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在微山湖上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胡勤贵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08
摘要:一切的大美,都在天然。在小镇流淌的时光和真实自在的生活里。

 

  轻轻的我来了。微山湖里的那个小镇,梦一样的小镇;被湖水浸淫着拥抱着,白帆轻摇着,鹅鸭包围着,在此独自做着长长的梦的小镇。来了就留下来驻足观望,总得收获些什么吧!

  小镇,因运河而生。运河直它就直,运河弯它就弯,一副不离不弃的样子,随运河成长。后来,由江苏改道山东入海的黄河,狂吻了一下小镇,形成了一片湖泊,小镇就成了一座小岛了。就有了运河穿镇过,镇在湖上浮的景象。说不清是河缠绕了小镇,还是湖拥有了河,水将它们连在了一起。镇上的人家过起了以舟代马的日子。人们春听鸟鸣,夏听涛声,秋听虫声,冬听鸭鸣,全年听着艄公的号子声。这不就是世外桃源么!每天与芦花、与渔火、与白帆、与扑散着翅膀的鸭鹅,演绎出一幅幅风景画。呈现出淡然清静之美,意境深远悠长啊!

  我沿运河在小镇上穿行,在微山湖边寻觅。微山湖上小镇的风是这样的温柔,这样的湿润,又是这样的让人内心难以平静。风吹过,有些腥。这种腥味常年飘在小镇里,让人有些兴奋。在轻轻的兴奋中感受着小镇带给我的温柔,还有梦。梦当然是空的,而我的快乐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在微山湖的连家船上,在运河里的片片白帆中,在小巷回响的脚步声里;这些都是我真实的寻梦过程啊!耳边不时有各类运输船的马达声传来,小镇已悄然改变了湖里人的生活方式了。纵使在烟波浩淼的大湖深处,现代化的画面也处处历历在目,映入眼帘的是运煤船、摩托艇、挂桨船。纤夫、白帆、甚至还有炊烟、小贩卖东西的吆喝声早已远去了。小镇的水边,只有大红灯笼的倒影在水里摇曳,没有一点声响。廊亭下,有几位老人摇着蒲扇,方桌上放着茶杯,静享美好时光。极目远望,蓝色的天空,映入青色的湖面。天无边,湖也无边,叫人弄不清,哪是湖,哪是天了。湖上也静悄悄的,除了桨声,偶尔的鸟鸣声,就是水吻石岸的摩擦声。天地一静默,便显得空旷,这空旷让人忘却了烦恼。小镇的风景,底色还是温暖,少去了许多的惆怅。

  漫步在小巷里,真乃是一种清悠甜美的难得的享受。尤其是到了宁静的黄昏,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傍晚,五颜六色的灯光映在水中,那运河中的波光有些暧昧,水中的倒影温暖却迷离,美丽却不寂寞。夜色里,星星闪烁,沿着青石板铺就的路慢慢走,湖水漾起一圈圈涟漪,绵延到夜的远方,牵挂起许多的思念还有故事传说。座在漕运客栈房间的窗前,想起了遥远的那年,乾隆沿运河下江南,也是在这样的傍晚,这样的朦胧的月色里,在小镇上的马家大院住了下来。富足的马家大院成了皇帝下榻的地方。小镇的幽静,运河里的灯火渔歌,湖水拥岸的韵律声,吸引着京城来的皇帝。可以想见,大运河上船队首尾相接,艄公号子此起彼伏,岸上热火朝天,繁华一片。这是一条充满生机活力的水路啊,怎不会令皇帝兴奋呢!来不及休息,皇帝微服下沿小镇运河岸边游玩。据说大院里的少年秀才马西华陪侍左右。乾隆玩得高兴,随口问马西华,京城到济宁,一路上山多,水多,人多,不知济宁州何多?马西华稍一思索,朗声答道:一山一水一圣人。乾隆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灯光里看到一家茅屋上趴着一只花猫,微风下猫一动不动,乾隆随口吟道:猫趴茅屋,风吹毛动猫不动。事情就是那么的凑巧,运河边有一狐,正趴在那里喝水呢!马西华灵机一动,脱口应答道:狐喝湖水,浪打胡湿狐不湿。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一定猜到了,乾隆顺口说:“不愧为状元之才啊”!少年马西华哪懂得皇帝的金口玉言呢!没有立即下跪磕头谢恩,失去了封为状元的机会。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津津乐道于马西华的故事。一来显示小镇人杰地灵;二来显示小镇人的品格。不经过努力得来的东西,失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历史已成为了过去,而传说却留在了人间,毕竟状元难得啊!在顺河村依然有状元胡同的存在,成为了一种文化,时常被人们讲起,滋润着小镇。小镇因此多了情致,连穿过的风都浸淫着浪漫悠长的故事,成长着小镇的情怀。千百年来,伴随着运河一直流淌的正是那一缕渊远流长的文脉啊!我想:正是因为有了文化的传承,才有了运河的生生不息。运河是活着的历史啊,而小镇就是历史的见证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孕育一方文化。许多的故事在镇上的小巷里传诵,绵长的记忆从小镇巷道里流出。真的,穿行在小镇的街巷里,感觉湖风忽然就变得不一样了,韵韵的,有了水乡的绵长和婉柔清幽。小巷是简陋的,两旁的房屋沿着小巷鳞次栉比,有的地方排列还算整齐,那些屋顶上破旧的砖瓦和苫草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古老;新建的房屋有做旧的痕迹,少了岁月的侵蚀。可见岁月的刻刀很慢,即使在高速网络时代,也不能提速,反而加速了人们急于求成的心态,留下许多的遗憾。小巷两边高挑的门脸下,竖起的门板形成了一个个的店铺;胡记钱庄依然保持着原貌。大门口红底黄字的招牌提醒着人们这里已成为一处景点了。小镇的街巷窄而短,这头说话那头都能听见,全没有什么秘密,没有南方小巷的悠长神秘。门店里编织蒲扇的老人,见我来了,停下手中的活儿,让我拿一把蒲扇吧,说别的地方卖不到呢!他们伴随着劳动,追随着自己的幸福。

  光阴还有看不见的灰尘合谋,做旧了小镇的街巷,刻上了岁月的印记。巷子老了,岁月的影子沉积得深了,小镇有了韵味。而小镇变旧变老的时候,人们的岁月也在一点点的消耗,永远消耗不完的有庆三恒的糕点,天天出炉的缸贴,还有店铺里忙碌着的人们嘴上的香烟及烤鸭、咸鸭蛋、锅里炖着的鱼……

  一切的大美,都在天然。在小镇流淌的时光和真实自在的生活里。

  碧水环抱的小镇,小镇怀里一段活着的运河,是微山湖最美的风景啊!

  小镇,在微山湖上,飘着无限乡愁。

 

  作者简介:

  胡勤贵,山东省作协会员。曾出版《微山湖散记》、《看绿色成长》、《乡言村语》。现在微山县委机关工作。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