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微山湖芦苇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刘明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27
摘要:

  在微山湖地区,芦苇是一种最常见的植物。无论是在河旁渠边,还是在池塘湖滩,随处都可以看见成片、成片的芦苇。它们生命力顽强在微山湖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葳蕤繁衍。

  初春时节,蒌蒿遍地芦芽短,正是田螺欲上时。湖畔的孩子们撑着小船,在料峭的春风中,在浅濑的湖滩上,在密密麻麻、鲜鲜嫩嫩的芦芽间,不停地捞拾着硕大鲜美的田螺。随着田螺肉出口到国外,孩子们换取到读书上学的费用。几场春雨过后,当蜿蜒在大运河河堤上的槐树飘出浓郁花香的时候,湖里的芦苇已经郁郁葱葱,随风起舞了。那时候,水位平稳,水质洁净。湖苇生长得不蔓不枝,如同修长俊美的小伙玉树临风。它们根连着根,叶靠着叶,密密匝匝地排列着,绵延在微山湖里,形成一望无际黛青色的屏障。与湖里的菰、蒲、荷、菱、共同维系着微山湖的生态平衡。有时侯,三、五孩童拎着篮子穿行在芦苇丛中,找一根粗细适中的芦苇杆,截出一断,用小刀削出斜茬,开出小口,安上芦叶,一支芦哨就做成了。放在嘴上一吹,“嘟 ——嘟——”,哨音清脆悠扬。然后,再拣那最宽、最绿的苇叶打来,扎成一捆捆的。回家后,妈妈把苇叶洗得干干净净,包成一个个三角形的棕子,用文火慢慢地煮,芦苇叶的清香就渐渐地渗透到棕子里,而粽子的清香随着袅袅的炊烟弥散在湖畔的上空。

 

  深秋时节,芦花飘飞苇叶泛黄,大片大片的金灿灿的苇杆上,摇晃着一簇簇银光闪闪的芦花。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天空中飘舞着苇絮,空气中弥漫着乳白色馥郁的味道。人们采来团团芦花,用它做成毛窝鞋,或者把它垫在棉鞋里,既保暖又暄软,就是在数九寒冬的腊月脚也不会冻伤。老家的人们把收割的芦苇分成三等,优质的芦苇编成洁白的苇席运送到全国各地,中等的芦苇则织成苇箔用来建造房屋。在老家,盖房子芦苇是必不可少的,人们把割来的芦苇,码成一扎一扎的,再用细绳连起来,辅在排好的檩条上,上面涂上泥,再挂上瓦,这样的房顶又结实又保暖。最次的芦苇人们用来烧火做饭,微山湖的芦苇燃烧起来泛着苇油、冒着青烟,飘着清香,用芦苇炖出来的草鱼锅饼那才真香呢,现在想起来还流口水。

 

  前几年,微山湖的湖水污染还比较严重。有一次,乘船沿运河回老家,一路上看到菰、蒲濒危,荷、菱尽亡,心情很是沉重。湖面上的绿色只剩下在湖水中奋力抗争的芦苇。芦苇生长得很狼狈,早已没有当年那种玉树临风的翩翩风度了,可是它们依然不屈不挠的生长着,用它们根连着根、叶挽着叶的力量净化着污水、清新着空气,竭尽全力维系着微山湖的生态平衡,让人很是感动。可喜的是,随着我市科学发展观的落实,微山湖治污措施的加强。老家的湖水正一天天变清变绿,“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家乡美景重现。家乡的芦苇也焕发了蓬勃的青春与活力,它们又可以和菰、蒲、荷、荻随风共舞了。

  故乡的芦苇啊,你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这不正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微山湖人的真实写照吗?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