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高调宣扬济宁城市文明建设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张九韶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18
摘要:唐代大诗人李白,携妇将雏在任城寓居多年,为这座城留下了诗章,更难得留下了一篇书于任城县县衙大厅墙壁上的散文:《任城县厅壁记》。此文高度颂扬了任城县县令贺知止的施政才能和突出政绩。

太白楼与李白塑像

  唐代大诗人李白,携妇将雏在任城寓居多年,为这座城留下了诗章,更难得留下了一篇书于任城县县衙大厅墙壁上的散文:《任城县厅壁记》。此文高度颂扬了任城县县令贺知止的施政才能和突出政绩。

  贺县令作为一个能干的“好官”,他在任城的功绩应该是多方面的。但诗人并没有写他关于城市建设、发展生产、改善民生、兴修水利、造桥铺路、扶贫救灾等诸如此类的内容;而只集中一点,着重写他大力加强济宁城市文明建设,执政三年,济宁的社会风气大为改观,精神文明之花处处绽放。

  诗人围绕这条主线,将全篇分为三个层次进行阐述。

太白楼《任城县厅壁记》展板

  一、写任城原有古朴的风清气正的良好的社会风气,曾是饮誉全国的文明程度很高的城市

  文章开头,在对任城悠久的历史和“冲要”的地理方位介绍之后,紧接着写到了任城的社会风气:“青帝太昊之遗墟,白衣尚书之旧里。土俗古远,风流清高,贤良间生,掩映天下”。这位“风流清高”“掩映天下”的白衣尚书,代表着济宁文明的高度,并成为全国文明的标杆。白衣尚书,名郑均,东汉任城人。他名载青史,《后汉书》《东观汉记》记载他廉洁勤政等许多感人的事迹。他退休归里,皇帝下诏书题的褒奖词是:“议郎郑均,束修安贫,恭俭节整。前在机密,以病致仕。守善贞固,黄发不怠”。他一生“守善”,到了老年,仍不懈怠。退休第二年,皇帝更给予他更高规格的褒奖,皇帝不顾路途漫漫、舟车劳顿驾临任城,亲至郑均家中,当面赐其终身享受尚书俸禄,故时人称其“白衣尚书”。

  如果那时评全国文明城市,济宁应名列前茅了。

凤凰台《任城县厅壁记》刻石

  二、写任城良好的社会风气遭到破坏,刮起“豪侈”之风

  紧接着,作者写道:“地博厚,川疏明。汉则名王分茅,魏则天人列土。所以代变豪侈。家传文章,君子以才雄自高,小人则鄙朴难治。况其城池爽垲,邑屋丰润。香阁倚日,凌丹霄而欲飞;石桥横波,惊彩虹而不去。其雄丽坱圠,有如此焉”。

  任城的社会风气“所以代变豪侈”,作者提出了两点原因。一是自然条件的因素:“地博厚,川疏明”,是说任城周围有广博肥厚的土地,又有疏通清亮的河水,如此优越的水土条件,为“豪侈”之风提供了物资基础,穷山恶水之地是豪侈不起来的。二是人为的原因:“汉则名王分茅,魏则天人列土”,是指汉时封孝王刘尚为任城王,魏时封威王曹彰为任城王。两任皇族权贵封任城王,其奢靡的生活带坏了社会风气。

  那么,豪侈之风的表现是什么呢?作者也提出两点。一是人变懒了,变坏了。“家传文章,君子以才雄自高,小人则鄙朴难治”。所谓“君子”懒于读书,腹中空空,只以前辈的文章来标榜自己的才华。而普通小民,更是难以治理,泼皮无赖一多,社会自然难以安定。二是人们变得贪图物质享受。“况其城池爽垲,邑屋丰润”。居民住的房舍一味追求丰润奢华,城市建筑一味追求雄丽、高大。我十分欣赏的四六句联语:“香阁倚日,凌丹霄而欲飞;石桥横波,惊彩虹而不去”。原以为是赞美济宁城市风貌的,其实是作为豪侈之风的一种表现被作者加以贬斥的。

  我想,刮起豪侈之风首先应涉及官风,不知李白为何笔下留情没有提及。但从后面的“权豪锄纵暴之心,黠吏返淳和之性”的正面表述看,恰恰证明当时的官风是很糟糕的。另外,豪侈之风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大吃大喝、铺张浪费,我们的酒仙诗人恐怕是有意回避了。

太白湖《任城县厅壁记》刻石

  三、写贺县令主政三年,大抓城市文明建设,任城的社会风气大为改善,“再复鲁道”

  “帝择明德,以贺公宰之。公温恭克修,俨实有立。季野备四时之气,士元非百里之才。拨烦弥闲,剖剧无滞。镝百发克破于杨叶,刀一鼓必合于《桑林》。宽猛相济,弦韦适中。一之岁肃而敬之,二之岁惠而安之,三之岁富而乐之。然后青衿向训,黄发履礼。耒耜就役,农无游手之夫;杼轴和鸣,机罕颦蛾之女。物不知化,陶然自春。权豪锄纵暴之心,黠吏返淳和之性。行者让于道路,任者并于轻重。扶老携幼,尊尊亲亲。千载百年,再复鲁道。非神明博远,孰能契于此乎?”

  在“万商往来,四海绵历”商业发达的这座城市刮起豪侈之风之际,贺知止被皇帝选中来任城委以重任,是因为他有多方面才华和处理政务的高明艺术。面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道德滑坡的局面,经过大力整顿和春雨润物般的教化,他任职第一年,老百姓就变得恭敬而有教养;第二年老百姓就得到了实惠和安全感;第三年更过上了“富而乐”的生活!人们的幸福指数有了很大的提升。在强大浓厚的文明风尚的氛围中,各色人等的不文明行为自然而然地受到约束和遏制。在春风风人、春雨雨人、习习儒风的熏陶下,人们向善的本性陶然自春般不知不觉萌发生长。权豪不再纵暴施虐,黠吏恢复了淳和之性。社会上没有游手好闲之徒,男耕女织,辛勤而快活地工作着。青年人乐于接受训导,老年人则按礼法行事。行者让道,任者争担,扶老携幼,尊尊亲亲,济宁的文明之花处处绽放,又重新恢复了以儒家文化为中心的“鲁道”。李白描绘的这种和谐、安宁、快乐、幸福的生活图景是多么令人向往!这应拜贺县令狠抓文明建设所赐啊!

  如果那时评全国文明城市,济宁亦应名列前茅了。

  当济宁今天争创全国文明城市之际,读一读李白的这篇带有文献价值的文章会受到启发和鼓舞。济宁作为孔孟之乡,在历史上一直重视城市文明建设。这座城曾诞生白衣尚书这样的全国文明的标杆和官员道德的楷模,更出现过贺县令这样的狠抓济宁城市文明建设的典型。而大诗人李白写文章高调赞美他们,对济宁城市文明建设进行鼓吹和宣扬,是因为他深知文明对一座城市的重要。今天,我们应该发扬传统,继往开来,站在时代的新高度,共同谱写济宁文明的新篇章,白衣尚书的故乡定会绽放出更加绚丽的现代文明之花来!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