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诗教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骆承烈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22
摘要:《史记孔子世家》记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肯定了孔子的诗教是其教育活动的一部分

孔子的诗教

  作为思想家,教育家的孔子,为了治世救国,推行自己的主张,曾运用过许多手段。重视诗,吟咏诗,评论诗,利用诗,是其进行政治活动的重要手段之一。

  古时天子经常派人到民间去采风,即搜集各种各样的诗歌。搜集来以后,组织一些人整理、筛选,并固定下来,谱上曲子。同时又把庙堂上的各种乐曲记载下来,练习演奏,配合行礼。孔子在分析诗的作用时指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1) “可以兴”是可以培养人们的联想力。通过诗,联想到一个国家内要干些什么事,不要干些什么事。“可以观”是提高人的观察力。观察到国内哪些事情对,哪些事情不对。“可以群”是通过诗锻炼人的合群性,群体性。做什么事对群体有利,什么事对群体不利。“可以怨”,是通过诗进行讽喻,用诗表现自己心中的愤懑,抒发自己的感慨,对社会上的一些不良现象发表意见。近的可用于家庭,远的可用于国家。这一段话很明显地说明了诗在社会上所起的各种作用。孔子毕生从事教育,他把诗当作教育的一项重要手段,诗教,便是针对上面的需要而言。

  孔子对弟子进行的教育本着这样的方针:“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2)就是要弟子们树立远大的目标,把德当作行为的根据,把仁当作处世行为的方法,最后落实到具体的本领上。这就是德智并提又重视德育的主张。而进行德育,教育弟子明道,树德,行仁,就是进行思想教育。思想教育的重要方式是讲道理,诗教正是讲道理最形象,最深刻,最有效的一种方式。在孔子向弟子们传授“六艺”(礼,乐,射,御,书,数)时,最重要的两项“礼”,“乐”一直离不开诗。“子以四教:文、行、忠、信。”(3)首提“文”,诗便是寓道理于形象的文学的一种重要表现方式。在其“德行”、“言语”、“文学”、“政事”为内容的“四科”(4)中,“德行”提倡用生动的方法讲清道理,培植盛德。“文学”是用文学的形式培养弟子们的高雅情操、思维方法、工作能力。“言语”是培养弟子们的处世本领、交际手段以及从政治国时的表达方式、语言技巧。“政事”是培养弟子们从事具体行政事务的本领。这些内容,都需要用诗进行生动、具体、直观、形象而又深刻、全面、蕴含丰富的教育。

  孔子一生重视人的作用,认为拯救乱世需要人,富国强兵也需要人,礼乐教化更需要人。他对人的要求一般分作三个层次:一是修己正身,尔后是处世待人,再就是从政治国。诗教在这些方面均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一、孔子诗教在修己正身中的作用

  孔子认为对人要求的基础是修己正身,即培养自己优良的道德品质。在这些方面,诗教至少能起到下面的一些作用:

  1.教育人忠君孝亲,尊宗敬祖。孔子尊崇周天子,礼敬各国国君,从来把忠君放到一切事情之上,在家中则是孝亲。对已故的先王及父辈尽孝的形式是经常对他们进行祭祀。祭祀离不开诗乐。自殷商以来,祭祀就已盛行。孔子很强调祭祀,他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5)当时祭祀要求很高,规定很繁琐。除摆放各种祭器、祭品,举行一些礼仪外,每次对先王或先公祭祀时都要唱一曲颂歌。祭祀商朝先王时唱《商颂》,祭祀周朝先王时唱《周颂》,祭祀鲁国先王时唱《鲁颂》。祭者一面唱歌,一面跳起舞蹈,造成一种肃穆、端庄的气氛,达到教育人们忠君孝亲、尊宗敬祖的目的。

  2.教育人克己复礼,善善恶恶。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7)通过吟咏诗歌,使人们净化思想,提到对周礼的认识。循正规,行正道,一切都按周礼办事。正如孔子回答颜渊问礼时说的“克己复礼”(8)一样:“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通过吟咏使弟子知道应该歌颂什么,应该反对什么。依照孔子“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9)的精神,培养是非清楚、爱憎分明之人,而不是那种随波逐流、阿谀奉承、“巧言令色”(10)之人,也不是那种浑浑噩噩,不讲是非曲直的“乡愿”之人。以一部《诗经》来说,尽管有的人同意说每一篇都冠以鲜明的政治观点,但其选录的目的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当时的政治。所有内容都是当时政治的表现。诗中自然离不开当时倡礼行法,劝行周礼的政治目的。

  3.教育人仁爱礼貌,谦恭谨慎。综观整个《诗经》,不但学术性强,赋、比、兴运用恰当,而且温文尔雅、端庄肃穆。许多诗中歌颂和平善良、谦恭谨慎。对于那种凭借权利犯上做乱的人,败纪乱伦的人,阴险狡诈的人,残酷盘剥百姓的人,以及不劳而获、尸位素餐的人,都进行了斥责、鞭挞和讽刺,歌颂人间纯真的爱情,诚挚的友情以及讲信修睦的人,勤奋劳动的人,尊纪守法的人。用诗的语言,诗的感染力树起老实勤恳、仁爱谦恭的典范,对于稳定社会,发展生产起到积极的作用。

  4.教育人修德行善,正直无邪。孔子认为一个人只有正直无邪,才能在社会上立身、处世、做人。那种不正直却在社会上耀武扬威的人,不过侥幸存留下来而已。诵诗三百,是为了“思无邪”。孔子提倡正派的诗乐,就是赞颂正直的人。他“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复家邦者。”(13)非正颜色的紫色占据了红(朱)的位置,靡靡之音的郑声把高贵的雅乐代替了,这正同那些花言巧语的人谗言误国一样的可恨。在这里体现出孔子提倡正直,对邪祟深恶痛绝的态度。即使《关雎》这样的爱情诗,也是用正当的方式描写男女之间的爱情之作。诗中既写出失恋者缠绵悱恻的心情与举动,也写出依礼行聘、依礼结亲的过程。既以情感人,又以礼服人。这就体现出诗净化人的心灵的作用。

  5.教育人咏诗言志,坚定志向。孔子采诗、教诗以及删诗、正诗,都是为了把诗纳入周礼的轨道。他一生的愿望正是为了效法周公,实现周礼,努力从周。他要通过咏诗体现自己的志向。《扬子·法言》记:“说志者,莫辨于诗。”《文心雕龙》明确说出“诗言志”。都是说诗在于表达一个人的志向,在培养一个人的思想品德中起着积极作用。孔子自己正是这样做的。他周游列国,历尽艰险,终不为各国所用。自卫返鲁,当他见到深谷中的幽兰后,喟然吟叹曰:“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之子于归,远送于野。何彼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定处。时人暗蔽,不知贤者。年纪逝迈,一身将老。”(14)这些诗句,既是他在咏出自己的志向,也是他自我鼓励,坚定自己的志向。

  二、孔子诗教在处世交往中的作用

  孔子把诗当作人际交往的工具,主要表现为:

  1.“不学诗,无以言。”《论语·季氏》记:“鲤趋而过庭。”孔子问儿子孔鲤学《诗》了没有?回答“没有”。孔子脱口而出“不学诗,无以言。”孔鲤遵命马上回去学《诗》。唐本古疏引《皇疏》曰:“《诗》有比兴答对酬酢。人若不学《诗》,则无以与人言语也。”可知学《诗》就是学练习语言的基本功。一个人在社会上处世待人时,要因时因地说不同的话。这个例子形象地说明诗与语言一样,是一种社会交往的工具。

  2.用诗的语言参与社会活动。孔子不但认为人们应该学诗以参加社会交往,还要运用诗的语言,在交往中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孔子对儿子伯鱼又说过:“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15)这句话是上句的发展和延伸。人在社会上交际要使用语言,但为了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往往话要说的更高雅一些,更艺术一些。这就最好用诗的语言。因为诗是最形象,最精练的语言,故能更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引用诗,又可使人知道你有根有据,言之成理。以《周南》、《召南》为例,这是西周时期周朝王畿内的一种乐歌,古老、高雅,它能体现出古人仁德治国的精神,如果把这种乐歌用到日常处世上,人们会认为你是个有文化教养、有道德修养的人。学会引用诗句回答问题的本领后,可以在人们面前应付自如,而不是像傻瓜一样,站在人们面前。

  3.用“雅言”颂诗,促进人际交往。《论语》记:“子所雅言,《诗》,《书》皆雅言也。”(16)在春秋末年,各国纷战,天下不统一的情况下,孔子提出运用“雅言”进行人际交往,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这种“雅言”怎样学呢?学了以后怎样相互沟通呢?这就要用学习和诵读《诗》、《书》的办法来做到。《诗》,《书》各篇有固定的文字,用统一的雅言吟诵。久而久之,雅言便可推行了,人际交往就方便了。

  三、孔子诗教在从政治国中的作用

  诗教,不惟可以方便一个人的为人处世,在从政治国方面,亦可起到一定的作用。

  1.孔子依政治标准端正诗。孔子从来以入世救国、挽救天下为己任。要端正政治,先端正礼乐。为了端正礼乐,首先明确正确的诗乐与不正确的诗乐的分野。他说“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17)他把郑声当作草野之音的代表,认为它是一种不正当的淫乐,应予废除。他凭着多年的经验,把他从各处搜集来的古诗乐作了整理、筛选、厘定、校正,使其更符合古制。司马迁说:“三百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礼乐自此可得而述。”(18)肯定了孔子正乐的事实。

  2.利用诗从事内政外交活动。孔子认为诗的应酬答对,主要是进行政治活动。他说“颂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19)一个人熟读了诗三百篇,似乎已经有了学问,但交给他政治任务,却办不成;叫他出使外国,又不能独立的谈判应酬。这种人即使学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古时进行内政外交活动时,往往引用古人的诗句,以表达自己的主张,借古人之言推行自己的政令。在对外进行交涉时,对方提出问题后,应该有分量、有分寸的回答,这样,既回答了对方提出的问题,又不失国人的体面。在叙事时最好引用一两句古诗,或引用古诗反映的故事,更巧妙地回答对方的问题。

  3.明确诗在礼乐中的作用。古时礼为国之大事,施行各种礼仪时,配之以乐;奏乐的时候,配之以诗,因此,礼、乐、诗不分。唐人孔颖达说:“感天地,动鬼神,莫过于诗。”(20)说明诗能充分表达自己的感情,并能引起别人的共鸣,在政治上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孔子说过:“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乎哉。”形象地说到当师挚开始演奏起《关雎》之曲的时候,满耳朵里都充满了音乐,一派祥和的气氛。但当时天下大乱,礼坏乐崩,出现了“太师挚适齐,亚饭干适楚,三饭缭适蔡,四饭缺适秦,鼓方叔入于河,播鼗武入于汗。少师阳、击磬襄入于海”的情况。当年围绕周天子,为周礼演奏乐歌的各种乐师,纷纷奔向外地。乐师散于四方,意味着乐诗流于四方,礼制不能推行,天下不能统一。孔子以治理天下为己任,在对待诗乐上,也要统一。统一诗乐的要求正是政治上统一愿望的体现。

  4.诗是对民众教化的一种手段。孔子多次提出过他的治国方案,无不重视教化的作用。“庶——富——教”正是孔子一贯的主张。古时敲着木铎教化世人,往往吟诵诗句。别人把孔子比做天生的木铎,也应是一个有道德、有学问、利用古时诗句教育世人之人。朱熹说过,诗“用之乡人,用之邻国,以化天下”(23),说明后世仿效孔子,用诗教民,并收到一定效果。

  《史记、孔子世家》记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肯定了孔子的诗教是其教育活动的一部分,对培养三千弟子、七十二贤起到了一定作用。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