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海文谈孟子:仁民爱物与生态文明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赵星灿 房亚南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24
摘要:在“孟子思想与干部政德教育”专题系列讲座上,孟子研究院特聘专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杨海文,主讲了题为《仁民爱物与生态文明》的课程。杨海文从孟子“仁民而爱物”思想讲起,从《孟子》中的“不违农时”“齐王舍牛”“缘木求鱼”“揠苗助长”等成语,生动

杨海文

  在“孟子思想与干部政德教育”专题系列讲座上,孟子研究院特聘专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杨海文,主讲了题为《仁民爱物与生态文明》的课程。杨海文从孟子“仁民而爱物”思想讲起,从《孟子》中的“不违农时”“齐王舍牛”“缘木求鱼”“揠苗助长”等成语,生动详尽地讲授孟子的生态思想,详细考证了有关孟母教子的五个故事。

  出自《孟子》中的成语

  “不违农时”出自《孟子·梁惠王上》。“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说的是如果在农民耕种收获的季节,不违农时,那粮食便会吃不尽了。如果细密的鱼网不到大的池沼里去捕鱼,那鱼类也会吃不完了。如果砍伐树木有一定的时限,木材也会用不尽了。粮食和鱼类吃不完,木材用不尽,这样便使百姓对生养死葬没有什么不满。百姓对于生养死葬都没有什么不满,就是王道的开端。

  在五亩大的宅园中,种植桑树,那么,五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穿上丝绵袄了。鸡狗与猪等等家畜,家家都有饲料和工夫去饲养,那么,七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有肉吃了。一家人百亩的耕地,不要去妨碍他们的生产,那么,几口人的家庭可以吃得饱饱的了。好好地办些学校,反复地用孝顺父母、敬爱兄长的大道理训导他们,那么,须发花白的人也就不会头顶着、背负着重物件在路上行走了。七十岁以上的人有丝绵衣穿,有肉吃,一般百姓饿不着、冻不着,这样还不能使天下归服的,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

  这篇文章写孟子同梁惠王的谈话。当时各国为了要增产粮食和扩充兵员,都苦于劳动力不足,所以梁惠王要同邻国争夺百姓,采取了自以为“尽心”的措施,可是目的并没有达到。孟子抓住了这个矛盾,指出梁惠王的“尽心”并不能使百姓归顺,同时提出自己的主张,只有“行王道,施仁政”,才是治国的根本办法。《寡人之于国也》是《孟子·梁惠王上》中的一章,是表现孟子“仁政”思想的文章之一。论述了如何实行“仁政”,以“王道”统一天下的问题。“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为文章点睛之笔,突出了本文主旨:只有实行仁政,才能得民心;得民心,才能得天下。这种“保民而王”的主张,实际也是孟子“民本”思想的体现。“揠苗助长”出自《孟子·公孙丑上》: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芒芒然归,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槁矣。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以为无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长者,揠苗者也,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说的是有个担忧他的禾苗长不高,而把禾苗往上拔的春秋宋国人,一天下来十分疲劳地回到家,对他的家人说:“今天累坏了,我帮助禾苗长高了!”他儿子小步奔去看那禾苗的情况,禾苗却都枯萎了。天下不希望自己禾苗长得快一些的人很少啊!以为禾苗长大没有用处而放弃的人,就像是不给禾苗锄草的懒汉。妄自帮助它生长的人,就像这个拔苗助长的人,不但没有好处,反而害了它。

  客观事物的发展自有它的规律,单纯靠良好的愿望和热情是不够的,很可能效果还会与主观愿望相反。这一寓言还告知一个具体道理:“欲速则不达”。人们对于一切事物都必须按照客观规律去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才能把事情做好;反之,单凭自己的主观愿望去做,即使有善良的愿望,美好的动机,结果也只能是适得其反。要按照自然规律做事,不要急于求成,否则,只能适得其反。

  孟母教子:从故事到传统

  “孟母教子”包括五个故事,涉及两个时期的孟子:一是小孩子时期,二是成年人时期。小孩子时期包括三个故事:第一个是杀豚,第二个是三迁,第三个是断机,又称断织。成年时期包括两个故事:第一个是休妻,讲离婚的事;第二个是忧齐,讲孟子在齐国的时候,齐王不用他,脸上有忧色,母亲开导他。在某种程度上,杀豚、三迁、断机、休妻、忧齐具有先后发生的次序。

  西汉就有了这五个故事,但它们的生成经历了一个过程。西汉初期,韩婴的《韩诗外传》讲了三个故事,依次为断机、杀豚、休妻。西汉末年,刘向的《列女传》讲了四个故事,依次为三迁、断机、休妻、忧齐。说是四个,实际是去掉了“杀豚”,保留了“断机”“休妻”,新增了“三迁”“忧齐”。《韩诗外传》讲了三个故事,《列女传》讲了四个故事,3+4=5,西汉总共形成了五个“孟母教子”的故事。

  西汉已经确立五个“孟母教子”故事的基本形态,但有意味的是,这五个故事从来没有在某种特别有影响的历史文献当中集体出过场。唯一把它们全部讲上一遍的,可能是明代陈士元写的《孟子杂记》。《孟子杂记》算是把这五个故事完整地放在了一块。这一现象让我们更加觉得,“孟母教子”故事的传承,在本质意义上,不是依靠文字记载,而是依靠实实在在的言传身教。从文字记载的角度考察“孟母教子”故事,只是做学问的方式。“孟母教子”真实的内涵在于言传身教,真正的精神在于不言之教。

  讲“孟母教子”的五个故事,最不流传的是忧齐,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三迁、断机,最有噱头的是杀豚、休妻。我们先解读一下“杀豚”“休妻”这两个故事的噱头。“休妻”这个故事,是西汉时期性善论对于性恶论的一次小小的胜利。关于孟子休妻,最早的说法来自《荀子·解蔽篇》:“孟子恶败而出妻”。荀子认为孟子是离了婚的。郭沫若写过一篇《孟夫子出妻》的小说,认为孟子怕经常跟妻子有身体接触,自己的元气被伤害,就把妻子赶跑了。到了韩婴、刘向笔下,孟子离婚是没有离成的,因为孟子有一位伟大的母亲,有一位懂得姑母之道的母亲。《礼记·檀弓》有不少讲圣人离婚的记载。韩婴、刘向无法改动那些记载,而对孟子“休妻”的故事进行改写,颠覆了荀子的结论,明显是为了维护孟子的声誉。由此可见,西汉时期孟子的地位正在不断上升。

  有的故事比其他故事更流传,不是没有缘由的。譬如,“断机”这类故事,既可以发生在母亲与孩子之间,也可以发生在妻子与丈夫之间。据《后汉书·列女传》记载,这个故事就曾移植到乐羊子妻身上,她借此鼓励丈夫勤奋读书。在“孟母教子”的五个故事里,最有生命力、影响力的就是三迁、断机。“三迁”涉及环境,属于外因;“断机”涉及勤奋、努力,属于内因。这两个故事,一个牵涉外因,一个牵涉内因,合外内之道,把外因与内因结合在一块,构成了母亲教育小孩的一种最好的方式。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把握,并没有太深奥的玄机。它很简朴,只要你有一颗慈爱之心,就能做到。具体到环境对于小孩的意义,具体到小孩一定要好好学习、勤奋学习,具体到这两个方面,每一位母亲都可以成为孟母,都可以像孟母那样,把小孩教育好。

  从“孟母教子”由故事形成为传统的角度看,“三迁”“断机”所起的作用最大。王应麟编写的《三字经》开篇说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隔了四句,又说:“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三字经》是中国历史上家喻户晓的童蒙读物。把“孟母教子”故事由“五”的结构变成“二”的结构,亦即浓缩于“三迁”“断机”两个故事,是《三字经》独具匠心、洞若观火结出的硕果。

  像“三迁”“断机”这类故事,不仅要通过《三字经》等童蒙读物,讲给母亲听,讲给孩子听,还得借助人们喜闻乐见的载体,譬如判词、戏曲,讲给老百姓听。以唐代打官司为例,一般人没什么文化,必须请有文化的人帮着写判词。《全唐文》有两篇判词,一篇说“训子多方,布被推贤于孟母”,另一篇说“适彼乐土,虽美择邻之词”。意思是说:你们一定要像孟母那样,好好教育自己的子女。这些判词在民间流传较广,是活生生地推动“孟母教子”由故事到传统转进的动力。宋元以后,戏曲也起到了这方面的巨大作用。京剧就有两出戏《孟母三迁》《孟母断机》,专门演绎孟母如何教子。古代社会,知识被读书人垄断,戏曲对于普通老百姓获取文化、提升品德的功用是显而易见的。

  孟母教子之所以能由几个简单的故事,形成为一种深厚的文化传统,根本原因是它所表达的道理虽然“卑之无甚高论”,但却“放之四海而皆准”。言外之意,它与文字记载是否多、是否深刻的关系不是很大,更不是必然的。从这个角度看,无论判词、戏曲,还是历代文人写的墓志铭、神道碑,诸如此类的文字记载都只是表象的。真正能让孟母深入人心的东西,不是文字记载,而是心心相印的人心本身。唯其如此,人们相信“孟母教子”不只是几个故事,而是跟自身生命密切相关的活泼的传统。只有生活在这种传统当中,人们才能把上一代与下一代之间那种血脉关联紧紧地维系在一起。

  孟子被称作圣人,孟母是否也可以称作圣人呢?这里讲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1923年旧历二月二日,时值孟子诞辰日。邹县开了一个盛况空前的妇女大会,据说参加者有上万人。她们倡议把孟母当作整个中国妇女的杰出代表,而且把孟母称作“女圣人”。原文是这样说的:“孟母为肇启亚圣之女圣人,三迁教子,七篇传家,尤足为万世女范”。

  不管能否被称作女圣人,孟母永远是中国传统文化所认可的最优秀、最伟大的母亲。孔子曾说:“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孩子步入社会后,见贤而不思齐,见不贤而不内自省,何尝不是母亲的担忧?“忧齐”那个故事同样很重要。对于母亲,人们一生一世在感恩,生生不息在回望。以孟母为代表、以孟子诞辰日设立中华母亲节的文化自信,即是植根于“孟母教子”这个源远流长、感人肺腑的中国故事之中!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