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照亮财富之路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孔庆林 齐崇峰 人气: 发布时间:2009-03-27
摘要:
    “儒”与“商”两字并列,即儒商,指有道德、讲信义、善于和、敢于成大事,具有强烈的人文关怀精神的现代商人、企业家。儒道与商道结合,是用优秀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思想,照亮财富创造之路。
    “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把挣钱看作是一种责任,向贫穷宣战。
    孔子这句话出自《论语·泰伯》十三章。意思是国家有道,自己却贫贱,这是耻辱。今天我们理解孔子这句话,所体现的不仅是财富觉悟的觉醒,还深刻地体现了儒家的进取思想。
    现在的中国,国有道,民思富,正逢太平盛世。从创造财富而言,正赶上“生财有大道”的干载难逢的绝好机遇。因此,如果我们还继续因为贫穷而怨天尤人,这的确应该感到“羞耻”了。
    诸多儒商就其经商目的而言,就是通过创造实现财富并把财富回归于社会。把挣钱看作是一种责任——向贫穷宣战,造福民众与社会,这是现代士人经商的动力之源。
    在太平盛世,钱是能量的象征,挣钱越多,能量越大,人生价值的意义也就越发彰显光大。在今天,“资本”、“发展”等字眼已成为我们时代的事业。如果以此宙视比尔·盖茨、李嘉诚、默多克等,他们的光芒绝不亚于大权在握的政治家。因为他们已经在思想产品和实物产品上影响了人类生活,所以他们的境界和生命形式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以德服人,仁者无敌。
    孔子这句话出自《论语·为政》一章。意思是以德行来治理国家,就好像天上的北斗星一样,坐在那个位置上,群星都环绕在它的周围。
    无论从商,还是办企业,总要和人打交道。一是和自己企业的人员打交道,二是和社会的人打交道,包括客户等。和人打交道,靠良好的德行。许多人经商失败,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在做人上出了问题,结果搞得众叛亲离。对内,不能留住人,或即便留住人,也没留住人心;对外,一锤子买卖,如此这般,又怎么能成就大事?所以,将道德文章和经商的智慧融为一体,以德经商,德商并举,以义取利,以利兴德:以儒家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照亮财富创造之路,这才是智慧的,长久的经商之道。
    “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智者不失人,得人才者事业兴。
    孔子这句话出自《论语·子路》二章。意思是先责成手下的人让他们各负其责,赦免他们的小过错,提拔优秀人才。
    孔子提出治理国家需要“举贤才”,经商办企业和治国一样,同样需要举贤才。所有成功的儒商,无一例外地都是用人的高手。用好人,这是事业成败的关键问题。
    凡大家都有放眼全国、全世界的人才为我所用的胸怀。能否把一个公司发展壮大起来,取决于主要决策者组合、整合他人能力的水平。在信息化时代,一个公司的实力不仅在于你拥有多少人才,而在于你有多大能力组合社会的力量为你服务。所以,要想赚大钱,大儒商的眼光会把公司的发展放在组合社会力量上,包括适时上市、组合社会资金等。而所有这些,都取决于用人的艺术。
    “天地之性,人为贵”:坚持以人为本,协调人际的管理观,营造上下同心的和谐局面。
    孔子这句话出自《孝经·圣治章》。意思是天地各有其本性,而天地万物,只有人才是最为尊贵的。
    孔子“民为贵”的思想给我们的启示是,在管理中,必须坚持“以员工为本”,把他们当作和自己一样的人来对待,尊重他们,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不能见物不见人。
    儒家的管理思想是着眼于管理者的“内省有为”和被管理者“人的完善和作用发挥”方面的。从社会的发展趋势来看,科学管理的发展趋势和最高境界,乃是对人的管理,而管理的目标就是求得企业的和谐发展。管理的最高标准,或者说处理好企业人际关系的最高准则,则是“和谐”两字。和谐是由共同的理想、目标和利益而形成的认识上的高度统一和感情的融洽,这是一种理想的生存状态和发展模式,也是在实现企业的发展目标中通过“和而不同”的智慧调和矛盾的科学的管理艺术。
    “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诚招天下客,誉从信中来。
    孔子这句话出自《论语·颜渊》七章。意思是自古以来,人总是要死的,统治者一旦失去人民的信任,那么国家就不能存在了。
    商场上做事,尤其需要讲诚信。儒家认为,“诚”作为一种精神实体,乃是世界的本源。“诚,五常之本,百行之源也。”诚信是立国的根基,做人的根本,成事的关键。对商家来说,对人损害最大的,莫过于顾客发现被人欺骗;对于商家而言,失信几乎是灭顶之灾。
    信誉有三大特征,一是积累性,良好的信誉是靠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急功近利于事无补;二是增值性,良好的信誉,必定会带来滚滚财源:三是易碎性,一次不讲信誉,就可能彻底丧失一个客户,并由此派生出连锁的负面广告影响。所以,涉足商海,诚者,做人之本;信者,经商之道。只有待人以诚,执事以信,才能取得成功。诚信不仅是一个道德品质问题,更重要的是一种智慧,甚至是儒商的最高智慧。
“分散者,仁之施也”:达则兼善天下,以财播德。
    孔子这句话出自《礼记·儒行》。意思是分散私财,是仁的施与。孔子把分散私财和儒者的“仁”结合起来,足见他对这一品德的重视。
    孔子是个善于换位思考的君子。在财富的拥有上,他明确提出:“独贵独富,君子耻之。”儒家文化中的“民胞物与”、“万物一体”思想,所体现的正是一种淑世爱民、善世济民的情怀。有觉识的儒商驰骋商海,赚取财富,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实现其人生价值,他们在商不唯商,求利不唯利,其表现就是财富取之社会,反哺社会,仗义疏财。
    道德践履的重要表现在于慷慨解囊而施人。因此,“经世济民”、“乐善好施”、“为富而仁”、“仗义疏财”,就理所当然地成为儒商形象重要的文化内涵。他们经商,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为民族的复兴,国家的强盛,贡献自己的力量。基于这样的目的,他们会把赚取的金钱,毫不吝惜地反哺于社会。穷时“位卑未敢忧国”,富了则“兼善天下”。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