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微山湖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杨露露 人气: 发布时间:2013-12-30
摘要:

  我虽然生长在离微山湖不到20里的地方,但此前从未涉足微山湖。但我从影视剧里看到过微山湖,从歌声里听到过微山湖。对微山湖向往久矣。癸巳年八月,刚走大学出校门的我因工作只身来到了济宁市微山县,才知道1953年10月成立的微山县是专门为管理微山湖而设立的。还知道了湖中的岛上葬有一位名叫微子的老人。微山湖、微山岛、微山县皆因他而得名。

  初到微山,只觉得见了小家碧玉,精致却不失优雅,温馨却又熟悉,和我的家乡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只有走进微山湖,细细品味每一道佳肴,观赏每一线风景,阅读每一个章节,才能真正了解那人、那水、那山和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荷花荡、芦苇荡,才能感受细腻之外的粗犷与豪放,才能看清之面纱下的美丽与激昂。

  早上,渔家人闷一口微山湖酒,带上一张亲手织补的网,用桨声将鱼虾唤醒,大湖也伸了伸懒腰,开始了梳妆,鸟鸣鸭欢,开始了一天的繁忙。不一会,湖面上的雾气被朝阳一寸寸拨开,阳光一点点地扎进湖里,湖面便呈现出一片金黄,正应了:乾隆皇帝的那句:日出斗金微山湖。大湖带着精致的容妆,迎接新一天的喧闹。

  正午,细密的汗珠不知何时悄悄爬上渔家汉子的额头,不一会便汇聚成一条条小溪,越过岁月的皱纹,刻在悠悠的船桨上。大湖像一位心疼孩子的母亲,适时送来阵阵凉风,吹得渔家人忍不住唱起了小调“微山湖哎,阳光闪耀……”,唱罢,把船划到芦苇荡,打开饭盒,露出的是白花白花的鱼片、细长细长的鱼丝、焦黄焦黄的煎鱼、喷香喷香的煎饼,令人眼馋、手馋、心也馋了…

  傍晚,太阳即将沉到湖底,捕鱼人也收拾好了一切,摇着船划向家的方向。船上有时是一堆新鲜的莲蓬,亦或是一网肥美的湖鱼,偶尔捡获几枚鸭蛋,可能还有挣扎横行的螃蟹。微风卷起的细浪,与船帮拥吻,发出“啪啪”的声响,像有人在弹奏着动听的土琵琶。撑船的渔夫每用力一下,都挥一挥手作别西边的云彩。当太阳最后一缕光芒被大湖完全吸收,剩下大湖一片茫茫,静静的让人遐想。

  夜幕降临,整个大湖慢慢融入了夜的世界,周围一片静朗,湖水轻轻拍打着船舷,像母亲拍打着欲睡的孩子。远处,有暖融融的灯光,点点渔火指引着家的方向,想必渔家母亲一定做好了最爱吃的茶饭,此刻,会在家门口焦急的盼望。

  深夜,微熟的鼾声响起,村子也渐渐融入夜的围墙。大湖环抱着睡熟的村庄,静悄悄的微山湖在用低沉的声音轻轻哼唱。偶尔有风吹过,大湖赶紧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怀里的希望,只激起点点细浪。此刻的世界一片安详。

  如果你来过微山县,到过微山湖,那你,一定会爱上那个地方......

  如果你还没来过,放下你的迷茫,背上你的行囊,来微山给心灵找一个栖息的天堂!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荷塘·蝉

下一篇:马场湖——我的老家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