其似善化者。众人取乎,品类以正;万物得之则生,失之则死,其似有德者。淑淑渊渊,深不可测,其似圣者。通润天地之间,国家以成。是知之所以乐水也。‘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乐水之谓也。”

  这里几乎包括前人有关“喻水比德”的全部内容,可以视为儒家“比德”说的总结。

  水这类事物之所以能够成为审美对象,的确是因为它与人有关,能够唤起某种人生的体验,激发哲人的人格力量。这也就是说,美的根据的确在乎人而不在乎物。这就是说,孔子及其后人所创立的水文化,就是在这样的审美学高度上完善起来的。

  这就是说,远在恩格斯以前的以前,中国人就从审美学的高度,发掘了水的人格力量,即发掘了水的伦理、道德与悦心等品质。同时,由此创建了水的“比德”说与“悦心”说。这就是举世无双的水文化。

  在“比德”说中,已经蕴藏了对美的本质的看法。既然审美就是“比德”,那么美之所在,也就只能是“德”了。他们通过“仁”与“义”、“仁”与“乐”、“仁”与“礼”等关系的论证,更进一步地创立起“悦心”说来

  没有水,就没有生命,就没有生态。当然,人也就不能更好地生存与发展了。正因为如此,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智慧,源于对生存与发展环境的适应。生存与发展的智慧,本质上就是生态智慧。而生态智慧的理论化与系统化,便形成为生态哲学、生命哲学、生存哲学、发展哲学。反过来,这种哲学又给人类提供更好地生存与发展的智慧。

 

泗水滨公园(济宁市泗水县)

  参考资料:

  1.《论语》

  2.《孟子》

  3.万之 著:《弘扬与注入水文化于住宅小区建设》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