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一部厚重悲壮的传奇移民史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王凯 人气: 发布时间:2008-02-01
摘要:
  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堪称是中国历史上三次规模弘大的人口大迁移,而其中尤以“闯关东”所历经的时间最长、人数最多。从清朝初年直至新中国成立之前的三百余年间,先后有3000多万迫于生计的华北穷苦百姓离乡背井,相继踏上关东大地,正在央视热播的电视连续剧《闯关东》用艺术的形式再现了这段厚重而悲壮的传奇历史。
何谓“闯关东”
  顾名思义,关东是指中国版图上山海关以东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地域,即今天的东北地区。自明代开始,东北一带又称关东,只不过此时关东的地域概念,主要是指由明廷管辖的辽东地区,直到清代,才将东三省的范畴全部涵盖在内。
  清朝统治者入关以后,为加强对内地的统治而自称满汉一体,但实际上汉人处于被奴役地位,清廷实行民族等级与隔离制度,严禁汉人进入满洲“龙兴之地”,故废弃长城却不废山海关,其主要目的是利用此关严禁内地人进入东北,以免破坏其风水“龙脉”。自康熙初年至十九世纪中叶长达200年的时间内,清廷对关东地区实行封禁,以山海关为界,盛京、吉林、黑龙江三地作为清朝的政治、经济“特区”而受到严格保护。此间黄河中下游诸省连年遭灾,清朝政府却禁令依旧,成千上万的破产农民只好不顾禁令,冒险“闯”入东北谋生,此即“闯关东”的由来。后来虽然禁令解除,但由于长期以来所形成的习惯,“闯关东”一词一直沿袭下来,沿用至今。

这座雄关东北,便是关东大地的白山黑水

 
两条“关东道”
  由于地少人稠灾害频发,兼之地理位置与关东接近,山东逃荒农民便成了“闯关东”的主流人群。据史书记载,仅清朝一代,山东就曾出现旱灾233次,涝灾245次,黄河运河洪灾127次,潮灾45次,特别是康熙四年的特大旱灾,更是使全省州县无一幸免,灾害之重居全国之首。清朝末年阶级矛盾激化,山东一带捻军、幅军、长枪会、义和团等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在天灾和战乱的冲击下,山东百姓的生存环境极为严峻,地广人稀沃野千里关东地区于是成为齐鲁百姓逃避灾难的首选。
  东北与山东隔海相望,山东人“闯关东”历来有两条路可走:浮海与陆行。从胶东半岛最北端的蓬莱到辽东半岛最南端的铁山岛,直线距离不过100公里,自古以来胶东与辽东之间的海上交流就非常频繁,胶东一带的农民“闯关东”大多是浮海北上。对此,曹聚仁先生在文章中写到:“那些山东人,大部分都是从青岛、芝罘下船,到了大连营口上岸的。一部分河北人,从北宁路出关,大部分也是从天津乘船到营口大连的。他们已经到了关外,成家立业,可是,他们并未看见过天下第一关。”从胶东半岛陆路到辽东半岛,需环绕渤海经过山海关,再借道“辽西走廊”,绵延数千里抵达关东,鲁西、鲁南、鲁北的难民大多走此道。他们跋山涉水数风餐露宿,甚至一路乞讨,其艰难辛苦难以用言语形容。
   清末民初,随着“胶济铁路”、“津浦铁路”天津至山东峄县段、“京奉铁路”等路段的开通,从山东可以直接乘火车到沈阳。如此一来大大节省了路上所用的时间,但由于车票价格昂贵,很多人望而却步,大部分百姓还是携妇将雏徒步跋涉,日本人小越平隆在《满洲旅行记》中形象地记载了当年的千里流徙图:“由奉天入兴京,道上见夫拥独轮车者,妇女坐其上,有小儿哭者眠者,夫从后推,弟自前挽,老媪拄杖,少女相依,踉跄道上,丈夫骂其少妇,老母唤其子女。队队总进通化、怀仁、海龙城、朝阳镇,前后相望也。由奉天至吉林之日,旅途所共寝者皆山东移民。”
四次移民高峰
  据相关史料记载,闯关东的历史源自清顺治元年(1644年),止于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共绵延了300余年的历史,先后历经了四次移民高峰。
   1644至1667年,清朝廷颁布《辽东招民开垦条例》,规定“招至百者,文授知县,武授守备”,23年间“鲁民移民东北者甚多”,许多地区因移民而“地利大辟,户益繁息”。清朝政府的优惠政策吸引了大批的淘金者,导致了关东移民史上的第一次高峰。
  1668至1860年近200年间,为维护满洲的固有风俗和保护八旗生计,清廷严格禁止内地百姓进入关东,康熙七年清政府下令“辽东招民授官,永著停止”,对东北实行禁封政策。当时沿山海关一带遍植柳树墙,中间用绳索相连,满洲军队严密把守着关口,禁止汉人出关。但这并未能阻止内地闯关的流民,他们“担担提篮,扶老携幼,或东出榆关,或东渡渤海,蜂涌蚁聚”,这次高峰是真正意义上的“闯关东”。
  鸦片战争以后,沙俄、日本不断侵蚀黑龙江边境,清政府对边疆的控制日益削弱,“东三省之开放设治,遂如怒箭在弦,有不得不发之势矣”。在这种形势下,清廷遂采纳黑龙江将军特普钦的建议,于1860年在东北局部驰禁放荒,至1897年全部开禁,随着关东地区的逐渐开放,流民“出关谋生者,日以众多”,山东、直隶流民更是“闻风踵至”,“终年联属于道”,使东北终于成为一个“移民社会”。至1910年东北总人口已增至1800万人,其中约1000万人主要是由山东、直隶、河南等地涌入的流民,“而其中以山东为最,约占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由此推断,清代山东移往东北的流民约在七百万至八百万人之间。”清廷对关东的开禁形成了第三次移民高峰。
   民国年间,冀鲁豫等省饱受兵、匪、灾之祸,“闯关东”之风洪流澎湃,再创历史新高。其中仅山东平均每年就有48万人之多,总数超过1830万,留下定居的高达792万人,堪称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人口移动之一。山东教育学院刘德增教授新近出版的《闯关东》一书对此作了详尽的分析和记录:“山东省临朐县辛中村的赵永达回忆说:1940年至1943年迁移东北的人最多。1940年我村163户,730人。4年中逃到东北的90户,计400人,比留在家乡的还要多。去东北的路线,大都是讨饭步行到青岛或烟台,再坐船到大连登陆,再到辽宁、吉林两省的一些地方,如抚顺、本溪、同化、辽阳、沈阳等。”
责任编辑:admin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山东人闯关东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