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日寇屠杀济宁鲍屯村民暴行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崔璐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4-18
摘要:

  孔孟之乡网讯 据济宁日报报道,今年3月,济宁市任城区唐口街道鲍屯村村民鲍伟投书《文化周末》,控诉1938年侵华日军残忍屠杀无辜村民的事实。记者前往鲍屯村,采访了鲍伟、王凤齐、王田耕等部分受害者亲属,他们向记者讲述了日寇犯下的战争罪行。

  鲍伟:应该让那些被尘封的历史重见天日

  46岁的鲍伟是土生土长的鲍屯村人,从小时候起,就常听村里的老人讲当年日寇血腥蹂躏鲍屯村的往事。他说,“每年夏天在村外赵王河畔乘凉的时候,都听到当年的目击老人反复讲述这些事。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而惨死在日寇铁蹄下的多少冤魂,无可计数。一部中国抗击侵略的历史,不能忘掉那些惨死的平民百姓。这是一部不能遗忘的历史。我们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让那些被尘封的历史重见天日,以告慰那些还在九泉之下徘徊的冤魂。”

  鲍增辉:子弹洞穿老妪护佑之手和爷爷头颅

  “当时有周边村庄逃反逃到这里来的,在他们撤离鲍屯的时候,我爷爷去屋里看看有自己家的亲戚没有。就在他往院子里看的时候,有一个日本鬼子落下一匹马,回来牵马的日本鬼子,正好看到我爷爷往院子里看,就说我爷爷是八路军还是什么的,拿枪就追我爷爷。我爷爷赤手空拳就跑,跑到我们村里一户人家,院里有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就说这是我跟前的人,就抱住了他。我爷爷趴在她怀里,她抱住他的头,日本鬼子开枪就把老太太的手面子打穿了,把我爷爷就打死了。当时屋里聚集的附近村庄的七八口人被打死。”鲍伟的哥哥鲍增辉,悲愤地讲起他们的爷爷被日本兵残忍杀害的事实。

  90岁亲历者王凤齐:一个院子死了七口人

  “我哥23岁被打死的。当时村子西边河上的桥被炸了,逃反往西逃不出去,天气很冷,河里有水。所以当时附近村庄的人都跑到这里来避难了,日本鬼子来了喊门。有的人打开门还抱着公鸡,就被日本鬼子一枪打死,一个院子就死了七口人,有我们村的,也有其他村的。日本鬼子的目标本来不是我们村,他们是向河长口进攻,有几个便衣放了几枪,日本鬼子听到枪声,倒过头来就到我们村来了,便衣就跑了。当时我哥腿上有疮,他不能跑,也被日本鬼子杀死了。”今年90岁的村民王凤齐,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亲历者了,他和侄子一起诉说着当年日军的暴行。

  于良玉:一颗炮弹落在四口之家两死两伤

  “我姓于,今年七十六,日本人进关我也不清楚,我说的这个事是姥娘家,她家现在已经没人了,死得没人了,我也是听我母亲讲的,我母亲临死,都在哭着说,‘我的兄弟,我的兄弟,我找你去了’。这是我母亲的弟弟,也就是我舅和姥爷。日本人进关以后,打入鲍屯以后,从空中落下的一个炮弹,落在了我家里。我姥娘家的人都在我家里,我在姥娘家门上住。炮弹就落在屋顶上了,我姥爷、姥娘、舅、妗子四口人都在我家里,因为战乱了,人都要偎群。这一颗炮弹落在屋里,从窗户台砸进去,爆炸了,把我姥爷炸死了,舅炸死了,姥娘肩膀上落了一个炮弹皮,没死,妗子身上也受伤了,但是很轻,我大哥把胳膊炸断了。姥爷、舅被炸死了,妗子就逃反走,出来庄就被日本兵把手打破了。一家四口人死了两口,受伤了两口。我姥娘被打手面子就是顾他爷爷,抱住他爷爷说这是俺孙子,日本兵把她的手给打了。我母亲成天说起这些事情。”

  76岁的于良玉老人不是鲍屯村的,但他母亲的娘家是这里,他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常听母亲说起当年的事。这里所说的姥娘,就是用手护住鲍增辉爷爷头部的那位老人。一位女性老年村民,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兵,用自己羸弱的手,护住逃到自己怀里的年轻人的头,罪恶的子弹竟然穿过她的手,再击中年轻人的头颅,残忍地夺去一个年轻的生命。

  村子里当年被日寇杀害的人还有很多,但大多已找不到他们的后人,他们的事也便无从讲起。

  记忆中还原的屠杀暴行

  据鲍伟介绍,位于济宁城区西南的鲍屯村,是鲍氏祖宗三兄弟从明朝洪武年间自山西洪洞县老鸹窝迁居于此建立的村庄。期间,鲍氏其中一族改迁村西三华里河长口村。又有王氏、马氏各一族迁入鲍屯村。至1946年春天,鲍屯村已有人家四十余户,房屋全部是尺余厚土墙土顶,高不过六尺,长短宽窄大小不一,地势也高低错落,宽不过五尺,长不过两百余步的低凹街道,随房屋走向蜿蜒曲折。如今,距离日本人当年的暴行已过去许多年,村子里很多的亲历者也都已经不在了,鲍伟根据多年来村里老人的讲述,向记者还原了当年鲍屯村民被日寇屠戮的事实。

  1938年,被不知哪里来的枪声吸引到鲍屯村来的日本兵,在这里待了三天三夜。那天,入睡后的村民被鲍屯村保长鲍继运的破锣声惊醒,随后就是一声枪响。紧随其后的就是让人听不懂什么语言的暴怒怪叫,家家户户破旧的门板被什么东西砸碎的爆裂声。

  村中又不时传出一阵阵惨叫声,还有妇女孩子的哭嚎。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还有两声爆炸声。随后村民们从没见过的穿着黄皮、戴着铁帽子的几个土匪,拿着枪托凶狠撞击,破门而入。被枪托暴打着的所有村民,被日本鬼子衣不遮体地全部驱赶出低矮的土房,被赶往村中鲍玉量家的一棵歪脖老槐树下。村民鲍玉利由村西被推推搡搡地拖拉来,两个鬼子用一条长长的牛皮绳直接捆住双手,另一头被扔过老歪脖槐树粗壮的枝桠,随后被高高升空吊起。随后,一个中国男人,开始对着村民喊话,让交出开枪的人。

  村民们无一应答,等得不耐烦的日本鬼子,便用锋利的刺刀戳进鲍玉利的胸膛。随后,留下两个日本鬼子看守被集中的村民,其余的鬼子开始挨家挨户地搜索劫掠。等到下午,已经疲惫不堪的日本鬼子,在搜捕伤兵一无所获的情况下,用地主鲍玉村家的一辆骡马大车,满载抢来的鸡鸭猪羊,向济宁县城方向离去。

  村民们蜂拥回家,争相看护被劫掠的自己的家。开始的第一声枪响,是日本鬼子打死了保长鲍继运。

  每次有部队或土匪进村抢劫,鲍继运都会以保长身份第一个出面交涉,但日本鬼子抬手一枪打死了刚刚敲了一下铜锣的鲍继运,接着就两人一组开始了挨家挨户的大搜捕。

  同一时间听到枪响的隔墙邻居鲍玉利,来不及穿好衣服,就趴在半腰高的墙头上往村边的保长家看。刚一伸头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被站在墙下的日本人反手一枪托,捣得脸上血流如注,皮开肉绽。

  还有被枪声和砸门声音惊醒的鲍玉迎,因为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就抓起墙上挂着的一把镰刀,冲出被砸烂的房门。两个砸门的日本鬼子,来不及开枪,两把刺刀刺进了鲍玉迎的胸膛。还来不及穿上衣服的女人,爬起来看外边的动静,日本兵便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随后就是女人的凄厉哀嚎。

  当时村中的第二声枪响,来自村民王凤山家。被枪声惊醒的王凤山打算跳墙逃走,刚刚跨上墙头一条腿的他,还未及跳出去,就被赶来的日本鬼子一枪打死在墙头之上。

  当时村中的两声剧烈爆炸声,是来自村民王凤文家的东厢房。搜查的两个日本兵,听到王凤文家东厢房里有响动,便隔着窗棂,看到6个衣不遮体的中年汉子挤在一起发抖,便迅速扔进两颗手雷。随着爆炸声,厢房内的人在爆炸烟尘中血肉横飞。

  这6个人原本不是鲍屯村民,而是给地主鲍玉村临时打短工的附近村民。当时听到爆炸声的鲍汝长担心亲戚的安危,便想出门查看。刚走近王凤文家厢房还没有来得及看,就被一个牵着马的日本兵发现。日本鬼子突然看到鲍汝长,端起大枪对着鲍汝长开始瞄准。鲍汝长就穿过半腰高的院墙,一头扎进村民鲍继所家的堂屋,日本兵也拿枪追了过来。鲍继所的娘搂住了鲍汝长的头,日本兵开枪打向鲍汝长,子弹穿过老人手掌,自鲍汝长后脑穿出。

  由于死人太多,也由于害怕日本人卷土重来,所有人不敢按照传统习俗举办传统葬礼,所有村民都自觉地拿起铁锨,帮助那些死难者入土为安。鲍汝长就被自己家仅有的一领草席匆匆卷起,埋葬在自己的祖坟之地。“1984年的时候,我的四爷爷鲍玉恩病逝,依照乡村传统发丧不留丧的传统习俗。我父亲决定在四爷爷家代丧,重新将已经成为村民垃圾场的祖坟迁葬。当时重新被挖掘出来的爷爷,早已是一具不成形状的漆黑泥化的骨殖。只是那颗还是很完整的头颅之上,那个从前额洞穿的弹洞宛然犹在。”

  鲍伟永远不会忘记爷爷头颅上洞穿的弹孔。

 

鲍屯村西边赵王河上重建的石桥,当年曾毁于战火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