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鲁:地名升华而成的文化代名词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冯彬 人气: 发布时间:2013-11-23
摘要:

  济宁的邹城市与曲阜市在古代就并称为“邹鲁”,这里不仅是孔孟之乡,而且被誉为“文化发祥之地”。邹鲁文化成为称呼这里的最好称谓,邹鲁并称,在战国时候的文献就出现了。《庄子·天下篇》载:“其在于诗、书、礼、乐者,邹鲁之士,缙绅先生多能明之”。这里说的就是在邹鲁这个地方的文化人士,很多人对诗、书、礼、乐非常了解,“多能明之”。到汉朝时,司马迁的《史记》中也说:“邹鲁滨洙泗,犹有周公遗风,俗好儒,备于礼”。邹鲁“俗好儒,备于礼”是很有名的。

  从邹鲁文化到“邹鲁”文化现象

  王献唐先生在《炎黄氏族文化考》中说:“儒之一词,即原于邾娄之娄”,而最早的鲁文化也是由“邾娄文化”里发展出来的。“鲁为娄转,因娄得名”。
  北周文学家庾信在《哀江南赋》中,有“于时朝野欢娱,池台钟鼓,里为华盖,门成邹鲁”之名言。
  唐代开元盛世时的“大手笔”张说,在其《奉和唐玄宗〈经鲁祭孔而叹之〉》一诗中,有“孔圣家邹鲁,儒风蔼典坟”之佳句。
  唐代另一大诗人孟浩然,在其《书怀贻京同好》中,有“维先至邹鲁,家世重儒风”之妙笔。
  到了春秋后期,孔子诞生于邹,定居于鲁,周游列国,收徒讲学,删《诗》、定《书》、著《春秋》,创立了儒家学说,使鲁成为文教兴盛的中心。孔子殁后,儒学渐趋衰微,诸子蜂起,百家争鸣,天下学士不归杨则归墨。
  在此儒学濒于灭绝之际,邹人孟子挺身而出,继道统,辟杨墨,著《七篇》,继承、坚持、发展了孔子的学说,使仲尼之教独尊于千古。
  因此,古人所以常说“邹鲁之士”或“邹鲁文化”。邹遂成了儒学复兴之地,与鲁同为儒学的发源地。到两汉魏晋,许多思想家、政治家、经学家、文学家如韦贤、韦玄成、匡衡、王粲、仲长统、王叔和、唐彬、刘宝等都出生于邹地,并对当时社会乃至后世产生很大影响。由此可知,把“邹鲁”作为文教兴盛之地的代称,且“邹”与“鲁”齐驱并驾,密不可分,亦在情理之中了。由此可知,“邹鲁”成为文教兴盛之地的代称。“邹鲁”,从一个诞生过圣人的地名,演变成为“文教兴盛之地”的代称,这种文化现象,以及种种用“邹鲁”入诗、喻文化高地、借用“邹鲁”代称的文化现象,就正式从各种古籍中逐渐多起来了。

海滨邹鲁


  天下多少“邹鲁梦”?

  邹鲁作为一个文化品牌一直被尊崇,影响及其深远,今浙江金华、台州、温州、瑞安、永嘉、温岭、黄岩,福建福州、泉州、漳州、厦门、莆田、南平、邵武、武夷山、晋江、长乐、龙海、建阳、建瓯、南安、惠安、福安、福清、仙游、东山、诏安,广东潮州、汕头、潮安、揭阳、潮阳、南澳、惠州、新会、饶平和安徽歙县、黟县、绩溪、旌德、休宁,江西婺源,海南琼山,台湾金门、云南建水、湖南长沙、黑龙江呼兰以及马来西亚的一些华人社区等分别被誉为“海滨邹鲁”“东南邹鲁”“海外邹鲁”“山中邹鲁”“滇南邹鲁”“荆蛮邹鲁”和“江省邹鲁”。
  浙南邹鲁”:瑞安素称“浙南邹鲁”。温州古来尚文讲教、贵礼节,史称“浙南邹鲁”。
  海滨邹鲁:可以理解为沿海文化昌盛之地。“海滨邹鲁”泛指潮汕福州莆田泉州地区。广义上“海滨邹鲁”包括潮州市、汕头市、揭阳市、莆田市、莆田市仙游县(山中邹鲁)、泉州市、漳州市、江门市新会、福州市、金华市(江南邹鲁)、徽州市(东南邹鲁)等。
  “海滨邹鲁”一词,是典故中之典故。
  宋真宗咸平二年(999),在朝廷任秘书郎、开封府推官的陈尧佐,因上书忤逆皇帝旨意,被贬谪为潮州通判。年仅37岁的陈尧佐在潮虽不满二年,却关心民瘼,重视教化,“修孔庙、韩祠,率州民之秀者就于学”,还组织百姓,捕杀鳄鱼,为民除害,深受潮汕人民赞誉。陈尧佐治潮爱潮,被召回京后逐步由谏议大夫迁升为宰相。在京师时他仍眷恋关心潮州,写诗勉励和祝贺潮州上京赴试的士子。潮州有一王姓举人上京考试,榜上有名,陈尧佐极其高兴,写了《送王生及第归潮阳》的诗赠他:“休嗟城邑住天荒,已得仙枝耀故乡。从此方舆载人物,海滨邹鲁是潮阳”。诗中的“潮阳”指潮州一带。全诗大意是:不要小看潮州这“国角”的蛮荒之地,来自此地方的举子金榜题名,衣锦回乡,潮州这处地方从此将贤人辈出载入史册;潮州虽地处海滨,但与孔子的故乡鲁国和孟子的故乡邹国一样,是文明昌盛的地区。陈尧佐还有另一首诗也出现“邹鲁”一词:“潮阳山水东南奇,鱼盐城郭民熙熙。当时为撰玄圣碑。而今风俗邹鲁为”。“东南小邹鲁”:绩溪被喻“邑小士多,东南邹鲁”。

东南邹鲁 

2013年9月13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首次回到祖籍地安徽省绩溪县老家祭祖。胡锦涛一到绩溪就打开车窗向乡亲们招手致意,大街牌坊上的“东南邹鲁”格外醒目。

  台州市区———黄岩区。这里,有优良的文化传统,历史上素有“东南小邹鲁”之称。
  瑞安人杰地灵,文风鼎盛,是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素有“东南小邹鲁”之称,涌现了开“永嘉学派”先声的陈傅良、“南戏鼻祖”高则诚、经学大师孙诒让等众多历史文化名人。
  据《平阳县志》记载:南宋淳熙(1174~1189)之后,平阳就已被誉为“庶几邹鲁之风”。至明代,平阳被称“文献之邦”;到了清代,平阳更被外界“夙称小邹鲁”。以上记载说明,平阳从南宋淳熙年间至清代,与山东孔孟之乡曾经相似,文献著作繁富,文化教育繁荣,科举事业兴盛,世人称之为“东南小邹鲁”。“海外邹鲁”指海南。邹鲁是孔孟之乡,明代以来,出现了对海南文化现象的一种赞美,认为海南是孔孟的海外故乡,同时也说明海南受到传统文化影响的结果。海南,也因此被誉为“海外邹鲁”。从蛮荒之地到令人震惊的“海外邹鲁”,海南已走过了汩汩数千年时光。
  古城同安(厦门),历史悠久,文脉绵长,素有“海滨邹鲁,文教昌明”之称,为南宋理学宗师朱熹“紫阳过化”之地。
  文风的昌盛造就了徽州科举的赫赫成就,明清新科状元数,徽州位列全国前茅,成为我国历史上重要的英杰辈出之地,先后涌现了一大批思想家、学术家、教育家、科学家和艺术家,可谓群贤荟萃,众星闪烁。歙县向以“文化之乡”“礼仪之邦”而著称,在历史上享有“东南邹鲁”之美称。“滇南邹鲁”:建水凭借悠久的历史文化、众多的名胜古迹、秀丽的山川景色,古有“文献名邦”“滇南邹鲁”的美名,1994年1月被国务院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重点风景名胜区,同时荣膺两顶国家级桂冠。

  金华古代称婺州,历史上曾称为“小邹鲁”。关于金华“小邹鲁”之称的由来,众说纷纭。一些书刊认为“金华自古文人荟萃,人们把文人辈出的地方称为‘小邹鲁’”。金华在历史上的确涌现出一大批名垂青史的杰出人物,但文人辈出不是“小邹鲁”之称的由来。邹是孟子的故乡,鲁是孔子的故里。由此可见,“邹鲁”是大儒的故乡,是儒学教育研究的中心。金华被称为“小邹鲁”,与宋代大儒吕祖谦和明代大儒章懋有关。现在,金华市把高新区更名为“邹鲁区”,更具有一定的文化涵义。
  漳浦素有“海滨邹鲁”之称,开漳圣王陈元光、明代大儒黄道周、筹台宗匠蓝鼎元都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声誉。“宋代踵鸿儒华夏东南小邹鲁,戴门多硕彦溪山文化古村庄”。溪一村除了拥有“小邹鲁”美称的戴蒙书院之外,还有五处书院,如东山书院、小山堂书院等。
  海东邹鲁:位于韩国东海岸庆尚北道的安东郡,号称为韩国的精神文化之都,它之所以能够荣膺这一尊贵的头衔,是因为那里是韩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儒学大师李滉(号退溪)的故乡和讲学地,也是迄今为止韩国境内浸染儒教文化最深厚、保持传统文化最完整、反映民风世情最纯朴的一个地区。今天的世界,物质文明空前发达,人们面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无穷诱惑,为了消减越来越膨胀的物欲、化解内心的骚动、释放生活的压力、回应精神的困惑,也不免频频回转过头去,向传统寻觅自己安顿心灵、寄托情愫的方法。这种价值取向,使得小小的安东儒学文化保存得最好,社会和谐,民风淳朴,成了许多韩国人心目中的圣地,被称誉为“海东邹鲁”“邹鲁之乡”。

  邹鲁文化的内涵

  上述一些地方称为“邹鲁”,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理由。
  一是他们那里文化相对周边地区相当繁荣,所以用“某某邹鲁”代称,表示该地文化繁荣昌盛,因为“邹鲁”在文化概念上,就是文化昌盛之地的代称。二是他们那里是一些大儒的出生地,像邹鲁是孟子孔子的出生地,一样代指。
  这是一种用地名“邹鲁”来溢美的文化现象,在中国,除了“邹鲁”,别无任何一个地名可以升华为文化代名词的。
  自庄子所在的战国时期,邹鲁这个地方的生民,就是文化的爱好者、文化的维护者,这里就有着好学、崇尚文化的风气,这里就是文化自我繁荣的高地。到秦建国后,统治者为使邹鲁文化能够同化影响到重商的齐地,乃“易青齐为邹鲁”,这时,“邹鲁”就代指文化昌盛之地了。北周文学家庾信在《哀江南赋》中,有“于时朝野欢娱,池台钟鼓,里为华盖,门成邹鲁”之名言。
  唐代大诗人孟浩然,在其《书怀贻京同好》中,有“维先至邹鲁,家世重儒风”之妙笔。
  唐代开元盛世时的“大手笔”张说,在其《奉和唐玄宗〈经鲁祭孔而叹之〉》一诗中,有“孔圣家邹鲁,儒风蔼典坟”之佳句。
  宋代,随着文化的南移,一些北方的名门望族南迁到江浙一带,那里的文化也随之繁荣起来,逐渐的,从潮州被称为“海滨邹鲁”起,“邹鲁”,就在文化的流传中,作为文化的专享名词,变得崇高、高山仰止、令人神往了。

  我们拿什么不辜负“邹鲁”的崇高

  中国校友会网发布的调查报告中发现,1955年至2009年当选的中国两院院士,出生地区分布在全国29个省区市。长三角地区最“盛产”两院院士,堪称“院士摇篮”,其中江苏出生的两院院士人数最多,有323人,高居全国各省区市首位。
  从1955年至2009年当选的两院院士出生地区来看,院士人数在50人以上省市有14个,但主要集中在华东、中南、华北和西南等地区经济文化较为发达、基础教育发展水平高的省市;其中,江苏、上海和浙江等“盛产”两院院士,三地出生的院士均在200人以上。
  中国校友会网大学评价课题组首席专家、厦门大学冯用军博士分析指出,通过调查1955年至2009年当选的两院院士的求学背景发现,两院院士在出生地所接受的教育,比其籍贯地在其成长历程中起的作用更大、更直接。
  有关资料显示,在宋代人才出现率最高的浙江、江苏、安徽和江西及福建等地,各类官私学校的数量以及设立学校的州县,在本地区所占比例都在全国居于前列。
  明清时期,除边疆个别地区,全国大部分府县都设立了官学,民间以私学形式出现的各类学校,在数额上南方仍占绝对优势。各地风俗一旦形成就具有相当的稳定性,南方各地,特别是江浙一带勤于诗书、习文重儒,早已成为民间通行的风范。这一点对于促进当地教育投入与人才培养所起的作用,远远超过官方的布化,是造就南方人才集团不断涌现的关键。
  韩茂莉认为,科举制度产生后,科举成功者往往被吸收进入官僚集团,在国都所在地任职。他们中有不少文化精英,这些人所构成的文化氛围,对各地文人有巨大的吸引力,成为人才荟萃国都的一个重要因素。一些专家指出,长久以来,南方形成的习文重儒的文化氛围一直延续至今,现今,南方地区的教育资源和生源素质都要好于北方。就像近日北大公布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学校名单一样,以江苏为最多,这就不难说明我国的基础教育方面重心依然在南方。
  邹鲁文化,作为中华大地上的一个文化现象,不仅体现了在江浙一带众多号称“邹鲁”的文化繁荣景象,还说明在邹鲁的本地邹城市、曲阜市,一直是文化界的圣土与圣地。今天,当代文化、科技、经济不断繁华的时代,为何南方多“邹鲁”?
  作为邹鲁故地,谁来传承邹鲁文化?邹鲁,还能继续被称为“文化昌盛的代称”?
  互联网时代,文化不再是士人阶层、大家望族的专利,作为号称“邹鲁”的各个地方,应该联谊起来,深入探讨邹鲁文化繁荣昌盛的历史渊源与邹鲁文化上的关联度,共同将“邹鲁”作为东方汉字文化圈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挖掘,发扬光大,交流、开发,使之成为东方文化复兴的“联盟”,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将南方的众多“邹鲁”一一罗列,不仅仅是一种繁复,更是对产生北方“邹鲁”的一种警醒:谁来传承邹鲁文化?
  遥想秦刚统一中国时,秦始皇及其随行大臣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于是就征召鲁国儒生、博士70人,一起跟他到峄山、泰山脚下商议封禅之礼。看看,那时候,邹鲁之地一次可以集齐70余人,肯定还不是全部的本地学者。
  未来的邹鲁文化高地会出现在哪里?
  自孔子、孟子之后,南方更多的学者在传承东方文化传统,出现了“理学”“心学”,为什么产生孔孟的土壤,再也产生不出孔孟这样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化圣人?我们如何不辜负“邹鲁”赋予我们的崇高?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