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志泉与他的《微山湖记忆》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李木生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5
摘要:人生能够留下一批这样的作品,就是没有白来世上一遭。

 

  聂志泉的《微山湖记忆》是一部独具价值的摄影集。微山湖,四十年前,在一个点上的连续记录,这些镜头连同拍摄者都一起见证着一个时代——起码是一个时代的侧影,信息量相当大。

  有着抗日传统的微山湖人,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的那几年,还在延续着阶级斗争的弦。满溢着警惕的“芦荡潜伏的眼睛”、动感极强的“急行军”等一大批作品,无不弥漫着“硝烟”。那幅拍摄于1981年的“忆苦思甜”,更是存下了那些年代宣传教育与意识形态的状貌。战斗与斗争,国防与民兵,既是军事的,又是政治的,当然也渗透在民间。而很快,这一切就要转入经济大潮之中了。因为有了这些珍贵的照片,那些曾经激动的瞬间才没有被市场的大潮所完全淹没。恍若隔世,又的的确确。

 

  对于那个时间节点湖区普通百姓的记录,是这部摄影集的另一个特点,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也许这才是微山湖的灵魂——一个个朴实灵动的微山湖人物,一个个渔湖民的生活场景,永久地留了下来。坐在荷叶丛中小船上的“姐弟俩”,自然的神情,连同塑料凉鞋轻踢出湖水的波纹,都记载着撕扯不开的亲情与那时的情绪。尤其是那幅“意外收获”,三个湖娃子,在芦苇与莲荷相交的野湖上,一个激动地拿着掏来的鸟窝,一个欣喜地举着鸟蛋,一个右手竹竿左手凉鞋,呈现着生命的欢乐(当然,以环保的观点,现在不提倡了)。而那位一边将针线拉得长长、眼睛却慈爱地盯着孙子的奶奶,则让“祖孙情”这张照片,有了无尽的温馨,让人感到了这片大湖的爱与深情。“水娃”特别坦白着湖区孩子们原生态的生活,一棵斜向大湖的柳树身上,爬着九个光腚孩,最高处知了猴般趴着的、骑树鼓掌的、让豁子牙咬着下嘴唇的、自己露着尜尜还去掏人家的小尜尜的,真是一片天真烂漫,而激起水花的那六个只在水中露着头的游泳小娃与无边的湖面及遥远处的帆影,都成为这个热闹场面的背景。十年八年,没有县长镇长湖区的生活照样运转,而没有这些孩子可就一分钟也不行。

  时局会变幻莫测,只有百姓与民间的生活不朽,他们才让这片湖水有了几乎永恒的美好。

  这部摄影集第三个特点,是对于女性美的精彩地发现、发掘与记录。有关微山湖女性的作品占了全书一大半——“潜伏待‘敌’”中那个枪刺下的红衣妇女,让枪刺也有了一种温度;“牢记责任”中的那个握拳振臂的姑娘,早已是白发苍苍了不再讲那个“责任”了吧;“荷花丛中练射击”的女孩,满布着细碎红花的上衣与红彤彤的脸蛋,最是湖水般清澈的眼睛俊得让身旁的荷花都会嫉妒;“湖上梳妆”的妹子,心里的俊俏正沐浴在湖上的春风里;那群拉着手风琴的女子,牡丹花样的大笑里,是因为泄露了一个什么样的秘密?还有那个胸戴毛主度像章、将一条重达十来斤的微山湖四孔鲤鱼双手托在怀中的女孩,以及那个胸挂书包、双手划桨兴冲冲去上学的中学生……无不闪耀着微山湖女性的俊美,一种独特的带着湖味、又大胆质朴的美。尽管有摆拍的时候,也会给她们加上一些政治的取向,但是那种从人性本质处所散发的美好,自然、本色。谁能为这片浩荡的湖水与湖上火焰一般热烈的荷花外加什么“时代标签”呢?这些湖女子,正是如这片自由的湖水与明丽的莲荷一样俊秀啊!

 

  那时的聂志泉还是个青年战士,后来提干当了军分区宣传干事,也还是正值青春年华。他那向往美好的男性的青春,让这些湖女子格外地吸引着,“不能自拔”。那是胶片的时代,他虽有军队采访与机器的优势,但要拍出如许多精到的作品,没有吃苦、学习、琢磨与天赋是办不到的。

  他后来一步步高升,从济宁市电视台台长、济宁市广电局局长,到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我也常常地见他出席各种会议与活动,端坐在主席台,也会一本正经地讲话(当然是中规中矩的官话)。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留下了这样一千多幅记录时代与人物的照片,我甚至以为他的时间就在于出席活动与会议。人生,能够留下一批这样的作品,就是没有白来世上一遭,而他的这部摄影集也因其记录历史与时代,而高出当下众多流行的摄影作品集一筹。由此我也体会到,高高在上往往会虚度人生;扎扎实实于创造里(哪怕是最基层、甚至艰难备尝),倒可以获得充实的人生。

  说句真话,志泉兄别在意:聂干事比聂部长厉害。

  作者简介:

  李木生,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孔子基金会讲师团成员。写过300万字的散文与300多首诗,所写散文百余篇次入选各种选本,曾获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首届泰山文艺奖等。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