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千古梁祝话本源”的主要依据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卞雄杰 朱继德 人气: 发布时间:2014-11-19
摘要:

探索“千古梁祝话本源”的主要依据是:1995年重新挖掘出土的明代刻石方志——《梁山伯祝英台墓记》碑。全文如下:

孟元篆额碑名:

梁山伯祝英台墓记

丁酉进士前知都□县事古邾赵廷麟撰(写碑文)

文林郎知邹县事古卫杨环书(写碑文)

亚圣五十七代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孟元(篆)额(碑名)

外纪二氏出处弗详,迩来访诸故老,传闻在昔济宁九曲村祝君者,其家巨富,乡人呼为员外。见世之有子,读书者往往至贵,显耀门闾,独予无子。不贵其贵,而贵里胥之繁科,其富如何!膝下一女,名英台者,聪慧殊常。闻父咨叹不已,卒然变笄易服,冒为弟子。出试、家人不认识,出试乡邻不认识。上白于亲,毕竟读书丕振门风,以谢亲忧。时置暮春,景物鲜明,从者负笈过吴桥数十里,柳荫暂驻,不约而会邹邑西居梁太(大)公之子名山伯,动问契合,同诣峄山先生授业,昼则同窗,夜则同寝,三年衣不解,可谓笃信好学者。一日,英台思旷定省,言告归宁。倏经半载,山伯亦如英台之请,往拜其门。英台肃整女仪出见,有类木兰将军者。山伯别来不一载,疾终于家,葬于吴桥迤东。西庄富室马郎亲迎至期,英台苦思山伯君子,吾尝心许为婚,第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成室家之好,更适他姓,是异初心也。与其忘初、而爱生,孰若舍生而取义。悲伤而死。少间,愁烟满室,飞鸟哀鸣,闻者惊骇。马郎旋车空归。乡党士夫谓其令节,从葬山伯之墓。以遂生前之愿,天理人情之正也。越兹岁久,松楸华表为之寂然。俾一时之节义,为万世所湮没,仁人君子所不堪,矧惟我□朝

□祖宗以来,端本源以正人义,崇节义以励天下。又得家相之佐理,斯世斯民何其幸欤(欤)?

时南京工部右侍郎,前督察院右副都御史奉敕

总督粮储,新泰崔公讳文奎,道经顾兹废冢,其心拳拳,施于不报之地,乃托阴阳训术鲍恭干,昔有功于张秋升以奉禄,近有功于阙里,书以奏明,授命兹托岂无用心哉!载度载谋,四界竖以石,周围缭以垣,阜其冢,妥神有祠,出入有扉,守祠有役。昔之不治者,今皆治之,昔之无有者,今皆有之。始于上年乙亥冬,终于今岁丙子春。恭干将复公命,请廷麟具其事迹本末,岁月先后,文诸石。不得已而言曰:土地降哀不啬于人,惟人昏淫丧厥贞耳。独英台得天地之正气,萃扶与之倩淑,真情隐于方寸,群居不移所守,生则明乎道义,没则吁(吁)天而逝。其心皎若日星,其节凛若秋霜。推之可以为忠,可以为孝,可以表俗,有关世教之大,不可泯也。噫!垂节义于千载之上,挽节义于千载之下。伊谁力欤?忠臣力也,忠臣谁欤?崔公谓也。不然,太史尝以忠臣烈女同传。并皆记之。

卷里社□□林户符孜 (公元1516年)正德十一年丙子秋八月吉旦立(石匠梁圭)(1995年4月4日考正:碑高1.8米,碑宽0.84米,碑厚0.24米;碑文共26行,满行43字,全文总计841字,正文758字。)该碑位于微山县马坡乡,马坡村村西南隅。

笔者:济宁“梁祝墓记碑”是在永乐大典完成百多年后的背景下撰写而成,“堪称世界文化遗产的珍品”:(《永乐大典》是一部类书,它编纂于明朝永乐年间,历时六年(1403-1408年)编修完成。它保存了14世纪以前中国历史地理、文学艺术、哲学宗教和其它百科文献,与法国狄德罗编纂的百科全书和英国的《大英百科全书》相比,都要早300多年,堪称世界文化遗产的珍品,也是中国最著名的一部大型古代典籍)。碑文写的如此翔实,可能与此书有关。该碑文首次提出:“端本源以正人义,崇节义以励天下”。“本源梁祝”是“正义”之人;是“以励天下”的“节义”之人。从该“墓记碑”中“卒然变笄易服”的习俗,可以揭示出:梁祝20岁与15岁“同诣峄山先生授业”时的年龄;从“昼则同窗,夜则同寝,三年衣不解,可谓笃信好学者”记载,又可破译梁祝共处4年的时段。即4年中形成“爱的千古绝唱”。从该“碑文”的翔实载录,基堪称是一部完整“梁祝传”;从“谓其令节,从葬山伯之墓”的剖析中,又可称之为一方“颂德碑”。从“前督察院右副都御史”崔文奎“奉敕、总督粮储”,说明是被皇帝委派检查执法情的,(据网络资料:御史与御史的责任,古代监察御史:御史之权既重,然处事若有差失,惩办也极严厉。---可见有明一代,对御史官的选授和督察是甚为严格的)“道经顾兹废冢,其心拳拳,施于不报之地”,重新“修坟建祠”并“树碑立传”;又有“掌管图书,专门传授儒家经学”的学官“亚圣五十七代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孟元(篆)额(碑名)”定以真情实事的“原型人物”相记。

㈡济宁“刻石方志”——《梁山伯祝英台墓记》的译文(源自:2003年10月18日,山东省集邮公司,在济宁市邮政局发行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特种邮票集上):

[《外纪》这部书介绍梁、祝两姓的出处由来不详细。近来询访过去老年人的传说。在从前济宁九曲村有位姓祝的人,他家很是富有,乡里人称他为员外。他见到世上有儿子上学念书的,往往提高了社会地位,使门第增加光彩。只有我没有儿子,没有人敬重自己的社会地位,只有差役科敛赋税时要得格外多,富又能怎么样呢!他有一个女儿,名叫英台,聪明颖司与一般的人不同。听见父亲不住地叹气,便突然改变头发的样式和改换了衣服,冒充为儿子。出试试家人,不认识;试试乡里邻居,也不认识。向上禀明了父母以后,竟去上学读书以振兴家门,以减少父母的忧虑。当下正在春天将尽的时候,景色鲜艳明媚。跟从的人背着书箱,过了吴桥几十里路,在柳树萌下暂时歇息。碰巧遇见了邹县西居人梁太公的儿子梁山伯。至相问答后觉得性情很投合,便一同到峄山先生那里去学习。白天在一个窗下求学,夜里在一块睡眠。三年没有解开过衣服,可称得上是诚信好学的人。有一天,英台想到,好久没有问候父母了,便告假回家探望。转眼过了半年,山伯也应英台的邀约,到她家中拜访。英台很快地整理女子的装束仪容出来相见。好像代父从军的花木兰将军一样。山伯别后不到一年,因病死在家里,埋葬在吴桥以东。西庄的富户马家的郎君到了来取亲的日子。英台苦苦地思念梁山伯是个人品好的人。我曾经内心中愿意嫁给他。但是没有父母之命,也没有媒人说合,使我们已心许成婚的好事,成为一家人。要是再嫁给别姓人家,就是变心了。与其变了心想活着,倒不如舍弃生命成全道义。于是便悲伤过度地死了。稍微静下以后,但见满屋都是愁烟,飞鸟也哀声叫着,听到的人都很惊讶。马家的郎君回转空车回去了。乡里的人们说她保持了很好的节守,把她合葬梁山伯的坟墓里,以顺遂她生前的愿望。这与天理和人情都是正当。

过了很多年,林中的树木和墓前的华表都沉寂了。使那一时的坚贞的操守和正当的行为成为永远被埋没的事情。这使有仁德的好人受不了。何况我们这个朝代,人上代起到现在,都注重道德教化的端正人心,敬重有节义的人,来勉励天下的人。又得到当朝的前相以这种精神来辅佐天子。这个时代的这些老百姓,是多么幸福呀!在这个时候,南京工部右侍郎,曾担任过督察院右副都御史,现奉旨总督粮储事务的新泰人崔公名讳叫做奎的路过此处。看到这里败坏废弃了,心里总是放不下,作出不求报赏的施舍。于把此事托付给阴阳训术鲍恭干。鲍恭干这个人从前在张秋水利工程上立过功绩,生了官职和俸禄,近来又在曲阜孔庙的事情上立了功绩,上报了升赏名单,任命了现在官职。这个托付难道是是没有充分考虑的吗?于是他测量谋划,四边立了界石,周围绕上一圈围墙,把坟子筑高。有祠堂安置神灵,有门可供出入,有差役以供守护。从前没有办理的事情,现在都办理了,从前没有的,现在都有了。从正德十年已亥冬天开始,到今年丙子岁的春天完成。鲍恭干准备向崔公交差,请我(赵廷麟)把事从头到尾以及时间的先后,写篇文章刻在碑石上。我不能不答应,只得说以下的话:上天把福和善降赐给下界的民人,对人是不吝啬的,只是因为人们昏暗不明,做事过份,才丧失了他们好品行罢了;只有祝英台得天地间的正气,聚集了一切的好品质。把真藏在心底,信在一起不改变节操。活着知道貌岸然道义,以死向上天呼吁。她的心像太阳星辰一样光明,她的操守像秋天的严霜那样严格。推广这种精神可以做忠臣、可以做孝子、可以激励世俗。有关道德教化的本源,是不能够让它泯灭的。咳!节义垂范在一千年以上,换回节义的倾颓在千年以下,这是谁的力量呢?这是忠臣的力量啊!忠臣是谁呢?就是说的崔公啊!这是明显的和伟大的。在史书写的正史上,曾经把忠臣和烈女一同立传让他们流传,因此在这篇文章里也一并记述。](说明:该译文是应笔者请求,有原济宁第六中学,后改为济宁第二职业中专,教授语文课的高级讲师——李心信先生所译)。

㈢济宁《方志》载:“梁祝”遗迹

㈠《邹县旧志汇编》载“梁祝”遗迹 (邹城市政协办公室高善东主任提供,1995年5月17日,上官好岭、卞雄杰、贾翠英于邹城市招待所,摘抄):1、《邹县旧志汇编·跋》曰:“仰观风偃石、孤桐观犹话前朝,大通岩空明中正,孔颜像石依然,迷陀庵肃荒芜,帝子羊车何在?源头活水,心契妙光,亭上逍遥,书残梁祝”。峄山《朱志》(朱成运,康熙11年,公元1673年邹县令)梁祝洞在大通岩内。梁祝读书洞(石勒此五字),俗传梁山伯、祝英台在此读书

2、第八章,桥梁[娄志]第31页,吴桥——在邹县之西六十里,跨白马河,隆庆年间被水淹没。

3、第十二章,林墓[朱志]第50页,梁山伯祝英台墓在城西六十里吴桥地方有碑。

㈡《峄山志》:为手抄本,同治三年上元甲子新修订(公元1864年)所载梁祝遗址和对《墓记》的解读:(1995年6月1日,由上官好岭、卞雄杰、贾翠英三人摘抄于曲师大图书馆)

①梁祝读书洞,在至圣祠右。相传梁山伯、祝英台读书于此。万历16年(1588年),知县王自谨于洞口大石南面,勒“梁祝读书洞”五字。考之邹志,并未详明。

②“惟云梁祝墓在邹城西60里,马坡村西南隅吴桥之侧。”

明正德丙子(年)知县杨环立石。阅其碑文,亦荒唐附会而无实据。峄山梁祝洞洵不可信也。王公刻此五字,不徒以讹传讹耶。

从此记述中明显看出,“峄山志”的撰写者对史迹没认真阅读和考证,济宁《梁祝墓记》以真实“梁祝原型”人物,校正了《宁波志》所记“祝适马氏,舟经墓所,风涛不能前。英台闻有山伯墓,临冢哀恸,地裂而埋壁焉”的误传、误解;正是由于不解这一深层的内在含意,就武断地说“阅其碑文,亦荒唐附会而无实据”。就这样把发生在东土商奄之地——鲁国故地——今日之济宁的“梁祝之原生态”,移植到“梁居会稽,祝居上虞,南土人也”的“梁祝传说”。关于“梁祝之乡”的争论,历史久远,《峄山志》撰写者的这些记载,直接影响到人们对济宁《梁祝墓记》的考究,更影响到对“梁祝原型”——判断“梁祝传说”的标准认定和真正起源地的认定。

③洞石之南面,刻“太空色像”四字。万历16年(公元1588年)6月心吾书(心吾即王自谨,洧川人,进士,文林郎,邹县令)

梁祝诗,详见东峰万寿宫梁祝像下

题梁祝洞词并序

闫东山,滕邑

峄山梁祝读书洞,见于文集者不一,继阅宁波志,梁祝系东晋人。梁居会稽。祝居上虞。曾改男装同学。及梁知之已许马氏。怅然若有所失。后三年,为鄞令。病且死。口属葬(于)清道山下。祝适马氏近此。梁冢忽裂。视即投死于中。丞相谢安请封义妇云云。又按舆记,宜兴善卷洞中,亦有祝英台读书处。究之若假若真。无须深辨。聊题一词以俟博识者。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