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新嘉驿女子题壁诗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杨刚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22
摘要:满腹愁肠诉与谁,夜来寂寂有人悲。
和新嘉驿女子题壁诗

(一)

玉蕊零沦化作尘,芳魂何处寄微身。

来生愿尔愁肠尽,一岁四时总为春。

(二)

驿路重来访旧游,一墙思绪恨悠悠。

可怜红粉昔无命,诗乞知音在后头。

(三)

满腹愁肠诉与谁,夜来寂寂有人悲。

孤灯影上黄泥壁,诗作谁知几泪垂。

  上面三首诗为三首七言绝句,为和“新嘉驿女子题壁诗”而作。前几日在樊英民先生的《兖州史话》中读到了一篇有关新嘉驿女子题壁诗的文章,感慨万千,现将原诗抄录于下:

题新嘉驿壁

  余生长会稽,幼攻书史;年方及笄,适于燕客。嗟林下之风致,事负腹之将军。加以河东狮子,日吼数声,今早薄言往诉,逢玻之怒,鞭箠乱下,辱等奴婢。余气溢填胸,几不能起。嗟乎!余笼中人耳,死何足惜!但恐委身草莽,湮没无闻;是以忍死须臾,候同类睡熟,窃至后庭,以泪和墨,题三诗于壁上,并叙出外,庶知音读之,悲予生之不辰,则予死且不朽。

银红衫子半蒙尘,一盏孤灯伴此身。

恰似梨花经雨后,可怜零落四时春。

 

终日如同虎豹游,含情默坐恨悠悠。

老天生妾非无意,留与后人作话头。

 

万种忧愁诉与谁,对人强笑背人悲。

此时莫把寻常看,一句诗成千泪垂。

  我以前也读过不少题壁诗,如袁枚的《篁村题壁诗》就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但从来没有过像这次一样被诗中的人和情所深深打动,读了一遍又一遍。古人说:诗自三百篇,以道性情为宗旨。所以情由心发,化而为诗,诗以载情,如此而已。

  新嘉驿在古滋阳县北,也就是今天的济宁市兖州区北。旧时新嘉驿是客商往来的重要通道,每天都会出现形形色色的人,都会发生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故事。明万历四十七年,一个会稽女子和比她大不知多少岁的丈夫一家来到新嘉驿,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惹怒了正妻,便遭到了鞭箠乱下的毒打和辱骂。但我们知道的是在距今将四百年前的公元1619的某天,有一个柔弱的女子,长久地踯躅徜徉在新嘉驿后院僻静的角落,受着“活着还是死去”的煎熬。她受够了奴隶般的日子,她再也不想做别人手里的玩偶。终于,她拿起了笔,把自己内心的愁绪宣泄了出来。

  “终日如同虎豹游”无法想像一个柔弱的女子到底整天经历着什么,她内心的忧愁又该向谁倾诉,谁又能理解她呢。“一句诗成千泪垂”笔画之间翻动着内心的苦水,“字字看来皆是泪”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吧!一个旧时代女性的必然命运!她写下这几首诗,不仅是对于内心愁闷的宣泄,还是对后来人能理解自己的希望。也许在写完之后她选择了死亡,用这种极端方式结束自己悲惨的命运。

  在会稽女子题壁之后,许多路过新嘉驿的文人墨客都留下了和诗,比如钱谦益、袁中道、施闰章等,他们无不感慨同情诗中女子的命运,由此会稽女子题诗的目地也就达到了。

  诗以传情,道性情而已,今天我也效仿古人,写下这三首绝句,以此诗奠那个百年前为自由奋战的女子……

杨刚

  作者简介:

  杨刚,山东泗水人,现就读于泗水一中复读班。爱好文学,喜读古人书,尤爱地方史。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上一篇:木兰花慢·任城怀古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