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长统与乐志论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张景升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2-21
摘要:

  仲长统(180—220年),字公理,山阳郡高平县人(今邹城市郭里镇一带人)。东汉末年哲学家、政论家。仲长统从小聪颖好学,博览群书,治学严谨,长于文辞。20岁时游学于青、徐、冀、州之间。大凡与之交往者,无不仰慕其才华。他秉性洒脱,敢于直言,不拘小节,时人称他为“狂生”。他曾一度归附袁绍的外甥高干,因见高干有雄志而无雄才,好士而不择人,断然离去。汉代尚书令荀彧领典枢机院,好士爱奇,听说仲长统才学非俗,招之为尚书郎,后至曹操帐下参议军事。

 

  仲长统生活的年代,正是阶段矛盾激化的时期。东汉朝廷腐败,贪官污吏横行,外戚宦官擅权,农民起义浪潮此伏彼起。面对社会现实,在官僚知识分子阶层形成了一种舆论合流,史称清议“或谓清议者为党人”。党人以针砭时弊,抨击外戚宦官为已任,对社会上恶势力大加挞伐,仲长统便是“党人”的领袖之一。仲长统等人的“刑名法术之学”虽然难以挽救东汉末年颓败的总趋势,但在打击腐败势力、抑制苛暴方面无疑起到了积极作用。

  仲长统反对宗教神学的天道,他认为“人事为本,天道为末”,他否认天命,认为天下乱世其主要原因是统治阶段的贪婪残暴所致。当政者“奔其私嗜,驰其邪欲,群臣宣淫,上下同恶”,及致于“熬天下之脂膏,斫生人之骨髓。恕毒无聊,祸乱并起”。仲长统主张,要让社会长期稳定,必须经常调整施政策略,“革易时弊”,整顿吏制,奖励耕织,严禁令,察苛暴,行赏罚。同时,他还主张“因时而治”、“宽猛相济”,只有这样才能铲除乱世根源,保持社会长期稳定。

  仲长统的政治思想主张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是难以实现的。由于在现实中找不到出路,使他理想破灭,信仰动摇,并对传统的儒家正统思想产生了怀疑。在极度苦闷之中,他便想超尘拔俗,避世高蹈,仲长统形象地提出自己的人生理想,实即一种隐居避世、养性保寿的养生术,这就是有名的《乐志论》:

  “使居有良田广宅,背山临流,沟池环布。竹木周布,场圃筑前,果园树后。舟车足以代步涉之艰,使令足以息四体之役。养亲具兼珍之馐,妻孥无苦身之劳。良朋萃止,则陈酒肴以娱之;嘉时吉日,则烹羔豚以奉之。踌躇畦苑,游戏平林,濯清水,追凉风,钓游鲤,弋高鸿。讽于舞雩之下,咏归高堂之上。安神闺房,思老氏之玄虚;呼吸精和,求至人之仿佛。与达者数子,论道讲书,俯仰二仪,错综人物。弹南风之雅操,发清商之妙曲,逍遥一世之上,睥睨天地之间。不受当时之责,永保性命之期。如是,则可以凌霄汉,出宇宙之外矣,岂羡夫人帝王之门哉!”

  这种既无劳苦又无干扰的闲适生涯,只能是个幻想,很难成为现实。真正的隐士,有耕作之劳,有断炊之虞,有虎豹盗贼之害,并不那般潇洒。但此论所提出的以养性为养生的见解,正是开了传统道家养生观的先河,他不愧为魏晋名士的先驱。

  仲长统著书立说10余万言,34篇,收录在《昌言》一书中,尤其他提出的“宽猛相济”的治国主张,颇受后世政治家的推崇,他是邹城市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政治理论家,在当时及后世均有重大影响。另著有《山阳先贤传》。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非遗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主办:济宁民建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