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山夏荷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温勇智 人气: 发布时间:2014-11-24
摘要:

    仲夏,我和她相遇在山东一个叫微山的小县。

    天,下着微雨,淅淅沥沥的,溅在她身上,就有了唐诗宋词的意境。

    情不自禁地,我驻了脚步。俯身或坐下来,久久凝视这绝世的容颜。我惊喜而惭愧:以前总说去哪里去哪里寻找美丽的仙境,为什么没想到这儿呢?

    对荷,我是自小喜欢的。老家的门前,就植有一亩荷。她一直植在我心田,在我生活的那座钢筋水泥的城市兀自艰难地生长着,盘曲而嶙峋,但她很顽强。在夏天,总是要怒放,一株又一株,绝不随意,绝不含糊。我知道,对她,我是喜欢得越来越肯定,喜欢得越来越彻底,喜欢得一点也不茫然。尤其是近十多年,越来越密集的人居,越来越逼仄的空间,越来越灰色的蓝天,实在有点沉重,令我喘不过气来。一株荷,对于一个渴望生态美、自然美的人来说,其意义不言而喻!

    而今,竟能是无边无际的荷,铺天盖地的,融生态与景观为一体,形成一个碧波粼粼、鱼帆点点的荷花荡,醉意成漫天彩霞醉美的赞礼,这,难道不是大自然构成中,最富神性和美学启示的元素吗?

    她是荷,植物中的另类,她绝不随波逐流开放在春季。春天的阳光雨露她不是不想要,可是她有她的追求。为了爱,她宁肯与炎热抗争。

    我想到了那个不朽的爱情传说,想到了荷花姑娘,想到了周延。她爱周延,视富贵如粪土,隋炀帝的垂爱不能让她丝毫动心;周延亦爱荷花,所以他愿化作蜻蜓在清风明月下与心爱的姑娘和唱低吟。

    难怪不少文学名人,将她誉为出世的象征,思念的象征,纯洁的象征。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西楼”,那是思念的李清照;“绿竹含新粉,红莲落故衣”,那是出世的王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是洁爱的周敦颐。

    但荷也可以很入世。藕、莲蓬既是清香嫩脆的水果,也是美味佳肴;荷叶清香防腐,是食品包装的“保鲜袋”,也是多道名菜的佐餐配料。

    我羡慕微山人。我钦佩微山人。他们在急功近利的当世,竟能能秉承荷的灵性,以生态的眼光建设自己的城镇,种情种义。荷,成了小镇的招牌,葳蕤摇曳,明眸善睐,让人迷醉。这里的每一朵荷都在微笑,珠唇轻启,仿佛就能吐出一句句唐诗宋词,平平仄仄,颇有意境,亦有了禅意。这儿的每一朵荷,都仿佛是一菩提,净化着你的魂灵,让你的整个人都会变得空灵洁净,纤尘不染。

    看荷,不仅仅是欣赏,更是洗心、养心。

    巧笑倩兮。此刻,我陷落于花海,在花海中流连。一颗心,被荷花隐敛,被浪漫的情思狠狠击中。我将心灵深埋的沉疴交给善解的荷花,柔软流动的香气在空气中氤氲。我看见一对对情侣,挽着手,徐徐前行。多少爱意像荷花盛开。恍惚间,我觉得和荷心脉融合了,是挚交。既是今世也是前世注定的恋人。当这个纷繁扰乱的世界丧失灵魂的时候,我与她不期而遇了!

    我,把头埋进荷的发薮。久久地,与她的眸子交换眼神,整个宇宙都凝眸于这纯真的一瞬。我的心,潮汐着,美丽的心情,无法逃避。滴水琼珠,我的世界有了顾盼生辉,有了明眸善睐的意境。此刻,我唯一的渴望,就是变成一株荷,不,一只蜻蜓,在青光绿影中,宣示我对荷执著的爱恋。

    佛曰: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在这个苍茫的世界上,与荷能如此亲近是幸运中的大幸。

    我站起来,朝荷深深鞠躬。我想到了一句话:只有从灵魂深处展开的生命之美和精神之美,才能照耀灵魂。

    荷,谢谢你!微山,谢谢你!

微山湖荷花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