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孔孟之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
   |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曲艺 | 碑学 | 武术 | 宗教 | 名人 | 儒商 | 风光 | 旅游 | 论坛 | 留言 | 信息 | 新版 | 
| 华夏始祖 | 姓氏寻根 | 邹鲁文化 | 孔孟之乡 | 运河之都 | 水浒文化 | 中华儒商 | 李白家乡 | 梁祝故里 | 中国佛都 | 天下汉碑 | 济宁汉画 | 文化济宁 | 新版 |
频道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孔孟之乡 >> 文化 >> 太白文化 >> 正文
李白之死
关键字:李白,散文
作者:李木生    文章来源:孔孟之乡    点击数:1792    更新时间:2016-12-28

“谪仙醉后云为态,

野客吟诗月作魂”

——唐吴融《题兖州泗河中石床》

  犹如生是每一个人的权力一样,死也是每一个人的权力。公元762年晚岁,这个死的权力就要降临到李白的头上了。重病,衰老,获罪,流放,穷困,孤单,共同凝结成“死”的阴云笼罩着六十二岁的李白。

  死神虽然气势汹汹,内心却在胆怯着,就为了李白那依然不见消歇的英雄气慨。

  朝辞白帝,暮至江陵,驾轻舟一日千里,连野猿的啼叫都成了生命的歌唱,这哪里像一个戴着“叛逆”罪名的将死之人,简直就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青春少年!那挂“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庐山瀑布,不就是他在暮年时分从九天银河一手牵下人间的吗?这是激情的瀑布,这是豪情的瀑布,这是美的瀑布,一千四百年过去了,这挂不老的瀑布依旧弹奏着山河与人心,令山河与人心都飞翔起涨满着激情的憧憬。中国文人们不是一片悲秋之声吗?悲命运的乖蹇,悲生命的短暂,惟有李白,却把秋日擦拭得如自己的心怀一般亮堂透彻,就是老了也还要率真地“我觉秋兴逸”,歌唱秋日的灿烂与欢喜(《秋日鲁尧祠亭上宴别杜补阙范侍御》)。人的头发白了掉了,犹如树叶黄了落了,谁见过树木因为落叶而对秋天怨声载道?没有。那么人就更没有工夫怨声载道了,哪怕死神明天就来,我也要把今天过得“青枝绿叶”。当然,返青的枯草,也不用感谢什么春风,更不必三呼万岁了,只要自己的根上始终留存着翠绿的理想,就是千年的冰霜,又怎能阻挡住萌绿的脚步?

  这就是李白,老了仍让飞扬的情思驰骋于天上地下,老了仍让生命的脉搏海涛般激荡。

  安史之乱爆发。国难当头之际,皇帝唐玄宗领着老婆大臣,带头弃京逃跑;老年的李白却置陷在山东战火中的子女于不顾,披挂上阵,于五十七岁的时候毅然参加到永王平叛杀敌的队伍。谁知一腔热血竟遭当头冰水,经过了下狱流放,经过了乞讨江南、无可归依,李白离死亡的终点越来越近了。公元761年的秋天,史朝义叛焰复炽,太尉李光弼出镇临淮。平叛的大业再一次在李白的胸中激起万丈雄心,已经六十一岁的诗人竟然在重病之中再度请缨。请看他的这首诗吧,光是题目就让人魄震魂撼:《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

  这就是李白,这就是临近死亡的李白,仍然一手仗剑,一手持笔,仗剑能“为君谈笑静胡沙”(《永王东巡歌之二》),持笔则“兴酣落笔摇五岳”(《江上吟》)。而且以死为背景,他似乎看清了生的全部美妙,满眼满怀的世界,都沐浴着生的绚丽、生的深情、生的盎然与智慧。夕阳即使如小小的蜡烛头一样的短暂又何妨?明天早上,新的太阳又会从东方升起,旭日之下,便是那生龙活虎的百川永不停息地奔向大海。于是创作的欲望在他苍茫的胸怀里更加的汹涌澎湃了,久违的家乡也在他生命的尽头生成一片蝶飞蜂闹的春野。

  是什么让他“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宣城见杜鹃花》)?那是家乡的子规鸟在叫、家乡的杜鹃花在开啊!它们开在李白醒时的了望中,它们叫在李白梦中的相思里。多少回,他想一吐想家的情怀,但是他怕那情意缠绵的巴山蜀水羁縻了自己飘然远行的脚步。多少回,那浓浓的相思已经鼓涨得心口难受了,但他还是默然地忍着,他怕一旦点着便会燃成漫天的大火。而今,来日苦短,家乡苦远,那就一吐为快,让巴蜀与游子在他的诗中痛快地拥抱吧!

  对于李白,死神也许只有感动。让死神感动的,还有李白的痛苦。他的痛苦,是壮志难酬、报国无门、志士蒙羞、又逢绝境的痛苦。

  寻阳的监狱和夜郎的流放,彻底粉碎了李白的卿相之梦,他一定是无数遍地咀嚼过司马迁的话了“文史星历,近乎卜祝之间,固主上所戏弄,倡优畜之……”而身体的迅速衰老和已入膏肓的疾病,连他最后的希望也彻底破灭了。早已是无家可归,所依的本家当涂县令李阳冰也就要退隐,还有肝癌后期的难忍的疼痛。白发委于枕上,曾经容纳着一个宇宙的头颅里,似乎有出世、入世的两个李白在打架:一个是“谪仙人”,可以“戏万乘若僚友”,可以“一月累醉轻王侯”,可以“凤歌笑孔丘”;另一个则是早年常求人荐引,晚年常求人接济,到头来却落了个万里天下却没有他李白安身立命的立锥之地的境地。“人闷还心闷,苦辛长苦辛”(李白《江夏赠韦南陵冰》),痛苦的李白痛苦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此刻,李白想起了他的诗。

  想起了诗的李白陡然坐起,长长的白发如瀑布般泻下峭壁似的头颅,一丝灿烂的笑意开在唇上,两目炯炯有电光石火,眉宇间又亮堂起逼人的英气。一篇篇的诗章,犹如一条条的江河扑面而来,在他的胸际汇聚,喧嚷,奔突,积蓄为波澜壮阔的诗的海洋。啊……啊……这就是我李白的生命了!天下伟大能几人,我李白就算一个。死,来吧,你来一千次一万次好了,我的诗歌照样活着!我这个顶天立地的人如青青的山峰般站着!人不能活在坟墓里,不能活在碑石中,甚至也无法活在钦定的史书上。人要活在世上,活在世人的心中,活在世人心中的爱戴里。那么,我李白就要永远地活下去了。来来来,皇帝老儿,咱们比试比试,你有你的江山,我有我的诗歌,看看咱们谁拥有得更多,看看咱们谁能真正的不朽。当你的江山社稷已成累累荒冢的时候,我李白诗歌的海洋还照样波翻浪卷、吐日映月,“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李白《江上吟》)!

  连李白都被这诗的海洋惊诧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握着死神的手,豪迈地说:伙什,稍等,让我再挖出一条河来。剑在靠床的墙上,笔在床头的几上。李白望了一眼墙上的剑,伸手拿过毛笔,手不停辍地写下了他的最后一首诗歌《临终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写罢,高声朗诵一遍,连同他十不存一的诗稿一并托付给了族叔李阳冰。

  剑就挂在墙上吧,连笔也掷于几上。李白高举起酒壶,将仅剩的酒一气喝尽,便乘着月色,微仰着头,朝着长江滔滔东去的地方飘然而去了。“旷然小宇宙,弃世何悠哉”(李白《游泰山》)!今夜,李白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三十七年前,二十五岁的李白就是作罢《大鹏赋》才一举冲天出蜀去的。而今,这只大鹏又要飞往何方?

  没有了钱的束缚,没有了功名的束缚,没有了家庭的束缚,甚至也没有了诗与身体的束缚,彻底解放了的大鹏,今夜要作真正自由的飞翔。

  凉凉的江风吹在热热的脸上,犹如清朗的风鼓在远游的帆上。白发皑皑,月光融融,闪亮的眸子映着不老的河山,天、地、人便在这安祥生动的月色里融为一个和谐美妙的生命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欢乐,潮水般漫过了他那曾经伤痕累累、痛苦万状的心灵。

  李白看到了一江的美酒,美酒的波纹间,正闪烁着那轮万载常新的月亮。一个透彻光明的人间,一个透彻光明的天地,一个透彻光明的李白。在这光明透彻的夜里,李白张开双臂,向着美酒含月的大江、向着江中的那轮光明透彻的圆月,扑去!李白醉了,天地醉了,人间醉了……大地已成子宫,江水即是羊水,重生为婴儿的李白正乘着月光飞升,每一片月光都是一枚银光闪闪、剔明铮亮的羽毛。

  记住这个时刻吧,公元762年阴历11月的一个月圆之夜,中国安徽当涂采石江上,一个无比欢乐而又无比痛苦的灵魂,将死亡也解放成幸福的诞生与自由的飞翔。

2002年元月29日写成于山东济宁太白楼下济宁太白楼

图为济宁太白楼上的李白雕塑

 
文章录入:孔孟之乡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

“邹鲁”“

见义勇为该

王莽新政:

张载一支后

中华传统八

孔门分流与
【字体: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的文章: 李白与丝路文化——李浩  老济宁的记忆之——“墨  李白任城一枝秀  打造“  诗成世界新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要评论
    * 姓 名:
    评论内容:
    最 新 热 点

    “邹鲁”“儒风”

    见义勇为该不该奖

    王莽新政:儒家政

    张载一支后裔在邹
    最 新 推 荐

    “邹鲁”“儒风”

    见义勇为该不该奖

    王莽新政:儒家政

    张载一支后裔在邹
    相 关 文 章
    李白与丝路文化——李浩教授在西北大学太
    老济宁的记忆之——“墨华泉碧”
    李白任城一枝秀  打造“李杜”待商量
    诗成世界新
    唐玄宗与李白
    酒中李白
    老济宁的记忆之——“太白晚眺”
    造访青莲阁
    刘明:微山湖芦苇
    中国人、外国人,谁能翻译好诗经李白
    返回网页顶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战略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主办:济宁民建 版权所有:孔孟之乡
    孔孟之乡法律顾问:济宁律师网 杨晓世律师 李芳律师
    孔孟之乡网域名:www.kmzx.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