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梓:蒙学与传统文化(2)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徐梓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01
摘要:《百家姓》的得名,也是如此,是形容姓氏众多,是虚指,而不是实指有一百家。 《弟子规》 用韵语编成的传授伦理道德的蒙学读物,以《弟子规》的影响最大。我们还可以说,在清代后期所有的蒙学读物中,没有一部比它

  《百家姓》的得名,也是如此,是形容姓氏众多,是虚指,而不是实指有一百家。

  《弟子规》

  用韵语编成的传授伦理道德的蒙学读物,以《弟子规》的影响最大。我们还可以说,在清代后期所有的蒙学读物中,没有一部比它更风行的。许多地方政府都曾饬令所属州县,把它列为私塾和义学的童蒙必读书。清人周保璋在《童蒙记诵编》中说:“近李氏《弟子规》咸行,而此书(指《三字经》)几废。”

  《弟子规》原名《训蒙文》,经贾有仁修改之后,才改易今名。“弟子”是为人弟者与为人子者,泛指年幼的人,所以多用来指学生、徒弟,“规”是规矩、规则和规范。

  《弟子规》的最大特点:第一,不是谈论为什么要孝父悌兄,而是如何孝父悌兄,也就是说,孝悌是人的义务,人的本能,是一个人不得不做、没有疑问、可以悬置的问题。它是在肯定“十月怀胎苦,三年养育勤”、“十月怀胎苦,一生育我辛”、“谁言寸草心,报将三春晖”的前提下开始论述的,所以,它很直接从“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开始。它不做讨论,甚至不是陈述,而是宣判。第二,它是不抽象地讲孝悌,不是讲孝悌的原则,而是具体的方法,用我们现在的说法,就是具有可操作性。而且这些方法,就体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体现在我们的视听言动中,不虚悬,不高妙,尤其切合儿童。我认为,这是《弟子规》具有生命力的主要原因所在。它把儒家伦理道德的要求,落实在了实处,贯彻在了日常生活中。

  《千字文》

  我们习惯说“三百千”,即《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一排序的逻辑,是按照数字大小、从小到大排列的,同时,从学习的先后次第来说,这样的排列也体现了从易到难的原则。但如果按照写作年代、成书先后来说,顺序正好相反。《千字文》其实最早成篇。我们今天就按照成书先后,来讲最早成篇、已经能够流传了1500年的《千字文》。

  几篇蒙学经典,它们作者的情形各不相同。《三字经》的作者有争议,《百家姓》的作者我们根本不知道,相对而言,只有《千字文》的作者最为确定可信。就是南北朝时期梁朝的周兴嗣(469—521)受梁武帝之命,为梁武帝的儿子们编写的一部识字读本。

  周兴嗣是一位才学之士,以学问渊博、善于写作文章著称。相传他早年游学时,曾在姑苏(今江苏苏州)一家旅店住宿,夜里听见有人对他说:“你才学盖世,不久就会结识到尊贵的大臣,最后被圣明的君主重用。”可是一直到声音消失,他也不知道说话人在哪儿。后来果然为梁武帝欣赏和重用,朝廷凡有制作,梁武帝往往会想到周兴嗣。而周兴嗣每写成一篇,都会受到梁武帝的称赞和财物赏赐。如果是多个文人同时写作,梁武帝也总是用周兴嗣所写的。

  魏晋南北朝时期,编写《千字文》或《千字诗》的人很多,钟繇、萧子范等人都做过这样的工作,梁武帝也跟风,亲自动手编写了一部《千字诗》。但显然,他对自己所作并不满意,所以,他又命令周兴嗣来做这件事。一些唐宋笔记,记叙这件事颇为神奇:唐朝人李绰”(chāo同“焯”)的《尚书故实》说:“梁武教诸王书,令殷铁石于大王书中,拓千字不重者,每字片纸,杂碎无序。武帝召兴嗣谓曰:‘卿有才思,为我韵之。’兴嗣一夕编缀进上,鬓发皆白,而赏赐甚厚。”这段话把《千字文》成篇的前因后果及全部经过,叙述得非常详尽和生动。尽管“一夕编缀进上,鬓发皆白”有夸大的成分,但《梁书》中也说:“次韵王羲之书千字,并使兴嗣为文。”可见,周兴嗣写作《千字文》是没有疑问的。

  在我们现在看来,《千字文》是一篇构思精巧、知识丰赡、音韵谐美、精彩绝伦的华美文章,但从它的成书经过来看,《千字文》又绝对是一篇识字读物。

  这是一篇很独特、很神奇的识字读物。

  第一,它全篇用一千个字写成,一个不能多,也一个不能少。它之所以叫《千字文》,就是因为这篇文章是一千个字构成的。

  第二,《千字文》形式整齐,通篇以四言写成,凡250句,共计1000字。它是完整保存至今的第二部启蒙读物,第一部是《急就篇》。《急就篇》或者三言,或者四言,或者七言,经常变化句式,而以七言句式为多。《千字文》通篇用四字句写成,句子更加短小,形式也更加整齐,更适合儿童诵读。

  第三,押韵便读。与其他传统启蒙教材比较起来,《千字文》受到的限制最多,但它依然在很艰难的情势下,保留了传统启蒙教材押韵便读的特点。这使得它读起来朗朗上口,听起来铿锵悦耳,无论儿童,还是成人,都喜闻乐道。

  第四,《千字文》全篇虽然只有有限的1000个字,而且每个字都不得重复,但这1000个字并不只是简单的堆积,而是组织成了通畅且有文采、并能表达一定意义的250个句子。其中叙述天文岁时、上古历史,渲染了帝都宫殿的雄伟、达官显贵的豪华,讲述了周秦时期政治家和军事家的功绩、中华大地上的名胜古迹等,而且前后语义连贯,很有条理。

  国学经典的诵读,不仅能让人感受祖国语言的优雅和精致,而且能给人开阔的气势和想象力,哪怕是《千字文》这样的启蒙读物。如开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就给人以壮阔之美。

  《幼学琼林》

  《幼学琼林》在知名度上,远远不能与《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相比,但我个人认为这是我们现在最该学的一部蒙书,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蒙书。

  大家都知道毛泽东年少时,在多个私塾,接受过六年的传统启蒙教育。毛氏家族认为《百家姓》、《增广贤文》等是格调不高的俗书,发蒙从《三字经》开始,接着读《幼学琼林》;继而读《论语》、《孟子》和《诗经》等儒家经典。可见,在启蒙阶段,毛泽东主要读的是《三字经》和《幼学琼林》这类知识性强的蒙书。毛泽东对“四书”、“五经”不感兴趣,因为老师不讲解,只是要求学生死记硬背。所以他“背得,可是不懂。”但对《幼学琼林》,却非常喜欢,以至于在后来文章、诗词和讲话中,很多地方都引用了《幼学琼林》。

  南怀瑾先生也是一个《幼学琼林》的推崇者。对各界人士推荐国学书籍,《幼学琼林》往往在列。他在给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的学生讲话时这样说:“还有一本书《幼学琼林》,你们国学院的同学们要特别注意。你把这一本书会背的话,什么天文、地理、政治、军事、经济,你大概都会知道了。”他强调“这是我们小时候读的书,会背的”。而他在海外,也一直带着这本书。

  在我看来,《幼学琼林》有以下四个特点:第一,它以传授知识为主,很少进行伦理道德说教;第二,它知识丰博,是一部典型的百科全书;第三,《幼学琼林》采用偶句编写而成,形式自由,并为人们喜闻乐道;第四,《幼学琼林》的正文部分就有解释的文字,而且非常恰切允当,一般人读起来没有滞碍。所以说,《幼学琼林》是一部非常长知识的书。我在很多场合也说过,《幼学琼林》是中国古代的一部百科全书,中国传统士大夫要求掌握的知识类型,都能在《幼学琼林》中找到,它是传统知识结构的一个缩影,这就是我对《幼学琼林》的一个总的评价。

  关于这部书的书名,“幼学”不用说,我们讲的是启蒙教育,我们的启蒙教育针对的就是幼童。“琼林”从它字面意义上理解,“琼”是大玉、美玉,那么琼林就是美玉林立的意思。“美玉成林,谓之琼林。”当你读《幼学琼林》这部书的时候,你会觉得,其中的每一句话,都犹如一块美玉,全书美玉林立,琳琅满目。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