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人谈韩剧:现实+梦想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董月玲 李曼泰 人气: 发布时间:2008-07-02
摘要:

  用儒家的思想文化来解释韩剧,解释韩流文化,他们大错了!儒家思想文化最大的缺陷,就是没有民主、自由的精神。

  迷恋韩剧曾一度成为中国的一个文化现象,以致人们三更半夜看韩剧,上班聊韩剧。韩国,国家也不大,怎么就能源源不断地生产出这么多、这么火的韩剧来?

  为此,我采访了李曼泰。

  李曼泰,韩国人,41岁,大学读的是哲学。因为想亲眼看看社会主义国家是什么样,1996年来到中国。之后在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读了7年的马克思主义,据说是第一位在中国拿到马克思主义哲学博士学位的外国留学生。他现在中国人民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韩国韩中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长。

  聊起韩剧,李曼泰直截了当地说:“韩剧发展最根本的动力,就是国家的民主、自由。”

  “那时因为选择反共嘛,剧中甚至不能出现红颜色”

  董:现在讨论韩剧的人不少,但这个观点,我还是头一次听到。

  李:1992年以前,韩国是军人独裁政府,那时候的韩国电影没人看,看的净是香港武打片,电视剧也没有好的。独裁时期,有许多文化限制,要想拍电影、电视剧什么的,剧本首先要拿到国家有关部门审查,认可了才能拍、审查特别严格。因为选择反共,剧中甚至不能出现红颜色,哪怕有一个字儿,能让观众联想到共产主义,也不行,要被拿掉。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拍一些离现实生活很远的、一些荒唐的故事。独裁政府允许拍这种片子就是想掩盖老百姓对政府的不满。

  上中学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看电影,免费的,为了反共,宣传政府的观点,一点儿意思都没有,看得人都烦了。1992年,金泳三上台,政府由军人独裁转变为民间政府,不再是军人执政。金泳三彻底清算了军人势力,这在韩国的历史上,有很大贡献。总统是老百姓选的,政府开始从民间角度、视野考虑国家的问题,开始了一些改革。

  到了1997年,转变为国民政府,金大中当上总统,对韩国进行全面的改革。用韩国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彻底改掉“恶法”。金大中先生本人一生追求民主、自由。这么做,也顺应了时代精神和社会需要。当时赶上亚洲“金融危机”,韩国需要开拓新的市场。韩剧,就是从那个时候红起来的。

  金大中执政时期,文化政策可以讲完全放开,再也没有什么限制了。像以前拍片子,政府还要收押金的。金大中执政之后,也不要了,只要申请就可以,谁有钱,谁就可以拍,什么都可以拍,一切由市场来决定。拍完的片子,政府有关部门看一遍,看看对青少年是否合适,需不需要从色情、暴力方面来分一下级。

  董:“老百姓就是总统,总统就是老百姓”,韩国现在真是这样的吗?

  李:以前,总统是至高无上的,距离老百姓太远,尤其是军人独裁时期,总统就好像皇上。现在的参与政府,凡是总统享有的特权,不合理的、非民主的权利,都彻底放弃了;总统可以当老百姓,但是,老百姓从主观、客观上没有准备好,还当不好总统。他们的意识里没有国家、世界的概念,没有“天下为公”的思想,想个人利益多……

  董: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到现在这个阶段,普通人、老百姓受到重视,所以在韩剧里,讲的都是他们的生活故事。

  李:对的。普通人成为主角,大众上了历史舞台。电视剧里说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故事,有很强的现实性。

  但是,现实性太强了,也不可以。比如老是拍吵架呵,穷的啊,这样观众不爱看。生活本来就够让人烦恼了,电视上再让人看这些,烦死了。

  因此,韩剧虽说现实性很强,但里边又加上了梦想的东西,给人一个可以期望的理想。人没有希望,还怎么活?希望,是推动我们活着的动力吧。

  总之,国家的民主、自由和韩剧的发展,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否则,想也不敢想,说也不能说,怎么会创作出来?

  “这些,跟老百姓自己面临的现实问题,毫无关系,里边没有‘我’的故事”

  董:你看过《大长今》吗?

  李:看过,在韩国看的。《大长今》在韩国播出,很轰动,收视率很高。它是划时代的,以前历史剧的主角,都是皇上、贵族或富有的人,而大长今是贱民出身,就是在厨房里头干活的,非常平凡,而且还是女的。但她经历了许多磨难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作为女人,她不依附于男人,自己坚强地成长,一点点自我实现。

  在韩国,老百姓都知道,我们现在的卢武铉总统,也是平民的儿子,家里特别穷,但他靠自己的奋斗当上了韩国总统。他跟大长今的区别只是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一部电视剧火起来,有很多因素。

  董:你看不看中国的电影、电视剧?

  李:看,我买过几百盘的VCD、DVD。

  我刚刚买了《七剑》,在路边买的。看完以后,我有一个想法:这就是一部中国内地化的香港武侠电影,是用现在发达的技术拍出的电影,跟《英雄》、《十面埋伏》一脉相承,就是在历史里头找一个题材,但里边没故事,没有意思。

  董:《英雄》,你也觉得不好看?

  李:不是不好看,好看。画面、背景都好看,看得眼都花了,但缺少现实性,像个动画一样。《七剑》也好,《英雄》也好,《十面埋伏》也好,电影消费者要看的故事,里边没有,离我们好远哟!就是拿把剑,打架。从夏天打,打到冬天,春天了还在打。我在电影院看电影时,旁边坐了一对年轻人,他俩不停地议论:真逗!瞎掰!怎么还没死啊!

  所以,我估计照这样发展下去,中国的电影产业,希望不大。

  董:你对现在电视里播的连续剧,有没有兴趣?

  李:我看过不少历史题材的连续剧,像《大明宫词》、《汉武大帝》等等,但这些历史剧,讲的多是宫廷权力斗争、政治斗争。再比如关于康熙、雍正、乾隆的片子,讲些什么呢?一说雍正就是改革,康熙是统一,乾隆是富强。乾隆微服私访下江南,好像他多么宽容啊,皇帝对老百姓也有感情,其实不然,还是宣传一种国家思想,皇权意识。

  中国的电视剧《成吉思汗》现在正在韩国播,在“新闻联播”后的黄金时段。但是,它的收视率并不高。

[NextPage]

  董:《成吉思汗》你觉得怎么样?

  李:一是没意思;二是跟以前拍的皇帝、英雄之类的故事差不多。成吉思汗是个伟大的民族英雄,这个大家早就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还让观众看这个,怎么能满足?

  人们还需要了解别的,比如说,在那个英雄统治和征服世界的时代,老百姓过得怎么样?成吉思汗是个什么样的人,性格复杂吗?英雄也是一个人而已,片子可以抓住这些来展开故事。但这部片子,还是在讲成吉思汗是个大英雄啊。他是英雄,我是小人物,当不了英雄,这个我们早知道了,可还是要给观众说这些,真没劲!

  像《成吉思汗》这类的历史剧,就是用电视剧的形式,强行加入了国家的思想、国家的需要,说的都是怎么实现国家的意志,国家的统一等等。要么就是没完没了的宫廷争斗、政治斗争,而不讲个人命运的、心理的故事,不是讲人与人的关系,反正不是说个人的问题。

  如果拍出来的东西,老是在说国家的问题、重大的问题,说有钱人或有权人的事情,老百姓不爱看。因为这些,跟老百姓自己面临的现实问题,毫无关系,里边没有“我”的故事。

  “中国现在是文化的过渡期、空白期,还没有生出自己新的文化”

  董:《大长今》,讲的是古代的事,一个女人的事,你怎么会从里边看到“我”的故事?

  李:没错,《大长今》讲的是女人的事,但更是人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最根本的是讲人的问题,是从个人出发的。大长今面临的人与人关系的问题、人生的问题等等,也是我们现在可能面临的问题。

  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像抗战片,那些当年参加过抗战的老同志、老干部,看了以后如果说:哇——,这就是我的故事,我们就是那样抗战的。能这个样子,那才叫棒呢!

  你想想看,老百姓会整天考虑国家的问题吗?老百姓整天面临的是什么?是家里的孩子、父母、夫妻的问题。年轻人是谈恋爱的问题,一会儿哭了,一会儿吵了,双方家庭背景不同,又有矛盾了,等等。

  韩剧里,基本上没提国家的问题,都是小市民、小老百姓的故事。

  前不久,在韩国受欢迎的电视剧《我的名字叫金三顺》,跟《大长今》比,又有所突破和发展。金三顺是一个普通女孩,家里没什么钱,30岁了,还没有结婚,人长得又不怎么样,身材也不好,她不像以前的韩剧主角,长得都特别棒。

  董:《我的名字叫金三顺》,难道不又是一个“白马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做蛋糕的女孩跟自己的老板、一个有钱家的男人好上了。

  李:不一样的,金三顺跟从前片子里的姑娘不一样。以前,女人光是等着,听男人的话,但金三顺不是,她主动选择,是这个男人跟着她改变了。

  像金三顺这样的人,在韩国到处可以找到,就好像她的名字,是特别普通的。一顺、二顺、三顺,这就是韩国老百姓家女孩的名儿。要是男孩,叫一植、二植、三植的人特别多。

  董:你说要客观分析韩剧的优缺点,韩剧的毛病在哪儿?

  李:最大的问题,就是韩剧反映的是韩国老百姓的生活,是韩国老百姓面临的问题,而不是中国老百姓的。中国的老百姓面临的是什么呢?

  一方面,他们要面临历史的、过去的思想文化;另一方面,面临改革开放后进来的西方文化。如何提供一种既有传统的文化,又融入了西方文化,能让老百姓满足的、新的文化,这是国家应该考虑的问题。

  我感觉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在精神上迷路了。古代的、抗战的故事满足不了他们的需要,就好像你还让他们穿着古代的官服,不爱穿嘛。

  中国现在是文化的过渡期、空白期,还没有生出自己新的文化,所以,韩剧才会这么受欢迎。

  “你拿老百姓的钱,拍些跟老百姓没有关系的故事,这不是异化了吗?”

  董:韩国怎么就能源源不断地拍出那么多东西来?

  李:韩国石油一点儿没有,自然能源、矿产几乎都没有,惟一的资源就是人,只能依靠人的力量和头脑来发展国家。韩国的人口是4700万,韩国人的劳动强度,我个人认为是中国人的1.5倍。如果也像中国,早上8点上班,中午11点下班,休息到下午2点再上班,晚上5点就下班的话,国家就不行了。

  所以,韩国人得多干活,干的时间要长一些、快一些才行。韩国人一开口就是“巴利巴利”,意思就是“快点快点”,一说就办。北京人爱说“您慢走”,我不爱听,送客的时候,我心想:“您快走!”我开玩笑的。

  人的创造潜力是无穷的,但条件不行,就发不出芽来。像韩剧里的主角一般都是年轻人,明星多半是火个两三部剧,一两年后,就有新人出现代替,不断有人冒出来。虽然国家很小,但有的是人,有的是故事。

  董:你待在学校,中国的大学生,你觉得有什么特点?

  李:中国的大学生,跟我们当时上大学时不太一样,他们从早到晚都在上课。还有,他们就像鱼类,像一群鱼一样,思维方式一个样,说出的话也是一个样。难道他们没有自己的想法、看法吗?肯定有,但是他们不愿意说。所以,他们在想些什么,不知道!聊天,谈的也主要是如何找工作、赚钱,到美国或是欧洲去留学,都是一些特别实际的事情。当然,这不能全怪学生。

  董:你认为,中国目前不具备发展自己文化产业的条件?

  李:思维方式不改变,很难发展出文化产业。

  文化产业化,其实就是市场化嘛!是由市场决定,而不是由权力决定;竞争机制要市场化,不按市场运作,还是靠人的关系,那怎么行?

  现在,中国的文化市场还是国家主导的,市场实际上还是控制在权力部门手里,不是由市场自己运作、主导的,还不能够反映老百姓,也就是消费者的需求。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