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不如孔子家仆,“领导”怕热凉民心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赵查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8-14
摘要:

    8月5日中午12时许,河南济源一辆车牌为“豫UD001警”的司法警车撞人后,后排座位上两名“领导”竟然有说有笑,还因怕热拒不下车救人,遭遇数十名群众围堵。双方僵持半小时后,两名“领导”被从后排请出警车。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人下车后夺路逃走。警方表示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济源市司法局拒绝透露两人的身份。(8月6日《大河报》)

    孔子家的马厩失火了,他首先问家仆有没有受伤,因为生命比马厩重要。中国平均一分钟就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正常人的第一反应是看看人有没有事。可济源市司法警车撞伤人后,“领导”竟然能够稳坐车内说笑,似乎车里车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领导怕热,受伤的女子、下车的司机、围观的公众,谁又不怕热?

    对被撞伤女子表示关心,这是基本的人性,同类受伤,狐兔同悲,兽犹如此,人何以堪。“领导”也是正常人,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而且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为何出现交通事故后竟保持一颗铁石心肠?为何新闻里面的“领导”是密切联系公众的公仆,现实中却成了远离大家的“官老爷”?

    遭遇交通事故,“领导”喜欢标榜身份。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旅游局局长张德礼在交通事故后亮明身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局长”。对方和他发生冲突竟然拿着锁具大打出手。甘肃天水一官员酒驾导致剐蹭第一时间下车打人。“领导”摆出官老爷的架子,屡屡引起围观者不满,发酵成为社会事件。

    正是“领导”把自己当成官老爷,才会让他们变成冷血动物。古代官员出行,差役在前鸣锣开道,意思是大家赶快闪开。自古以来官员和公众保持距离,这样才能保持权力的神秘和权威。济源司法警车撞伤女子,“领导”以怕热为由躲在车内,实际上也是在维护自己的威权。警车伤行人是偶发的事故,“领导”伤民心则是一脉相承。

    传统观念认为“领导”职位有德者居之,就像尧舜禹那样以德服人。历朝历代的帝王,均自称因道德高尚成为天选之子,权力金字塔也是所谓的道德金字塔,发生天灾人祸还要发“罪己诏”。“领导”面对流血的伤者竟能笑出来,说明并不具备与职位相应的道德水平,失望伤心的公众自然会发出匹夫之怒。

    根源在于,“领导”不需要公众负责,即便东窗事发也可以让“临时工”做替罪羊。围观的公众将“领导”请下警车后,其中一位竟像丧家犬一样逃之夭夭,说明他们又害怕组织起来的、围观的力量,担心上级为维护权力形象抛弃自己。他们害怕“上级领导”,也害怕权利觉醒的公众,对上“磕头虫”、对下“变色龙”。

    这说明,我们生活的社会呈现出权利贫困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领导”为非作歹都很难被追究责任。所以,即便被公众和舆论围追堵截,他们只会认为自己是倒霉。故此,应抛开个体道德幻象,法律和制度应把“领导”想象成坏人,然后建立最完善的办法管理他们,否则权力就会无休止剥夺权利的资源。

    其实,一张选票,就可以改变“领导”的行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驱赶他们从车里出来慰问受伤女子。若想如此,需要公众组织起来,发展壮大围观力量,直至获得救济权利贫困的力量。孔子“不问马厩”依靠道德自觉,“领导”关心人需要制度约束,这才是现代政治文明的要义。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