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人间第一湖——微山湖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朱思克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9-23
摘要:

  读懂微山湖,还是先从那些微山湖诗文中去读:

  舟回山后路,斜日照菰蒲。近岸虽清浅,遥天总画图。

  渊渟回鲁甸,职贡达尧都。好续河渠志,人间第一湖。

  这是清朝的张大有《泛舟登微山》四首中的第四首。张大有是清代洽阳人,即今天陕西省洽阳县人,曾经任督漕使者。《泛湖登微山》诗写于清代雍正三年,即公元1725年,农历的五月二十六日督粮船过韩庄(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北去之时。刚刚修整一新的京杭大运河,横亘在眼前,诗人观赏着湖河一色如在画图中,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微山湖是“人间第一湖”。

  这一句诗,足让济宁微山湖名闻天下。

  张大有又写道,“水花香满棹,风燕语随舟。云彩飞湖底,云阴下树头”,诗人在一个仲夏的夜晚,遥望着岛上的万家灯火,心向往之,于是便舍船登岛,可是天色已晚“无处问津”了。然而,诗并无怅然的孤寂与失落之感却是饱餐这一湖的美色。

  欣赏过梅花的清香,却没有嗅过水的芳香,水也开花吗?水花也是花吗?是的,那是浪花朵朵,那是水的兴奋,那是舟的激情,热烈而轻快……

  这水能没有香气吗?“居人若得溪边水,会种芙蕖万顷红”,这是清代诗人黄兰森的诗句。万顷芙蕖,大概这也是人间第一湖的胸襟与福气吧!这湖中的芙蕖,可不是那么的随意,那么的一览无余,它们像一群女子,各有自己的羞涩、典雅与情怀。

  “拥兰叠翠,若数十百芙蓉荡漾乎波心”。

  这里便是一簇、一隅,像一位位仙子在沐浴中私语。原来水花香,就是荷花的香,这香缠满了船棹,难怪是满棹挥之不去的荷香……远处的灯火,近处的荷香,在这盈盈一水间,赵执信于《微山湖舟中作》中吟出:“疑是桃花源,参差出人家。流览情所喜,避地想更佳”。诗人误将荷花作桃花,误将桃花作水花。

  泛舟大湖之上,游目骋怀,看到的是西方满天的云彩。

  这张翅齐飞的湖鸟叫“鹜”,就是王勃名文《滕王阁序》里“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中的“鹜”,人们都说王勃的诗文好到了极致,这与微山大湖上的景致比起来太过寂寥了。湖面如漠,圆日西落,成群的鹜鸟散漫了水天之间,的确是一个好去处。

  微山湖是一座美丽的湖。

  浩淼之中,荡漾着一座微山岛,这是微山湖的眼睛。当然可以用明眸善睐形容它,也让微山岛在顾盼之中,流光溢彩,是游人们无法抗拒的诱惑;然而,微山岛已足有八亿年的历史了,它像一位老祖母,我们只能躺在它的怀里感受它的温情……

  李含蕊在《微子墓碑文》里的微山岛,还只是一张剪影或速写;王尔鉴《登微山》里的那幅剪影,就变成了一幅工笔山水或山水油画:“微湖环微山,湖心挺翠微,有如大江之中之浮玉,舍舟更无云可梯……湖光如鉴拥翠帷,帆影拖云纷参差。肩摩上路客,击毂兼骖騑。井烟晕岚气,闾闬藏山隈。犬吠水中听,人语风中吹”。

  这样的文字宣泄在微湖一潭的碧波之中,当是自然山水之中又具别样的人文风情。桃花源太过幽静,帝子洲太过沉重。于山水之间,当有摇手相邀,促膝磨鬓之趣;在烟霞之中,当也有虚诞羽化,放浪形骸之意。“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是陶渊明的诗句,但用在微山大地,用在微子湖畔也是意蕴契合。“井烟晕岚气,闾闬藏山隈”,一“藏”字显隐谧之机,在有无之间,再增峰回路转、移步换景的佳境。“犬吠水中听,人语风中吹”,犬吠于陆地,人游于水上,虽不是渔舟唱晚,却也多少有几许谈情说爱的蜜语,当为这湖中的荷香吧。

  有山,便要有湖,于是就有了微山湖。

  有水,便要有河,于是就有了大运河。一种祥和的气息又充溢着胸膛。

  流过门前的运河,同一望无边的大湖总是伴随着微子启的身影。谁说微子启只是一位仁者,他肯定还是一位智者,他一句话也不说,就让我们这些子孙为他魂牵梦绕……

  有什么可以表达对微子启的这种感觉呢?于是,造物主让这水里开满荷花。“拥兰叠翠,若数十百芙蓉荡漾乎波心”的文句,有了人气便成了一幅美妙的图画,虽无江南采莲的热闹,却也是有令人心旷神怡的快感。“我闻微山名因微子得侯封,近接留城基”,王尔鉴在空间上慢慢收缩,他的情绪也渐渐地由写景过渡到写人,由写人过渡到抒情,“太息前贤与前圣,高山仰止心追维”。诗人在“太息”什么呢?追慕先贤的容颜而不得见,景仰先贤的为人而已封尘,又有多少生前事,又有多少身后名。

  清代孙远庾在《游微山湖》写道:“眼前渐觉红尘远,疑是桃源有路通”。“红尘远”一句清新之语,又是一句无奈之语,就是身居庙堂,恰逢盛世,也许还要沦落江湖、隐归山林。在微山湖上,你可曾听到这样的诗句:

  一蓑一笠一孤舟,一支长竿一寸钩。

  一曲一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这诗大有唐朝诗人柳宗元的《江雪》之境,这极富有微湖山水元素的图画,句句着以“一”字,这是微山人殷重礼的《一字诗》。你可知道诗人殷重礼此刻面对的,是被称为千古一帝的康熙皇帝吗?小小的微山湖,一时间既是“江湖”,也是“庙堂”,士子之心可曾有进退的方圆之术?一山一世界,一水一如来。

  康熙二十三年,这位真心“平天下”的大清皇帝第一次南巡,途经微山岛时,召见地方官员,当时诗人殷重礼也在迎驾队伍里。可惜,他只是一介布衣,他能“忝居”其中,是因为他姓殷,是微子启的后裔,康熙皇帝正重儒学以收汉人的不服之心。

  康熙皇帝在中国的几百位皇帝中,算得上大有作为的一个。他开启了大清一百多年的“康雍乾盛世”,当然盛世不是他一个人开创的,可是享受太平的快乐却是普天下百姓。

  那一刻的微山岛上,当然少不了山呼万岁的宏大场面。这欢呼中当然有随声附和者,有推波助澜者,有别有用心者,有鼓噪喧闹者……什么吾皇圣明,什么天下太平的话,一定响彻天宇。大清的江山仿佛真得一片阳光普照、其乐融融了。

  康熙皇帝当然高兴。太平,大清朝太需要太平,大清朝当然也需要粉饰这个太平。康熙皇帝对微山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龙颜大悦,玉口一开:微山湖真日出斗金!而明朝时的微山湖,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明朝的王政写下的《大水行》你可听过:

  ……

  小民环拥诉灾苦,昼夜连遭倾盆雨。

  山水涌奔如怒潮,摧倒墙垣并屋宇。

  互报临滕两驿程,桥梁冲断石纵横。

  水深不止灾灭顶,吁嗟车马难飞行。

  菲才调任繁剧地,自问尚非贪酷吏。

  雨师风伯互为殃,陡令平安变灾异。

  ……

  这是万历年间,大概为公元1592年,微山湖上十字河区(今济宁市微山县彭口闸村)的一段灾情。诗人记述了一个风雨作怪、灾异遍地的微山湖。倾盆大雨给微山人民带来了灭顶之灾,桥断梁飞、墙倒屋塌,整个微山大地风吼马叫的咆哮之地。到了清顺治时期的公元1646年,济宁鱼台县人朱之玉又写下了《辛巳岁大歉感赋》:

  二东酒浆尽,吏呼催未已。

  皤颜方就殣,壮者日已痞。

  室人交籍慰,割爱鬻稚子。

  稚子牵衣裾,号呼别兄姊。

  ……

  遥闻东土乐,谁知亦如此。

  ……

  我们只知道杜甫的《三吏》《三别》记下的战争创伤,可知在微山湖畔也曾有洪水的灾难。“稚子牵衣裾,号呼另兄妹”,至今,我们还可以听到孩子的哭声、娘亲的呼喊,怎么办呢?这里却是遥闻的乐土、洪水猛于虎、吏催胜似狼,不知道我们的先人经受了多少的天灾人祸。“搔首呼苍天,剥复参运理”,在流离中找寻乐土,却在乐土中忍受煎熬,在煎熬中失望着、呐喊着……总盼望着太平的世界。

  那时的微山湖是一个苦难的湖。

  也许殷重礼急人民之所急,伴着一股湖里人的刚直倔强味,按不住了心中的焦虑。康熙皇帝的话音未落,自已赶忙起身,高声说道:“虽日出斗金,却不堪东风一浪。”殷重礼的话,出乎康熙皇帝的意料之外,让康熙皇帝一愣,顿感湖风劲吹,水波涌起,心中生出无限的惊异。殷重礼也许是有备而来,也许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他接着说:“此地身处湖区,旱涝不均,常常灾患不断,民众苦不堪言,只有增设堤防,疏流浚源,才能造福一方。”康熙皇帝边听,边不时地环视着整个湖面,的确是一个大湖呀。可这水大浪急,老百姓却居无定所,一旦有洪涝灾情,则会民不聊生呀。他从刚才的喜悦中走向了忧虑,他毕竟是一个有作为有头脑的皇帝,对殷重礼的话,深感为然。

  这个故事被写入碑记,立于微子山上永为流传。

  这个故事,被写进地方志书,成为一段佳话。

  康熙皇帝说:“你忧国忧民,真是山中宰相。”

  殷重礼甚感欣慰,皇帝还真是圣明,且不说这是士子求之不得的殊荣,仅从光宗耀祖的意义上讲,也应该接受皇帝的赐封。殷重礼正要谢主隆恩,就在这一刻,他突然感到自己面前有一堵墙,在康熙皇帝亲切的目光背后,他感到那些官绅的冷漠、妒嫉和仇视的目光,他感到一种威压和逼迫。“皇上,我只是一介草民罢了,哪里是什么宰相,我只是微山湖上的一个年老多病的垂钓者。今天见到皇上,只是想把心里话告诉皇上,再没有别的奢望。”康熙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他岔开话题,轻松地说:“那你就以自己为题写一首诗吧。”这便有了前文中的那首《一字诗》。

  这个故事版本很多,真假难辨,可能是每人都有自己的感悟吧。

  康熙皇帝第二次南巡经过微山岛时,殷重礼已重病在身,不能再迎接“圣驾”了。是逃避世俗的风险,还是自己无心江湖,只想归隐田园?一人独钓一江秋!这正当康熙皇帝的船队浩浩荡荡经过微山湖直向江南的时候,殷重礼去世了。

  微子墓前,又多了一块石碑:“世守遗徽”。这是殷重礼令他的儿子殷恭默立的,这大概是殷氏的家风,也当是祖训吧。

  微山湖,流水汤汤,融贯天下。

  当中华民族灾难降临的时候,微山儿女又毅然担负起拯救民族的使命。抗日战争时期,微山湖地区是游击区,也是伪、顽、匪、会各种反动势力集中骚扰的地方,徐州、枣庄、兖州铁路沿线以及夏镇都驻有日军。1942年7月,刘少奇自临沭县朱樊村返回延安,途经微山湖。刘少奇对护送他的微山湖游击队员们说:“必须深入发动群众,坚决实行减租减息,发挥群众的抗日积极性,建立巩固的根据地,要树立同敌伪长期斗争的思想”。1942年11月,陈光、罗荣桓、黎玉、肖华四位首长过微山湖,肖华满怀深情地写下诗句:

  神出鬼没铁道旁,袭敌破路毁沟墙。

  深入兽穴斩虎豹,飞越军车夺械粮。

  汪洋大海游击队,怒火熊熊敌后方。

  条条铁轨成绞索,寇灰满载运东洋。

  他们到达延安后,又给微山湖独立支队写来慰问信:“你们在敌人重兵把守、碉堡林立、日伪顽军四面包围的严峻情况下,正确地执行了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分化瓦解敌人,像一把尖刀插在敌人心脏,用你们的勇敢和智慧趟出了一条通往延安的坦途”。

  那时的微山湖是一个革命的湖,红色的湖。

  今天的微山湖,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正如凯传的《微山岛》写得那样:

  湖上云儿飘,水上帆儿摇,清凌凌的浪花里,涌出个小岛。

  抬头见青山,低头有青草,更有古迹一处处,故事真美妙。

微山湖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