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漫笔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胡勤贵 发布时间:2020-04-05
摘要:走到湖边,亲近大湖,看烟波浩渺,水连天。

  冬末春初,盼望已久的湖东大堤终于建成通车了。大堤像纽带,一下子拉近了小城与湖的距离。行走在大堤上,湖里的水,船,码头;还有芦苇、残荷、柳树、小鸟……近距离的展现在人的眼前。湖里的景物不断的在人的眼前退去、闪现。这儿的开阔让人的心变得亮敞敞的,倍感神清气爽。看湖去,成为人们的心声。透着一股兴奋劲儿。

  多年了,人们久居湖边却看不到湖,不能与湖近距离的接触。滨湖小城却带有山的名字。山虽微,却挡住了湖。城也很微,只有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也与湖无关。到了这里,看不到水,感觉不到湖的存在,让人认为湖不属于它。想到湖里去,也要和外地人一样,寻一处通往湖里的河的码头,乘上船。在河里乘船久了,慢慢的也就失去了看湖的兴趣。许多人向往着,像去海滨城市旅游那样,到海边走走,看看,陶醉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那样,居住小城也能随时走到湖边,亲近大湖,看烟波浩渺,水连天。湖东大堤的建成通车,人们观望大湖,亲近大湖的愿望就基本实现了。

  行走在大堤上,耳边可能突然会想起了中央电视台少儿节目《大风车》的主题曲。“大风车,直溜溜的转,这里的风景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还有快乐的小伙伴”。大堤上,开车的,骑车的,步行的人不断。许多的车停在堤上,或顺堤开下去,停在一处小码头上。车像散开的羊群,一辆一辆的停在那里。人却不知道去哪里了?仔细看,才发现,人,有的在湖上泛舟,有的在连家船的船尾或树荫下甩杆垂钓,有的带着孩子在挖野菜,进行植物教育,有的在盛开的果树花下摆着手玩自拍呢!还有游泳爱好者,在湖水里甩动着胳膊,像鲤鱼翻动着浪花,身上拖着的气球,五彩缤纷,把春天也带到湖上了。空旷处放风筝的一家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天上,是那样的专注,安详。许多人想看到的白帆没有了。白帆已经被挂桨机替代。白帆的消失,是有了快速的机船。有些失去正代表着时代的发展脚步。对消失的怀念,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感谢吧!湖面上的机动船突突的开着,来来往往,它掀起的波浪冲向岸,打湿了岸上的阳光。远处有歌声传来,是谁在唱:“微山湖哎,阳光闪耀;片片白帆好像云儿飘。是谁又在弹响土琵琶……”有湖妹子去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参加竞赛,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是她在唱吧。百灵鸟般的歌声,打动着湖边每一个人的心弦。这首电视剧《铁道游击队》的插曲,吹散了曾经弥漫在微山湖上的硝烟。铁道游击队员的抗争,就是为了人们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啊。广阔的湖面,悠悠流动的机船,漫长的湖堤,垂柳白杨果树……不时有笑声欢歌传出来,回荡着快乐。

  岸边解冻后的土有些蓬松,有芦苇芽冒出来。红的有些褐色的苇芽,尖尖的像竹笋,拱出地面后还有些羞羞答答的,让人心生爱怜。让人感觉春的脚步势不可挡。紧挨苇芽的荷塘,残荷还在。暖风中它以残缺不全和面目七零八落让人心灵悸动,从而加深了它的凝重,让人有了沧桑感。平静的水面上,像某位大师的随笔。此时,许多人知道,失去鲜艳外衣和水分的荷,正低着头,引导着湖底淤泥中藕的呼吸;藕的胞芽正在形成生长。不久藕芽将窜出水面,然后叶花散漫开来,一湖的花团锦簇了。

  在苇荡荷塘,不时的有白鹭一行行的飞起。一行白鹭上晴天的壮美,让大堤上,湖岸边,大湖里的人,感觉有一种微微上升的气流。游走在大地上的这股气流,带着人想飞要飞。还有一股鱼腥的味道钻进鼻孔,让人感觉风里有不熟悉的味道。气流让树梢绽出了鹅黄,让杏树、桃树、梨树绽出了花朵,让成片的油菜花引来了蜜蜂。岸边的鱼鹰伸长了脖子,等待着主人把它们赶往大湖深处,去施展它们的才能,好获得主人的赏识。湖面上漂浮的一群白鹅,就像天上漂下来的云朵。站在湖岸边,最惬意的是那几只鸭子,不避生人,在离湖岸不远处的地方游;还有栓在柳树上的几只小木船,摇来荡去,让湖水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偶尔可见几位老人围着岸上底朝天的木船在那里砰砰铛裆的忙碌着,为下湖生产做着准备。这种捻船刷油修补船的场景很少见了;只有眷恋大湖,对大湖一往情深的老人才愿意在船上费这般的工夫。那砰砰铛铛的声音,曾是多年前渔民春季生产的战鼓和号角啊。这些春光里的静与动,随时被大家定格在镜头里,把美留在心间,成为了一种春光明媚的乡愁。

  站在大堤上,望着大湖,觉得小城宽阔了,活起来了。小城让人触摸到了水,一下子融入到湖里,真的就有了见微知著的感觉了啊!

  作者简介:

  胡勤贵,山东省作协会员。曾出版《微山湖散记》、《看绿色成长》、《乡言村语》。现在微山县委机关工作。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上一篇:荷,一年四季的开着

下一篇:菰蒋草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