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小北湖或太白湖的夏日恋情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李木生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这一片水域在南四湖之北,叫小北湖。小北湖却在济宁市南面,就像济宁的曲阜机场却在嘉祥一样,让济宁人常生别扭。后来就拉上在济宁住过多年的李白,硬是让小北湖改名太白湖。

发生在小北湖或太白湖的夏日恋情

(照片提供:张荔)

  这一片水域在南四湖之北,际岸目及,环周仅有12公里,叫小北湖。小北湖却在济宁市南面,就像济宁的曲阜机场却在嘉祥一样,让济宁人常生别扭。后来就拉上在济宁住过多年的李白,硬是让小北湖改名太白湖。有时想想,别扭也只是人的别扭,底气不足才靠名字壮威,湖于自己,则绝不因名字而犯什么踌躇。湖就是湖,不假借,不依傍。

  人间的恋爱,外中今古,前赴后继地进行了数千年,又被絮絮叨叨述说了数千年,而且进行与述说似乎都还远远地没有尽头。

  不过对于文学的这个常新的主题,小北湖或太白湖的这一对莲蓬竟能教导我:人之外的恋爱,哪怕仅仅是一对莲蓬,也有不可穷尽的演绎。

  碰到它们(有时,我觉得它们比他们要高级一些、纯粹一些),纯属偶然;而且不妨说,是它们见我尚可救药、专门来给我开启心智的吧?

  还在泥泞中,它们就已经在相互倾慕了,连冰凌都不能阻断它们的热爱。多少生命会在泥泞里污浊以至于窒息,它们不,藕偶相连,将自己的生命凿出许多的眼孔,透灵在自由的呼吸里,更将一个不染的净洁与清香攥得紧紧的。冬,当然毫不留情,装扮得无比正经,还恭供起可笑之至、荒唐之极的理论,死死地捂着寒酷的盖子。就在冬似乎稳固统一得不可一世的时候,小小的它们揣着大大的不屑,悄悄地攒劲。等到突然间两支热热的荷箭射透冬的封锁,正好相对的它们,第一眼相视便将一冬的倾慕化作不可遏制的热恋。

  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荷香清乾坤,莲子情意远。莲连怜恋,以最简单的方式,将一场至爱,举作两个相拥相偎的莲蓬。它们不需要惊天动地,那是人间善恶缠斗之下的悲喜剧;它们更不需要海誓山盟,那是无数次人心背叛之下的后怕——两个质朴却又华美的莲蓬,就以毫无附加的本真,将恋爱写得实实在在、可触可闻可摘可剥。它们将淼延的水意、落心成铭的月光、和着世间最是别样的馨香,一起酿造成赤裸的情爱,简简单单地化作两支相亲相印的莲蓬。

  于是,人间醉了……

  2019、11、17写于方圆垦荒斋

  作者简介:

  李木生,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孔子基金会讲师团成员。写过300万字的散文与300多首诗,所写散文百余篇次入选各种选本,曾获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首届泰山文艺奖等。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上一篇:冬荷

下一篇:飘飞的芦苇花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