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为什么周游列国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 秦娟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12
摘要:是什么样的理想让这位天涯飘摇的老人无怨无悔?又是什么样的大志向使他安贫乐道一生?

  孔子十几载的周游列国,历经磨难,却守道弥坚、志不削减,是什么样的动力支撑着这位“至圣先师”,是什么样的理想让这位天涯飘摇的老人无怨无悔?又是什么样的大志向使他安贫乐道一生?

  孔子一生多次离鲁出游。我们认为孔子于鲁定公十三年春去鲁,至鲁哀公十一年而归,此间称之为孔子“周游列国”。( 参见钱穆著《先秦诸子系年》,商务印书馆2005年出版,第31页)孔子周游列国十四载,先后到过卫、曹、宋、郑、陈、蔡、楚等各国,期间多次归鲁,游历范围相当于今日的山东、河南、安徽一带。游历中坎坷多难,所到之处,大力宣扬自己的政治主张,常与国君或大夫讨论治国方略,但始终未投得明君、未寻到实施德政的土壤。


堕三都

圣迹图之堕三都

  春秋中后期,礼崩乐坏,诸侯国形成一个个割据的小国,而诸侯国内政权开始由公家转向私家,势力强大的卿大夫操纵诸侯国的政治。公元前510年,季孙意如驱逐鲁国国君鲁昭公,同时立昭公庶出的儿子为国君,即鲁定公。至此,鲁国政权完全旁落,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各自为政。此时,孔子先后担任鲁国的中都宰和司寇等职位,据《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任大司寇,把鲁国治理得井井有条、路不拾遗,四方宾客来归,齐人闻而惧。定公十年,鲁、齐夹谷之会,齐国意图劫持鲁定公,孔子以礼斥责景公,保全了国格,得到定公和季孙氏的信任。定公十三年,孔子受季桓子委托,摄行相事。他为强公室、抑三卿、贬家臣,提出了“堕三都”的计划,并亲自指挥曲阜之兵,摧毁了季氏家臣的城堡费邑。最后“堕三都”的计划以失败告终,因为三卿已认识到:孔子的“堕三都”不仅是要削弱家臣的势力,更重要的是削弱他们自己的势力,其最终目的是“强公室”。同时,齐国听闻鲁国在孔子的治理下:政治清明,民安升平,十分担忧逐渐强大的鲁国吞并齐国。后齐国大夫黎钮向齐景公献计策,遂景公选齐国城中女子美好者八十人,女子着华丽而擅乐舞.再加上文马三十驷,馈赠给鲁君。鲁国君臣欣然接受,定公终日沉溺于声色,孔子大失所望,弃官离鲁。当孔子真正要离鲁时,又眷恋不舍,依然对定公等执政者充满幻想。子路对孔子说:“夫子可以行矣。”孔子曰:“鲁今且郊,若致膰于大夫,是则未废其常,吾犹可以止也。”(《孔子家语·子路初见》)子路询问孔子是否可以离开,孔子说:“鲁国今年的郊祭将至,如果郊祭后鲁君能致送膰肉给大夫,那么我还可以留下来。”但孔子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遂伤心离去。孔子在鲁国起初可以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他意图尊天子、服诸侯的思想遭到国内大夫的强烈反对,失去了自己政治上的支持者。可以说,他是渴望留在鲁国的,但定公贪图享乐,让他彻底放弃了鲁国决然走上周游列国之路。

 

女乐文马
圣迹图之女乐文马

  孔子的周游栖栖皇皇,历经磨难。比如“子畏于匡”,“陈蔡之厄”等事件,充分体现出孔子在“周游”过程中的坎坷不易。“子畏于匡”事件所发生的地点,有的认为是发生在孔子离卫赴宋的途中,而钱穆先生等人则认为是发生在其离卫赴晋的途中。事件经历:孔子及其弟子经过匡蒲之地时,适逢公叔戌率蒲人反叛卫灵公,公叔戌害怕孔子及其弟子帮助卫灵公,所以才将其团团围困。在此危急时刻,孔子云:“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显示了孔子“斯文在兹”的气象。


匡人解围

圣迹图之匡人解围

  “陈蔡之厄”,“孔子南适楚,厄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弟子皆有饥色。”(《荀子·宥坐篇》)文献记载孔子及其弟子从陈国到蔡国的途中遭遇断绝粮食的困境。此时,弟子对老师学说开始怀疑和动摇,孔子问子贡“吾何为于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子贡认为应该降低要求,以适应符合社会。孔子听了很生气,大发雷霆说:“赐,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而志不远矣!”(《史记·孔子世家》)这里表现了孔子守道的坚定决心。


在陈绝粮

圣迹图之在陈绝粮

  孔子是个好学之人,《论语•述而》记载:“好古敏以求之者”,他喜爱结合实际调查探求古国的历史轨迹。周游列国对孔子而言,是一个“求道”的好机会。借此机会孔子寻求史迹、调查社会、了解民情,增长知识,从各种不同境遇中汲取营养。为学习周礼,他到洛邑考察,为探求殷礼,他到殷后裔所建立的宋国考察,为了解夏礼,他就到夏朝后裔所建立的杞国考察。据史书记载孔子周游居陈国时,可能与老子相见,并向老子感慨世道更变的无奈。虽此事不能确定,但孔子利用周游列国学习,并和名人隐士交流,是不可否认的。正是孔子丰富的阅历,为孔子整理大量典籍,如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提供了宽阔的眼界。

  孔子一生崇周道,尚德政,不管是在鲁还是去鲁,均秉持自己的政治理想,寻求施展自我才能的机会,那么周游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即传道。李启谦先生认为,孔子在离开鲁国周游列国前后提出了“仁”,“仁”即“道”,为宣传推行自己的主张,情愿跋山涉水周游列国。(参见李启谦《孔子周游列国论纲》,载《学术月刊》,1994年第3期)《论语·颜渊》中多处表现了孔子的“仁”,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又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此外《论语·子路》中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论语·阳货》中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从以上看,孔子张行的“仁”,既是一种个人的道德修养,又是一种社会的伦理。孔子周游列国时,正值诸侯群起纷争,统治者渴望富国强兵的计策,而孔子慕周礼宣仁爱,主张善待百姓,因此不合时宜的宣扬遭到各国君臣摒弃。但孔子并未灰心,一次次地尝试。孔子周游受尽挫时,以《诗经·小雅·何草不黄》中“非兕非虎,率彼旷野”来表达他进退维谷的尴尬处境。周游至郑国,郑国人嘲笑他:“累累若丧家之狗”,孔子欣然大笑,云:“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史记·孔子世家》)这让我们感到孔子四处碰壁的无奈。

  孔子的周游出于无奈,结果也是无奈的。后世常冠孔子以“政治家”的头衔,他的周游是否更偏向于求仕?孔子周游到楚国,得楚王赏识,昭王打算封地给孔子,怎奈为令尹子西所阻,子西向楚王说:“孔子乃当世圣人,门下又人才济济,接受封地后,必代楚为君。”楚王听信谗言,取消封地之事,对孔子渐渐冷淡。孔子见状,离开楚国,开始他的新的周游生活。若孔子执著于求仕,在楚国是可以谋得一官半职。楚王敬重孔子,后听得谗言远离孔子。一般政治家的反应会如何?他会利用楚王的敬重辨清事实再次赢得信任,可孔子没有这么做。他的周游以游说为主,宣扬自己的政治理论,不使用任何政治手腕,坚守道德原则,他是个失败的“政治家”,所以孔子更多的被冠以“思想家”的称谓。


子西阻封

圣迹图之子西阻封

  此外,孔子的周游是一次优秀的教育实践,相比追求政治理想,这是成功的。孔子带领弟子周游列国时遇到很多现实问题,孔子一一引导弟子。《说苑·杂言》中记载了孔子师徒在陈、蔡绝粮时。孔子弦歌不断,以至于“子路愠见”。孔子趁势利导:“居不幽则思不远,身不约则智不广”。吴国使者“问骨”、陈滑公问“石弩”等,孔子认为“博学于文”是自己好学和努力的结果,这些都彰显了一个老师的教育理念。孔子走遍天下,游说诸侯,忙于救世。而孔子看富贵就像天上的浮云一般,看功名就好似脚上的破鞋一样。孔子谦虚地告诉学生:“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孔子自道也。”(《论语·宪问》)孔子正是智、仁、勇三者都具备的人。孔子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感染着随行的弟子,激发学生的求知欲。周游途中多困苦,孔子以乐观的态度应对,这就是榜样的力量。他的弟子经过多年的教诲,又经历了周游的实践磨砺,他们大有作为,有的从政,有的从商,孔子无愧于“至圣先师”的称谓。

  孔子周游的初衷是求道和宣扬自己的学说,那么他的最终目的我们可以看出,是为“救世”。处于诸侯相互征伐的无道乱世,孔子渴望建立“仁爱”的社会秩序。他手中无兵马、心中无权术,一生安贫乐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执拗于救世。周游中几次被困,险些丧命,他没有恐惧没有退却,坚守自己的理想,这种“心怀天下”的情怀,几人能比。虽未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却守道弥坚、志不削减,赢得大批弟子跟随,成就一家之说,形成儒家学派,影响着中国的古今价值观,并成为东方最有价值的文化体系。

  参考文献:

  1.钱 穆:《先秦诸子系年》,商务印书馆,2005年。

  2.李启谦:《孔子周游列国论纲》,《学术月刊》,1994年第3期。

  (作者秦娟,原载《正本清源说孔子》)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