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乾隆泗水县中水行宫钩沉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郎兴启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23
摘要:郚乡鲁郡无殊水,汶北泗南此据中。
乾隆泗水中水行宫

泗水县地处泗河源头,向称洙泗渊源之地,圣化溶液之乡,山川秀美,古迹众多,自古为圣哲贤人所景仰,文人雅士所青睐。清代乾隆皇帝对泗水县更是情有独钟,为了游览泉源胜景,瞻仰先圣遗迹,特地在泉林和中水村(现为中册村)建立两处行宫,并安设邵家庄、小厂两处大营和尖山、小崇义、李家坡、东涧沟四处尖营,先后九次驾临泗水,于境内不同地点驻跸下榻达二十二次。乾隆《泗水县志》卷二《建置志》记载:“行宫:一在城东五十里泉林村,一在城北六里中水村,兵燹后仅存基址。”据传中水行宫于咸丰年间焚毁,泉林行宫也于清末毁于兵燹之灾。但泉林行宫尚存少量地面遗迹,并有记载可稽,世人多有所知。而中水行宫圮废已久,至今形迹不存,几近湮没无闻,史志又无详细记载,具体情况已无从查考。为了探寻中水行宫的历史概况,笔者查阅了清代史籍中有关的零星记载、新旧《泗水县志》中的片段文字、乾隆帝的有关诗文,并到遗址现场进行了实地考察访问。兹将已经获知的中水行宫历史概况记述如下,恳望专家批评指正。

 

中水行宫名称的由来

 

从光绪《泗水县志》所见中水行宫“在城北六里中水村”的记载可知,行宫是以所在村庄名称命名的。但令人费解的是,其中所提到的“城北六里中水村”,在同一部县志的城北村庄名录中却找不到,而且直至目前泗河北岸根本没有叫中水村的村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偶尔发现《百度百科》中载有“中册镇中册三村概况”的介绍:“中册村因位于中水河中部而得名,原名“中水”,始建于隋代以前。明朝万历年间村更名中册。”可见,“中水村”本由中水河得名,早在明万历年间即已更名为“中册村”,至光绪年间修县志时已历近三百年,所以在当年的村庄名录中不见中水村,而只有中册村了。但当年的乾隆行宫却仍然以“中水”命名,这或许是由于历史记忆的惯性所致。在《清实录·乾隆朝实录》等清代史书中也都记为“中水庄大营”或“中水行宫”。由于当地居民世代口传,至今在中册村的老人中仍有称中册村为中水村,称中册河为中水河的。

 

中水行宫的位置和面积

 

光绪《泗水县志·建置志》中说中水行宫在“城北六里中水村”。新编《泗水县志》卷六第四章记载:“故县皇营旧址,原系清代乾隆皇帝所建‘中册行宫’,面积约200亩,为乾隆下江南游幸泗水泉林时的驻跸之处。”新编《泗水县志》卷八“泉林泉群”第四章记载:“康、乾二帝来此除建泉林行宫外,还在泗水城北中册村东2公里处修建行宫,占地150亩。”

 

两处记载,一为故县皇营,占地200亩;一为中册村东,占地150亩,二者存在明显差异,使人对中水行宫的具体位置和实际面积无法确知。尤其是说中水行宫的面积达到150亩至200亩,更是令人难以置信。据测算,当时作为游览胜地的泉林行宫的面积才有24298平方米,仅有36亩多;如果中水行宫占地达200亩,其面积将相当于泉林行宫的五倍多。另据光绪《泗水县志》记载,当时的泗水县城城墙周长仅为“三里一百步”,折合面积也不过200亩。如此则中水行宫的面积约等于县城的面积。作为乾隆皇帝省方途中临时驻跸休憩的一处行宫,面积竟有如此之大,使人难以置信。为解开这一疑团,今年四月中旬我乘便到现场进行了一次实地考察。出泗城北越过中兴大桥,沿尧王线北行5公里,在道路西侧约100米处找到了中水行宫遗址。当地人称之为“皇营”,位于故县村西北1.5公里,中册村东南2公里,胡家庄村南近1公里处。如今皇营已变为农田,远远望去,麦苗葱绿一片,与周围农田无任何异样。旧日皇家宫墙,零落成一抔黄土。繁华事散,化为云烟、此情此景真是令人唏嘘!幸运的是,我们在皇营巧遇故县村第13村民组组长杨洪孝,皇营的土地就是由故县村13组耕种的,杨洪孝担任组长已有11年,目前他的一家就住在位于皇营的新房子里,所以对皇营的情况十分熟悉。他说听母亲回忆,小时候尚能看到行宫墙基,常到皇营玩耍。到了今天,除了土地的主人,对行宫基址已经无法辨认。杨洪孝介绍说,行宫所在的位置叫“营里”,以此为参照,营外的土地分别叫营前、营后、营东、营西。行宫的面积不过十几亩,至多二十亩。西侧的那条南北的田间土路,就是行宫西墙的位置,路面上至今满布砖瓦碎片。他家正在田间建筑的一处房子的南墙正处于行宫南墙的位置。行宫北墙延伸到北面的一排速生杨下,东墙位置在东面的一小片速生杨西侧。按照他说的范围,我步量了一下,南北230步,约160米,东西160步,约110米,面积约17600平方米,折合26.4亩,明显小于36.4亩的泉林行宫,这个面积应该是比较可信的。

 

中水行宫的规模和建制

 

对行宫遗址实地考察测量的结果,行宫占地二十多亩,面积并不算大。从乾隆皇帝历次驻跸中水行宫所题的诗联分析,行宫规模也不甚大,建筑物也不见得豪华。中水行宫并非乾隆帝巡方游览的目标地,而仅仅是中途驻跸休憩的一个站点。乾隆帝驻跸中水行宫时写有“宿顿循而驻,书斋洁且清”的诗句。《新华字典》释“宿顿”为“临时寄住”,说明中水行宫的功能只是供途中“临时寄住”之用。而他的“新搆行斋一宿停,额云致本当箴铭”的诗句中,“一宿停”的意思也是只停留住宿一晚。行宫的这种“中转”性质决定了其规模不会太大,建筑制式也不会过于奢华。乾隆帝的诗中有“朴宇新成憩懿躬,驻舆即可号行宫”的句子,其中的“朴宇”二字反映了行宫的建制比较简朴实用。行宫中建有“致本斋”,似为皇帝起居室,是该行宫的主体建筑物,乾隆帝曾反复以此为题作诗,并为其题写匾额。其他屋宇都没有专门名称。乾隆三十六年驻跸时为中水行宫题写了两副对联;四十一年驻跸时题写了七副对联;五十五年驻跸时又题写了一副对联。从所写的对联数量不多可以推断,行宫的屋宇并不太多。新编《泗水县志》卷八记载:中水“行宫主体部分为六大进院的皇宫,东跨院为驸马府”。果如此,说明行宫的规模确实不大,构造也并不豪华。所谓“皇宫”、“驸马府”的说法显然传说成分居多。因为六进院的建筑物作为皇帝“宿顿”的行宫尚可,称为“皇宫”就夸大其词了。再者,皇帝巡游途中的行宫一般是为皇帝及其随行人员驻跸下榻而建的,不可能单独建造什么“驸马府”,而且有关的史书中也未见有这方面的记载。至于《泗水史志通讯·1985第2期》泉林专辑中的记载就更加夸张其词了:中水行宫“面积约一百五十亩,外围为青石围砌,墙外又有护宫河环绕,行宫主体部分有皇宫、驸马府和六大进院。其中建筑华丽的有中央金殿、大殿、中殿、后殿,都是结构雄伟巍峨壮丽单层飞檐歇山式木结构,是典型的清代遗物,为皇帝文武大臣的住所。殿的两旁是配厅(东边六个,西边六个),是文武大臣和嫔妃的住所。正大门前有石拱桥三座,中为御桥左为文桥右为武桥,桥下清流潺潺,娓娓动听,最后有御花园,这里堆满剔透玲珑巧夺天工的怪石,西北又有趵突泉流来的泉水,灌满了鱼池藕塘,在绿树翠蔓掩映下倒影入池,风景优美,无疑与东境泉林行宫媲美。”除了六大进院和驸马府,又多出了皇宫,皇宫中有中央金殿、大殿、中殿、后殿,“结构雄伟巍峨壮丽”,豪华得堪比北京的皇宫和皇家园林了,而且其中的文武御桥还有由西北“趵突泉流来的泉水”又似乎像极了泉林行宫的景观了。此说未见出处,恐怕仍是传说和想象的成分居多,不过作为传说倒有很好的欣赏价值。

 

中水行宫的建成时间和驻跸情况

 

早在中水行宫建成以前,中水庄就是乾隆帝巡方途中的一个大营。在乾隆二十二年、二十七年、三十年三次南巡途中都曾经驻跸过中水庄大营。直至乾隆三十六年,中水行宫才告建成。这从乾隆帝于中水行宫的题诗中可以找到证据。乾隆三十六年辛卯(1771年)初春乾隆帝驻跸中水行宫时写有一首“致本斋”诗,诗中有“新搆行斋一宿停,额云致本当箴铭“的句子。“新搆行斋”意即中水行宫于当年刚刚建成。另一首“中水行宫作”中有“朴宇新成憩懿躬,驻舆即可号行宫”的诗句,“朴宇新成”意即行宫刚刚建竣。乾隆四十五年庚子(1780年)又写了“驻中水行馆作”一诗:“行馆成辛卯,再题忆丙申。斯来乃三度,往事祗增颦。”再次明确行宫建成于辛卯年,即乾隆三十六年,至乾隆四十五年已是三度驻跸中水行宫了。清乾隆《南巡盛典·名胜》中记载的建成时间更为明确:“中水在泗水县城北八里,盖居汶南泗北之中。地邻曲阜,近圣之居,柳墅花村,风景殊别。乾隆辛卯岁恭建行馆,御题斋名曰致本,复赋宸章以志之”。从乾隆三十六年至五十五年乾隆帝在南巡、东巡途中先后八次在此驻跸。该行宫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建成至咸丰十年(1860年)毁于火灾,仅存续了八十九年。至光绪十八年(1892 年)修县志时又过去了32年,所以县志上记载“兵燹后仅存基址”。

 

由于中水行宫位于泗河北岸,距离曲阜很近,为乾隆帝东巡祭孔必经之地,乾隆三十六年、四十一年、五十五年的三次东巡都途径中水行宫驻跸过。当时自泰安南下、经泗水、费县、沂州、郯城南下的大通道是乾隆帝南巡所经过的主要路线,乾隆帝六次南巡,除乾隆十三年的首次经由北路的新泰、蒙阴一线外,此后乾隆二十二年、二十七年、三十年、四十五年、四十九年的五次南巡都经由这条路线南下,中水行宫(或大营)为其必经之地。由上可知,中水行宫虽然是巡行途中的一个“宿顿”之地,但却是途中必经的重要站点。据清代史书记载,乾隆二十二年后,乾隆帝每次东巡、南巡途中所驻跸的尖营、大营、行宫时有变换,而唯独中水行宫却是每次必驻。不仅如此,在乾隆三十六年、四十一年的东巡和乾隆四十九年的南巡过程中还有两度驻跸中水行宫的记录。东巡时从中水先到泉林,再从泉林重返中水,从中水再到曲阜,继而北上回銮;南巡时先从中水到曲阜,再从曲阜回銮中水,从中水再到泉林,继而东去南下。可见中水行宫已成为巡行途中一处重要的中转站。驻跸具体情况如下: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南巡,3月14日中水——15日泉林——16日费县东京堡——南下;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南巡,2月20日中水——21日泉林——22日东京堡——南下;

乾隆三十年(1765年)南巡,2月20日中水——21日泉林——22日费县永安庄——南下;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东巡,4月9日中水——10日泉林——13日中水——18日曲阜——济宁回銮;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东巡,5月6日中水——7日泉林——9日中水——11日曲阜——济宁回銮;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南巡,3月4日中水——5日泉林——6日费县注经台——南下: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南巡,2月29日中水——3月1日曲阜——2日中水——3日泉林——4日注经台——南下: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东巡,4月22日中水——23日泉林——27日曲阜——济宁回銮。

 

乾隆帝九次驻跸泉林,只有第一次即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的东巡时没有驻跸中水庄,而是在赴泉林途中驻跸邵家庄大营,离开泉林首站驻跸小厂大营。

 

综合以上记录,乾隆帝在东巡和南巡途中总计在中水庄大营驻跸下榻三次,中水行宫建成后驻跸下榻八次,共驻跸中水十一次。

 

加上在泉林行宫驻跸的九次,在邵家庄大营、小厂大营各驻跸一次,乾隆帝在泗水县境内不同地点共驻跸下榻过二十二次。

 

中水行宫的毁废

 

中水行宫始建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至光绪十八年(1892年)修《泗水县志》时,已经“兵燹后仅存基址”。至于究竟何时毁于何种兵燹,并无详细记载。根据新近发现的证据,中水行宫于咸丰年间曾发生一起毁灭性的火灾。此事虽与当时捻军、幅军的活动有关,但并非其所为。当时县境之内为了保护村民,防备捻军、幅军以及地方土匪的骚扰,各村普建圩寨。故县村毗邻泗河,由于河水泛滥,村圩被洪水冲垮,且屡筑屡失,不得已举村移居中水行宫避险。其间有故县村村民不慎失火,造成一场毁灭性的灾害。清末邑人进士王廷赞在一首咏叹此次劫难的长诗的序言中记载:“各乡团保圩寨林立,而故县村以泗决圩溃,屡筑屡失,因移守圣驾东巡守之故行宫,忽又不戒于火,延烧宫殿民庐俱尽,人畜死无数,余族有全家罹灾者。”诗中又说:“嗟我故县村,圩成水暴至。冲啮顿崩颓,失守前功废、幸有旧行宫,崇墉屹百雉。仓促望护安,借依大厦庇。那知僭亵愆,阴为神所忌。风伯引祝融,号令宣炎帝。赫然一炬红,殿宇腾空坠。人杂椒兰焚烧,物并瓦砾碎。”由诗中可见,中水行宫自乾隆三十六年建成至咸丰年间虽历经近九十年岁月,仍然“崇墉屹百雉”,屋宇较多,可以容纳故县村村民暂住,可见保存得比较完好。然而经过这场大火,“赫然一炬红,殿宇腾空坠。人杂椒兰焚烧,物并瓦砾碎”。烈火延烧宫殿民庐俱尽,百年皇家行宫殿宇,瞬间化为一片瓦砾。此后又历经百余年风雨剥蚀,人为践踏,至清末仅存基址,继而夷为平地,变为农田,渐至湮没无闻了。

 

乾隆帝驻跸中水行宫题写的诗联

 

中水行宫建成后,乾隆帝先后八次驻跸共题诗十八首、对联十副、匾额一副、斗方四副。乾隆三十六年行宫刚刚建成,乾隆帝于此驻跸时题写了“麦苗”“致本斋”“戏题绝句”“中水行宫作”“闻京师得雨”“复雨”“布政使尹嘉铨奏报济南得雨”“上巳”“晴”等九首诗,题写匾额“致本斋”一块,对联两副。乾隆四十一年驻跸时题写了“晚作一律”“麦秀”“晓行”“致本斋”等四首诗,题写对联七副,斗方两副。乾隆四十五年作“驻中水行馆作”诗一首。乾隆四十九年作“驻中水行馆”诗二首。乾隆五十五年驻跸中水行宫作“行馆二律”诗二首,题写对联一副,斗方二副。与乾隆帝驻跸泉林时写的大量揽胜咏泉,谒圣叹川的诗联内容不同,在中水行宫的诗联主要是围绕政务、农务以及有关修身治学、为政治国的基本理念方面的内容。其中有两首“致本斋”的诗,很有代表性:

 

致本斋(乾隆三十六年)

 

新搆行斋一宿停,额云致本当箴铭。

修身一是勤加砥,为学端由善取型。

朴素观虽略斯惬,轩亭处每不遑宁。

宫墙万仞瞻将近,敢望髫年读圣经。

 

致本斋(乾隆四十一年)

 

凡事皆有本,如木根水源。为学及为政,岂必殊此焉。

为学在率性,钜矣任道传。为政在爱民,吾闻尧舜难。

合之原一事,分之似两端。以今切己论,为政愿力殚。

是斋额致本,图易应思艰。峻雕夏歌诫,休助夏谚宣。

居然此轩庭,而宁弗愧颜。愧当勤实政,无补戒空言。

 

有关中水行宫的民间传说

 

当地居民中流传着中水行宫“修了三年,住了一晚”的说法,意在讽刺皇帝和官府劳民伤财,但这其实是不符合史实的。建造“六大进院”和“东跨院”的主体建筑物工程量并不算大,即使加上院墙等附属建筑物,也不至于花费三年的漫长时间。至于驻跸次数,仅见诸史书有明确记载的就有八次,远非仅仅“住了一晚”。中册村老人们中间至今流传有不少有关皇营的故事。传说乾隆皇帝当年奉皇太后驻跸中水行宫时,皇太后从皇宫来到乡下觉得事事新奇,便想找位当地的老太太拉拉呱,听些新鲜事儿解解闷儿。地方官就着意挑选了中册村一个见过世面能说会道的老奶奶。这位老奶奶见了皇太后,忙不迭地下跪磕头,曲意夸奖说:“您老人家真有福气,儿子都当了皇帝!”皇太后听了哭笑不得。村里有的老年人回忆说,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到皇营去放牛,有的坐在废墟里皇帝的宝座上扮皇上,其他的孩子排在两边当王公大臣。奇怪的是,扮皇上的坐上宝座去就怎么也下不来啦。真是有点神乎其神。传说乾隆三十六年,皇帝爷东巡驻跸皇营时,与扈从官兵一起去北山跑马岭遛马,一路奔波,人饥马乏,途中巧遇一牧羊老人在石屋子里煮羊头,老远飘来扑鼻的香气,惹得乾隆爷垂涎欲滴。老人一见是乾隆爷到此,连忙把刚出锅的香喷喷的羊头献上请乾隆爷品尝,乾隆爷吃得津津有味,大加赞赏。遂请老人到中水行宫当差,专门煮制羊头供皇家品享。因老人姓宋,人们便将其煮制的羊头称为“宋家羊头”,成了当地的名吃。

 

(2020年8月16日修改)

 

附:

 

乾隆帝中水行宫诗联

 

乾隆三十六年辛卯(1771年)

 

麦苗

 

麦苗速人行,一日长一日。

青青吐色佳,芃芃亚陇密。

量欲盈五寸,高下茂同律。

惟是尘上蒙,垂头若有失。

设被时雨霑,饱收或可必。

自我启驆来,一月已将卒。

尚未逢甘膏,望之致无术。

 

致本斋

 

新搆行斋一宿停,额云致本当箴铭。

修身一是勤加砥,为学端由善取型。

朴素观虽略斯惬,轩亭处每不遑宁。

宫墙万仞瞻将近,敢望髫年读圣经。

 

戏题绝句

 

行斋到处必题诗,题罢铺笺便写之。

选壁粘成明晓去,匆匆自笑此何为。

 

中水行宫作

 

朴宇新成憩懿躬,驻舆即可号行宫。

郚乡鲁郡无殊水,汶北泗南此据中。

麦颖菜色验农候,老扶幼契觇民风。

临疆频有迎銮者,召见疇咨勤恤功。

 

闻京师得雨

 

阁本今朝到,雨惟二寸霑。较南即渥逊,望北又愁添。

是日仍微霔,青郊润麦尖。轻舆度烟景,忧乐两难兼。

 

复雨

 

一夜风声送雨来,侵晨“雨头戈jin”雭势交催。

天膏额庆真优矣,田计心量实幸哉。

 

泉石音清漫留恋,宫墙瞻迩敢徘徊。

由巡本近无多路,泥泞何妨启跸回。

 

布政使尹嘉铨奏报济南得雨

 

省会事繁留大员,奏来行在置邮便。

郡城雨泽三分被,其日雪花几点翻。

迤北阴浓忆畿甸,向南势减惜农田。

省方要务宁过此,处处祈年意为虔。

 

上巳

 

古时惟上巳,后世用初三。谁解仍修禊,况逢此驻驂。

雨霑花濯濯,晴烘麦鬖鬖。昨去时题壁,慰哉节许探。

 

 

风雨连朝昨,侵寻未免凉。远天散云势,傍午放阳光。

柳叶带烟重,麦苗较昨长。相看田父老,共尔庆宜旸。

 

御题匾额

 

致本斋

 

御题对联

 

书圃礼园无歝好,

瓯香研净有余欣。

万顷绿云秋麦蔚,

千村红雨杏花深。

 

乾隆四十一年丙申(1776年)

 

晚作一律

 

壁上夥粘辛卯诗,去时冀雨返优滋。

今番岂异前番也,昨望仍增兹望之。

念叶休徵惟益愧,心关农务那能怡。

虽非五日堪时日,迫待却逾苏氏辞。

 

麦秀

 

自我入齐境,麦色看绿茂。迤逦向南来,侵寻麦已秀,

惟是每作风,未免沙土垢。为学忆圣言,望实冀雨透。

 

晓行

 

晓行日未升,山云密布天。崇朝庶其雨,霶霈润大田 。

惟看几点落,遂晴心憪然。何处非吾民,而弗为祈年。

 

致本斋

 

凡事皆有本,如木根水源。为学及为政,岂必殊此焉。

为学在率性,钜矣任道传。为政在爱民,吾闻尧舜难。

合之原一事,分之似两端。以今切己论,为政愿力殚。

是斋额致本,图易应思艰。峻雕夏歌诫,休助夏谚宣。

居然此轩庭,而宁弗愧颜。愧当勤实政,无补戒空言。

 

御题对联

 

庭有松筠趣,筵多翰墨香。

诗情讵花柳,乐意在农桑。

 

花如濯锦芳应埒,草尽贯珠润叠茵。

不胜波处心恒定,大寂光天相总蓉。

虚窗纳远聊披景,沃壤融膏见种田。

凤前画意辉横埭,雨后云容罨远峦。

晚红留得翻阶薬,嫩绿铺齐羃院槐。

 

御题斗方

 

凤醒

露香

 

乾隆四十五年庚子(1780年)

 

驻中水行馆作

 

行馆成辛卯,再题忆丙申。斯来乃三度,往事祗增颦。

印痕无能避,承欢何处循。颜斋曰致本,致本在思亲。

 

乾隆四十九年甲辰(1784年)

 

驻中水行馆

 

行馆枕平川,吉行驻早焉。轩堂供憩息,书史伴清便。

旧韵从头读,新知着意铨。明朝当谒圣,数问夜应然。

北别泰山麓,西邻阙里程。言将修释奠,久已润瞻诚。

宿顿循而驻,书斋洁且清。髫龄读论语,所愧是躬行。

 

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年)

 

行馆二律

 

行馆逶迤路弗遥,微嫌修葺费群僚。

省方设教微增愧,食旰衣宵以此消。

每抚昔题如昨日,便仍明发忘今朝。

偶当阁本黄昏到,秉烛依然自处调。

修己治人胥有本,繹思应不外乎心。

二而一也在礼复,始以终之凛帝临。

叩圣只因来阙里,近居明即到泉林。

行宫斋额重瞻牓,犹故吾焉愧益深。

 

御题对联

 

触目无非远尘俗,

会心皆可入研覃。

 

御题斗方

 

含清

延绿

 

(据光绪《泗水县志》校点整理)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