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朽”理论创始人叔孙豹的人生悲歌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杨义堂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8
摘要:叔孙豹虽然提出了“三不朽”,影响了世世代代的中国人,但是他的人生,也是十分可悲,令人叹息。


三不朽

  春秋时代,鲁襄公在位时期,鲁国主持内政的是季武子,主办外交的是公孙豹,两个人的差别不是一般的大,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季武子是处心积虑地想着侵夺公室的军队和城邑,壮大自己家族的实力。而叔孙豹却往返奔波,纵横捭阖,时时处处想着维护国君的形象,为国效力。

  一天,卫国的权臣孙文子要来鲁国访问,重申鲁卫两国的同盟之好。

  鲁国对孙文子的到来十分重视,一大早,10岁的鲁襄公就站在大殿前面等待着,待孙文子行至大殿的台阶前,作揖行礼后,鲁襄公引其登阶上殿。

  当时的大殿有七级台阶。依礼,国君在前,宾客随后,待国君先登两级,宾客方可开始登阶。

  可是,卫国的孙文子这个人比较蛮横,他只看大国晋国的脸色行事,连自己国家的君主都不当一回事,曾经做主赶跑了两任国君。这次,他更没有把鲁国国君放在眼里,“公登亦登”,与鲁襄公并肩而行。

  在一旁随行的鲁国大夫叔孙豹看不下去了,他立刻快步赶上去,恭恭敬敬地对孙文子作了一个揖,说:“孙大夫,我们是周公之国,卫国是其弟弟卫康叔之国,各国诸侯盟会,我们国君从来没有走在卫君后面,如今您却不愿稍后于我们的国君,我们的国君不知哪里做错了,请您慢一点好吗?”

  叔孙豹虽然彬彬有礼,却柔中有刚,抗议得义正辞严,孙文子张口结舌,一句话也应答不出。

  过了一会,孙文子又不自觉了,他仰着头,傲慢地向前走。

  叔孙豹愤怒地说:“这个孙大夫啊,既不遵守应有的礼仪,犯了错又不悔改。将来必然败亡的。”

  孙文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再也不敢趾高气扬了。

  叔孙豹不仅精于周礼,还很有才华,他熟读《诗经》,善于辞令,并且把诗经作为办理外交事务的交流语言,举止文雅,征引得体,气象华贵。

  公元前569年夏天,叔孙豹到晋国拜访,晋君在宫殿里设宴招待他。席间开始演奏宫廷音乐。一时金声玉振,钟镈合奏。

  乐师们先演奏了古乐《肆夏》三章。按照周礼,主人向客人献乐歌,每一曲终了,乐师们要停一停,客人都要施礼致谢。

  可是叔孙豹却令人奇怪,《肆夏》奏完,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不仅不答谢,脸上也没有任何表示。

  乐师们只好继续演奏。接着是唱歌加伴奏《文王》三曲。《文王》唱完了,他依旧无反应。

  乐师们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演奏下面的《鹿鸣》三阕。

  可奇怪的是, 《鹿鸣》的每一阕刚终,他都要起身拜谢,一连拜谢了三次。

  晋国君臣深感不解,大家交头接耳,互相询问:“叔孙大夫博学知礼,在诸侯国间是岀了名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谁也不知道原因。

  执政的上卿韩献子派晋国最优秀的外事官子员来到叔孙豹身边,低声问道:“叔孙大夫,我们按照传统礼仪,献上乐歌,以表示对您的敬重,您对规格高的乐歌没什么表示,对规格相对低一些的却连连拜谢,请问,这是什么礼仪?”

  叔孙豹微微一笑,解释道:“下臣是这么想的,前两首规格的确很高,但我不过一介鲁国的使臣,哪里有资格受用?《三夏》那首乐曲,是天子盛宴招待诸侯国家领袖时用的,使臣是不敢听的。《文王》那首乐歌,是两国国君相见时的音乐,使臣也是不敢与闻的。后面的《鹿鸣》三阕,其中第一阕《鹿鸣》是主人咏赞宾客的乐歌,表示贵国国君对敝国国君的友好情谊,使臣岂敢不代敝国国君表示谢忱?第二阕《四牡》是君王用以慰劳使臣的乐歌,使臣岂敢不再次拜谢?第三阕《皇皇者华》,歌词中饱蕴着君王对使臣的教导,使臣岂敢不虔诚拜谢?”

  叔孙豹一席话,说得晋国君臣佩服至极,频频点头。

  韩献子站起来说:“叔孙大夫渊博精深的学识让我等佩服,而高尚的人品更让我们感动,真不愧是周公之后啊!我们为认识鲁国大夫这样的朋友感到十分欣慰!”

  席间一片叫好之声,气氛十分热烈,叔孙豹把晋国君臣深深折服了!

  公元前554年,齐晋两个多年的敌国讲和了,鲁国上下都感到很高兴,感觉到齐国也是同盟国了,不用再害怕齐国了。

  但是,机敏的叔孙豹发现,齐国争霸野心未死,将来还会继续侵略鲁国,鲁国仍需要晋国的援救。他连忙去拜会晋军的大将叔向。

  不巧的是,会见的时候,正好有齐国人在场,晋与齐刚刚盟好,叔孙豹不便把将会出现的冲突挑明来说。可是,不说吧,就无法完成出使的任务。

  叔孙豹想到叔向不仅是个将军,还是著名的学者,他就来了个“以诗会友”,向叔向表示要吟诵诗歌。

  叔向很高兴,答应了叔孙豹的请求,宾主们也都表示欢迎。

  叔孙豹吟诵起《诗经·鄘风》里的《载驰》第四章:

  “我在田野缓缓行,垄上麦子密密生。

  欲赴大国去陈诉,谁能依靠谁来援?

  许国大夫君子们,不要对我生尤怨。

  你们考虑上百次,不如我亲自跑一遍。”

  叔孙豹特别在“欲赴大国去陈诉,谁能依靠谁来援?”两句上加重感情,意在寄深情于“大国”。

  齐国来的客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博学多智的叔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首诗的作者是著名的女诗人许穆夫人,这是一首因呼吁大国来援救其祖国卫国而作的救亡诗。

  叔向理解了鲁国的担忧,他动情地答道:“叔孙大夫,我明白了,怎敢不答应您的要求!”

  回到鲁国后,叔孙豹仍然放心不下齐国,他告诉告诉国人说:齐国并未真心和好,不可放松警惕。他还亲自带兵,在和齐国接壤的武城筑了一座城,以加强对齐国的防御。

  齐国人听说了,也没有敢轻举妄动。

  公元前541年初春,冰河开冻,大地回春,以晋国为霸主的几个诸侯国在郑国的虢地会盟,大会结束后,郑国专门宴请参会的晋、鲁、曹几个姬姓国家,以加深同姓国家之间的兄弟之情。叔孙豹和晋国上卿赵武等各国卿大夫都出席了。

  席间,叔孙豹站起来说:“诸位,请容我先诵读一段《诗经·召南》里的《鹊巢》:

  “喜鹊筑成巢,斑鸠来住它。

  这人要出嫁,车队来迎她。

  喜鹊筑成巢,斑鸠占有它。

  这人要出嫁,车队送走她。

  喜鹊筑成巢,斑鸠住满它。

  这人要出嫁,车队成全她。”

  叔孙豹看到大家没有领会诗的意思,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继续说:“晋国的赵孟大夫就像辛苦筑巢的喜鹊啊,我们鲁国、郑国、曹国这些小国啊,就像占了喜鹊巢的斑鸠,跟着大国沾光,我要向赵孟大夫表达感谢!”

  赵武在家排行老大,世人都尊称他为赵孟,他听了之后,连忙站了起来,说:“叔孙大夫言重了,不敢当啊。”

  叔孙豹接着说:“那就让我再来背诵《诗经·召南》里的《采蘩》吧:

  “什么地方采白蘩,沼泽旁边沙洲上。

  采来白蘩做何用?公侯之家祭祀用。

  什么地方采白蘩,采来白蘩溪中洗。

  采来白蘩做何用?公侯之宫祭祀用。

  差来专为采白蘩,没日没夜为公侯。

  差来采蘩人数多,不要轻言回家去。”

  看到大家还是懵懵懂懂,叔孙豹继续解释道:“诸位,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呢?小国向大国进献的贡赋像白蘩一样菲薄,大国若能珍惜地使用,小国岂敢不对大国唯命是听?希望能减轻我们中小国家的贡赋。”

  赵武听了,十分感动,他动情地说:我们兄弟国家亲密安好,可别让一些小人像狗一样的咆哮,隔断了我们的友谊啊!”

  叔孙豹满面含笑,举起牛角杯,让大家一起向赵武表示感谢:“尊敬的赵孟大夫,我们小国仰仗您,相信能免除过错了。”

  大家都高声叫好,有人说:“鲁国大夫真是博学多才啊,说的太好了!我们都干了!”

  叔孙豹一番文雅而热情地言辞让大家如沐春风,席间气氛融洽和谐,一个个喝得十分尽兴。

  卫国大夫说:“这哪里是战火频燃的攻守会盟啊,哪里是会盟期间唇枪舌剑的斗争啊,简直就是兄弟间亲密无间、挥洒自如的诗歌盛会啊!”

  宴会在依依不舍中结束了。出门时,晋国正卿赵武留连不已,他搂住叔孙豹的肩膀,说:“好兄弟啊,我怕是再碰不到这样快乐幸福的事情了!”

  公元前549年(鲁襄公二十四年)春天,叔孙豹出使晋国,晋国的范宣子亲自到京城近郊去迎接。

  欢迎仪式结束后,范宣子觉得叔豹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就以请教的口气问:“叔孙大夫,你是个大学问家,我有个百思不解的问题想问你,古话说的‘不朽’,究竟指的什么?”

  叔孙豹一时被问愣了,这个问题也太大了,正不知道如何回答,范宣子就颇为得意地自己解释道:“你看啊,我们范氏一族,从虞、夏、商、周以来,世代为贵族,家世显赫,香火不绝,这或许就是‘不朽’吧?”

  叔孙豹想了想,认真地说:“据我所知,您说的这叫‘世禄’,世世代代吃官禄,不是‘不朽’”。

  范宣子一下子疑惑了:“那,什么才是‘不朽’呢?”

  叔孙豹扳着手指说:“第一,要有立得住的德行,其次,要有立得住的功劳,再其次,要有立得住的言行。人死了,所树立的德行、功业、言论却会长久传世,永不磨灭,这才叫‘不朽’。至于保住姓氏的传承,守住宗庙的香火,世代享受官禄,那根本不能称为‘不朽’。

  范宣子一下子陷入了沉思:“哦,您说的有道理啊,我一时也想不清楚,容我再想一想。”

  自叔孙豹提出“三不朽”以后,对于后世的中国人,意义深远。他把“不朽”定位在立德、立功、立言上,赋予“三立”以生命价值的最高体现,并以之对盛行于时的庸俗“不朽”观进行了猛烈抨击,给懵懂世俗社会以清晰易辨的价值导向,大大提升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一直到上个世纪,还有人以“三立”“立三”作为自己的名字。

  那一年冬天,叔孙豹又到周王室去朝拜,他恭敬有礼,举止如仪,对答流畅,言辞文雅,颇受周灵王的赞赏。周灵王就特意赐给叔孙豹一辆名为“大路”的木轮大车,带着精美的车篷,这在当时是等级最高的一种大车,标志着一种很高的嘉奖。虽说春秋时期的周天子已没多大实际权威了,但名义上仍是天下诸侯共主,周天子的赏赐“大路”,只有最信任的诸侯才能得到。伯禽分封的时候曾经得到过一辆,后世的国君都没有得到,更别说鲁国执政的季武子了。季武子在鲁国说一不二,心眼又小,看到叔孙豹得到了周天子馈赠的“大路”车,嫉妒得简直要发疯!

  然而,让人无法想到的是,叔孙豹这样一位风流倜傥、才华横溢而又获得广泛赞誉的外交家,却因为一夜情而引发了一场家庭悲剧,他最后还被活活饿死,和齐国的那位齐桓公之死一样悲惨,真是天大的遗憾。

  原来,叔孙豹年轻的时候,曾经被送到齐国做人质。他出了鲁国国境,到达一个叫庚宗的地方,碰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个女人身份低贱,模样也很一般,却自有一股成熟女人的妖娆,叔孙豹年轻,控制不住自己,就在这里和她产生了一夜情,并告诉了自己的贵族出身和家庭情况,后来,就把这事情忘了。

  但是,这个女人却记住了一切。

  叔孙豹到了齐国,不久,娶了齐国上卿国氏的女儿国姜为妻,并生了两个儿子——孟丙、仲壬。

  有一天夜里,叔孙豹突然梦见天塌下来,压着自己,马上就要顶不住了!千钧一发之际,却见一个人,黑皮肤,抠眼睛,猪嘴巴,还驼着背,叔孙豹就对他喊道:“牛,快来帮我!”

  那个“牛”果然上来帮忙,这才顶住了。

  第二天早晨,叔孙豹回想起这个梦,便将手下人全部召集起来,却没有见到和梦中的“牛”相像的人。

  后来他哥哥叔孙侨如事情败露,逃亡到了齐国,鲁国人让叔孙豹回去继承叔孙氏宗庙的香火,叔孙豹没有和哥哥打招呼就走了。

  叔孙豹立为卿大夫之后,在庚宗和他睡觉的那个女人找到鲁国来了,女人给他献上野鸡。当时规定,凡是野合之后,只要两情相悦,男人就务必要娶女人过门。

  叔孙豹问那个女人:“我们有儿子了吗?”

  女人回答说:“我们的儿子长大了,能够捧着野鸡跟着我了。”

  叔孙豹把孩子召来一看,黑黑的皮肤,抠眼睛,长长的猪嘴巴,还驼着背,竟然跟若干年前自己梦见的那个“牛”一模一样!

  叔孙豹惊得长大了嘴巴!没有问他的名字,就直接喊道:“牛啊!”

  没想到孩子这个孩子的名字还真叫“竖牛”,立刻抬起头来答应了。

  叔孙豹觉得亏欠竖牛的太多太多了,对这个儿子非常疼爱,让他做自己的小奴仆,天天跟随着自己。等竖牛长大以后,叔孙豹就让他主管家政。

  早先,叔孙豹在齐国的时候,和公孙明很友好,叔孙豹回国后,没有去接妻子国姜,国姜无依无靠,公孙明便娶了她。叔孙豹听说妻子改嫁了,很生气,等两个儿了长大,才派人接他们回鲁国。他十分不喜欢这两个儿子。

  叔孙豹在鲁国也娶了正室夫人,生了一个孩子,叫叔孙婼。

  后来,叔孙豹外出打猎,不幸感染风寒,从此一病不起。竖牛作为奴仆身份的人,是无法分得财产的,他要把公孙豹紧紧地抓在自己手上!就以叔孙豹需要休息为借口,隔绝了叔孙豹和外界的联系,外人想见叔孙豹,只能靠竖牛来通报。

  竖牛和孟丙密谋平分家产,孟丙是个正派人,宁死不从,竖牛怀恨于心。

  早先,叔孙豹曾经为孟丙铸造了一口钟,并承诺在其二十岁成人礼的时候,为他举行钟的落成典礼。

  孟丙二十岁了,他将享礼准备好,让竖牛传话,请父亲定典礼日期。竖牛假惺惺地进去了,却没有向叔孙豹报告这件事,然后对孟丙说:“父亲已经定了日期,就在明天。但是身体有恙,不能参加,让你自己举行。”

  第二天,宾客都来参加典礼,叔孙豹听到钟声响了,问竖牛:“家里怎么啦?”

  竖牛说:“孟丙不听您的话,私自举行典礼。”

  因为鲁国是讲究礼仪的国家,竖牛所说的这种杵逆父亲的行为是大逆不道的,于是等宾客散了,叔孙豹派人拘禁了孟丙,竖牛就假传命令,把孟丙杀了。

  然后竖牛又和仲壬分家产,仲壬也不同意,竖牛又想杀掉仲壬。有一次,仲壬和给鲁昭公赶车的御者莱书在公宫游玩,昭公很喜欢仲壬,赐给他玉环。仲壬是个孝子,让竖牛拿着玉环送给父亲佩戴。竖牛根本就没有拿给叔孙豹,他对仲壬说:“父亲说,国君赏你的,你自己戴吧!”

  仲壬将玉环带在手上,竖牛添油加醋地对叔孙豹说:“仲壬不经您的同意,违法去见国君了,还把国君给他的玉环佩戴在身上,到处炫耀。”

  叔孙豹气得就把仲壬赶走了,仲壬逃亡到齐国。

  公元前538年冬天,叔孙豹病危前夕,他让竖牛召仲壬回来,准备立仲壬为继承人。竖牛不同意,便不再照顾父亲,每天只叫小奴仆送一点剩饭。叔孙豹才知道竖牛的野心。

  一天,大夫杜泄进见,叔孙豹把一把戈交给杜泄,让他去杀死竖牛,说:“我又饥又渴,都是竖牛这个逆子所为,你一定要替我把他杀死!”

  杜泄多年来一直对叔孙豹重用竖牛有意见,觉得他是咎由自取,不想帮他,就说:“是您自己找他回来的,为什么又要杀掉他呢?”

  不久,竖牛干脆将叔孙豹的食物全部倒掉,并让小奴撤走食具。没几天,叔孙豹就活活饿死了。

  叔孙豹虽然提出了“三不朽”,影响了世世代代的中国人,但是他的人生,也是十分可悲,令人叹息。

《鲁国春秋》

  作者简介:

  杨义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曲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山东省济宁市文物局副局长、中华文化标志城办公室副主任。出版长篇小说《大孔府》《大运河》《北游记:苏禄王传》,长篇报告文学《抗战救护队》,儒学专著《祭孔大典》《新乡贤归来》。电视专题片《孔府档案》撰稿,歌曲《再出发》《孟子》《九龙山》《运河长》作词。作品获得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济宁市乔羽文艺奖、日本孔子文学奖等奖项。本文节选自其长篇传记文学《鲁国春秋》。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2006-2018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