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学源流:天道周流不息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毛峰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31
摘要:河图、洛书所开启的中国易学传统,综括万有、弘大渊深、奥妙无穷、绵亘万年,被列为中国儒家《六经》之一,被尊为“群经之首”。

古代三圣

  天道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中国人以一个博大的宇宙图式予以概括,即取象于日月升沉、盈虚之“易”。伏羲皇,表征中华文明的黎明晨光,如处子的美妙初醒,恰如米开朗基罗绘于西斯廷教堂穹顶的亚当,被上帝(自然)之手点醒,他浑身赤裸,天真未璞,目睹宇宙万象之壮丽、日月光华之灿烂、万物生命之浩荡不息,率众渔猎于黄河,神话传说河中获得天赐“龙马”(马长八尺为龙,此极言其高大),所谓“天赐”,实乃伏羲太昊群族的生命经验、文明经验的概括,伏羲太昊族群,自新石器晚期即距今1万年以来,驰骋于中华大地之上,足迹遍及中华,自甘肃、宁夏直至中原、山东沿海的广大地区,均有伏羲太昊族群的“文明遗迹”,长期渔猎、游牧、畜牧、开展早期农耕事业等一系列生命经验、文明经验,凝练为《河图》即易经思想体系。

  伏羲惊喜发现龙马背上,绘有一幅神秘的图画,以白圆圈(太阳普照之象,阳爻)和黑圆圈(太阴弥漫、皓月当空、月亮圆满之象,阴爻)构成一幅宇宙生机流转之图,即《河图》。此图经数理推演,变形为方图,即《洛书》(有说易者谓洛书乃大禹治水时所得之图,太多迟晚,清集大成的易学家胡煦《周易函书》予以驳论,余采信之),河图、洛书所开启的中国易学传统,综括万有、弘大渊深、奥妙无穷、绵亘万年,被列为中国儒家《六经》之一,被尊为“群经之首”。

  中国人把纷繁错综、变动不居的宇宙万象,纳入一个简单、可视但又奥妙莫测的哲学观照、人文诠释、科学观测与推演的巨大体系之内,这个“巨系统”的生命体系,秉承了中国人一贯的“大一统”生命主义思维,以宇宙奥秘的“生机”(阴阳)为基本法则,囊括、荟萃、建构、熔铸了中国人的哲学思考、人文事业的概括与诠释、天文历法观测、数理推演等科学活动,融贯为“生机主义”的伟大整体,历经近代西方科学主义的过度膨胀,在全球生态系统日益紊乱的当代,堪称全球超一流的哲学-人文-科学三大活动的统一体,远超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哲学体系、奥古斯丁-阿奎那神学体系、笛卡尔-康德-黑格尔等人的近代哲学体系、牛顿等人的近代科学体系,与玻尔、海森堡、闵可夫斯基、爱因斯坦、普利高津、李约瑟、卡普拉等现代物理学思想大师、科学史家的观点高度吻合(详毛峰著《神秘主义诗学》三联书店1998年版、《文明传播的秩序:中国人的智慧》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和《大一统文明》知识产权出版社2014年版的相关论述;李约瑟《中华科学文明史》以及卡普拉《物理学之道》等论著)。

  当代易学家,以吾友常秉义先生的易学思想最为宏富精湛,余在黄山脚下一个取象八卦的古村落,举办2014年中国各界公祭孔子诞辰2566周年暨中华国学之旅启动仪式期间,特请常秉义在学术讲座与研讨会上,为来宾介绍中国易经思想;今取另一著名易学家田合禄(1942-)先生的卓越著作《孔子:被遗忘的古代科学家——易传与古代科学》(山西出版集团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版),概要介绍孔子《易传》思想、儒门易学传统所饱含的博大深湛的科学思想体系,足见中华科学文明与当代生命哲学、生命科学、预测学、未来学、决策学、管理学等新兴交叉学科、“科学易”国际学术热潮之内在联系。

  深入研究中国易学、科学易等古今经史文献,乃了悟如下根本的知识要点:

  首先,河图易经体系,传承自伏羲时代中国先人对天象、地文、人类活动之间密切关系的科学观测、完备记录、精密推演、哲学概括与人文诠释,古称“更历三圣”(伏羲、周文王周公、孔子)发展扩充而最终写定于晚周时代,孔子《易传》乃这一伟大科学思想体系的高度哲学概括,历代尊之研之,蔚然大观;当代读者切不可被近代“疑古派”误导,认为“孔子著《易传》、《易纬》乃汉魏学者伪造”,此妄说全不顾《史记》、诸子著述等各种古籍,对此反复加以称引与印证,亦被1973年长沙马王堆出土帛书《要》证实为错误(详邓球柏《帛书周易校释》增订本,480页,湖南出版社1996年版)。

  余常言:中国学术思想之新生,必以全面否定近代疑古派史学为第一入手处。此派史学胡编乱造、鲁莽灭裂、荒诞不经,近代却不断误导全民族之视听言动,流毒所及,似乎历史上确曾存在一个大规模“伪造”经典图籍的“造假学术集团”与“造假文献运动”,其刻意厚诬古典文献、古典文明的助缘之一,就是近代以来“去中国化”的启蒙史学对中华文明的错误定性(譬如孟德斯鸠《法意》所谓“恐怖是中华帝国第一原则”云云),某些日本学者,譬如白鸟库吉,为此推波助澜,积极策划、推进“伪满洲国”、妄造“尧舜禹抹煞论”、旨在阴险颠覆中国固有文明的忠实可靠记录、进而卑鄙地动摇中华民族的自信心与凝聚力,白鸟库吉等人以“汉学显学”面目,频遭正直的日本学者批驳,但大受日本鹰派政客、军人支持,中国留日学生不明内幕,章太炎、黄侃、鲁迅、陈独秀等均受其误导、欺骗;如今,经百年以来大多学者的不屈不挠努力,终于证明:古典文献,所载不虚;经史子集之间相互印证,根本不存在“遍伪群经”的历史事实;地下文物的不断出土,亦足证被厚诬为“伪造”的古文尚书、易经纬书、列子等一大批古典文献忠实可靠(参见李学勤《走出疑古时代》辽宁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史记五帝本纪讲稿》三联书店2012年版、钱穆《国史大纲》、《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等)。

  其次,河图易经等中国易学体系,是中华古典宪政制度之一的天文历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自黄帝设立“迎日推策”制度、尧舜任命羲和两大天文世家,分地掌管天文观测、历法修订、颁布天下、所谓“敬授民时”制度以来,中国天文历法制度绵延5000年,天下百姓因中央、地方两级政府“定期颁布时宪之书”而“正朔”,周密地措置农耕时节与天下百业,全国经济、文化等民生百物,因“天气时令”之精密完备地设置、实施而繁荣昌盛,譬如“二十四节气”、春节等“四大节”等节假日制度等,与国家和民间不同层次的“天地、祖宗、圣贤”祭祀制度紧密结合,确保了中华礼教秩序、宪政秩序的有条不紊。

  再次,易经八卦思想体系,精密观测、记录、设置、推演日、地、月生命系统的天文运行数据,以日-地之间、月-地之间的诸多时空节点(天文术语为“特征点”),精确推算出每个太阳回归年为365又4分之一天等一系列天文历法数据,尧舜政府凭借“璇玑玉衡”等天文仪器,观测日月五星(谓之“七政”)运行规律,精密建构起“时间-空间”统一的“时-位”关系图《河图》、《六十四卦图》等历代易经图典、时宪历书,予以颁布施行;孔子《易传》以及汉代易学家京房等人,再予以完善化、细密化,使天文、地文、人文三者相互诠释,天时、地利、人和相互匹配:天时(天文历法之“卦气”)若不佳,则以地利(深耕、开渠之类)救之;天时、地利若均不佳,尚有人和(仓廪储备、国家、宗族等民生赈济之类)救之;故而,孔子《易传》、《易纬》与历代天文历法官,凭天地人三才之道的匹配、推演、预测,建构起天子、诸侯、百官、万民“敬天保民、自我约束、仁爱众生”的伟大文明秩序(详见田峰、田合禄著《孔子:被遗忘的古代科学家——易传与古代科学》,第158-200页,山西出版集团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版,其对“卦历”的介绍、论述,尤显精密、恰切,峰按)。

  最后,《纬书.乾坤凿度》曰:孔子“五十究《易》……明《易》几教。”(田峰、田合禄著《孔子:被遗忘的古代科学家——易传与古代科学》,第3页,山西出版集团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版)中华教化之本、古典宪政之源,皆孔子儒家“仁爱”思想,儒家曰:“生生之谓仁”,即让一切生命,如其本然地生存下去、绵延不尽,就是仁爱;而《河图易经》、孔子《易传》则以“生生之谓易……阴阳不测之谓神”之宇宙图式,囊括了一切生命的浩然求生之志,尼采所谓“生命意志”者,父以子之生而生,君以臣民之敬爱忠诚为生,唐太宗所谓“上畏皇天、中畏群臣、下畏百姓”者也,万物以彼此生命为生命,欢洽一体,则非宗教而温柔怜恤,非巫术而焕然神明,宇宙阴阳之“几”,呈现为“生生不息之仁”,博爱的世界,光明正大,此即董仲舒所谓“达《易》者不占”,孔子所谓“知天命”,仁义礼教浩瀚焉,宇宙生命无疆焉,人类文明之道,周流不息而灿烂无垠焉!
 

  作者简介:

  毛峰,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