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运河的传说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汪林 汪泷 人气: 发布时间:2007-06-22
摘要:

京杭大运河全长1794公里,跨越42市,是世界上开凿时间最早、流程最长的人工运河,一直是我国重要的南北水上运输通道,京杭大运河山东段全长510公里,形成了南起微山湖、北到德州的整个山东境内的水路交通线。运河沿线的德州、临清、东昌、济宁等地成为交通运输和贸易重镇,汶上南旺水利枢纽可与都江堰工程相媲美。运河沿岸积淀了丰厚的文化遗产,文物古迹星罗棋布,济宁的太白楼、声远楼、铁塔寺、秀水城,台儿庄明清古镇,聊城江北水城等100多处意境别具的人文景观和民俗风韵,被誉为古代文化长廊民俗陈列室。流传于济宁的运河传说,不仅数量多,而且多与济宁的风土人情有关,别具特色,别有风味,是我们研究开发和利用运河文化的重要参考。

 

 

济宁人常以运河人自居。济宁人把运河和自己城市的兴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于运河昔日的辉煌,济宁人总会兴致勃勃,口若悬河,那分自豪、优越之感,溢于言表。

乾隆在济宁的传说 京杭大运河开通后,康熙、乾隆二帝多次沿运河南下江南,每次都在济宁作或长或短的停留,因而济宁流传着不少关于乾隆下江南的故事。《“土地神”救驾》讲乾隆沿运河南巡途径济宁时,在小闸口忽遇狂风,波浪汹涌。在这紧要关头,见一老者下河用肩扛住船头,顿时风平浪静。乾隆尾随老者离开,却见老者消失于土地庙中。乾隆认为是“土地神”救驾,事后命人修葺土地庙。《主持智对对联》讲乾隆皇帝游览济宁铁塔寺。乾隆想考考主持的才学,便出一上联:“铁塔挂慈灯普照玉露”(铁塔寺、慈灯寺、普照寺、玉露庵)。主持对曰:“石佛系响铃声远金山”(石佛寺、响铃阁、声远楼、金山庵)。乾隆听后连连称赞,并对横披:“步步高登”。《满麻烧饼》讲乾隆在济宁小住了一段时间,吃腻了山珍海味,要尝尝济宁的小吃。这时有人贡上小南门的“满麻烧饼”。这烧饼是沙家祖传的手艺,千层油盐瓤子,撒满芝麻,温火烤熟,外酥里嫩。乾隆一尝,赞不绝口,传做烧饼的老沙来见。老沙见了乾隆说,这“满麻烧饼”是他“打”的,人人热吃。乾隆一听大怒:“好一个叛臣逆贼!――推下杀!”原来满清的老祖得过天花,满脸麻子,“满麻烧饼”犯了忌讳。又说烧饼是“打”的,人人热吃。乾隆认为这是要“吃”掉满清。再说老沙并没被杀,护卫以为皇上说的是“推下沙”,所以就把老沙推出行宫了事。《儿童巧对诗》讲乾隆路过微山湖,天近黄昏时抛锚休息,乾隆看着眼前一派静谧的景色,即兴说道:“猫上茅屋风吹毛动猫不动”。这时,正在岸上玩耍的一个男孩儿立即对道:“虎喝湖水浪打湖湿虎不湿。”皇帝大惊,又道:“锡匠打锡锡溅锡匠一膝锡。”那男孩又对:“面夫罗面飞面夫一脸面。”乾隆十分高兴,赞叹道:“这孩子有宰相之才啊!”《屠夫对联惊天子》讲有一年,乾隆路过微山夏镇,见运河东岸一户人家家门十分气派,大门上贴了一副对联更不了得,上联是:“数一数二大户”;下联是:“惊天动地人家”。横披是:“先斩后奏”。皇上看后不悦,命人把这家主人找来问个明白。这家主人十分惊慌,匆忙向皇上解释:“我家老大是卖烧饼的,数一数二的卖给人家;老二是擀鞭炮的,一点火就是惊天动地的一响;我是杀猪的,先杀猪后交税,所以是‘先斩后奏’。”乾隆龙颜大悦,说道:“写的好,赦你无罪。”《乐道堂与乐道庵》讲乾隆到夏镇游玩,突感到腹内饥饿。正好在城北角看到有一尼姑在庵内做饭,便上前讨要。尼姑向乾隆呈上用粗粮做的“盘天卧龙墩”、“红嘴绿莺哥”。乾隆吃的煞是香甜,连连称赞。回到宫中,乾隆仍一心想着这两道菜,却怎知御厨做的都不好吃。于是乾隆命人传唤老尼姑进宫。可谁知老尼姑却以“饥不择食,渴不择饮”为由拒绝了皇帝。乾隆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便命人在北京和夏镇分别建了乐道堂和乐道庵,并塑“盘天圣母”像以示纪念。

清官的故事 《靳公改河》讲济宁城内的运河相当于现在的市内公路,城外的越河相当于现在的外环路。有些大船不需要从济宁停靠,便沿越河南下。越河东头的坝口向南的弯子太陡,水流也急,每年讯期都发生毁船死人的事。人称“鬼门关”。有位靳公来济宁做官,他发动数万河工改河,紧帖着城南门挖掘了一条缓弯的新河道。从此,南来北往的船舶免除了危险。但私自改河,这是朝廷所不容的,皇帝下旨杀了靳公。但自靳公死后,皇帝再也收不到运河翻船死人的报告了,方知自己错怪了靳公,于是下诏,在济宁“大闸口”建了“靳公祠”,以示纪念。《一天二十四块坯》讲清朝时,济宁州官叫凌芬,一天他私访时,听路人议论他为官清廉是个好官,有个十七、八岁的乞丐说,什么好官,为什么叫我要饭为生?第二天,凌芬就把小乞丐抓来,说骂官犯法,要打他一千大板,或罚他一天脱二十四块坯。小乞丐认罚。从此小乞丐要饭混饱肚子后,就到城墙跟取土脱坯,一晃两、三年过去了。凌芬一次路过,见足有两、三万块坯了,于是把坯卖给了一个修宅院的大户人家,将得到的这笔钱给了小乞丐,让他做买卖娶媳妇。小乞丐一下子成了济宁州有头脸的人物。如今济宁人还用“一天脱不了二十四块坯”来责备孩子,成了恨铁不成钢的口头禅。《婆媳买盐》讲凌芬听说两个贫穷的婆媳骂他,便把她们抓进官府,罚她们一人买二斤盐交到衙门。婆媳俩只得照办。凌芬称称了,每斤少了二两,于是把盐铺老板传来,吓得盐铺老板只得拿出数倍的罚金,给了婆媳二人。凌芬就是用这样的办法,在任期间,使城内没有闲人,商人不敢欺诈。

治河的故事 《白英点泉》讲明朝时汶上县有个农民水利专家叫白英。他生活的时代,黄河经常决口,为害百姓。白英用了十多年时间,历尽千辛万苦,考察了汶上、济宁、兖州、宁阳、东平等十多个州县,摸准了这一带的地形水势,探索出一套治水的方法。明成祖派工部尚书宋礼疏浚会通河(济宁至临清的一段运河),河成却无水。在白英的帮助下,用“借水行舟”的方法引汶水入会通河,并在“水脊”南旺建分水闸,使河水南北分流,保障了运河长年畅通。据传,有一年运河皇船因缺水被困,命百姓引水接济运河,人们想尽办法也找不到水。在关键时刻,白英挺身而出,他带领官员和士兵找泉。走了一段路后,他指地为泉,跺脚出水。使运河很快涨满了水,皇船顺利通过,解除了当地百姓的灾难。白英死后,永乐皇帝封他为“功漕神”,并在南旺建了分水龙王庙;清雍正年间封白英为“永济神”;光绪五年,又封为“白大王”。《雕龙碑》讲古运河边,有个霍家庄,庄上有个年轻人叫霍云龙,此人不但长的英俊,而且练的一身好武艺,并娶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有一年,霍云龙被征召去挖运河,从此一去不回。妻子只身前去寻找。到了运河工地方知,几年前,因为监工打骂民工,丈夫便带头造反,被抓后活活淹死在河里。妻子悲伤欲绝,在河边祭奠丈夫的时候,不顾一切的跳进了河里,以身殉夫。后人将她比作孟姜女,在运河边上立了一块大石碑,以记此事,因碑上刻有一条巨龙,人称“雕龙碑”。《陷皇城的传说》说在古运河的开河一带,多次出现“海市蜃楼”的现象。据传,此蜃景所观之城名为“陷皇城”,只有积德行善、清心寡欲的人才准进入此城。曾经有一纯朴的农民去集市买豆芽。早起出门时看到前面有一座城敞开着大门,便匆匆走了进去。可城中的人都对他不予理睬。他走到卖豆芽的摊位前,多次说要买豆芽,可卖者始终不理他。农民一气之下,将豆芽放进了筐中,未曾想,卖者仍不理他。农民无奈,只得把豆芽又倒回去,愤愤离去。没想到,回到家中却在篮中发现了两颗金豆瓣。他这才明白,原来是走进了“陷皇城”。“陷皇城”最后出现是在1950年。那是一天清晨,有人早起下田劳作。看见远处有一座高大的城墙。这人马上叫村里人来看。当时满村的人都站在大堤上看这奇景。只见偏西方向隐隐出现一座城楼,城楼上下两层,门窗清楚。这一奇观时隐时现,看的全村人目瞪口呆。一直到晨雾散尽才渐渐消逝。

与运河有关的其它故事 《戚继光名字来历》讲戚继光出生在将门之家,他的六世祖戚祥在元朝末年随明太祖转战各地,在攻打云南时阵亡,明廷为了追念戚祥,让其后裔世袭登州卫一职。明嘉靖七年,运粮把总戚景通携带有孕在身的妻子押送漕粮夜泊在微山湖畔,夜半十分,戚妻一阵腹痛,生下了一个男孩。第二天,初生的太阳像火球一般,喷射出七彩霞光。戚景通望着此景,希望儿子能在将来有所作为,便取名“继光”。《刘英儒为民请命》讲乾隆十年,微山湖一带洪水横溢,庄稼淹没。百姓流离失所,可官府仍捐税依然,难民怨声载道。村秀才刘英儒不忍坐视,在济宁州一呆就是八年,迫使济宁知州答应在任期内,沉粮田免交国税,刘英儒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又碾转三年,终于让乾隆下旨:沉粮田永免国税。刘英儒为民请命,深受百姓的爱戴,他死后,百姓在刘家祠给他立了“名传后世”碑。《聚金石》讲很早以前,有个做生意的南方人,每年夏秋之季,总是来到泗河金口坝,住在坝前的茶馆里,不论刮风下雨,他天天都要在到金口坝下洗澡。茶馆老板奇怪,但又不好问。有一年,这个南方人又来了,不料染上了重病,茶馆老板细心照顾他,南方人快要不行的时候,他向茶馆老板道出了实情。原来金口坝下有一块聚金石,时间长了便会有金子聚集到那里。所以南方人总是夏秋来这里挖金子。老板知道知道后,也经常来这里洗澡,果然得到了很多金子。可他嫌金子产的太少,便拿铲子在聚金石下挖了个大坑。没曾想,聚金石从此便不在聚金了。《红沙湾》讲运河里来了个老鳖精,他见济宁风水不错,便在河里安了家。老鳖精常常在河道里兴风作浪,害苦了来来往往的运粮船。这事被镇守济宁运河的金龙四大王得知,便与老鳖精发生了争斗,更使大运河不得安宁。金龙四大王见一时打不过老鳖精,就去请河台大人来帮忙。这日金龙四大王又与老鳖精发生激斗。当老鳖精游上岸时,河台大人拿起硬弓,连射三剑,全部射进了老鳖精的嘴里。顿时血水汩汩地从老鳖精嘴里流了出来,运河湾里的沙土都被染红了。从此,这里便被叫做红沙湾。《王小三卖“我”》说王家庄有个叫王小三的渔夫,他这人心眼直,只会打鱼,不会卖鱼。有一回,王小三在运河里打鱼,捞上来一网老鳖。可王小三不认识老鳖,便请庄上的王二捣给说说看。王二捣有心捉弄他,便说这叫“我”,可以拿去卖。来到集市上,王小二大声叫卖:“卖‘我’了!”于是很多人因为好奇,便围了过来。未曾想,其中有一人被“我”咬了一口,他和王小三争吵着来到县衙。见了县官,两人都争着说,可讲了半天都让人听不明白。于是县官让王小三把“我”拿来。县官看到网中的老鳖,吃惊的喊:“弄了半天,这就是‘我’啊!”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