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子张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颛孙宏鸽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21
摘要:子张入梦兮,精神唯美;泱泱大国兮,华夏魂归!

《子张研究》

  在绿浓天涯、生机勃发的盛夏,我的本家——颛孙子张的第77代孙——颛华专程赴京来我家拜访,嘱托本人颛孙宏鸽(颛孙子张的73代孙)为即将面世的《子张研究》撰写卷首语。年令大我许多的颛华长得一表人才(别得意,这是老祖宗的遗传基因),举手抬足颇有儒家风度,毕恭毕敬对笔者言必称“姑太”(唉!没办法,谁让咱萝卜不大长在辈上呢!)。得意喜悦过后,是心潮起伏。

  一种苍苍茫茫的浩然之气在心底升腾……

  天风浩浩兮,云蒸霞蔚;河汉灿灿兮,思绪葳蕤。

  想像着颛孙家族的祖先子张先生,一路走来,风度翩翩,容貌俊然。颛孙子张的英俊潇洒,史书可查。颛孙子张是孔子58岁那年周游列国时招收的弟子,他比老师小了48岁。

  子张的身世,在《吕氏春秋·孟夏纪·尊师》有记: “子张,鲁之鄙家也……学于孔子。……刑戮死辱之人也,今非徒免于刑戮死辱也,由此为天下名士显人,以终其寿,王公大人从而礼之,此得之于学也。”

  由此看出,子张出身寒贫,为“鲁之鄙家”,是“刑戮死辱之人”,所以,子张求学的目的是急于“干禄” ,“干禄”是什么意思?干,求的意思;禄,古代官吏的俸禄。干禄就是求取官职,也就是有一个稳定的职业,有一份养家糊口的薪水。时间过去了2500多年,今天许多读书人的理想还是与子张一样。

  从《论语》的记载中,子张是一个不耻下问的学生,他向老师提的问题应该是最多的,共有11个大问题,还不算同一个大问题中,向孔子追问的小问题。这11个大问题中有3个是问工作方式的,怎样才可以从政?怎样才能做好外交工作?而问到个人道德修养问题的有8个,足见子张对个人道德修养的重视。

  子张随时随地的学习精神,也令人钦佩。《论语卫灵公篇》记载着这样一件事:子张向孔子问行。也许是出门在外,他们连竹签也没带,也许是困难到连竹签都没有了。子张连忙将老师的教导书写在随身穿着的衣服的大带子上,以便随时警醒自己。

  和孔门的其他弟子相比,子张桀骜不群、才华出众,独立思想。他为人宽容大度,性格豪放不羁。他的才干相当突出,否则在《论语》中就不可能有相关记载达20条之多,尤其是还有一篇以他的名字单独命名的文章。

  子张虽然以“干禄”为目的到孔子那里去读书,但却终身未仕,孔子死后,和其他同学为老师守孝3年,结束后设堂讲学,著书立说,成为“子张之儒”的创始人,被列为战国儒家八派之首。

  子张的思想倾向是尊贤容众,他提倡“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的理想人格。子张的观点与孔子有了较大的不同。可能是,孔子一生奔波四处碰壁的现实让子张认真反思;也可能,师生48岁的年令差距,给子张思考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公元前446年。子张病故,葬于今淮北市杜集区朔里镇刘屯村南。老祖宗生前的理想是当政治家,没想到死后作为教育家、思想家备受世人的尊重和礼遇。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上个世纪60年代“文革”期间,那是一个人、神、鬼共愤的年代,他在坟墓里也没有躲过那场史无前例的大劫难。如果,子张有灵,知道他的老师比他的下场更惨……

  如果,子张有灵,知道在那个造反有理、打砸抢有理的年代,文化人生不如死……

  子张作何感想呢?!他会不会找到孔子,质问:“仁”在何方?

  所幸,黑夜终于过去。中华民族前进探索的脚步犹如滚滚黄河,尽管九曲十八弯,依然一路龙腾虎跃,向着大海奔流。

  今年春天,远在南半球澳大利亚的我,收到了颛华令人振奋的消息:子张研究会成立了!颛孙子张墓要重修了!!《子张研究》快要创刊了!!!

  国有史,地有志,家有谱,人有祖宗。颛华的消息,无疑让我们这些浪迹天涯的颛孙后裔找到了根的感觉。

  从此,心灵不再漂泊。

  版面宝贵,收住思绪吧。诌两句诗以结尾:

  子张入梦兮,精神唯美;泱泱大国兮,华夏魂归!

  (甲午夏月,颛孙宏鸽写于北京玲珑花园)
 

  作者简介:

  颛孙宏鸽:颛孙子张第73代孙,子张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著名诗人、书画家、高级记者,曾任光明日报社记者、《中国健康》副主编,《中华智库》杂志社总编辑等职。现旅居新加坡。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