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邹城上九古村游记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臧建立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19
摘要:靠山吃山,上九村是石头做的。石在,火不会灭的;石在,精神不朽……

上九山古村

上九山古村

上九山古村

上九山古村

上九山古村

上九山古村

上九山古村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在北方,山东邹城市上九村当属于上善之地。

  在初秋的一个天高气爽时日,文朋诗友一行满怀神圣和崇敬、感慨和喟叹,走进那片心仪的境地。进山的路曲径通幽,初秋的风凉爽通透。路旁的泡桐树叶已经泛黄,弯弯曲曲的山路把我们引往“中国第一儒村”。

  上九村,被九座山峰围绕,与世隔绝,别有洞天。“近揽九峰之蚰云,远涵四湖之烟景。石径曲回,铺陈十里清歌;石墙漫立,雕琢千山云影……”

  群山连绵,起伏跌宕的山峰沟壑,满山遍野的果木草丛。层层梯田,昭示着人定胜天的理念。依势而建的农家小院错落有致地镶嵌在山坡盆地之间,怀抱清泉,绿树掩映。

  靠山吃山,上九村是石头做的。石在,火不会灭的;石在,精神不朽……

  错落有致、高低相间的石房,经过多少风雨的洗礼和岁月的砥砺。层峦叠嶂、相生相和的青一色的石砌墙,呲牙咧嘴,风风雨雨的咬合。坎坎坷坷、弯弯曲曲的石板路,晦晦明明的面庞,展示着时光的冲洗和打磨。

  宁静的伫立,甘心的匍匐,铁肠的瞩望……都为这心仪的土地!

  石道,石径,石房,石墙,石桥,石磨,石碾,石坑,石塘,石台,石床,石亭,石墩,石阶,石桌,石缸,石盆,石井……

  一步一景,步步有石。大红灯笼高高挂,绿树掩映,花草笑迎。溪水淙淙,叮当作响。吊瓜南瓜的瓜秧肆意攀爬,石房石墙上绿色随意流淌,尽展生命的情衷。院子里各色花草树木摇曳弄影,小水池惊鸿照影。瓜架上,葫芦娃在竞相比长。藤架上,累累葡萄在诱人胃肠。石墙上悬挂的花篮里,兰草含羞,花卉绽放……

  三五成群的上树鸡在地上溜达啄食,客人来了,咯咯呼朋。还有一部分上树鸡(标本)在树枝上时刻保持着引吭高歌的赳赳身姿,只有身旁的雀鸟上蹿下跳,喳喳引伴。村中的池塘碧波荡漾,蒲草葳蕤,鸭鹅戏水,荷花映红,各色鱼儿唼喋声声……乾坤斗转,日月星移,人事更迭,似乎与它们无关。它们只固守天道、时运和生命的轮回,笑看人间,无忧自心。

  酒坊,油坊,染坊,磨坊,糕点坊……历史传承,业业都成经典。

  编织,剪纸,烧陶,木工,厨艺……历久弥香,样样都是华章。

  耕种,饲养,培育,放牧,砍伐……世代繁衍,种种都为芬芳。

  承载辘辘车马辙印的秦皇古道,记忆着秦始皇第一次东巡时祭拜伏羲庙后前往峄山途径上九村的绝响。伫立古道,远去了刀光剑影,暗淡了鼓角争鸣,似乎还能触摸“天下一统”的雄才那铿锵的心跳和高蹈的脉搏。

  娘娘庙,梁祝结拜地,经典爱情的纪念馆。拾级而上,一步一感动和喟叹;漫山遍野,一草一木皆性情。初秋的山野竟有两只蝴蝶在亮丽阳光下上下翻飞追逐。你听!“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越这红尘永相随……”

  时值“七夕”,梁祝一定在天堂化蝶牵手!而我们只有把这世俗的翻飞和经典的遐想化作一帘幽梦!

  民俗故居,还是那些经年的农家院落。风尘蒙面的石碾石磨,还在等待日常的驱动和故人的呢喃。风雨销蚀的农车农具,还在聆听劳动者出发的步履,还在等待主人的推卸和拿捏。生锈的门环还在等待友邻和远亲的叩问,铮铮作响推开虚掩的房门。

  一座农家小院里,游客正在实践着磨粮,笑声朗朗。被蒙上布幡的毛驴迈着悠悠的步伐,一圈又一圈。游客随时添加粮食,吱呀声中,磨盘一圈又一圈,好奇的儿童欢呼雀跃。

  古老沧桑的石磨石碾,打发了多少岁月,粉碎了多少粮食,喂养了多少芸芸众生。凹陷的磨道,承载了多少驴马的铁掌,沐浴了多少日光流年。古老的石磨石碾,那咿呀作响的吟唱就在眼前。

  染布坊的靛池里依然水波荡漾,依然保持着亲吻的姿势和邂逅的温度。老旧的织布机,依然保持着上下穿梭左右穿插的定势,咿呀咿呀的吟唱就在耳旁。房前的蓝草依然保持千年的身姿,含眉弄首,妩媚一笑,随时准备痴情地拥抱,“一染定乾坤”!

  酿酒师远去了,可轩昂的器具还是准备随时奉献衷肠:酒糟的气息还在绕梁,酒缸还在怀揣玉酿,烟囱还在风尘吸张……

  “磨米磨面磨东西,编筐编篮编簸箕。”

  “生意如同春意满,财源更比水源长。”

  马蹄声咽,鸡犬相闻,蒸汽冉冉,人语谦谦,油坊里挤压豆饼的吱吱呀呀声还在回响……

  衰败的茅草房,剥蚀的石墙,蒙尘的旧板床,孤单的破茶几,老掉牙的家具、沧桑的树木、破落的马厩牛车、生锈的铁具、宁静的算盘、歇息的马灯、停泊的木船、羞红的花鞋……

  八卦井和方口井,曾经是惊鸿照影。井水依然清澈如昨,守护着一方净土,追忆着似水年华,缅怀着普渡众生的豪迈岁月。百年的皂角树郁郁葱葱,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笑看人间沧桑变迁,依然在日光流年里不改初心。

  经年的孟子学堂,依然宁静地安居在大山深处,呵护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儒家信条。苍老的古树,褶皱的树皮印证着师生那温暖的抚摸。古旧的铁钟,依旧在树枝间瞭望。手拉丝绳,叮当作响,嗡嗡声远播四方,大山的回音袅袅不绝,扣人心扉。矜持的木门,窗明几净的课堂,依旧等待着老师们慷慨激昂的演讲,等待着莘莘学子们的书声琅琅……

  北宋萧龙溪进士的府邸,还在风尘仆仆地承载岁月,还是一如既往地沐浴风雨。千年岁月,弹指之间,让人徒生感慨。萧进士为官清廉,和睦相邻,多有善举,以一颗为民的心面对大地和苍天。驻足观望,真的让人理解“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的内涵。

  “六合院”展示了六兄弟及妯娌间和谐相处(从未分家)、其乐融融的生活状态和道德风范。六处院落相互咬合,互借出路,相互制约,暗含了儒家思想的忠孝和合、严谨齐家的人文理念。六兄弟各司其职,各显其长。老大郑鑑堂,磨剪子戗菜刀;老二郑錫堂,教书先生;老三郑鉞堂,从事耕种;老四郑欽堂,木匠石匠;老五郑鋳堂,做生意;老六郑鎔堂,车把式。

  六兄弟“让粮买粮”“爱生如子”“冒血磨刀”“助邻耕田”“百里买梨”……诸多善行孝举,感天动地,至今依然在百姓口中流传。且看郑氏家训:父子慈孝,爱及他人。夫妻和顺,亲善四邻。兄弟次序,为贤是尊。至诚至信,叶茂根深。

  玉皇殿、观音殿、关公殿……依山而建,俯视村庄,呵护众生。

  金光闪闪的玉皇大帝,仪态端庄地笑对人间。无数个世纪救苦救难的菩萨,是百姓心仪的救赎之神。阅尽无数沧桑的菩萨,一手打造太平盛世,一手渡众生到幸福的彼岸。

  于是,山坡绿了,柿子红了,野花开了,山鸟鸣了,清风吹了……

  老戏台自古就是百姓戏台,曾几何时,它打发了多少艰辛岁月,抒发了多少众生的感慨,寄托了多少人众的心思。

  凄怆的拉魂腔,打开历史的心扉,叩问苍天流年,抚慰众生芸芸,动天地泣鬼神,让人听了恍如隔世!

  柳琴戏缠绵悱恻,婉转跌宕。女艺人字正腔圆,一字一板,表情沛然,动作井然,口才斐然,让人听了顿生千古喟叹!

  中午,在“上九人家”农家乐院落用餐。大门石墙上“为人民服务”的红色石刻记载着如火如荼的岁月,大堂“天时人和”的黑字牌匾启悟着太平盛世的圭臬,两者相得益彰。

  饮山泉水,甘甜可口。吃上树鸡,胃肠馥郁。品泉水鱼,稚嫩鲜美。尝山野菜,唇齿留香……觥筹交错,其喜洋洋,其乐滔滔。

  饭后,在一凉亭小憩。古木参天,鸟语花香,鸡犬相闻,茅草修竹,泉水淙淙,凉亭如盖。一杯香茗在手,文友交谈天南海北,古今中外。又有美女抚琴低唱,手挥五弦,目送归鸿,高山流水绵绵如缕。顿觉天上人间,不知今夕何夕!

  但愿长聚如此时,但愿长聚于此地!但愿时光定格!

  春景迟迟,和风惠畅;夏日悠悠,雨打石房;寒露盈盈,红枫繁霜;大雪纷纷,人迹板桥。石之坚也,水之清也,俗之厚也,人之方也。

  宅心安稳,风俗厚淳。巷巷道道、沟沟坎坎的生命之火,汪洋恣肆。鸡犬相闻、生生不息的生活气息,浩浩荡荡。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的家国意识、生态意识和宗教情怀。

  再见了!上九村,我把我的心交给你,这神奇而令人心仪的土地!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