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济宁百年一遇特大洪灾回顾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孙培同 人气: 发布时间:2014-01-14
摘要:
  1957年汛期,济宁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灾,这场洪灾给人民生命财产带来了严重损失。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各方的支援下,终于战胜了这次洪水。这再次证明:洪水无情人有情。时隔56年,我们回首这场洪水,这对于人们了解洪水危害、激励人们战胜洪水,都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洪灾的发生

  1957年7月,西风带环流位置偏南,不断出现的长短波经过沂、沭、泗河流域及河南沙颍河、涡河上游,贝加尔湖西部地区高空经久停留着一股强烈的冷空气,太平洋高压和内蒙古高压汇合对峙在山东省的南部地区,形成了强烈的辐合上升气流,造成了一次少见的暴雨、洪水过程。
  当年6月下旬,南四湖流域平均降雨仅7.7毫米,而7月份以来,则连续降雨。总起来看暴雨中心是由西南向东北移动,当月共降雨24日,其中:小雨9天,大雨3天,暴雨12天。那时的济宁专区月平均降雨量为654毫米(目前全市多年平均降雨量为694.7毫米),湖东地区平均降雨量718.7毫米,微山县857.9毫米,湖西地区为608.9毫米。7月份最大点雨量出现在郭河上的蒋自崖,为994.5毫米,草桥口日降雨量最高达253毫米。由于雨量过度集中,所产生的洪水超过了湖河的容泄能力,使水位陡涨,造成湖河漫溢决口。
  湖东小沂河来水最突然,10分钟内水位上涨3米,7月11日大水,上起葫芦套,下到义和村,长约7.5公里一段,左岸全部漫溢,大水决口46处,右岸在曲阜东南石灰窑决口,水一直淹到曲阜南门。当时泗河先后出现了5次洪峰。7月10日实测洪峰流量为2655秒立方米,下游郑庄、栗河崖一带决口2处。7月19日曲阜书院站最大流量为3950秒立方米,上游左堤未决口,水位几乎平堤顶。龙湾店以上曲阜防段右岸堤防漫溢8处。白家店决口50米,洪水一直流到津浦铁路,除少部洪水约200秒立方米的流量横穿铁路桥涵西流外,大部水流受阻。当时水位壅高与铁路路基本持平,造成火车停车4个多小时。7月24日,泗河水水面距兖州铁路桥钢梁底为2.3米,南关离堤顶为0.7-0.8米。南贯集到郑庄一带水位离堤顶仅0.1-0.2米。7月24日,泗河书院洪峰流量达4020秒立方米,其洪水位超过当地地面高程0.52米。
  湖西地区降雨量以万福河流域为最大,7月10日,曹县一天降雨量达262.5毫米,城武7天降雨量达612.4毫米。7月17日,湖西大小河流到处漫溢、溃决,坡水片流而下,金乡、嘉祥、微山、济宁等地纵横百余公里,一片汪洋,到处可以行舟。金乡县全境普遍积水达0.52米。赵王河、洙水河等河道决口,堵不胜堵。
  济北地区,汶上县7月份共降雨436毫米,7月18日最大一日降雨量158毫米。7月19日,大汶河的洪峰流量达6220秒立方米。当时东平湖滞蓄黄河洪水位也较高,而老运河洪水也不能北排,出现了南四湖、汶河、黄河洪水同时遭遇的最不利情况,为此实行了从小汶河分汶入运的措施。
  湖区由于暴雨后湖东山洪暴发,湖西大片坡水入湖,当时40多条入湖河道发生洪水。南四湖流域最大30天产生洪量110亿立方米,而湖内最大蓄水量只有57亿立方米,致使南阳湖水位从7月6日开始上涨,到7月26日出现了最高洪水位36.48米(淮委精高)。湖水猛涨后,湖西蔡河以北地段决口24处,蔡河以南至南大溜段坡水漫决入湖,南大溜与老万福河之间田内积水,老万福河与惠河间坡水漫决入湖,惠河与西支河之间湖水外溢决口,西支河以南坡水漫流入湖。
  由于湖河水大,1957年洪水,全区湖河决口漫溢共1061处(当时济宁专区还辖滕县、峄县),其中金乡508处,济宁县88处,嘉祥、汶上各63处。受淹土地912万亩,水围村庄4945个,倒房112万间,受灾群众225万余人,死亡421人,伤1619人。洪水冲毁路基289处,长达10公里,当时兖济公路被水冲断3处,经部队和护路人员抢修后才通车。冲坏桥涵33座,小型工程凡位于金、嘉、汶、邹、滕及济宁县沿湖河地段的几乎全毁。此次洪灾以湖滨和湖西平原地区灾情最重,湖滨水深一般2-3米,时间长且排泄缓慢,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

  抗洪与救灾

  灾情发生后,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多次亲临灾区视察水情和灾情。省政府成立了灾区抢救领导小组,由省府领导和济南军区、省军区首长及省府有关委办厅局的负责人参加,昼夜办公。负责做好灾区群众的抢救工作。当时济宁地委、专署和各县区乡党政机关都采取了紧急措施,派往灾区大批干部和医疗队,冒着狂风暴雨,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上。地委从地直机关抽调干部600余人,在专员李超然、副专员徐敏山等领导的带领下,分赴各县区指挥抗洪救灾工作。据统计,当时全区共有7万余名干部投入抗洪斗争,动员群众77.6万人,筹备船1367只。中央、省和邻区派大批干部携带救济款前往灾区抢险和慰问,用飞机空投食物、救生工具和防汛抢险物资,并调来船只、水陆两用汽车。江苏省防汛指挥部和南京驻军派水陆两用汽车、橡皮船、汽轮、铁舟及工兵部队前来。上海、徐州驻军也调来船只和防汛救生器材支援。在各级政府的关怀下,从7月21日到8月10日,在20天的时间内,从深水地区抢救转运出被水围困告急的灾民21万多人。在防汛抢险的同时,统一安排、全面照顾、防汛与生产相结合,就地安排、分别疏散,妥善安置了重灾区225万灾民。省救灾委员会与其他地区商定,惠民、聊城各安置金乡灾民2万人,泰安安排微山灾民2.5万人,昌潍安排济宁县灾民2万人,共外运安置8.5万人。另外在泗水、曲阜、邹县、兖州、滕县、峄县本专区内安置4.88万人(次年2、3月返回原地生产)。与此同时,发动群众抢挖排水沟2万余条,堵复缺口708处,调排积水703.9万亩。至8月中旬即种植荞麦、胡萝卜、蔬菜等晚秋作物133万余亩。在生产救灾工作中,还发动群众开展烧窑、开石、编织、运输、捕捞等副业,以增加收入。为解决灾民生活困难,专区将救济粮款拨付到基层,并一直安排到来年麦收期间。
  在这场罕见洪水中,汶河、泗河及老运河处于岌岌可危状态,当时为避免洪水泛滥,确保津浦铁路及兖州、济宁市城镇的安全,在马踏湖、泗河上、郭家营、曲邹沂泗河三角地带、峄县赵村湖、泉河以西及南旺湖一带作了滞洪区,并对滞洪区给予损失补偿。这一年,还采取以工代赈的方法,在春节前分别进行了伊家河、孟宪洼、泉河、泗河、南旺湖、万福河和蜀山湖等七项水利工程,作为生产救灾方案实施。1957年冬,济宁专区对灾情较重的十字河水系进行了整修,共分两期施工,至1958年春完工。
  灾情发生后,由于气候不正常,灾区疫情非常严重,仅金乡患痢疾、腹泻等病的人数就有20多万人。专县两级组织大批医务人员深入灾区,进行预防和治疗,制止了疫病的流行。
  1957年11月间,济宁地委、专署组织4个代表团分赴泰安、聊城、惠民、昌潍4个专区,对外迁安置的灾民进行了慰问,勉励他们服从当地的安排,积极参加生产自救,勤俭渡荒。
  在党中央、省委、地委及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在兄弟省市的支援下,依靠党政军民的密切配合和艰苦奋战,济宁人民战胜了这次洪水,把灾害损失压缩到最低程度。从而充分证明,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群众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广大群众深有体会的说:“这次洪水,没有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没有人民解放军和党的干部,不知要淹死饿死多少人”。

  对洪水仍需警钟长鸣

  1957年之所以出现大的洪涝灾害,其降雨量过大是主要原因,经水电部淮河规划组计算,这次大雨南四湖30天洪量接近百年一遇。而当时的湖河尚未来得及统一治理,其防洪除涝标准很低,由于南四湖入湖水量约1万秒立方米,而出口泄量仅1000秒立方米,洪水出路受卡,湖水位高出沿湖地面,致使河水不能入湖,坡水不能入河。当时东西北三面的水都向这里汇集,北面黄河、大汶河、东平湖的水位高,造成河、湖堤防普遍漫决,湖水、河水和当地积水连成一片。另外,排泄南四湖洪水的老运河水位高,当地洪水不能入河,使运河两岸形成了一条宽1-6公里,长40余公里的行洪走廊,其洪水在地面以上漫流长达50多天,给运河两岸带来严重涝灾。
  这次南四湖流域发生特大洪水后,根据暴露出的洪水出路问题,淮河水利委员会提出了《沂沭泗流域规划初步修正成果》及1962年前工程安排意见,计有南四湖分两级蓄水、扩大出口泄量、湖内清除芦苇、开挖湖内深槽等项目。
  大洪水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灾难,也带来了深刻的教训,更加使人们认识到治水的重要性,激发了治水的积极性,一场全面规划、综合治理、因地制宜、调正水系的水利建设高潮开始形成。1957年后,结合开挖梁济运河培修加固了湖西大堤,修建了二级坝枢纽,进行了南四湖出口扩大,在湖东山丘区兴修了一批大中小型水库蓄水工程。滨湖地区通过兴建大量排灌站,彻底改变了涝洼地的生产条件。为了提高防洪除涝标准,开挖疏浚了大中型河道。改革开放以来,水利事业在重点工程建设、水利改革、水利管理、依法治水等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进入21世纪以来,南水北调工程、城市水利、民生水利、工程水利、资源水利、生态水利等工程得到重大进展,初步实现了涝能排、旱能浇,为推动全市经济社会又快又好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回首1957年洪水时,人们不禁要问,若再遇到1957年的雨型,济宁会不会再受那样严重灾害。据计算,还会遭受一定灾害,但灾害程度要远比1957年为小。这是因为南四湖堤防整体防洪标准已达50年一遇,最高防洪标准达90年一遇。济宁东部山丘区194座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已经完成,大中型水库设计洪水标准达到百年一遇。通过治理,24条主要河道防洪标准也达到20年一遇。但我们应该看到,洪涝灾害的威胁依然较大,表现在受全球性气候变化影响,我国近年来极端突发性天气事件明显增多,暴雨洪水的突发性、不可预见性和灾害性增强,而济宁防灾减灾体系仍较薄弱,骨干河道防洪标准有的较低,中小河流尚未进行系统全面治理,有的地方田间工程滞后,部分闸坝老化失修,城市防洪能力不高,所以对洪灾的防范仍不可掉以轻心。必须遵循“安全第一、常备不懈、以防为主、全力抢险”的防汛工作方针,把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放在各项工作首位,以防御建国以来最大洪水为目标,最大限度地减轻洪涝灾害的损失,为全市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强的防洪安全保障。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