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第一位状元吕宫鲁桥留遗篇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仲伟帅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31
摘要:舟行過仲里,仰止觀先賢。

仲子庙

  清顺治六年(1649),济宁城南的运河名镇----鲁桥。运河两岸的老街厦檐林立,商贾云集,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扬帆行舟的大运河中,一艏雕梁画栋、粉饰一新的大船,正破浪前行。当行至仲浅闸后,艄公放下手中的摇橹,将船只稳稳的停靠在运河岸边。此时,从船内走下几名侍从般的人员,固锚、缠缰、搭翘,一切准备妥当后,只见一名身着华丽,锦衣朝靴,满面红光的大清官员,迈步走出隔舱,在一干人员簇拥下,向运河西岸的仲子庙走去。这位被前呼后拥的“大清官员”,就是“大清王朝”寰宇一统后,在顺治四年(1647)夺得国考第一名的“开国”状元吕宫。此刻,他是专程登岸,拜谒先贤而来。

  仲子庙前的“志隘乾坤”坊下,一位身着官服迎宾的仲子后人,双手抱拳道:“状元公大驾光临,幸会,幸会。”“博士公屈尊相迎,惭愧,惭愧。”吕宫揖手回礼到。他口中的这位“博士公”,是当时主奉庙祀的子路六十一代主鬯孙、国史院五经博士仲于陛。一番客套后,宾主二人携手前进,缓步入庙,经正大门,过升堂门,径直走向了“卫圣大殿”。客人沐手净面,整冠束带后,虔诚的拈香一束,奠酒三觞,恭敬敬的拜倒在端庄威仪的仲子像前。一系列的仪式结束后,宾主漫步在丰碑翠柏之间,读丰碑之镌刻,赏翠柏之虬拔,听钟鼓之洪鸣,乘松杉之荫凉。宾问主答,敬仰之情,油然而生。一旁侍候的礼乐生,在主人的示意下,早就准备好笔墨纸砚。只见吕宫手持狼毫,提笔运腕,洒脱脱书曰:

舟行過仲里,仰止觀先賢。

廟古松杉色,庭虛鐘鼓懸。

英風師音世,遺澤颂千年。

時見滄海變,猶聞薪火傳。

功名易銷歇,道德獨長綿。

裕後多名俊,箕裘信纘前。

  一篇赞美与颂扬先贤道德文章的诗文佳作由此而生,跃然纸上。在场的一干人员拍手较好,不愧是状元手笔,书法刚劲而不失清秀。随后,该诗文后被仲氏镌刻上石。

  据清道光徐宗干撰《山左济宁州金石志》卷五载:题署《顺治六年先贤仲子祠诗刻石》,文末作“赐进士状元及第内翰林秘书院修撰后学弟子吕宫拜题;并且注明了该刻石‘正书诗四行,年月题名四行,在仲庙内。’”刊行于清光绪二年(1876)的《续修仲里志》卷六同样也记载了此诗,只是个别句子中用字略有不同。如:“英風師音世,遺澤颂千年。”中的“音”字和“颂”字,这里做“百”字和“溥”字。“時見滄海變,猶聞薪火傳。”一句,这里的“時”字和“海”字,做“已”字和“桑”字。

  吕宫(1603一1664),字长音,又字苍忱,号金门,江苏武进县(今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他是前明朝的举人,44岁时参加顺治四年的科举开考,夺得“招贤纳才”一甲一名进士,即民间所说的状元及第。而他的连襟杨廷鉴则是明朝最后一位状元,这在当时,成为明末清初的一段佳话。吕宫不久官授秘书院修撰,顺治十年(1653)二月,授秘书院学士。闰六月,晋吏部侍郎。十二月,超授弘文院大学士(相当于宰相、一品)。顺治十一年(1654),大学士陈名夏得罪,给事中王士祯,御史王秉乾,劾吕宫为陈名夏同党。加之吕宫举荐御史郝浴失误,受到降二级留任的惩处。吕宫借此以病,乞假南归,顺治帝一再挽留,吕宫仍坚辞归里养病,顺治帝赐于貂裘、蟒缎、鞍马等,并言待他身体康复后仍将召用,并保留大学士头衔。后顺治帝遣御医疗治,询问病状。吕宫回奏:“乞假已三月,禀体怯弱,人道俱绝,仅能僵卧兀坐。乞宽期调治。”吕宫在故乡深居简出,在前北岸购下一处民宅居住,以至回乡十年“里人不知有相国”。这一点从他的“野外逢迎少,柴门落叶稠。人闲不扫室,客到始梳头。且为烹茶坐,还因看竹留。登临如有意,更上水边楼”一诗可窥一斑。顺治十二年(1655),以修《资政要览》书成,加太子太保,十三年(1656),赐给他羊肉和美酒。十八(1661)年,清世祖顺治驾崩,吕宫赴北京哭丧,病益加重,抱恙还里。康熙三年(1664),时年62岁的吕宫在家中病故。

  吕宫一生为官清正廉洁,有《五经辨讹》十卷、《群书通解》、《金镜录》等著作。现在的常州市,还有“清故大学士吕公祠”,暨状元府。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上一篇:子路之死与“薛刘二家葬其首”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