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仁政”思想的当代价值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孟庆荣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23
摘要:“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是孟子“仁政”思想的核心,“民贵君轻”摆正了民众、国家、君王三者的地位,成为民本主义思想的典型,在后世影响深远。

  中国没有宗教,但有一种力量却有着类似于宗教的魔力把从古至今的炎黄子孙聚集在一起,使他们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做人、做事准则,这就是儒家思想的力量。在两千多年间,孔孟之道早已经跨越了一家思想的门槛,成为中国的道德观、中国的哲学、中国的精神,成为中华民族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如果说孔子是这座大厦的开创者和奠基者,那么孟子就是这座大厦不折不扣的建设者和完善者。孟子关于“仁政”的阐发,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的古代谐和画面。

  在21世纪的今天,时移世易,孟子的“仁政”思想是否还有存在的理由?如果有,价值何在?

  “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孟子•公孙丑上》

  这是孟子“仁政”思想的主体,意为:用怜悯体恤人的心情,行怜悯体恤百姓的政治。

  孟子认为,这是一种最理想的政治,如果统治者实行仁政,可以得到人民的衷心拥护;反之,如果不顾人民死活,推行虐政,将会失去民心而变成独夫民贼,被人民推翻。在和梁惠王进行关于为政之道的对话时,孟子如此勾勒他理想中的“仁政”:“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今天,虽然“仁政”所根由的那个封建王朝早已经轰然倒塌,但孟子的“仁政”思想却依然值得我们细细审视、久久揣摩。它早已超越了为封建王朝服务的一己狭隘范围,而上升为一种包含安民治国之道的哲理。不可否认,无论古代还是今朝,“安民治国”永远是上至领导者下至黎民百姓最大的政治、最大的期盼。古今人民的愿望一致,安民治国之道也必然是一致的。在此,我们不能不由衷佩服亚圣先师孟子的智慧,因为这种智慧,他能洞察古今,因为洞察古今,他的思想历千年而不衰,放四海而皆准。

  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会随着时光推移而黯然失色,相反,它的价值只会愈发耀眼。且看当下,从“三个代表”到“八荣八耻”,从构建和谐社会到推进新型城镇化,哪一样不是遵循着孟子的“仁政”思想?从古代孟子到今天国家的领导者,目的只有一个:让人民生活地好些、再好些。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

  这是孟子“仁政”思想的核心,“民贵君轻”摆正了民众、国家、君王三者的地位,成为民本主义思想的典型,在后世影响深远。

  孟子“民贵君轻”的思想,关注的不是君王的威严,而是民众的意志;不是统治者的权益,而是民众的命运。它在政治上突出了统治者实行“仁政”的必要性,在道义上肯定了民众反抗、推翻暴君的正义性,这在当时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尽管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民贵君轻”的思想不可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贯彻,但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对统治者起了制约作用。

  “民贵君轻”思想是中国民主色彩的初次展现,也是中国走向文明历程的端倪。冯友兰说它在晚近的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的创建中,曾经发生过巨大的影响。今天虽然已经没有了君王,但我们的民众还要在民主的路上继续前行,今天的领导者们也应该聆听来自两千多年前的“民本”呼声。

  可喜者,我们国家领导人当今非常重视民生,重视人民的力量,实行了一系列为民、亲民、爱民的政策,在地方处于危难之时,国家领导人必是按孟子“民事不可缓也”的遗训,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体察民情、解民忧、去民愁、“救民于水火之中”。在孟子“仁政”思想的指引下,“国正天心顺,官清民自安”的清廉政府,和谐、科学、发展、创新的社会定是指日可待的。

  “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孟子•离娄上》

  这是孟子“仁政”思想的根基,意为:只有仁者才适合居于高位,不仁之人居于高位,就会贻患于百姓。

  孟子的“仁政”是建立在统治者“不忍人之心”的基础上的,只有这样的统治者才能做到“忧民之忧,乐民之乐”。孟子希望当权者“居仁由义”,心存仁爱、清正廉洁,不取非义之财。他推崇古代贤王“好善而忘势”,希望当权者多行善事,而不炫耀权势。

  两千多年前孟子关于当权者素养的论说,至今听来仍然振聋发聩。“内圣”才能“外王”, 只有圣人才可以成为真正的领导者。今天,我们虽然不强求我们的领导者成为圣人,但我们也当然希望我们的领导者能够以仁爱之心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希望我们的当权者做事遵循“义”之原则,公正、公开、透明,而不是徇私枉法、见利忘义;希望我们的当权者廉洁奉公、心存敬畏,在权势财富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

  在今天拜金主义盛行之时,社会之人言义者少、谈利者多,官员亦不例外。当再次重温孟子的“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时,它的针砭时弊的穿透力越千年而不减其锋芒。总有一些“不仁而在高位”之人,一旦陷入腐败泥潭之中,就失去了道德基准,其结果只能是害人害己,落马高官屡见不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主要的应有一种精神,一种信仰,一种文化主心骨。“以德行仁者王”,做一个“仁”之官员不光是为百姓,也是为自己。

  “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孟子•公孙丑上》

  这是孟子“仁政”思想的泛化,从统治者推及到普通人,从“性善论”的角度出发,论及人皆有恻隐、羞恶、辞让、是非四心,即仁、义、礼、智四德。

  孟子认为人生来就具备仁、义、礼、智四种品德,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内省去保持和扩充它,犹如种子自己长成树,蓓蕾自己长成花。如果能够扩充它们,足可以定天下,如果不能够扩充它们,那么连父母都不能够侍养。因此孟子非常重视内省的作用,人若不时时内省自身,将会丧失这些善的品质。

  德是做人之本,也是一个国家行“仁政”之基,“德者,事业之基,未见基不固而栋宇坚久者”。孔孟之道是一部道贯古今的伟大著作,是一部人生的必修课。它博大精深的内涵,涵盖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哲理和广泛深刻的内容,是治国之法典,是民生之基石。

  然而,今天由于缺少对人的思想品德的教育,缺少仁、义、礼、智、信的“德”之教育,就出现了见利忘义、唯利是图之风,富贵者淫乱之风。有了权,就忘乎所以,以权谋私;有了钱就为富不仁、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如此种种屡见不鲜。因此,孟子提倡人不分贵贱,都要保持一种高尚的道德情操,要做“仁人”、“君子”,不光自身时时内省,“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还要推而广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今天,当我们看到许多国家纷纷办起“孔子学院”,当我们看到国内纷纷建立孟子学院、孟子研究院,我们是无比欣慰的。移古代的孔孟之道于现代,移本国的孔孟之道于外国,宣传儒家思想,儒家学说,不无道理。应当说儒家学说,不仅适用于中国,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治国安邦的思想学说,更是启迪人们道德精神的伟大学说。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8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